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幸鹏
幸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84,199
  • 关注人气:3,8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湖南 · 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2016-06-29 10:31:33)
标签:

蜡染

湘西

王曜

蜡魂

凤凰古镇

分类: 方无隅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在湘西凤凰古镇的那一天,正值端午佳节。小小的镇子上摩肩接踵,人人挤在沱江边上看赛龙舟,抢鸭子,热热闹闹。我和伊朗朋友阿米尔躲开人群,跑到古镇一家名为“蜡魂”的蜡染体验店,拜访这里的主人王耀。
这里是王曜的蜡染商店,也是蜡染工作室。普通游客可以花不多的钱,亲自上阵,体验蜡染的制作环节,学着控制那杆看似简单的蜡笔,将自己的无限创意涂于白布之上。画好的作品,浸泡在蓝靛草染缸里,等候不多的时间,就可以看到蜡染的半成品。那效果,一半人工,一半天成,那乐趣,只有做过才知道。
 一半的人工,指的是蜡染制作的几道工序:设计,绘蜡,染色,漂洗,皂煮,晾晒。字面上都非常好理解。其中绘蜡最重要,也最难掌握。不提艺术高度,单单要用融化的蜂蜡,在白色的棉布上作画,使得蜂蜡在恰当的温度穿透的布料就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只有透过布料的蜡,才起到防染剂的作用。亲测,蜡的温度非常不好控制,凉了的蜡穿不透布料,热蜡沾多了又甩的到处都是。而其他部分,则可以运用自己的艺术小心思,或扎,或绞,或分层作画,和蜡染融合在一起,呈现出不一样的效果。蜡块自然龟裂形成美丽的冰裂纹,就连最优秀的艺术家,也无法准确判定最终成为什么样子,那独特的韵味,是为“天成”。浸染好后,去蜡、洗涤,一块初级蜡染作品,就初具形态。
伊朗朋友阿米尔显然对这项技艺充满了兴趣。他拿起蜡笔作画的时候,我和王曜开始了闲谈。交谈不一会,身后的小商店里开始有客人来买东西,一个上午他卖出了不下六条旗袍,七八件衣服,很多条围巾,生意真好。王曜微微的笑,他穿着格子衬衫,军品裤,沙滩凉鞋,一个马甲,一顶帽子,梳着小辫儿。在湘西的一周,见了王曜两次,都是这样的百搭装扮。如果旁人不介绍,断然很难将他和蜡染艺术联系起来。他有诸多的头衔:非物质文化蜡染传承人,湖南省民间美术研究会副主席,湖南省湘西州政协委员,湖南省凤凰县工艺美术协会副主席,凤凰古城十大文明经营之星,凤凰蜡魂艺术馆创建人…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蜡染用到的工具。
上图这个圆圆的黄色的东西是蜂蜡
 把蜂蜡融化,才可以用蜡刀沾着蜡在白布上创作
如果是复杂一点的图案,需要先设计蓝图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几把尺寸、大小不一的蜡刀,铜头,木柄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阿米尔在一块白布上,试图画出伊朗地毯的经典图案
实操的时候会发现,温度会让蜡呈现不同的状态, 融化的蜡并不好控制。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画好以后要放进染缸,他显然觉得好玩,直接把手伸了进去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这就是蓝靛草,手上的蓝色,就来自于它

