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陵叙事
金陵叙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5,740
  • 关注人气:1,9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Khan在TED的演讲和与比尔∙盖茨的对话

(2012-08-05 17:03:13)
标签:

教育

翻转课堂

分类: 翻转课堂与微课程教学法

Khan在TED的演讲和与比尔∙盖茨的对话
Salman Khan激情演讲

  Khan在TED有一个《用视频再造教育》的精彩演说,可说是很经典的“翻转课堂”注解。比尔∙盖茨称其为“预见了教育的未来”。我曾饶有兴味地听了Khan带有美国式幽默的演说,看了屏幕上的中文翻译,总觉得有不尽人意的地方,遂细细品味,逐句斟酌,很有启发。但译文有时并不达意,因而动了整理、校译之心。现将整理、校译之后的Khan的演说,以及Khan演说结束之后与缔造了软件王国的比尔∙盖茨的经典对话发布在这里,相信有心人会有许多收获。整理后的译文如下:

    Khan学院因为视频收集闻名……我们现在拥有大约2200个视频,涵盖了从基础算术到向量计算的所有内容,以及你们从中看到的另外的内容。我们每个月都有一百万学生登录该地址,每天大约观看100到200000个视频。

  我想讲一些关于我是怎样真正开始的事。你们中有些人已经知道,我在5年前是一名对冲基金分析员。那时我在波士顿,远程指导在新奥尔良的表亲(cousins),我开始上传第一个YouTube视频,仅仅是作为一种指导,对表亲来说仅仅是补充。有了它,他们可以获得一些复习或者其他的内容。

  我上传第一批YouTube视频后,发生了有趣的事情,的确是一些很有趣的事情。第一次就是我的表亲们的回馈。他们告诉我,比起真人来,他们更喜欢视频上的我。(笑声)一旦你透过讽刺挖苦的表象,就会发现一些真正意义深远的事。

    他们说,他们更喜欢他们自动版的表亲。起初很不是味(unintuitive),但当你真正地思考他们的观点后,觉得有很重大的意义。你知道,他们可以随意地让“我”暂停和重复,而不必担心他们浪费了我的时间。如果他们必须复习一些他们应该是两周前就已经学过的内容,甚至是两年之前(的内容),他们可以不受阻碍地向他们的表亲来“咨询”,他们只需要观看那些视频即可。如果他们厌烦了可以快进,他们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时间和速度观看视频。

  可能这件事最不起眼的好处就是第一次,是第一次哦!你正在向你的大脑注入新的理念。你最不需要的就是另一个人说:“你懂这个内容了吗?”而这些正是我与我表亲之前进行沟通时发生的。现在他们仅仅是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这么做。发生的另外一件事是,我把它们上传到YouTube——因为我认为没有保密的理由,所以其他人也可以观看。有人对此不理解,我也开始收到了一些评论(comment)和信件,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反馈,而这些只是一小部分,都是由一个原计算视频引起。一些人只在YouTube上写——也就是YouTube评论。第一次,我笑了——做了衍生工具。(笑声)现在我们可以在这暂停,这个人做了一个衍生工具,他们笑了——在一个同样的评论的回应中——这些都是在线的。你们可以打开YouTube并观看这些回复。也有人写:“同感”。我实实在在地兴奋了一整天,因为我回忆起课堂上看到的这些矩阵文档,我非常兴奋(I’m all like)——我懂功夫。(笑声)我们在线接收大量这样的回馈,很明显,这能帮助别人。

  之后,随着收视率不断增长,我开始接收到人们的信件,很清楚的,这不仅仅是辅助指导了。这只是一封信件中的:“我12岁的儿子很孤僻,而且很反感数学。我们什么都试过了,什么都看过了,什么都买过了。没想到看了你关于十进制的视频有了效果。之后,我们又获得了一些其他的视频,他又接受了!我们无法相信,他如此兴奋!”你可以想象,我是一个对冲基金分析员,去做某种有社会价值的事情,对我来说简直是非常奇怪的。(笑声,掌声)但我很兴奋,所以我依然继续。

  之后,又有一些其他的事发生在我身上。就是现在不仅仅帮助了我的表亲们,或者那些写信来的人,而是这些内容将一直保持活力,它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或重孙。如果牛顿在YouTube上传关于计算的视频,我就没有必要了。(笑声)假设他很善良,我不了解他。(笑声)

