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反抄袭联盟
反抄袭联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7,253
  • 关注人气:1,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2010-08-21 11:00:55)
标签:

客心

未成年

月读

缺席

抄袭

反抄袭

杂谈

分类: 绘画抄袭

主题:客心漫画作品《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情节涉嫌抄袭台湾耽美名家月读作品《缺席》证据及分析

事件人物

客心:大陆漫画名家,出版漫画作品多部,本次涉嫌抄袭的作品minor未成年》是其近年来的长篇代表作,现已发售7本单行本,涉嫌抄袭的是其中的嵌入长篇故事中的短篇篇章《无尽的旅程》
月读:台湾著名耽美写手,出版耽美小说多部,本次被抄袭作品为其早年发表的短篇小说《缺席》

月读《缺席》写于2002年5月4日  (因为月读活动于台湾bbs上,所以具体的首发坛和首发时间需要大家再帮忙找一下)
客心《未成年》2004年5月漫友漫画100  58期开始连载
涉嫌抄袭的章节:MINOR Act.9  无尽的旅程(上)
                MINOR Act.10 无尽的旅程(中)
                MINOR Act.11 无尽的旅程(下)  
收录于单行本《未成年2》出版于2006年4月1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证据分析

LZ将以讲故事的方式对比
分析中将出现的人物和名词代称与缩写如下:
《无》指《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
《缺》指《缺席》
女主角:《无》中故事女主角以纯
男主角:《无》中故事男主角彭正印
受:《缺》中男主角一傅思宁,在《缺》上半部分以第一人称出现,昵称“小宁”“宁宁”
攻:《缺》中男主角二岳传希,在《缺》下半部分以第一人称出现


1、《无尽的旅程》(以下简称《无》故事的开始是未成年中的常驻配角厚保邂逅女主角以纯,以纯对厚保提起了回忆,曾想与男主角一起来涣沙镇,回忆就此开始
男女主角相识源自女主角在住院途中,偶遇男主角送急救的场景。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缺席》,攻受相遇同样是源于受住院期间途经急诊室,但攻君是遭遇车祸,并非疾病,攻受结缘是源于受捡到了攻的手机。而非《无》中女主角对男主角产生好奇心进入病房。
受在捡到手机、接完电话回到病房后就陷入了昏迷,这一段被《无》挪用到后半部分出现,对比时还会再次提到