三个名字,两位老师,一个信念,成就了一个山野中人48年跌宕起伏的蜡染传奇人生。
真的,他就是个传奇。

那时候他叫王盛伦,一个热爱画画的贵州布依族小伙子。
王盛伦喜欢画画,喜欢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可惜家境贫寒,注定走不了顺风顺水的艺术道路。不要说道路,就连艺术养成都是无师自通的山野派,没有人教,也没有书本。也许是上天眷顾他,从1986年起,人生开始有了一些机会。
那一年,贵州安顺文化馆有一位叫做吴传双的老师,到乡下搞了一次巡回展览,正好搞到了王盛伦的学校。王盛伦问讯跑过去看展,觉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怎么可以画的这么漂亮?这时候老师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你是不是喜欢画画?他点点头。老师说你有作品吗?有的话拿过来看看。他欣喜若狂,跑回宿舍,拿来了作品,忐忑的递给老师,老师居然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一张名片,说“有时间你来安顺找我”。
王盛伦的大哥在安顺市里生活,当大哥拿着这张名片去文化馆,找到了这位老师的时候,老师说,你的弟弟很有天分和潜质,叫他到我的画室来吧,培训培训,将来让他考美院。
妈呀,天上掉馅饼了。
王盛伦的学校离家里有三十公里的路程。那一天大哥突然出现在了学校的窗户外,把他吓了一跳,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变故。出来发现,大哥在笑。几分钟之后,王盛伦回到班上,跟老师说,“报告老师,我不读书了”。当时他在念初三,原本想考取中师中专,为的是早一点出来挣钱贴补家用,但这是个和理想完全没关系的选择。他乍听大哥说有这样的培训机会,欣喜若狂,拔腿就跑,跟着大哥来了安顺。
老师问,你有画架子吗?没有。你有碳笔吗?没有。
老师说,好,这些东西我的画室里都有,别买了,你去用吧。
现在回头看,这是那个还叫做王盛伦的小伙子人生转变的奇妙开始。
在凤凰古镇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面对着眼前这位功成名就的工艺大师,试图问他年轻的时候到底有什么样的美术基础?到底怎么成为了这个老师的目标?这位叫做吴传双的老师看上了你的什么潜质,为什么就这样把你选中了?他顿了顿,看着我说,真的没有一点基础,就是自己喜欢画画,用铅笔钢笔在纸上画画,当年这个老师是去民间选拔人才,把我偶然选中,偶然开始,他说。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传统蜡染花纹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传统的纹饰很耐看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多种多样

