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沒有演出的日子

(2012-02-26 20:50:37)
标签:

杂谈

分类:
已经是农历二月,北京依然是冬天的味道。算来距离前一次参加演出已经一月余。望着镜中的自己,鬓脚很久没剃了,胡须也蓄了起来。虽然看过自己在镜中的各种造型,但这个绝对素颜的造型还是有些陌生。京剧演员不能留胡子,生行还不能留鬓脚。过去的大师们曾于乱世蓄须,宁可远离心爱的艺术,也不愿意为贼寇歌舞。于观众,可能仅仅是少了几场、几十场、抑或几百场的演出,但对于从小坐科,已经把自己的生命和戏绑定的演员来说,这是何等痛苦的一种煎熬。

做演员的没有不喜欢演出的,除了对自己在经济上、生命价值上的肯定,更多的是喜欢演出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当你在舞台上,和琴师协调配合,按照你千百次练习的既定的方式,唱出了你预期的效果,甚至有时候还有些超乎预想的感觉,我敢说,这快感真不比观众听到美妙的唱腔时的快感要少,这时候,还能听到你为之努力的叫好声,这声音或许比你的期待还要响亮,你的快乐就翻倍了,还不止双倍。这种快乐,多少演出酬劳都换不来。


现在的京剧演员其实都习惯了冷清,冷清并不凄凉。很多感觉解释不清,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在破旧的剧场汗流浃背唱一晚老戏,也不愿意在华美的空调剧院唱一首唱完就忘的新歌。所以,我常常向老天祈求,给我一个能让我天天唱戏的舞台吧,再破再旧我都不在乎,坐多少观众我也不在乎,哪个京剧演员没对着不到半场的观众唱过?

好久没更新博客,不怎么上微博,总是怕看见朋友们问什么时候登台,以往看见同行们发自己演出的消息总是从心里替他们开心,现在却变成了些许羡慕。没有演出,每天倒也都吊嗓子,自己听录音学一些新戏,也照着网上一位给我发私信的老师教授的方法尝试练习发声。感谢我的兄弟ZY每天来给我拉胡琴。我希望自己能在有限的嗓音条件下,摒弃一切浮躁的因素,让自己的唱腔尽量多地接近大师们的气质。由于不是排练,对于个别字、音都作了比较细的处理。真的希望能很快有个舞台,让我将这段时间学的、尝试的,都一一展现出来,我不敢期待普遍的叫好,我相信支持我的朋友们都会有的包容。这个想法每天都在大脑里转,一旦想到某些细节甚至兴奋得不行,最近几次做梦都梦到了这个舞台。

就这样,快成了幻想狂,一个人的时候老在幻想复排哪出哪出戏,和谁谁搭班儿……。

我真不知道我的下一场演出是什么时候,也无法预计下一出戏将贴什么,我将去哪个角色。相信吗?现在哪怕是让我去一个龙套,我也会用领衔的态度去完成。我竟是这样的爱演戏,戏给了我很多,甚至那些传统戏中展现的古中国人的风骨也在某些程度上影响着我的行事为人,我也庆幸我的家教让我常存一颗谦卑的、坚硬的心,让我多少能在这个追求可量化的生活品质的时代,对自己有着不可量化的品格上的要求,让我学会无论在多么艰难的时候,可以流泪,可以忍受,不能低头。

又到了晚上,最近休息得都很早。以往一直感觉睡眠时间不够,现在却感觉夜晚有点太长。不到九点,我要说晚安了。希望今晚能梦见唱戏,在属于我的舞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