《缺席》引文

好像是因为那只手机吧。
大概是两个礼拜前的某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用过了晚餐,穿着轻便的拖鞋就在医院里散步。因为我一直有边走边想事情的习惯,于是等我把思绪放回周遭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急诊部门来。
我并不喜欢急诊部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讨厌,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跟我一样。
尽管在这之前我已经很多次来到这个地方,偶尔是像这样不小心逛到,但绝大多数是在我自己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家人送过来的。
也许是我的幻觉,我总觉得急诊部的空气中彷佛有一股会让人很感到压迫的浓重气味,那是死亡的气味?
特别是在晚上的时刻,那种气味更加地浓稠。
在不远处的病房门外,有几个像是一家子的人相拥而泣。
在病房里的是他们的亲人吧。是病情不太乐观?还是像我那个时候一样直接被宣判无救那样?总之,他们的悲伤像是无形的触手,缓缓地像四周伸出去,让附近所有的人都感到心脏有被揪扯的感觉。
就在我想要避开这些触手离开时,救护车那尖锐不祥的声音划破空气中黏腻的窒息感,急救人员很迅速地将救护车抬下来的担架固定上有轮子的推床,连同医生护士冲冲忙忙地将那个不知道发生啥事的倒霉鬼堆入手术室。
我在一旁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稍微瞄到了躺在担架上的那个人。
他一身都是血,不但沾了他自己的白色T恤米色衬衫外套和牛仔裤,还沾满了医院淡橘色的床单甚至是滴到了地板上,病床的轮子在磨石子上地板划出几道血痕,怵目惊心。
他的脸因为戴上了氧气罩所以看不太清楚长相,不过我想就算没戴也不会看得多清楚些因为他额头上破了一个洞,血不停地从那个洞涌出来流了他满脸都是,因此我只能从其它地方像是他的穿著他的发型他的身材判断他应该是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年轻男人。
隐约听到那一群人说什么「肋骨」、「气胸」、「肇事者」的字眼,这个人应该是被车给撞了。
我正在想这个人应该撑不过今晚、感叹着人生命的脆弱之际,突然我看见一个东西从那人的上衣口袋掉到地板上。
那是一只蛮小的手机。
其它人完全没注意到这手机,一方面大概是所有的注意力都摆在那个重伤员身上,而那只手机又太轻巧以至掉到地上时几乎没发出啥声音。
目击者只有我。
我犹豫着要不要把那只电话捡起来。
我应该捡起手机通知这个人的亲朋好友家人,也许他们因为这一通电话而有机会见到他最后一面。
可是我又觉得这样鸡婆的事轮不着我来作,也许出事以后警方已经联络过这个人的家属了,更何况我又不知道手机里哪几个号码是可以实时赶来的重要的人,
哪几个号码是他已经不再联络只是放在手机里懒得砍掉的人。但我想这些都是借口,用来替自己的冷漠背书。
我不得不承认在自己生病了以后,就变得不太去关心别人的事。虽然在生病之前我也不是很热心,对除了我自身以外的人事物我好像很少会投注关心。
关心我的人远远比我关心的人多,别人对我付出的关心也远远比我对别人的付出多。
在生病了以后,那种「泥菩萨」的心态,好像更成了护身符一般,为我这种自私的个性提供了很好的借口。
「傅思宁,你还有多少时间多少力气去关心其它人的事啊?省省吧。」
我在心里这样跟自己说,然后转身离去。
我不知道有没有所谓「命运的安排」这种事情存在,总之就是很巧合地在我转身要离开的同一时间地上那只手机响起了。
手机的铃声是「妈妈请你也保重」。(若想起妈~妈~目屎就落下来~~)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发觉周遭有些人也因这个俗到不行的手机铃声露出莞尔的笑容,一时之间急诊部那死气沉沉的气氛似乎稍微被缓和了。
我没有再考虑什么,捡起地上那只沾有血迹的手机在牛仔裤上抹了一下然后接听。
「喂?」
「喂个屁!岳传希,我说过你再迟到我们就分手!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几点了?
我在这等你多久?你去死啦你!我没看过像你这样糟糕的男人……」
「等等……」我的话还才开个头又被那尖锐的女声打断。
「等个屁!等!等!等!等!等!你自己的生命廉价,我的生命可是无价不是让你来浪费!去死好了啦你!」
对方的话,像机关枪一样,射在我的耳膜上,也射在我心头,让人非常不舒服。
「生命的价值轮不到像妳这种平凡女人来断定,妳懂什么是死吗?随随便便就可以把去死挂在嘴上,妳对生死的领悟已经很透彻?虽然我不认识妳但依我所见像妳这种人一辈子都没资格论「死」因为妳不懂。」
没有等她回话,我就收线了。
胸口有点痛,我赶紧在我的喘气还没严重到吵到别人之前,快速地离开了急诊部。
我知道我根本没有必要让我的心情被这个来历不明然后肤浅幼稚的女子所影响,但是我却没办法克制住我的怒气。
为什么人类可以这样自以为是?
为什么人类可以用那种自以为自己是上帝姿态无关痛痒地说着「死」或者谈论着
生命的价值,就像是谈论着冰箱里的剩菜该不该丢掉那样地稀松平常?
难道他们都不知道「活着」,是一件很严肃很重要很特别的事情吗? (漫画出现在后半部分)
我强迫自己不要掉入了自我哀怜怨天尤人的沼泽里那样我会死得很痛苦很不甘愿但是这些人,他们无心的言语总是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好可笑的存在。
回到了房间,我趴在床上不停地喘着咳着,努力地想要吸气。但我的肺仅剩的空间没有办法容纳我所需要的氧气,我这副半死不活的身躯没办法容纳我的怒气,以及我深深的无力感。
真的好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无》中,男女主角相识之后,男主角开朗的个性给久病中的女主角带来了诸多欢乐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缺》中,同样是攻主动黏上受,各种找受聊天互相拌嘴,当然这一部分的相似可以理解为超级滥大街狗血桥段,为了故事的完整性依然把对比放上

