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公案里的伏藏大师就是恩师的父亲:莲师的真实化身-仁真钦波大师

(2012-03-17 21:25:20)
标签:

仁真钦波

嘉绒朗智仁波切

父亲

洛岭寺

吉美林巴

分类: 法海源流

这公案里的伏藏大师就是恩师的父亲:莲师的真实化身-仁真钦波大师

与晋美林巴大师同时代的大成就者仁真钦波(巴沃里RA札),在藏地被尊称为第二莲师,是许多伟大上师的上师。他在石渠县虾扎地区洛岭寺闭关的地方,被称为是第二铜色吉祥山。吉美林巴对弟子说:“至于他说我的话,来自于他的侮辱远比他人的赞美和加持还要好。”--主题推荐


 

   “第五世嘉绒朗智·晋美朗卡洛布称勒班巴·曲尼登多仁波切,生于公元1958年,父亲切沃仁真钦波第五世土登称烈诺布仁波切。(又名巴沃里RA札)”--摘恩师简介

    仁真钦波(巴沃里RA札)的第一世,在藏地被尊称为第二莲师,他在石渠县虾扎地区洛岭寺闭关的地方,被称为是第二铜色吉祥山。 我们平时念诵的《莲师解救一切怖畏祈请文》大恩上师五世嘉绒朗智仁波切的父亲五世巴沃里RA扎仁波切(或切沃仁真钦波仁波切)在第一世时取出伏藏文,后来在德格土司的祈请下弘扬了这个法,现在是广弘因缘最为成熟的时机。现在恩师正在洛岭寺附近筹建刻制此经文玛尼经墙(详见博客链接)。

   

大恩上师五世嘉绒朗智仁波切前几年协助洛岭寺重建了经堂和闭关院良苦用心

看完下面故事缘起我感觉到大恩上师五世嘉绒朗智仁波切的慈悲无以言加,其实最受惠的就是我们这些被结缘的众生,哪怕的微毫的供养,上师都让我们融入那功德大海,表面上好象只和嘉绒寺结缘其实上师为利益我们让我们与好多无量无边的三宝圣境接下供养的缘起,在未来的解脱道路上我们徒然就增加无量资粮!)

   按照大师的授记,在洛岭寺大经堂下面,镇压着始终不肯皈依三宝的康区独脚恶鬼,故而一层使用一至四世任真亲布大师的手印、脚印之岩石作为一堵金刚墙,据当地僧众和百姓说,在文革时期此宫殿被捣毁时,在地面的缝隙里曾经有人听到过凄凉的吼叫声,并看到一具畸形的白骨,寺院老法师们在青年时,在第四世任真亲布大师座下参学时,多次听到大师给他们宣读第一世大师的预言信,大师预言是根据莲师索留伏藏给他的授记所作,其中详细的记述了大经堂修造重建的事宜。并且清楚地说明了关于康区独脚鬼的情况和对佛法与众生的危害。当年第一世任真亲布大师以自己的神通和愿力,降服了其鬼并将其压在大经堂下,大师历世守护在此直至佛法浩劫所致才回归法界。并在此时公开了预言信,向众生说明此地重建经堂的重要性。

 切沃仁真钦波大师介绍

    洛岭寺被称为尼玛扎巴,是宁玛派莲师三种传承之首——伏藏传承。公元260年,真实无二的莲师化身,仁真钦布巴沃列降生在尼玛扎西卡草原。据说大师降生时就能开口说话自取法名:阿康噶玛赤列降措,随即要求当地寺院为自己的降生念诵各种经文,大师五岁就读诵各种经文,并掌握各种法器的使用。七岁时回忆起前世伏藏大师登钦任郎巴所交付自己今生开取伏藏的任务。
 十岁时,涅扎登亲尼玛扎巴法王的根本上师图琼丹巴降称收其为入室弟子,将自己全部的传承及为众生造福之窍诀传于大师。从此任真亲布大师的弘法历程开始了,他无论从经论、仪轨、禅定、神通等各方面都超乎大众的概念,可以随心自在的开启任何伏藏的大门,为众生取出引导走向解脱的无上法宝!并且无论在何时何地禅定中、睡梦中、生活中,都得到了诸佛菩萨的围绕和护法的侍驾。有一天于禅定中单间护法送给他一本经书,是萨迦四郎降称时未了的佛事和其开示任真亲布大师的窍决咒语。在洛岭寺每年召开莲师祈愿法会的时候,僧侣们都能真真切切的看到坐在高大法座上的任真亲布大师不见了,而坐在上面的是真实的莲花生大士。很多人都会欣喜的流下激动地眼泪!有一次,在召开法会时,大师突然显现莲师像于其掌中飞出十根普巴金刚橛,围绕大师飞行形成一个金色的光圈,大师立即吩咐大家围绕寺院转山一圈,并说回来后每人都可以得到这十根金刚橛的加持。众人转山完毕后发现大师坐在法座上已经以一人之力圆满了法会。在大师面前树立着十根庄严地金刚橛,大师为众人做加持后,回向法界众生安康吉祥,并将这十根金刚橛永久的留在了寺院。至今经历多年战乱风雨后,部分金刚橛仍保存在寺内,还有一部分在寺院僧众处进行日夜供养。

