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水芷影
湖水芷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84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豆瓣冰凌评陈先发

(2012-10-26 08:32:04)
标签:

杂谈

冰凌评后——

    读了冰凌写陈先发的评论,我一直极少读评论,限于无知,我觉得评论有些理论化,我可能不懂。

    今天读了冰凌写的那篇,迫不及待地要写出印象深刻的东西出来。最急迫的是他1987年开始恋爱的一个极短的段落。也许冰凌知道实情,尊重评论对象而故意避开不谈,也许是陈先发真的讳莫如深从未深言过,两个人是才子才女,女子来自浙江嘉兴,在复旦学德语,哦,简直有点好莱坞浪漫的国际情调。他讳而不言,当然的。仅这一次,已足够。此后,人世间百转千回,总敌不过那一种。尽够了,我似乎于那几句话中,体味到了爱在一个人的心里曾怎么样的翻江倒海,又如今如铁沉海,与海永恒。

     冰凌记陈先发家乡及他家庭的一些情况,因为未曾作过如此的猜想,难免有些讶异。我讶异他母亲那么年轻便结婚生子,讶异他父亲常年奔波于外而母亲却把他们抚育得那么好。这些经历,让作为一个女人的我,对他的母亲肃然起敬,我本来敬重天下母亲,但他的母亲格外伟大,她一定于痛苦中成长,成熟,而她因为太年轻便有家庭之负累,一定比别的母亲吃苦更多,久而久之,她的性子也一定是更为刚强,更为有主见,更为看破世事而慈悲如佛。

    不知为什么,我一直固执地认为陈先发是一个寡言的人,我有一次说他古板,他说他是公认的多言,而我认为他古板,真是胡说八道。尽管他这样说过,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他不可能多言。他一定在人生的各个阶段都沉默地思索着一些东西,因为思索而步出户外,直至人迹罕见的所在,他不应该在喧嚣的读众中,哪怕他有众多的狂迷,他也该是疑惑地看一眼他的狂迷们,走自己的路,直到人们再也找不见他。

    从冰凌的评里又得到一个信息,他父亲讳俊,我猛然竟记起《红楼梦》里有陈也俊一人。在这之前,我读陈先发关于儿子的诗歌,知其子名为陈也寒。我对这个也字特为喜欢,其实,我女儿生于2003年初,我给她的名字中间用了一个“也”字,那时还没有认识陈先发、何冰凌等优秀诗人,否则的话,真有套用他孩儿名字的嫌疑了。不管是他的父亲,还是他的儿子,都让我联想到陈也俊,联想到《红楼梦》。不过,他许不是这个意思,我这样想只是巧合,纯粹是我的无知吧。

    我一总见过陈先发两次,一次是2011年6月7日,无为孤城去西安之前在合肥请朋友聚会,巢湖是萧然伴我去了。我们坐上牌桌,打了几圈,他迟来了。穿着一件黑条纹的短袖,粗壮壮的,我们很官方地握了手。后来拍了一张合影,孤城拍的,回巢湖后,孤城也一直没传照片给我。至今成迷,想他误删了?第二次见面,是2012年3月31日,他的《春日里》诗会在马克西姆举办。我猜想会是一个大大的礼堂,规模近似于结婚典礼,然而,诗友们相聚,一边品着红酒,一边朗诵,气氛轻松得很。我心里暗想,早知如此轻松,我又何必拘谨,索性豁了吹一管洞箫也好。多人请求与他一起合影,我也请求了一个机会。后几日,大家都把合影照晒在微博上,单又丢了我与他的合照。叹息之余,差点我成了一个宿命论者。
    今夏,今秋,眼看立冬又会到来,过了三季了,今日午后读到冰凌的评论,获息如此,觉得天都变了一重。

他称得上传奇。

——2012.10.25日散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边缘人
后一篇:埂上金银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边缘人
    后一篇 >埂上金银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