《缺席》引文

段落1
我相信削苹果只是一个借口,就像他后来用各式各样的借口诸如削香瓜、带PS2来给我玩、找我一起去吃东西去逛医院一样,都只为了一个目的─接近我。
因为他也和我一样寂寞吗?还是他感受到了我的孤单?
虽然我觉得他很烦、又无礼、还有点笨,面对他我说话就会不自觉地刻薄起来,但我常常在心里自问,我是不是真的讨厌他不希望他接近我?
一开始的确是这样,我不希望我被打扰。但是到了后来连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他也纳入了我所谓的"规律"之中。我习惯每天会看到他,和他一起吃饭然后天南地北地聊天,习惯他在我病房里打电动看书,然后习惯跟他说晚安回到自己的病房睡觉。


段落2
「我想睡了,出去啦!」
我用我最不和善的口气和表情对着手中握着PS2游戏杆几乎要把整个人塞到那台二十吋电视里的家伙不悦道。
「你睡你的,我不介意。」那家伙连头也不回一下敷衍地响应着。
「你不介意我介意。」如果不是因为怕吵到了隔壁房的病人,我早就用吼的了。
大概是感受到我的不悦,他终于按了暂停钮把视线离开那台电视转过头来。
我没见过他在身体健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只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吓人得很。
那张脸苍白到我真的觉得用那种小说上常用的形容词「像纸一样白」一点也不夸张,然后因为脸色太过苍白以至黑眼圈看起来特别明显,嘴唇也是青青白白的上面还有擦伤的伤口,笑起来的时候那一颗缺掉的门牙造成的黑洞让他看起来挺可笑的。不过这些都比不上裹在他前额那带有血迹的白色绷带来得叫人不舒服。
他可能有点脑震荡吧因为他不记得发生意外的前一天的一切,不过我觉得伤成那样又是断肋骨又是脑震荡外伤内伤一大堆却还能这样有精神来烦人而没变成白痴,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小宁,这个游戏本来就只能用单人模式,又不是我不分你玩。」
「不要叫我小宁。」这家伙开口小宁闭口小宁,我一直很不喜欢人家随便帮我取外号昵称,那实在和小黄小花没两样。
更何况,我根本不想玩那种打来砍去无聊的游戏来浪费我的生命。
「阿宁?宁宁?你自己选吧我觉得都差不多。」他转过头继续砍杀,好像帮我取个昵称是施舍我似的。
「我之前吃了药现在身体很不舒服很想休息,请你离开。」和这种无知无觉的人继续口舌之争只会显得自己很无聊,我索性躺回床上拉住棉被盖住头,眼不见为净。
「这样啊……抱歉。」我听见他开始收拾电视游乐器的声音,这个人好骗到有点脑袋简单的地步。
「喂!小宁,我先走了,你如果很不舒服要叫住院医生来看一下吧。」走出我的单人病房前,他像是不放心地支着拐杖探进头来说道。
「知道。」我将手伸出被子挥了挥说道,然后听见他轻轻关上门的声音。
说实在的他这样的态度反而让说了谎话的我有点心虚,实际上这几天我的状况一直都还不错。之所以想要把他赶走实在是因为,我不习惯有人干扰我的生活,不习惯我的生活中有太多我不可掌控的变量。
二十四年来一直是这样子,我的世界以我为中心运转着,规律而不受干扰。
我相信因为这样的个性所以在生病了以后我还是可以尽可能地说服自己坦然接受,然后以另一套规律来适应身为一个病人的生活。
除了配合我主治医生的规定规律地作息外,我也不太喜欢我的朋友或亲人来医院探望我。
大家都以为我是怕让大家感伤,其实我并不是个体贴的人,我只是觉得那些人只会制造我情绪上的负担与压力,也许他们是好意吧但我只感到很累,每一次看到他们
那种像是强颜欢笑安慰着我的表情都让我觉得好累好疲倦,精神上的。(这一段图片中女主角心里描述有十分接近的描述段)
但这个家伙,他就这样不经过我的允许唐突冒失地闯入了我的生活,打扰了我的规律,还随便给人取了恶心的昵称。
我倒底是从哪招惹来这一号人物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然而,男主角在让女主角开朗起来的同时,疾病依然给女主角带来了一丝阴霾。在《无》与《缺》中,女主角、受都没有告诉男主角、攻自己的病情,
不同之处在于,《无》是因为女主角不想失去唯一的朋友认为攻的个性太过开朗,即便告知了,痛苦之后也会很快被忘记吧,
而《缺》是受不愿意攻为自己难过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缺席》引文

