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三日排毒之旅(芭莎一月刊专栏)

(2014-12-22 22:36:51)
标签:

健康

排毒

修行

时尚

美容

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三日排毒之旅(芭莎一月刊专栏)

导语:我们一辈子,会有多少的时光,可以感恩太阳,对话繁星,倾听流水,拥抱丛林,可以去追逐花栗鼠,与小鹿坐在同一块岩石上。我们甚至无法独行夜路,只因心中对自然的恐慌。在这里,我们卸下首饰,素颜,远离奢华的LOGO和高科技,在这里,没有太多的金属和水泥。我们喝着同样的饮品赖以生存,我们做着同样的事情,没有食物,没有言谈,没有攀比,而自在的魅力却在纯净的闪着光。

 

正文:作为一个行走江湖的模特,我尝试过很多种排毒的方式,而这次是最彻底的,因为活动被安排在了纽约上州的一个封闭的山谷里,报名参加的同学必须承诺三天内禁言禁食,使用最原始的大师排毒果汁,参加所有的瑜珈,爬山以及sweat lodge的祈祷活动。其实这样的修行我所在的瑜伽馆Yoga to the People几乎每年都会举办两次,人均500美元,唯有这次凑的上时间,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报名。

 

活动开始之前收到主办方的邮件,准备要求如下:

 

1)         手电筒

2)         登山鞋或者运动鞋防止蚊虫以及被划伤

3)         保温夹克

4)         驱虫剂

5)         水壶

6)         轻便背包

7)         干净浴巾及棉质衣物

8)         五个有机新鲜柠檬(用于大师排毒)

9)         临行前两天请尽量保持食物鲜活清淡,戒咖啡因戒酒精,戒蛋白质奶制品,戒肉类和加工过的食物,蔬菜和水果的比例保持60/40。临行前一天请只食用流质。

 

为了充分做好排毒的准备,我特别在临行前两天订购了纽约当地的蔬果汁排毒Blueprint, 这种每天按照瓶子上标注的数字顺序依次喝下6瓶新鲜有机的蔬果汁的排毒方式我已经尝试了很多次,特别是在时装周结束身体极其疲惫饮食不规律的时候,通过这样的方式很方便并且可以很快调整到最佳状态,唯一不足的就是由于蔬果汁必须保证新鲜,所以每天连续喝下冰镇的饮品,对于常年习惯热饮的中国肠胃来说,真的很难适应,只建议夏天尝试。另外由于国内的污染比较严重,有机蔬果的来源不能很好的确认,如果不能保证是当地有机农场的新鲜快递,并且明确标注每瓶饮品的成分,就最好不要在国内定制这样的服务。

 

因为常年运动,在蔬果汁排毒的时候,我仍旧保持高温瑜伽,只需要大量的补水,也不会觉得晕眩。我同时进行了面部护理和身体磨砂。因为在排毒的时候,身体的各部分器官不需要对加工过的食物进行高强度的消化,所以任何排毒的方式,都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这个时候,皮肤深层的脏东西会慢慢浮出表面,雀斑,小痘痘,都不用太过担心,没有高热量的食物的作用力,皮肤的炎症都会很快自动消失。

 

因为有前两天的蔬果汁排毒,我的身体对这三天的排毒修行之旅有了充分的准备,起码已经完全适应了饥饿感,身体也早就轻盈了起来。我们42名学员在纽约东村的瑜珈馆门前集合,赶在暴风雨来临之前,由五个导师驾车前往上州的Menla Retreat

 

我原本以为,这个被称之为修行所的地方,一定有着炼狱般的长相,可是当车辆渐渐驶进山谷,眼前只有幽幽静静层层叠叠的绿色,山川,河谷,草原,树群,连心情也变成了清新的绿。当所有的手机开始失去信号,我们把手机当成相机,迫不及待的记录下眼前的风景,然后我们放下相机抬起头,眼前写着:Mt. Pleasant快乐之山。我原本以为,习惯了在都市高科技生活节奏的我们,很难适应这种无法与外界沟通的原生态生活,走进山林,水泥金属的东西越来越少,连衣服也统统换上了全棉质感,金属拉链都尽量不要,脱下所有首饰,卸下所有妆容,护肤品步骤变少,产品全部有机,耳机忘了带,就全心享受大自然的乐章好了。于是,既来之则安之,所有的顾虑都瞬间适应。

 

在修行所里,每四个女孩被安排在一间房间里,房间的布局和大部分度假型酒店没有太大的区别,空调,热水,台灯。只是一切都是自助式服务,在临走的时候需要自己换下床单和浴巾,并且带走所有的垃圾。洗漱间里只有一个循环使用的瓶子,里面装着的不知明液体带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应该是用于洗发,护发,沐浴和洗手,房间里没有饮用水,自带水壶的目的,就是每天要去半公里以外的会议中心自行带水。