  发生的这件事——即使在这一点上,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教学附件——它有利于激励学生,也可能有助于家庭学校。但我不认为它可以进入课堂。之后我开始接到一些教师的来信。这些教师写道:“我们在课堂上用你的视频授课,你给学生讲课,那么我们该做什么呢?”而这些,明天可能发生在美国任何一个课堂。我能做的是指定讲义作为家庭作业——现在通常我让学生在课堂上做家庭作业。现在我想暂停一下,(掌声)我想暂停几秒,因为有两件有趣的事。一个是当那些教师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明显的好处,他们的学生现在得益,可以像我的表亲一样欣赏视频,他们可以随意地暂停、重复。更有趣的是,当你在课堂上讲解技术的时候完全是直观的,不用一个版本适合所有课堂地讲课,让学生在家里有一个自定进度的学习。而当他们到教室来做作业的时候,教师可以来回走动(巡视、巡查、巡回指导),实际上,成了能彼此互动的伙伴。这些教师用技术使课堂更人性化——他们有过原始的非人化的经历,30个孩子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不允许相互交流。一个教师,无论多好的教师,都必须作相同的演讲给30个毫无表情、消极地对抗的孩子。

  现在是人性化的,现在他们可以相互交流。所以,一旦从事Khan学院,我就辞掉了工作,我们转为非盈利性的实际组织。问题是,下一步我们怎么走?我们怎样让那些教师自然地做?所以,我要在这里向你们展示,我开始写给我的表亲的实际经验。开始的一次比较原始,这是一个比较完善的版本,范例是,我们将给出许多你需要的问题,直到你理解,直到你在这一行上排到10。

  这些是汗学院视频,假如你不懂得如何做,你会得到解决问题的实际步骤的提示。这里的范例看起来好像非常简单,继续排到10。但是现在教室里发生的根本不同。在传统的课堂里,你有很多家庭作业:家庭作业、讲课、家庭作业、讲课,然后考试,无论你得了70分还是80分,90分还是95分,课程都讲进入下一个主题。即使是得到95分的学生,那他们不知道的5分是什么?当你提出他们零功率的事情(没有掌握的问题),也许他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然后,你去建立下一个概念将增加他们的困惑。这就好像是学骑自行车,可能我之前教了你,而且两个星期前给了你那辆自行车,然后两周后我回来,说道:好了,让我看看你左转弯的问题,你不会马上停车,你只能得到80分,因此我把一个大C放在你额头上,然后我说,给您个单轮自行车。这似乎很荒谬,但这正是我们的课堂里发生的事情。想法是你要快速向前。好的学生开始也学不好突如其来的代数,学不好突如其来的计算,尽管学生很聪明,教师很优秀。

  通常因为他们有这些瑞士奶酪式的保证通过原有基础继续建构的间隙(It’s usually because they have these Swiss cheese gaps that kept building throughout their foundation),所以,我们的模式是像学习任何事物一样学习数学,就像我们学习自行车的方法一样,骑上去,倒下来,直到你学会,这是必要的。传统模式用尝试和犯错折磨你,但是并不期望你掌握。我们提倡你尝试,允许你失败,但是我们希望你掌握。这就是另一个模式。这是三角学,这是移位反射功能,他们相互适应。

  我们现在已经有90个例子,你也可以现在浏览网站,全部免费,但不要贩卖。总的思想是全部都要适应知识地图,顶点在那,就是单数位相加,就像1+1=2。范例就是,一旦你得到这一行的第10,你就能获取越来越多的高级模块。所以如果你一直沿着知识地图向前走,我们将进入更高级的算法。向下一步,你开始进入前代数和初级代数,再向下一步,你开始进入代数1和代数2——微积分的必修课。总的思想是,通过这种方式,事实上,我们可以教任何东西。好,在这个框架下,任何东西都能讲解——你可以想象。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的。通过这个知识地图,你有逻辑,你有计算机编程,你有语法,你有遗传学,……现在,你已经准备了下一个概念,现在它可能对个体学习者更有利,我提倡你和你的孩子一起做,我也提倡每个听众自己做,它将改变晚餐餐桌上发生的故事。但我们想做的是,课堂翻转的自然结论。