刻薄也许只是为了掩饰我自己对他渐渐产生的好感。
也许只是想刻意地跟他保持不要太过友善的关系,因为我知道我将很快地走到终点,我实在不想在多带着一份不舍离开,更不想让世界上多一个人因为我的离开而感到难过。
我知道他一定会难过,并不是因为我自己往脸上贴金觉得我自己有多么地被他重视,但我相信那种从有到没有,从存在到消失所带给人的感觉应该不好受。
而他,他是个感情蛮丰富的人吧!有一次我们两个在我房间一起看"麦迪逊之桥",女主角在车内作抉择决定要留在丈夫身边,然后目送心爱的情人离去那一段,我看到他眼中有泪光。

于是我没告诉他我患了什么病,没告诉他我还能活多久。
我交代护士小姐,如果状况很糟的时候,就告诉他我昨天晚上看书看太晚今天很累想睡觉;如果我真的挂了,就告诉他我出院了已经不在了。

如果我可以活久一点也许我和他可以成为那种头发花白了还常常聚在一起开杠,聊着自己孙子有没有出息的老朋友。
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他的话也许我会早点学会什么是关心别人的感受,什么是在乎。
但我知道,到头来我注定是那个缺席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狗血的剧情来了,男主角与攻都莫名失踪了一阵子,女主角和受寻上门去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缺席》引文

有好一阵子,他没有来找我。
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是这样,他会来找我,而我不去找他。
因为我知道他没来找我的那一天应该是他烦人的女朋友来,要不然就是他的家人来。
可是这一次,他连着将近一个礼拜没来了。
出院了吗?可是他没有来跟我告别。我在我的心中已经预设了他不是个会不告而别的人,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地想法,随着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我这个想法有点动摇了起来。
离开医院这种地方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他会不会认为说「再见」太过霉气?
可是,他的电视游乐器、他的拖鞋、他的一堆有的没的寄放物都没带走啊?
因为这些东西都不必要了,那只是住院时期的消遣品,而我也是?
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以小人之心度人,也许他只是伤部复原状况不太好被医生禁止下床了,我应该要担心他的而不应该这样揣测他。
可是那种被舍弃了的疑惑不安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甚至让我难过地躺在床上一点食欲也没有但我却不敢亲自到他住的病房去确定,我好怕看到人去楼空的景象。

