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川普放出阿以和谈“胜负手”

(2017-12-08 01:00:56)
2000年戴维营和谈,克林顿总统和巴拉克总理全力以赴,试图毕其功于一役,一举解决拖延了几十年的以巴冲突,结果功亏一篑,中东大局从此全面糜烂。亏在哪里?就亏在耶路撒冷地位问题!
简而言之,那次谈判,举凡世人耳熟能详的冲突问题,比如土地问题、难民问题、安全问题,等等,双方均以达成共识或可望达成共识。唯一完全无法交流的便是耶路撒冷圣殿山的主权归属问题。这块总共0.15平方公里大小的山头成了压垮中东和平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为此提出了一个“分层主权论”,也就是圣殿山地表主权归巴勒斯坦,因为上边有清真寺;地下主权归以色列,因为地下是古代犹太教建造的两个圣殿的遗址。结果以色列同意,阿拉法特则冲着克林顿大叫:“你怎么不把美国主权分了?”旁边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出来打圆场,向阿拉法特保证如果和平达成,美国将全力帮助巴勒斯坦发展经济,阿拉法特对此的回答是:“谁要你的钱?”
谈判崩溃之后,巴勒斯坦人发动了对以色列的大规模恐怖袭击,但美国以色列的和平努力并未停止。不久,一个“共享主权”方案又送到了阿拉法特面前。该方案提出圣殿山主权由十三国共有,除以巴之外,还有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以及另外六个阿拉伯国家。该方案据说是已经获得海湾阿拉伯国家和埃及的认可,但阿拉法特在考虑了一夜之后仍然拒绝了,坚持巴勒斯坦独霸整个圣殿山。那一夜他想了些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是成千上万的以巴民众为此血溅圣地,中东和平进程从此夭折。
2011年,我参加第三届以色列总统会议。会上有个以巴和平讨论组,参加者包括以色列、巴勒斯坦和美国相关学者。讨论开始时气氛良好,各方都表达了对和平的向往。随后以色列学者发言,指出以巴和谈,必须搞清楚哪些问题是可谈的,哪些问题是不可谈。由于他没具体讲,大家都没在意。随后美国学者发言,谈和谈的具体问题,当谈到划分圣殿山主权时,那位巴勒斯坦学者突然跳了起来,大叫:“谁敢划分我们的圣地,我们就跟他拼命!”声调之高,神态之可怕,把全场都吓了一跳。以色列学者却大笑起来,连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至此我才明白,“圣殿山主权”不可谈判,不是阿拉法特一个人的主意,即使是以“和平人士”自我标榜的巴勒斯坦知识分子,一碰到这个问题也会立即丧失理性。
历次以巴和谈,都是从容易的、双方能够达成共识的问题谈起,希望在这些问题上的进展能够产生良好的气氛,帮助解决疑难问题。然而这个逻辑对巴勒斯坦人来说根本行不通。这也就是为什么以巴和谈无论怎样谈,最终都只能以失败结局。
以巴和谈要成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最难的问题谈起,从“不可谈”的问题谈起!“不可谈”的问题怎么会变成“可谈的”呢?这个光有言辞就不够了,要有行动!在圣殿山问题上,必须让巴勒斯坦人明白,现在不肯跟以色列人分享圣殿山主权,再过些年,以色列将理直气壮地独享圣殿山。
这就是为什么我称川普的承认耶路撒冷(不只是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行动为“胜负手”的原因!川普看起来大大咧咧,看问题却一针见血,行动尤其雷厉风行,单刀直入抓要害,可以说是近几十年来罕见的政治高手。
整部以阿谈判历史,就是一部阿拉伯人的各种“不可谈”的底线被不断打破的历史!“以色列建国”从不可谈到可谈,“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从不可谈到可谈,“土地交换原则”从不可谈到可谈,每一步都有以色列国防军的不世战功在前边铺路,都不是仅凭甜言蜜语或经济实惠就可以获得的。
好在在我们能够理解的范围内,圣殿山问题已经是最后一个“不可谈”问题了,中东和平或许并非毫无希望。祝川普成功!

张平 2017年12月7日 于特拉维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