  那些早已给我电邮的教师,我现在向你展示的,这实际上是Los Altos(洛斯拉图斯)学区的试验数据。在那里,他们带两个5年级班级和两个7年级班级,并完全放弃了他们旧的数学课程。这些孩子没有用教科书,没有得到统一课程,他们使用Khan学院开发的那个软件,大概学习了数学课程的一半——我们并没有考察全部数学教育——但这正是在Los Altos(洛斯拉图斯)学区发生的。它解放时间,这是一个阻断和治理,使你确切了解如何解一个方程组,它为模拟、游戏、力学、机器人制作、估计基于影子的山有多高等解放了时间。典型的是,教师每天都在巡视,每个孩子按照自己的节奏(速度)学习。(显示电子显示屏)这实际上是一个Los Altos(洛斯拉图斯)学区的实时操纵板,他们观察这个操纵板,每一行就是一个学生,每一列是一个概念,绿色表示学生已经掌握,蓝色表示他们正在学,不用担心,红色表示他们有困难了,需要教师做的仅仅是提示。我来干预一个红色的小孩,甚至更好是让我干预一个绿的已经掌握概念的向第一线冲击的小孩,实际上成了辅导他们的同伴。(掌声)现在,我们来看来自数据中心的真实数据。我们不希望老师去干预和问孩子尴尬的问题:“哦,你不懂什么?”或者“你懂了什么?”以及其他问题。我们的范例是用尽可能多的数据去真正地提升教师(的认识),也期望几乎任何其他领域的真实数据——如果你在金融或销售或生产部门。

  教师实际上能诊断学生出了什么错。他们能够尽可能富有成效地互动,现在教师确切地知道学生的进程,他们每天花费的时间,他们观看的视频,暂停视频的时间,停止视频的原因,他们使用的练习,他们关注什么。外圈显示他们关注的练习,内圈显示他们关注的视频,数据是漂亮的颗粒,你能看到确切的问题,学生是对了还是错了,红色是错,蓝色是对,最左边的问题是学生最易出的问题,他们在那里观看视频,你能看到他们最终能连续达到10,几乎就像你们能看到的最后10个以上问题的学习,他们也可以更快。高度(指柱形图)是他们用多长时间。所以,当你谈及自我控制学习的时候,教学报告(education-speak)使每个人都明白。

  学习差别,但是当你在课堂里看到时却感到惊讶。因为每次我们这么做,在每个课堂这么做,一次又一次。假如这么做5天,有一群孩子跑到了前面,一群孩子略有落后。在传统模式中,假如你做一个快速评估,你会说,这些是天才孩子,这些是后进孩子,也许,他们应该被区别跟踪,也许我们应该把他们放到不同的班级。但是,当你让每个学生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学习——我们反复不断地观察——你看到在一个或其他概念上用一点点额外时间的孩子,一旦他们理解了概念,他们就会跑在前面。所以同样的孩子,你6周前觉得后进,你现在会认为他是天才。我们正在反复不断地观察,这会让你真正地怀疑,也许我们许多人已经从这么多标签中获益,真正正好与时间符合的程度有多大?

  现在,像这样有价值的是,在Los Altos(洛斯拉图斯)学区,我们的目标是用技术达到人性化——不仅在Los Altos(洛斯拉图斯)学区,而且在全球范围——发生在教育界。实际上,带来兴趣点。许多课堂里所做的人性化的努力,聚焦在学生-教师的比率上。在我们的观念中,相关度量是学生宝贵的人力时间和教师时间的比率。所以,在传统模式中,教师大部分时间用于讲课、评分,诸如此类。也许,5分钟时间用于旁边的学生,和学生一起工作(互动),而现在,他们的时间是100%。所以,再一次用技术,不仅仅是翻转课堂,你正在使课堂人性化——我认为,通过5或10的因子,像在Los Altos(洛斯拉图斯)一样有价值。

  想象对于那些不方便回学校学习课程的成年学习者,回归大学意味着什么?想象意味着什么?对Calcutta(加尔各答)的街头小孩,白天必须帮助家里,那就是他或者她不能到学校的原因。现在他们能每天花两个小时补上或赶上进度而不感到尴尬。现在想象一下,我们谈论教室里的同伴相互教学,但这只是全部的一个系统,你没有理由不享受在一个教室以外的同伴互助式的辅导。想象一下,假如加尔各答的学生一下子能辅导你的儿子,或者你的儿子能辅导加尔各答的孩子的事发生,我想,你们将看到新兴的全球性的世界课堂的概念。那就是我们试图打造的(课堂的)本质。谢谢!

