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来米瑞莎观鲸?这大概是我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

(2017-12-27 18:25:03)
标签:

杂谈


文:阳妈 / 图:阳爸


在米瑞莎有个很有名的中餐厅,听说那里的中餐很正宗,因为厨师是中国人。在斯里兰卡,虽然Chinese food在很多餐馆门前的招牌或是菜单上都能看到,但是进店后你会发现全然不是那样,充其量只能算是具有兰卡特色的中餐,因为厨师基本都是本地人,有些厨师也许真的去中国学了厨艺回来,但还是很自然地保留了本地的味道。不管怎样,在斯里兰卡能吃上中餐,就已经让人很满足了。



关于中餐厅的老板和厨师,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老板曾在中国呆过几个月,非常喜欢中国菜,回来以后开了一个中餐厅,为了保证中国菜味道的正宗,不惜重金从中国邀请厨师来到米瑞莎,邀请了两位都不是很满意,后来在中国朋友的推荐下,找到了现在这位曾有过五星级餐厅主厨经验的大厨。因为老板对中餐的执着和丰富的经商之道,这家中餐厅成为多数中国游客到米瑞莎必去打卡之地。



我们在米瑞莎的住处也定在了这里,忘记说了,这家中餐厅也是一家酒店。我们到达米瑞莎的时候已近下午两点,此时的餐厅依然热闹,这里聚集了许多同胞,菜单上全是熟悉的味道,酸辣土豆丝、水煮牛肉、清炒空心菜、新鲜的海鲜大餐,还有一粒粒散发着清香的柔软白米饭,顽固的中国胃在这里彻底得到了满足。



酒店的对面便是海滩,走过狭小的马路,几步路就到了。下雨的缘故,饱餐之后的海滩漫步被延迟到傍晚,虽然十月是雨季的过渡月,但雨天仍是天气的主旋律,毫无征兆的雨多少还是影响着旅行的心情,也因此错过了兰卡的部分美丽。傍晚,雨停了,天色也暗了下来,此时的米瑞莎海滩就像是素颜的美女一样,有着天然的美色,但是缺了点色彩。海滩上的沙子不算柔软,被雨淋过之后,走在上面是一种艰涩,不过被海浪冲刷过的沙子却要平缓许多,一脚踩下去,凹陷下去的深度便是它柔软的程度,一层层浪来过以后,它又恢复了原貌,把足迹都卷进了大海,就像不曾有人来过一样。





把鞋扔在一边,我们沿着海滩来来回回的走着,带着阳宝玩“躲浪”的游戏,这个游戏太适合在米瑞莎海滩玩了,因为这里的海浪总是这么奔腾和刺激,而这里也是不少冲浪爱好者的冲浪圣地。或许因为这里是斯里兰卡南部最晚开放的海滨,因此没有太多的开发项目,只有少数的酒吧,这里仍然保留着原来的生态环境,海滩很干净,海水也很清澈,有大片参差不齐的椰树生长在海滩旁,没有移植的痕迹,那么自然,那么自由。




酒吧支起昏黄的灯告诉我们米瑞莎的夜要来了。我们回到住处,决定换一家餐厅尝尝味道。我以为米瑞莎的夜就是这样的,因为除了酒店门前或是ATM机闪着灯光,街道上是漆黑一片,路边的水果摊也准备收摊,虽然现在路上的游客还有许多。我们循着地图找到那家中餐厅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停电了。餐厅的老板告诉我们,这里就像是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停电停水是常有的事,他们早已习惯,为此他们自己备有发电设备。



LP上,米瑞莎被誉为“只愿长睡不醒的梦”。因为在这里被发现有世界上最大的哺乳动物——蓝鲸,事实上,这里附近的水域以及东面的康佳角经常聚集的蓝鲸数量为世界之最,于是,坐船观赏米瑞莎一带的蓝鲸也成为了游客来此旅行的主要原因。人们都想看它的美,而其实它也成为了许多人的梦,甚至是“噩梦”。




乘船观鲸是阳爸此行最期待项目之一,而早就对坐船有阴影的我,果断拒绝了这个体验。然而,计划改不上变化,第二天一早,阳宝破天荒地早起,坚决要跟着爸爸一起去观鲸,于是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上了船,这大概是我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



尽管阳爸安慰我“别担心,这是大船”,但又怎样,这没法掩盖我对晕船的恐惧。何况一上船,工作人员就开始给每个人发晕船药,我本能是拒绝的,因为我还是保留幻想的,兴许我这次状态好呢?然后他一句“现在就吃,因为我们在船上预计六小时”,我就发怵了。



倒是一个好天气,天很蓝,米瑞莎海滩的美也渐渐地被看见了。码头上停着大大小小许多船只,色彩鲜艳明丽,岸边的树林繁茂葱绿,海水比想象中还要清澈,即便是码头,丝毫见不到被污染的痕迹。出发了,一切比想象中要顺利,至少心情还是不错的,船上的人们都很轻松地聊着天,看着远方。码头从视野里渐渐消失,我们的船也加快了速度向大海驶进。印度洋的海浪真的很大,激烈地与船只抗衡着,我越来越清楚的感受它的威力,船开始左右摇摆,溅起的水花直接扑到我们的脸上,来不及擦,又迎来了下一次。


最难受的并不是驶向大海的过程,而是停在海面上等待鲸鱼出现,起伏的海浪带动着船,来来回回的摆动,这种晃是从来不曾体验过的,是一种毫无方向感、力度不匀的晃,是人体不能承受的,更别提应对了。人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我以为是我最难受的,谁曾料到,已经有好几个人开始吐了。其中有一位女生带着哀求的语气问船员“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船员表示无奈“等看到鲸鱼以后。”而此时的阳宝已经昏昏欲睡,就连从来不晕船的阳爸表示再也不想体验了。



观鲸是要看运气的,有天气、季节因素的影响,但更多是运气。我想,我们还算幸运,因为很快看到了鲸鱼,有两次遇到鲸鱼喷水,只是“转瞬即逝”,并没有抓拍到。船员说,前面三天,出海时间基本在五小时以上才能看到鲸鱼,最长的一次在海上漂了八小时,而不到四小时的我们已经足够幸运,最后以一头鲸鱼的大面积露背作为完美收场。所有人都鼓起掌,那份雀跃是为自己的幸运,也是为这次体验画上句号。



返程和出发的心情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大家纷纷拿出早餐,船员也递上了咖啡和水果,终于可以轻松享用海上的早晨了,而阳宝也从昏睡中醒来,哼起了歌。阳光下的米瑞莎更美了,从未像此刻一般渴望踏上陆地。我想,这样的体验,一辈子也许就这么一次了。当我再次回到米瑞莎,我只想喝着金椰,对着海滩,做我的白日梦。






- END -


​2015年,我们开始了大手牵小手的三人之行。

这两年,我们带着阳宝一起去过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斯里兰卡,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美国

我们的旅行还在继续,旅行故事会在微博上分享。感谢大家的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