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阳鸣
李阳鸣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004
  • 关注人气:2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谈《四郎探母》(《北京晚报》约稿)

(2010-11-29 21:08:01)
标签:

杂谈

今天的《北京晚报》刊登了我写的一篇短文。其实文章是报社友情约稿,要我谈谈《四郎探母》一剧,而我又不太善于写命题作文,费了半天劲,写了999个字,结果编辑还是作了一些删节,将原标题“也谈《四郎探母》”改成“角色感情起伏越大,演员表演空间越大”。呵呵。既然已经发表,干脆把无删节版贴出来。

                            也谈《四郎探母》

                        作者:李阳鸣(国家京剧院)

我的京剧生涯是从小时候跟爷爷学戏开始的。爷爷在教我身段和唱腔的时候,总是会先把那出戏的故事和背景讲给我听。我最早会的几段唱腔包括《甘露寺》的“劝千岁”、《四郎探母》的“老娘请上受儿拜”等。记得爷爷跟我说过,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四郎探母》都是禁戏,不准演。当时我只记得了这件事,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这戏会被禁。直到多年以后,才从其它渠道了解了一些情况,明白了这出戏之所以禁,是因为当时的宣传部门认为杨四郎是个毫无民族气节,而且犯了重婚罪的投降者,这出戏宣扬了背叛,为投降者唱颂歌。


京剧产生和鼎盛都是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以前,和其它艺术形式的传世作品一样,不可避免地都带有一些当时时代的意识和理念。杨延辉身陷敌国,孤立无援,回乡无路,要么被招为驸马,要么就砍头。生或死之间的选择,是非常个人的事情,一个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激战,目睹自己的兄弟们一个个命丧沙场之后死里逃生的人,大概要比其他人更懂得生存的意义,这时候,求生已经超越了本能,而是责任,即使用现在较为人性化的观点看,舍命取义似乎显得有点缺乏力度。


我多次扮演过杨延辉,对这出戏的喜爱更多的来自于那些精美的唱腔,以及非常口语化的唱词。虽然该剧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坐宫》一折,但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却是《见娘》。作为演员,这一折中每个角色都有着大起大落的感情起伏,给了我们演员较大的表演空间。当我投入地表演杨延辉十五年后和亲人重逢的伤怀,和同台的其他演员互相感染,确实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见娘》中全部是西皮唱腔,但却非常准确地表现了母子重逢的悲恸情绪,佘太君“点点珠泪洒下来”是老旦行当最经典的唱段之一,余叔岩先生留世的录音中,只有一段选自《四郎探母》,也就是《见娘》中的二六转快板。当然,对这一折的偏爱,还有一些我的私心,因为这段唱是爷爷当年教给我的。


不同流派的前辈大师们留下了多个《四郎探母》的录音,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可供借鉴的范本。解禁后,这出戏成了京剧舞台上上演次数最多的剧目之一。“北京青年京剧演员研习社”成立后的首场演出,便选了《四郎探母》,由我、建峰、少彭分别扮演杨延辉,晓君、亦珊、佳春扮演铁镜公主。我们这一代演员已经不可能重现京剧当年的辉煌,但我们仍然要用全部身心,将前辈们的技艺传承下去,就像我们严格遵循着前辈们的路子在舞台上重新演绎杨四郎的悲欢离合。我希望当我们在天上见到前辈们的时候,可以坦然地向他们致敬,不必向四郎见母一样惭愧又遗憾。


也谈《四郎探母》(《北京晚报》约稿)

也谈《四郎探母》(《北京晚报》约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