他的第二个名字叫做王掘,那时候他住在一个山洞里。
王盛伦就这样跟着大哥来到了安顺市,跟着这位无私的老师学习画画。当时的他面临一个比前途还要严肃的问题,没地方住——应该这么说,能住的地方,通通租不起。
大哥说,没事,我知道一个地方。
安顺市有个龙井山,龙井山上有个防空洞,洞里住着个老爷爷,叫安景峰(音)。大哥说,安爷爷是前辈,黄埔三期,他不喜欢住在城市里,他喜欢在山里种花养草。
王盛伦听大哥说的那场景,简直像世外桃源一样。哥儿俩穿过一片菜地,走过一片李树林,路过一片坟地,来到了安爷爷的洞。防空洞外种满了十三太保、君子兰、小菊花,开的灿烂。真美,他想。大哥把他介绍给老人家,老伯伯说,既然这样,你就住在我这里吧,洞里是人字形的,有两个岔洞,我住这个,你住那个。
有个不大不小的问题,洞里面很潮湿,不能睡在地上。旁边只有菜地,没有秸秆,也没有干草。于是安爷爷给王盛伦小朋友出了个主意,说你去那坟地,那里有不少人给祖先迁了坟,留下了棺材板,没用的,你给搬上来。
王盛伦硬着头皮,扛着棺材板抬到了洞里面。安爷爷说,放在这吧,这就是你的床。当天晚上,辗转难眠。虽然嘴上说不怕鬼神,但心里仍旧战战兢兢,胡思乱想,躺在床上,也不敢动,挺得直直的。乱想到了半夜,就那么硬生生的睡着了。事实证明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他就在山洞里这么住了下来。
每天清晨,他从洞里早早的爬起来学画,安爷爷来到这里养花种草,练武功,顺便给他改了名字,叫做王掘。
王掘每个月只有5块钱的生活费,30斤大米。这是家里人省吃俭用留下来的。一顿饭要吃一斤半米的王掘,根本吃不饱。吃不饱怎么办?每天搞一点面条,找一点油渣,多放一点水,煮一锅糊涂面,填饱肚子。
住在山洞里,再漂亮也不诗意。他去墓地找过蜡烛点灯,每日去山上捡柴火做饭,直到有一天一场暴雨,让洞里淹了水,所有的东西全湿了,想起了在家的老妈妈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就回了家。为那1.4元的车费,遭到了老妈妈的一顿臭骂,说他浪费钱。他说山洞进了水,今天已经没法儿住了,再说我很想你,就回了家。后来,老妈妈哭了。从此王掘下决心,下次见到老妈妈的时候,再苦也不说,报喜不报忧,也因此信念变得坚定,一定要在这条路上混出个样子,回报家人,他想。
应该说,在这样的年代,他的父母是伟大的,以那样艰难的家境,仍旧支持儿子走这条艺术道路,他们并不懂得什么是了不起,什么叫艺术家,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的孩子有出息,不再像他们一样受苦受穷。
在山洞里一住三年。山上看见什么就画什么,看见石头画石头,看见蚂蚁画蚂蚁,自然界里的样子,都在王掘的笔下生花,那几年,奠定了非常扎实的绘画功底。
那位叫吴传双的老师,不收一分钱的教他画画,可没有办法送他进高中。进不了高中也就考不了梦想的中央美院。怎么办呢?这么办吧,吴老师说,安顺蜡染厂在招工,招十个人,你去试试吧,也是半工半读的机会,至少可以解决生计。
王掘去了。十个名额,两三百人来考,呜呜泱泱,王掘想,完了,这么多人,肯定没戏。1987年的安顺的国营蜡染厂,人人想进。
第一场考素描。摆在那里一个石膏像。他画了好多个面,这个面那个面。旁边的人说,你画错了,应该这样画。他看了看别人的作品,又觉得完了,人家画的那么像。
第二场考色彩。白布前面放了一个坛子,坛子里有花。他把应该是白布的地方弄得到处都是颜色,旁人又说,那是白布,你怎么搞了这么多色彩?他说我看到了很多色彩啊,别人说可惜啊,画成这样。他沮丧的要死,这次肯定失败了。
第三场,考语文,74分。
结果你猜?他以总分94的成绩,位列第一,进了蜡染厂。不但进了,还破格进了设计室。要我说,考官真有水平,选拔不平庸的人才。
在蜡染厂的时候,他想尽办法学习看到的一切,热情的给前辈们干活,搬蜡块,搬画布,一点一点把蜡染的技法全部学会。我问他是不是有其他目的?比如给自己做其他准备?他说没有。那时候想学习技法,就是想设计出更多的可以实际操作的蜡染图案。由于了解蜡染环节的所有步骤,他设计的图案特别畅销。设计室按销量提成,他的生活水平有了改善,工资比别人都高。
这时候出现了影响王掘人生的第二个导师,洪福远。
洪福远,汉族,贵州大学艺术系毕业,安顺蜡染总厂担任设计,中国十大民间艺术家。洪老师带出了王掘,让一个初中毕业的他,掌握了平面设计基础。
1992年,王掘离开了蜡染厂,外出创业,凭借着商业头脑和扎实的技艺,王掘挣了钱,一年流动资金上百万。按理说,人生应该顺风顺水,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赔光了所有的钱。
于是他走出了贵州。
他是有商业头脑的,这一点决定了他不太可能只做一个匠人。1999年的广州,一个服装批发市场一天内的牛仔裤布料的销量事150匹,他灵机一动,用蜡染技艺,做出了牛仔裤布料的替代品,成本低,不掉色,大受欢迎。但由于和合伙人意见不合,又一次离开。分文皆无。
居然在这样的时候,买彩票还能中三百块钱。他讲到这的时候哈哈一笑,说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总是能绝地逢生。
他去了深圳,沮丧,失败,落寞。不巧的是,2002年,非典来了,身上只剩17块钱的王掘,山穷水尽。他想,我没见过大海,先去看看再说。花掉了了十块钱买了车票,坐在沙滩上对着大海发呆。
他心里一遍一遍想着自己的故事,那些起落的人生经历,想到老娘辛苦的在家乡等着自己的儿子成才,心里痛的无以复加。毕竟他是个艺术家,疼着疼着,看见沙子,去他的,先做个沙雕再说。他堆起沙子,慢慢刻出一个美丽的女孩,像一个海的女儿。这个时候有两个客人,在旁边鼓掌,说太漂亮了,从来没有见过沙雕艺术家。可以合影吗?收钱吗?王掘说,那时候心里出现一道光。本来不想要钱,可没钱怎么回家啊?他就对游客说,你们如果同情一个走通无路的艺术家,就随便三块五块的给一点。他把帽子放在了沙滩上,这两个鼓掌的客人,给了王掘70块钱。后来王掘在沙滩上又塑了一尊大肚子弥勒佛,在大佛的背后塑了张脸,一半哭,一半笑。有游客看到,问他,为啥那张脸有哭有笑,王掘说,世态炎凉,让人哭笑不得啊。
沙雕暂时缓解了几块钱的尴尬,也让他多少重拾了点信心。他跑广东,去北京,回贵州。五起五落,一无所有。也不是一无所有,还有350块钱。这时候他站在了沱江边。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掌握了所有蜡染的技巧,就可以进行艺术创作了
版画、中国画、肖像、山水、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这样的效果,要反反复复染好几层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那冰裂纹谁也不能百分之百的控制。人为的线条远没有自然的韵味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生意好的不得了。
我和王曜聊天,一会时间,就卖出去好几件