 

傍晚时分,我们稍作休息,导师团队进行了简单的答疑之后,夜幕降临前,我们在火堆前围坐,导师说完了最后一席话,大致意思是感谢自然带给我们安静的美好与分享,我们便进入了静音的阶段,山谷里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闭上眼睛,可以听见风,火把在燃烧,和鸟鸣。尽管我们彼此不再对话,却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又前所未有的熟悉。

 

 

夜晚的瑜伽课就这样静静的开始了,由于我们都是高级练习者,导师尽可能的不说话,我们根据自己内心的节奏完成每个动作,连呼吸的末梢都不能错过。肌肉开始酸疼,眼神开始晕眩,可我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恐惧与疲惫。窗外,是无尽的星空。瑜珈结束之后,没有人说话,我们陆陆续续走到会议中心,默默喝下今天的第一杯大师排毒果汁。

 

对排毒有所研究的朋友应该知道,大师排毒算是最终极也是最经济实惠的一种排毒方式,它的一杯成分就是300毫升温水,20毫升枫树糖浆Maple Syrup,半个新鲜柠檬Organic Lemon,外加一丁点儿辣椒粉 Cayonne Pepper(其实辣椒粉在这里的作用除了调味之外,还有就是促进血液循环和防止头痛,毕竟在山里温度较低,只是饮水容易引起头痛,连我这个一点辣味都不喜欢的人都能接受)。在排毒的这三天里,每天可以至少喝下5杯,感到饥饿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喝。这种果汁最大的好处是方便自己制作,味道人人都可以接受,并且将对肠胃的刺激减到最小。很多高级排毒者将这个过程延续至10天,期间还可以附加饮用盐水促进排泄。

 

夜深了,山谷里没有一丝灯光,从会议中心通往住处的路却仍旧漫长,没有人同行,我手中只有一支小小的手电筒,咬紧牙关向前走,每走几步便吓得回头,而身后仍旧人一片漆黑,回想白天在这里见到的各种鸟类,蜜蜂,花栗鼠和小鹿,想象深夜是不是还会跳出更生猛的野兽,甚至鬼魂,不禁胆战心惊。没有任何退路,不能出声求救,我打开手机开始大放五月天的歌,好想就这样立刻充满了勇气。我现在才知道,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比如我出门的时候忘记了戴耳机,我想只是上天希望我在这段无言的日子里,学会分享,与身边人分享,与大自然分享,与敞开的眼睛耳朵和心灵分享。我开始明白,真正快乐的人们从不问为什么,因为事件的发生总有一定的道理,唯一需要做的,便是全情的投入解决,与享受当下。

 

禁言开始之前,我曾经问了我三个室友一个很愚蠢的问题,我们无法交流,到时候该如何决定谁先洗澡,她们也只是笑笑告诉我说船到桥头自然直。果真如此,没有对话,我们却越来越懂得谦让和理解,先到达房间的那一个人先洗澡,其余的人就是静静的收拾屋子,写日记,一个眼神就能说明一切,完全没有任何误解。其中的一个女孩带来了吹风机,我们便默契的排队使用。洗完澡的室友们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静静的看一会儿书便关灯睡觉,由于白天的行程满满,山里又格外的安静,我们便很快的进入梦乡,一觉到天光。

 

第二天的行程非常密集,但学员们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心情选择参加的项目,除了晚间的那一节瑜伽课导师们建议大家都参加有助于精神上的放松。世间有限,想要尝试的项目很多,我选择了上午两个小时的爬山和下午三个小时的印第安汗蒸仪式,以及晚上的瑜伽课程。早晨起来的时候,倍感饥饿,但却不觉得晕眩疲惫,一杯大师排毒水下去,整个人的精神又回来了。等待爬山之前,学员们坐在集合地的草地上,有的读书,有的写日记,有的面向太阳的方向盘坐祈祷,在这里,远离了电子通讯和语言沟通,你好像一下子多出来很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你并不会觉得枯燥无聊,因为与自己内心的对话,才刚刚开始而已。山路比我想象的要崎岖得太多,标注的级别的就是险峻,并且需要超强的体能,在这里所有的活动都是自选参加的,时间都是自由的调配,但我总是觉得来到山里不爬山好像错过了什么,但回想起脚踝受伤的事件距离现在也还不到一年,肿胀,不灵活的感觉仍旧藏在我身体里久久无法忘却,就好像你爱过了一个人,失去了,忘却了,却仍旧时不时影响着你未来的精神与姿态,它已经成为了你。善皮的倾斜程度超过了60度。每个人都是手脚并用,除了树叶灵动和鸟鸣,我们唯一能听到的就是喘息声,说真的,我的脚踝真的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可以完成靠的就只有灵活性。我突然想到这些年来的成长,是不是都在克服一个又一个的恐惧,小时候尤其怕水,只要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里沾到水,就肯定会撕心裂肺的嚎叫。可是到了18岁那年喜欢上了一个男孩,为了跟他一起去潜水,快速的学会了游泳,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现在算是残了一条腿,每次穿上高跟鞋内心都是无比的站立,而面对眼前的山路,一个不小心就会滚落山谷,我的心里没有退路,只有默默地前进,因为下山或许是一段更艰难地路。当自己比别人走的慢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停下来,因为能够坚持到最后,已经是对路途的一种嘉奖。