  (掌声,人们起立,长时间掌声,比尔∙盖茨走上场与萨尔曼∙汗握手,与萨尔曼∙汗说了句什么,可能是要问他几个问题,汗点头,场内掌声雷动)

  比尔∙盖茨:我已经看到你们正在这个有激励和反馈的系统里做的事情,值得授予徽章的亮点,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呢?

  萨尔曼∙汗:哦耶!不,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团队在做这件事,我必须使之清晰,而且不仅仅是我。我依然在做所有的视频,但我们有一个摇滚明星团队在做软件(开发)。耶,我们在那里放置了一些游戏设备,在那里,你可以得到这些“徽章”。我们刚开始做区域领导者板块(操纵板),你可以得到分数,这实际上很有趣,“徽章”的措辞,或者你做的过程中得到多少个点,我们在系统宽度的基础上观察,就像数万个5年级或6年级,进入一个方向或另一个,根据你给定的“徽章”。(笑声)

  BG:你正在与Los Altos(洛斯拉图斯)合作做,怎样想到的呢?

  SK:是,Los Altos(洛斯拉图斯),那种疯狂!再强调一次,我并不奢望应用到课堂上,他们董事会有人来,说:假如你在课堂上全权代理,你会做什么?我说:好吧,我只是让每一个学生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学习,只是像这样给出一个操纵板。他们说,这有点激进,我们必须考虑一下。我和我团队的其他人希望他们永远也不要这样做,但是第二天他们就赞同说:“你能在两周内开始吗?”(笑声)

  BG:这就是5年级数学正在进行的实验?

  SK:是两个5年级班级和两个7年级班级,他们在学区层面上做,我认为他们感到兴奋的是,他们现在可以跟着这些孩子走,这不是一件仅仅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我们甚至在圣诞节也看到一些孩子在做,但我们不能跟踪每一件事,他们可以在整个学区内进行实际跟踪,经过暑假——他们从一个教师到下一个教师(换了几个教师)——你能得到这些连续数据,甚至在学区层面上他们也能观察。

  BG:所以,我们看到的那些观点,对教师而言,是去实际跟踪那些孩子做了什么。所以,你可以根据那些教师的观点得到反馈,来观察他们的想法和意图?

  SK:是的,大部分是通过教师反馈,我们也为学生做了些反馈,这样,他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数据。但是,我们有一个非常严密的和教师自身操作形成一体的设计回路,他们说:嘿,这很好!但是,就像那个“关注图”——很多教师说,我感觉许多孩子在我周围跳跃而没有专注于某个主题,所以我们制作了“关注图”——这完全是由教师驾驭的,这真的是非常疯狂!

  BG:准备好黄金时间(推行)了吗?你认为下学年其他的许多班级都应该尝试这事情了吗?

  SK:是的,准备好了!我们已经在网络上有上百万人气,所以,我们还有些把握。(笑声)这没有理由——为什么它不能真正地发生在未来每一个美国的课堂里?

  BG:还有教学版本的问题,假如存在对题目感到困惑的想法,有没有专门的用户接口(界面),我可以找到自愿服务者,也许能看到他们的荣誉,我能够调度和联系这些人吗?

  SK:绝对可以,这是我强烈建议这些观众去做的,那些教师的操纵板,你现在就能去注册,你完全可以成为你的孩子,或侄儿,或表亲,也许男孩和女孩俱乐部的教练,是的,你能开始成为良师益友或教练,真的,马上。是的,全在这里了。

  BG:太好了,这真的很神奇,我认为你预见了教育的未来。谢谢你!

  SK:谢谢你!

  (握手,掌声)

  根据Salman Khan《TED演讲》视频及译本整理、校译

  资料来源:http://v.163.com/movie/2011/7/C/6/M77ESEJF8_M77ESRDC6.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墨荷
后一篇:赛场外随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墨荷
    后一篇 >赛场外随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