第三个名字叫做王曜,凤凰涅槃,此地重生。

太不顺了,实在是。自己在家里琢磨,是不是名字不好?“掘”字很像一个人拿着锄头挖尸体,他的朋友说,干脆改个名字,叫王曜吧,让生活充满阳光。好吧,就叫王曜
2003年是王曜来到凤凰的年头,他在张家界看到一块凤凰的招牌,有吊脚楼,很漂亮,于是就来了,石板街,老房子,那时候没有这么多的游客,淳朴厚道的民风留下了他。可那时候凤凰的房租一个月也要500块。
怎么办?
王曜想开个店,就必须租个房子。于是他碰到了一个老奶奶。王曜向她诚恳的讲述了这些年的经历,老太太感动了,把房子免费给他,答应月底再付房租。
一家一家的推销蜡染,一个老板一个老板的游说,最后一个老板歪着脑袋看看他,说你的东西留下试试吧。一个下午,全部卖掉了,后来这个老板跑到他那里去进货,一天又卖完了。老板再来的时候,他说没有了。我问真的没有了吗?他说哪里,有两百多幅在后面放着。我说为啥你不给他?他说我的画好卖,老板回去和同行们一说,其他的店就会来我这里进货,多几个客户,不就打开销路了吗?好家伙,2003年无师自通的饥饿营销。
就这样,一周之后,王掘付清了这个月的房租,他和房东说,我要签三年的房租,月底我交清全年的房租。说到做到,让他在凤凰古镇有了好信誉。后来他在凤凰最多的时候做了16家店。
直到有一天,有了基础,他想做一个体验式的店,和宾客互动,让人们参与,以便于更好的推广蜡染这个手艺,让人们感受商品的价值。
我问他,真是改名字让你一帆风顺吗?他说也不是。其实是我自己静下心来了。这个古城民风淳朴,依山傍水,让我有心思搞艺术,一步一步做起来,凤凰涅槃,此地重生。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王曜把我们的作品晾起来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聊着聊着,阿米尔同学的布,已经在染坊里染好。王曜拿着他的东西回来,阿米尔打开自己的作品,显然又惊讶又欣喜,那效果惊艳,超乎想象。蜡染“天成”的那一部分,最棒,实在值得自己亲手试一试,做一做
如果没记错的话,王大师的蜡染店在凤凰古城回龙阁60号,叫做“蜡魂”,体验价格400元。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鄙人赶鸭子上架,画了个十字金刚杵,效果居然也不错

传承和经商相悖吗?我问他。他说当然不。经商很重要,我要生活呀,生活有了保障,才有了心思创作,才有能力传承,要不然不是死路一条吗?多实在的对话。
传统的保留,自我的提升,艺术的再创造,不羁的性情,狂野的情怀,都需要有一个基础,就是首先生存下去,否则无从谈发展。许许多多的手工艺传承人都面临这个现实问题,为什么传承不下去?为什么年轻人不爱学?只有一个原因,古老的技艺转化不到现代生活中去,挣不到钱。
成功的手艺人不一定都能转型成一个成功的商人,王曜做到了。他保留着艺术家的天真和纯粹,也拥有商人的智慧和精明,他用自己扎实的艺术功底,赋予了这传统的靛蓝色织物新的审美,那素雅质朴的情调,那高标准的品质要求,让经他手设计出来的每一件商品都供不应求。
我问他接下来还想干点什么?他说他现在正在做一家客栈,用蜡染做室内装饰多漂亮!他说如果这个做的好,那么就可以成为一个可以复制的模板,各处开花,蜡染也就被更多的人知道,也拥有这更广阔的市场前景。
碰见合适的人,我会收徒弟,倾其所能传授蜡染技艺,王曜说。我的女儿就挺有天赋,她会喜欢这个行当,他带着点淡淡的骄傲,又说。
他冲我乐,说到,这些就是我的人生故事,谢谢你听我讲了这么久。
此时古城已黄昏,夕阳正美。



以上
2016.6 京北沙河

湖南 <wbr>· <wbr>一个山野村夫的传奇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