    大师神变无碍利益诸多众生,据说大师的神通和愿力能让人起死回生。一年有个部落瘟疫横行有很多人畜遭遇恶劫,大家准备去礼请大师为众生祈福,而在大家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出门远游的大师却微笑着出现在大家面前,用其神通使得整个部落的人畜得到了病痛的解脱,而且凡死亡没有超过七天的人畜都苏醒了过来。大家都感激大师的加持,发心供养大师。但大师却含笑而去。并留给大家一条丝带,要大家在危难的时候用熏香点燃丝带,他就会及时来帮助大家!此类的公案实在太多了。。。。。。大师在70岁时示现涅槃,在众弟子的祈请下大师答应留下肉身与众生同在,入灭之后大师的身体缩小到一肘高,并且流下红白菩提甘露各一小杯。至今大师的法体还安坐在寺院的大经堂内,来者皆可得见。按大师遗嘱见得他法体或触到其法体的人,皆得往生莲师国土!(摘洛岭寺简介)

     

大圆满祖师故事中切沃仁真钦波第一世的一个小故事。
    与晋美林巴大师同时代的大成就者久利津尊者 (有的称他为久爷爷、七爷仁僧钦布、车约荣增清波、车约大持名者,“戚约”意为寿自在),是许多伟大上师的上师。

【长寿灌顶】

  久利津(切沃仁真钦波)是上一世纪的伟大瑜伽士。他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在个人闭关上,并且获得了无数大师的亲自教导。在他的晚年,退休不再教学后,他去朝圣,在不为人知、不受打扰之处,继续他的禅修。在他年轻的时候,他生活如一位山中的孤独修行者;后来他结婚,变成一位神圣的狂人,一位疯狂瑜伽士,昵称为“老精灵”。

  曾经有一度他是德格土官的老师。土官老迈之年,到任何地方都须乘坐官轿。有一天德札河水泛滥,轿夫被迫必须停轿。久利津便抓了一把河畔的沙,并持咒吹向手中的沙,然后将沙洒向滚滚的河水,顷刻间一条路打开了,土官在河水还没合拢前,被抬到摇远的彼岸。

  吉美赤列沃塞是第一世的多珠千仁波切,他是殊胜尊贵之十八世纪大圆满大师吉美林巴的两位主要弟子之一。

  吉美林巴──无畏洲尊者,曾对吉美赤列沃塞说:“你将证得开悟,但却无法长寿。”这句话,他在三个不同的场合重复说过。

  前二次,吉美赤列沃塞听了并未进一步询问原因。他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寻求的仅是开悟,而非长寿。”

  然而第三次,这位弟子觉得被迫要进一步询问。“您是否可以给我一些忠告,让我能消除这个障碍并得到长寿?”他很恭敬地请问上师。

  吉美林巴说:“我爱莫能助。但是在康地有一位名叫久利津的瑜伽士,他可以帮助你。去找他,恳求他消除你的障碍。”因此,吉美赤列沃塞出发前往那位神奇成就者居住的地区。最后他到了离竹庆不很远沙丘噶的一个地方,比后来菊·弥旁和巴珠仁波切居住的地方稍东一些。在那里他发现一处约有十个帐篷的小游牧聚落。

  有一个帐篷插着一面旗子。吉美赤列沃塞询问营区的每一个人有关大成就者久利津的行踪,每个人都说:“我们不认识这么一个人。这儿没有人叫久利津,我们只是单纯的牧人。但是插着旗子的那个帐篷,住着一位叫久爷爷的老者,或许他会知道一些事吧。”

  沃塞走近帐篷,在门口他遇见一位妇人,沃塞询问是否有一位叫久利津的人住在这里。妇人告诉他说:“只有年老的久爷爷住在这里。”

  这位寻访的人十分失望。然而他忆起他的上师仁增吉美林巴曾经特别强调地告诉他:“你去寻访并恳求久利津,他是唯一能帮助你的人。他是一位真正的密乘大成就者,无论他说什么或做什么,千万不要有任何怀疑,务必照他的指示去做。”

  因此,他进入昏暗的帐篷里。他看到一位头发灰白的老者坐在地上一个矮木箱内,和一般隐居的喇嘛所喜用的禅定箱子大不相似。他身上裹着破旧的羊皮,顶着一头邋遢不整的灰白长卷发和满嘴纠缠不清的胡须。

  沃塞本人也不是入门初机,他立刻知道这必定是他千里寻访的大瑜伽士久利津。所以他很恭敬地在坚硬地面上做了三次五体投地的大礼拜。

  老人开口问:“你从那里来?”

  吉美答道:“从西藏中部来。”

  老人又问:“你来做什么?”