 

山上下来,肚子空空,浑身酸痛,一个人走在回房间的小路上,一脸的茫然与疲惫。有时候我们只是太过疲惫与孤独,才会忘记来到这里的初衷。就在此时,眼前出现了一大一小两头鹿,大的警惕性很高的跑远了,而小的,就好奇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向它挥挥手,它竟又走得近了一些,表情仿佛在微笑。我们就这样在太阳照射过斑驳得树影下足足对视了5分钟,我觉得我得灵魂都被融化了。原来世间最无价的,便是不期而遇,因为它承载过多少孤单。

 

Sweat Lodge就是几千年前位于北美地区的印第安人流传下来的的汗蒸仪式,具有净化,祈祷和治疗心灵身体,情感与灵魂的作用,汗蒸场所的构造,又象征着母亲的子宫,代表我们重回母体,对自然的崇敬。当然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这里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经历,其实并没有那么的神圣,20多个人围坐在蒙古包里,四周一片黑寂,导师将巨大得石块在火堆里加热放在蒙古包的中央,一遍又一遍的加水,巨大的热量不断侵袭着我们的五脏六腑,令人窒息。导师开始喃喃诵经,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已经无心祈祷,只是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每个细胞冷却下来,在这里,一切的动作只有缓慢才可以不那么灼热。两个多小时的仪式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分享了一支烟。走出蒙古包,盛夏的傍晚凉风习习,导师跪在土地上,捧着我们的手为我们祈福,我们全然不顾身上淋漓的汗水与泥土,深深的与彼此拥抱,感谢彼此的共同经历。最后导师说:这不是关于宗教,而是关于精神的祈祷旅程。

 

经过了两项超强负荷的活动之后,我的身体真的感到了疲惫,洗净泥土,补充水分之后,享受了长长的午睡,知道太阳落山才惺忪醒来。没有语言的交流,你听不到周围的抱怨与讨论,反而比较有勇气面对饥饿与疲惫。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其实你原本并没有觉得那么糟糕,但只要旁边有人说出了和你相似的感受,你内心的痛苦就会越加渲染,如果你也开始抱怨,那么整个团队便充斥着源源不断的负面能量。夜间的瑜伽课进行的有些艰难,由于没有进食,安静的瑜珈馆里你甚至能听见各种肚子的咕咕叫声,甚是好笑。为了避免更强烈的饥饿,我们都在最后的大师排毒饮料里多加了一勺辣椒粉。

 

而事实证明这样的付出是及其有效的,第三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洗完脸,我看见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光泽,皮肤的柔滑与光亮,眼神的清澈与集中,身体里不再有多余的浮肿与水分,肌肉的线条随着大量的运动变的清晰无比,心无杂念,随阳光与和风转换着心情,好像过去人生中那些纷扰,在此刻都不足挂齿,虽然没有任何的装饰,但我分明看到了一个更好的自己。

 

 

最后的瑜珈练习结束的时候,我们围坐成一大圈,打破沉默,分享感受。导师说:“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个超能力的容器,无论我们吸收了何种杂质,痛楚,或是欲望,都可以经过这个容器的净化,产生出无限的情感和能量。而这个容器,就是我们的身体。”有人说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放下过去;有人说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自己;有的人只是想简单的远离喧嚣;有的人是以健身排毒为单纯的目的;有的人留下了自己的电邮,希望可以跟团队的每个人成为日后的朋友;有的人甚至邀请大家去他的家里作客。当每个人娓娓道来自己的人生经历的时候,我们真诚的看着彼此,毫无世俗的聆听着他们的困惑与释然,欢笑落泪,感同身受。此刻的我,觉得人生,不过就是浓缩在了我们这一群渺小的人物里,世界再精彩,终究会走回属于自己的节奏。最后我说:我并不恐惧禁言,我只是害怕听不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我也不恐惧禁食,我只是害怕精神得不到粮食。其实我们并不那么需要语言,只要我们彼此都不说话,便能更平等的去理解对方。而世界上那些对自闭症和聋哑人士歧视的群体,仅仅是因为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具备了完整的沟通能力,而事实上,他们身体里其余的感官与心灵,却统统向他们关上了大门。

 

最后我发现,原来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对身体的排毒,而是对心灵的净化,对梦想的重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