我已经被舍弃了,被这个世界。
我不想再被舍弃,被我生命中最后的一个朋友。

后来我的身体状况又烂了很多天,不过阎罗王好像还不打算要我。
在我能够下床行走后我决定亲自去找岳传希。
或许是因为又经历了一次生死的关头,又往死亡迈向了一步,察觉了自己的日子其实所剩不多了,于是我不想带着遗憾走。
结果我提了一袋苹果还有他的水果刀,这个举动有点蠢我知道可是第一次到他的地盘去探望他如果不带着什么东西会让我很尴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女主角(受)都见到的团在被子里默默流泪逃避现实的男主角(攻),当然,遭遇了开朗的人满含泪水,原因是什么呢,万恶的医生都要切除他们的右腿啊!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缺席》引文

「岳传希。」我摇了摇那一大团棉被里的人,虽然他把脸盖住了但被子里的人是他不是别人,我从被子里露出来的褐色头发和他修长的身型得知。
「……」他不理我,动也不动,但我知道他醒着。
「喂,这是你待客之道吗?」
「……」他还是不打算理我。
我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神经,一向都是我不理人而从来没遇过别人不理我,因此我不知道该作何应对。
「你不舒服吗?」
他在被子里摇摇头,然后点点头。
「怎么了?」
「……」他没说话,经过了好一阵子的沉默,被子里的人微微地抖了起来。
「怎么了?」我的语调可能有点紧张而提高,然后我再也忍不住地拉开他的被子。
他在哭。
那个一直只会嘻皮笑脸,彷佛全世界的忧愁都与他无关的岳传希哭得满脸是鼻涕眼泪。
我慌张地用被单帮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这样难过?
「怎么了?」这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才是笨拙的人,说来说去就只会重复地说这一句话,但我真的好担心,到底怎么了他?
「右腿的伤口感染了。」他呜咽地说着。
「然后?」
「然后,医生说要切掉……」
「切掉?切啥?」我脑中一片混乱,好不容易终于理出个头绪。
「要截肢?」
他点点头,眼泪又掉下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当然,主角们也经历了关于死掉真的比截肢好吗?的问题的讨论,不同的地方在于,女主角和受的安慰方式:
女主角以亲身经历接近死亡的感觉向劝慰男主角,然而却引发了女主角向男主角隐瞒病情的矛盾,之后便是女主角陷入昏迷的剧情
而受君向攻君问了许多生有所恋的问题,安慰了攻。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缺席》引文
「不截肢会怎样?」我冷静地问道。
「我管他不截肢会怎样!我只知道我不要当个残废,我不可能过着只有一条腿的生活,然后每个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那还不如让我死了吧……」他神情有点激动地说着。
因为不了解状况所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坐在床边伸手摸摸他的头发让他平静下来,然后才让他把事情说清楚。
「截肢是唯一选择。」这是我最后得出的结论。
「我不要。」
「现在不截肢只会让伤口更严重到最后来是得切掉。」
「那就让他烂掉吧!我不要切掉!」
「烂掉了你就会死。」
「我宁可死。」
他固执地想要反驳我任何一句话,彷佛我就是那个拿着刀要切掉他的腿的人。
看着他,又是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我怎么会不知道,要人去接受自己必须一辈子成为残废是多么残忍的事。眼睁睁地让人家将跟着自己二十几年的腿切掉?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没有人可以心平气和地接受吧!而且,他还这样年轻,他怎么会甘愿?
这样的无力感我怎么会不知道不了解?偏偏在这世界上又有那么多不可抗的不幸,人的力量有限到可怜。
不甘心,但又能怎样?
「你,真的觉得死掉会比截肢好?」
他用力点点头。
「你已经准备好要死了吗?」
「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想过死了以后会到哪去了吗?」
「没有。」
「你觉得你已经活够本了,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以让你感到留恋的了?」
「……大概吧!少了一条腿的人能作什么?」
「你最想去哪一国玩?」
「啊?」他有点困惑我的问题,不过他还是想了想回答道:「希腊吧!我没去过希腊。」
「干麻不去?」
「没钱去。」
「那这样吧,我借你钱让你到希腊玩一趟,回来你再死。」
「为什么?」
「因为死了就永远没机会去。」 (这一段讨论《无》中在稍后部分出现)
「……」
「还有,你可以把你所有的积蓄拿去买最爱吃的东西吃,因为死了就没得吃了。对了,你有讨厌的人吗?有那种想要甩他两巴掌揍他两拳的教授吗?先把这些人教训了再死也不迟。」
「你是在开我玩笑吗?」
「我很认真。我真的觉得,反正都要死了,那当然是把想做的事做一做再死,要不然只能死一次,到时候后悔也活不起来。快想想你有啥还未完成的事情!