  访客解释说:“我的上师──全知的吉美林巴,送我来见您,因为他无法消除我迫在眉睫的短命之灾,他说只有您有办法。”

  “呸!”久爷爷嘲笑着:“你说全知的吉美林巴是什么意思?他被称为全知者,但他甚至无法去除如此的一个障碍,他只是爱吹牛,配不上他自己夸张的盛名。”

  沃塞听到自己敬爱的上师被严厉诋毁,大为沮丧,他自己一直视吉美林巴为一位活佛,不可能犯任何错误的。

  暴躁的老人注意到沃塞明显的不安。“好罢!好罢!”他勉强地叫道:“把尿壶给我罢,它就在那边。”然后他指向帐篷昏暗的角落。

  沃塞照做了,将那破损生锈的铜壶拿来,并且很恭敬地罢在久爷爷面前。

  久爷爷一语不发。他似乎专注于内心,仿佛入定了一般。过了一会儿,他抬头问道:“吉美林巴说什么?”

  沃塞重复一遍他之前所说的话:“他送我来见您,请您消除我寿命的障碍。”

  老人再度嘲笑;“如果他甚至无法消除你寿命的障碍,那算什么全知者?如此冠冕堂皇的头衔简直是胡说!”

  久爷爷拾起尿壶,把它翻转过来摇看看里面是否有东西,尿壶看来似乎是空的,他将它置于面前修法的矮桌上。

  他又再问一次:“吉美林巴说了什么?”

  沃塞再次地告诉他:“他送我到您这儿来,请您消除我寿命上的障碍,或许他的意思是请您为我做一次长寿灌顶吧。”

  然而老人又再次嘲笑地说:“胡说!他自己知道如何给长寿灌顶,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如果他不能消除这微不足道的障碍,他算那门子的全知者?”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入定了;然后他又再摇动那个铜尿壶。这次,令人惊异地,里面好像有什么在泼洒着。

  久爷爷呼叫着:“喂,小子!过来!”并探过身来,将尿壶像灌顶的宝瓶般放在沃塞的顶穴上,然后从那生锈的铜壶嘴倒出一些浓稠、像甘露般、琥珀色的水给吉美,仿佛那破损不堪的壶是缀满珠宝的圣杯。

  那时,沃塞已置身于不可思议的境界;他不加思索地便喝了那些水。他以前从未曾尝过任何像这样的东西,甚至在灌顶仪式上得自他自己的上师手中的也不像此。他直觉地知道,透过这个老瑜伽士神奇的力量,某种特殊的事情已发生了。

  老人命令他再喝一些,从那令人生厌的铜壶倒出浓稠琥珀色的甘露,直接倒入吉美沃塞的木杯中。吉美林巴曾亲自叮咛吉美赤列沃塞要遵循任何久利津命令他做的事;所以他又喝了。

  然后老人说:“嗯!……再喝一些!多一些!“他也照做了。

  他喝了又喝,直到那个旧铜壶完全空了。吉美赤列沃塞感到飘飘欲仙,但因为铜锈以及壶内原有的污秽,他觉得想作呕。

  “我觉得很想吐。”吉美说。

  久爷爷说:“为什么不呢?尽管请便!”沃塞吐了。

  屋里的主妇命令他要清除干净,他照做了。“这才是个好客人,”他说:“你为什么不让久爷爷安静安静?”

  那位干瘪的瑜伽士,从一个旧皮袋内,拿了几撮发霉的干青稞粉,在手上吐了些唾液,随意地揉了二、三颗红丸子,类似宗教仪式里的长寿丸。他说:“嗯!吞下去。”然后老人告诉他说:“现在你可以活到二百岁了,我仅关心这一点。”

  正当吉美赤列沃塞准备离去时,久利津从他旁边肮脏杂乱的寝具下面,捡起一根拐杖,很用力地敲了沃塞的头三下,像是模仿灌顶的仪式般。

  “好啦,就是这样,”那年老的疯瑜伽士叫道:“滚吧!”

  隔天沃塞又去拜访。他很恭敬地询问:“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或者应该在附近停留一段时间?”

  “尽管走吧!无须再多逗留;扛着你的障碍走吧!”

  吉美赤列沃塞离开后,立刻去见他的上师,吉美林巴。无畏洲尊者──吉美林巴,追问说:“怎么啦?那老人告诉你什么?”

  沃塞不敢将久利津对吉美林巴本人批评的事告诉他,所以他保持沉默。

  吉美林巴问:“你得到长寿灌顶吗?”

  他回答:“是的。”

  “他说了些什么?”吉美林巴质问。

  “他说没问题了,我可以活得很长寿。”

  那位全知的上师坚持地追问:“但是你获得了真正的长寿灌顶吗?”

  “是的,是的”弟子回答。

  “那位开悟的疯子没有说其他的事吗?”

  在上师的坚持下,沃塞不得不仔细地说明一切,包括久利津如何侮辱吉美林巴的话。

  专心听完整个故事后,吉美林巴笑着说:“太好啦!你的生命现在已完全平衡了,生命之流也已畅通并将持续不断,并且障碍已经清除了。那位老瑜伽士真是莲花生大士的化现!你很幸运。久利津早已超越一切善与恶、净与不净的束缚,对他来说金子和粪尿是一样的。”

  吉美林巴继续说:“至于他说我的话,来自于他的侮辱远比他人的赞美和加持还要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