他沉默了好久,才开口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办法承受少了腿的压力,然后依然快乐地活着。我只是好怕……会很痛吧!切掉一条腿……我只是……我只是……」
我搂住他哆嗦的身子,紧紧地搂住,彷佛可以借着如此把我的力量传达给他。
「你够勇敢,你可以。如果不行再死吧!反正都把死当作最后手段了,那还有什么事情你不敢的?试试看好不好?好不好?」
说这些的话的时候我好心虚。换作是我的腿要被切掉了,我能这样对自己说同样的话吗?可是我知道我必须说服他因为我一点也不希望他死掉。我自私地希望他能够好好地活着,至少在我离开之前。
我突然觉得好难受。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自己,我们都一样被迫去面对我们不想接受的安排,只是他依然有选择权,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而我,我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JMS肯定想,这下不一样了吧,遗憾的是,这一段生有所恋的讨论,《无》并没有错过,只是调整到了女主昏迷醒来后,在女主醒来,男主截肢之前,他们又一次对话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接下来进入狗血的截肢后剧情,在受担心完攻的心情后,《缺》从受的视角转入了攻的视角。
《无》的叙述视角则没有转换,在这时,两部作品都为最后挂掉的主角们埋下了伏笔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这张图片也部分体现了255l中生有可恋的部分问题,比方说去旅行啊之类的,对话细节也与上下引文有部分重合

《缺席》引文

「你的脚怎样?」
「好很多,现在健步如飞。」
「穿这什么鬼?」小宁指着我身上红底白色大花的夏威夷衫。
「拜托,今年最流行的!这是我去年去垦丁玩买的。你不觉得很好看吗?青春有活力。」
「不觉得。」
「个人品味不同。」
小宁并没有在那一次离开我,但是从那一次开始他的状况就一直不是很好,像这样坐在床上不需要靠着呼吸器跟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我曾经问过小宁,有多痛?
「像上吊一样吧。」小宁说。
有一次我们两个一起看新闻,有个国中生不堪课业压力上吊自杀。
「上吊一定很痛苦,吓死人了如果我要自杀绝对不选择这种方式。」我说。
「我没得选择。」小宁突然说。
「什么?」
「一直都是那样痛苦的感觉,到死了应该也是那样吧。」小宁淡淡地说。
我沉默了。
那种痛苦一定很难受吧。我好几次亲眼看到小宁发作的样子,那种痛到六亲不认不停地扭动哀嚎的样子。那已经不是平常冷静的小宁,那简直像疯子发神经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虚弱到没有什么力量了,我想他肯定会用手指抓破自己的喉咙。
「你怕不怕死?」又有一次我这么问他。
「应该不会。」
「为什么?」
「人总要死吧,只是早死晚死。」
「那你会不会想死。」
会这样问,实在是因为他所承受的巨大痛苦,在我看来比死来要可怕。

「不会,多活一天赚一天。」他想了一下,说道:「多呼吸一天的空气,多讲一天的话,多看一天的世界,多听一天你的废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男主角和受的病情在急速恶化中,关于病情的描述LZ就暂时忽略,主要说明情节
《无》中女主角一无所知的希望能拍下男主康复的过程,注意这里出现了一个重要的道具:相片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在《缺》中,受感到自己时日无多时,也要求攻与他一起换上夏威夷衬衫拍照:

《缺席》引文
后来的某一天,小宁主动要求我带着拍立得来跟他合照。
我穿着有着大花的夏威夷衫,小宁穿着有草的图案的夏威夷衫。
我们都笑着,也许是夏威夷衫的热情活力感染了我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男主角和女主角相约一起去涣沙镇,男主角想回到回忆的地方,而《缺》中,受希望能创造美好的回忆,向攻提出一起去垦丁: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缺席》引文

「我们去垦丁吧。」
小宁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也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
只是他这句话在我听起来很不可思议。
「现在?」
「明天早上我们就走。」
「可是……」
「我想这几天是连续假日,机票火车票大概订不到,我们坐客运去吧。这里离车站不远,我们搭出租车去。」
小宁像是没看到我的犹豫,兴致勃勃地说着他的计划。
「我们两个吗?」
「废话,难不成你要找你啰唆的女朋友吗?还是要找隔壁房的病人?」
「小宁,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如果在半途中他的病情又恶化了呢?他的身体怎么经得起这样长途的跋涉?
「我知道你顾虑的是什么。」小宁一脸坚决地道:「我知道我自己的状况,但是我非去不可。」
「为什么?」
「我想要呼吸那种满是好心情的空气,想要在那个地方也留一点属于我的好回忆。」
「……」
这对一般人来说是那样微不足道的事,小宁却必须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达成。
我没办法违逆他的心愿,因为我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难得的光彩。
那种光彩是,当你想完成一件事,你有所期待,心中的热度反应在眼睛上形成的光彩。
我想起了小宁在我截肢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死了就没机会去你想去的地方了。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能够帮小宁将他生命中的遗憾减到最少。
我知道这必须冒着多大的风险,甚至是赔上我视作最珍惜的所剩不多的相处时光,但最后我却答应了他。

如果我现在自私地阻止了他,我将会一辈子后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1、在朋友的帮助下《无》的男女主角终于踏上了旅程,然而,半路上,男主角病情突然加重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同样,《缺》中受的病情也在半路加重,面对濒危的病人,我们看到和反应可能是十分接近的,这种狗血的桥段是允许的,但两部作品仅在细节的顺序和说法上略有差别,就令人浮想联翩了:

《缺席》引文

过了台中,小宁的状况突然变得很差。
他不停地咳着喘着,那呼吸困难的痛苦模样慌了我整个人。
我脑子里浮现了「上吊」这个字眼,上吊的人顶多痛苦几十秒,可是小宁的痛苦,像是没有止境……
「小宁,我们不要去了,去医院好不好……」我几乎是哀求着他。
小宁摇摇头,他已经喘到几乎连讲话都很困难,他用力地不停吸气,但每一口空气都没办法让他痛苦的肺得到纾解,每一口空气都让他咳得更严重。
他将他的身子缩靠在我身上,然后将脸整个塞到我的夹克里,我知道他是为了不吵到车上其它的人。
「小宁,我求你……」
严重地缺氧和疼痛让他的身子像是被通了电流一样不停地抽搐着。
但他依然摇着头,然后用力地抓住我的手。
他的力气好大,握得我好痛好痛,痛到心砍里去了。 (下图中出现)
那是小宁的痛苦,传达给我。
我搂住小宁痉挛的身躯,第一次,那样地扎实地恐慌害怕。

第一次,死亡的感觉是那样靠近。
第一次,我强烈地感受到我将要失去他了。 



「我……」听不清楚小宁说什么,他的喘气声已经大到周遭的乘客都投来关怀的眼光。
为了听清楚他的话,我低头靠近他窝在我夹克中的脸,却赫然发现血和泡沫不停地从他口中咳出,也沾染了他苍白的脸。
「我不想死……我不要死……」小宁沙哑的的声音像是在哭泣,也像是在哀嚎。

我一直以为小宁对生死早就看淡了,但我错了。
没有人会愿意死,死在自己还没活够的时候。(分散于图片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2、这一段,LZ想先引用《缺席》里的原文,大家再看图片就一目了然了

《缺席》引文

我们的旅途终点,不在垦丁。
我们的旅途终点,在台中荣总医院。

当天晚上六点,小宁走了。
我坐在急诊室的门口,衣服上全是小宁的血和泪渍,然后依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滴眼泪也掉不下来。
小宁的妈妈悲痛地愤怒地打了我一巴掌,吼着小宁的死都是我害的。
我没有做任何辩解,也没有感到愤怒或委屈或者是任何的后悔。
我心中只想着一件事:
我们的梦依然没有完成。

后来,我到了垦丁一趟。
我在垦丁的海边坐了一个下午,代替小宁感受空气中的好心情。
然后我到了垦丁街上的一家餐厅,餐厅的墙上贴满了乘客的照片,每个人都有灿烂的笑容。
我也把我跟小宁穿着夏威夷衫合照的照片贴在墙上。
彷佛他曾经和我来到了这,一起留下好的回忆。   


雷同的文本与闪亮的一巴掌,接下来的部分不需解释……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3、比对完的小结:

整体来看,漫画《无尽的旅程》与《缺席》情节、讲述手法雷同(仅仅是前后顺序的调整),细节部分甚至出现重叠,差异主要是人设、故事发生的大背景上有一定的差异,因为采用了嵌入长篇发表的形式,部分情节(如回忆啊、到爱酱放相片等细节)是再创作的。
并没有看到客心在月读故事的基础上有突破故事构架、情节、格局发挥。

LZ
整理的东西目前就这些,希望JMS补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补充:另外,关于客心抄袭星炀的图片,LZ也找了出来,前后背景大抵都是大人说小孩没有母亲教育,没家教,小孩对大人的反驳,语句上可能略有差异,但考虑到可能有人设原因,是否构成抄袭还尚待讨论


我妈妈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长年在外奔忙,就是为了让发展中国家的孩子,包括我们,包括你儿子有更优良的条件学习。她虽然没有时间教我们,但我们依然很为她骄傲,你刚才的话已经严重地伤害了我们的感情,请道歉!否则法院的传票一定是两份,一张给你一张作为监护人代替你儿子出庭!

客心《minor未成年•无尽的旅程》抄袭月读《缺席》
图片看不太清,原句是这样的
很遗憾,我母亲不在身边时因为他在UNESC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她为世界上千千万万失学的孩子在努力!我爱母亲,也为她的工作骄傲,但是,我想她如果知道会教育出这样的学生,一定会伤心!她常说教育的第一步是做人 

 

补充2:客心曾经的抄袭历史:

第一个抄袭的证据因为事发在2000年,那时候网络不如现在这么普及,本人也才初2,刚刚一头栽入高达的大坑就被客心姑娘山寨的特洛瓦给雷到了爪哇国——因为手头没有以前的杂志,细细回忆起来记不得那篇公开道歉信到底是关于《小丑》还是《小鸟与玫瑰》了,不过道歉内容的大意似乎是最近赶稿太忙一不小心就抄了几页分镜云云,对人设的极度雷同只字未提,这个要求证也容易,之前在怀旧贴中有不少姑娘都很有心的珍藏着卡通王最红火那几年的杂志,如果有找到相关内容的话恳请发个图吧。《小鸟与玫瑰》是99年2月,《小丑》是02年1月,道歉信大概是刊登之后3-4个月左右发布的。毕竟《卡》是全国发行的杂志,抄袭图,读者揭发以及作者道歉都白纸黑字,是真是假一旦上了图就知道,想瞒也瞒不了。

第二个证据在纯白之月,贴中有详细对比图和当时她本人在博客中的道歉信,不过在她自己的博上似乎已经搜不到了……http://tieba.baidu.com/f?kz=31054223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