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脚窝里的诗

(2016-06-30 12:12:16)
标签:

脚步

情感

生活

文化

分类: 诗歌

脚窝里的诗

 

 

三角梅

不动声色是一门科学
比如海中的礁石
海浪变化多种击打的样式
它都安闲地应付

我来海南就是想看海
就是来学习礁石
不动声色的能力

没看到海和礁石
满眼都是三角梅
向前看是三角梅
向左看是三角梅
向右看还是三角梅
三角梅用艳丽
阻断了通向海的路

三角梅的炫彩纠缠着我
那婆娑的腰身
张扬的花萼
都有海的威力

我看不到海
就在一朵三角梅里
接受海浪的各种拍击
并享受月下的不动声色

 

金华山

这是初唐时最高的山
陈子昂站在山上
看到了汉魏诗歌里的脂粉
看到了盛唐诗歌的春天

涪江通向诗人的孤独
读书台的隔壁是幽州台
我站在不断长高的金华山
看到陈子昂依然掩面而涕

今天是三月初一
我看到了初春
再也看不到初唐
陈子昂已不在这座山上
他孤绝的几滴泪
被苍天收了回去

 

那一年,在俄罗斯的小酒馆

 

俄罗斯的大雨

不和我们这些中国人打招呼

突然像一片一片粗麻布抽打下来

我们躲进一家小酒馆

 

酒馆很小只有四张桌子

一张桌子坐着四个俄罗斯男人

我们说着话走进来

他们没有丝毫的反应

 

我们点了几个菜

把从北京带来的白酒打开

每人分别倒了一大杯

四个俄罗斯男人同时鼻翼耸动

并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什么

 

翻译告诉我们:

他们闻到了中国酒的香气

 

一个人俄罗斯人走到我们桌前

笑着说蹩脚的中文:

中国人,好朋友,邓小平,改革开放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们的酒瓶

 

我们笑起来

不理会他看我们的酒瓶

韩作荣拿起那剩下半瓶的酒

递给他,说:好朋友,拿去喝吧

 

我说:为什么要给他?

我们从国内只带来四瓶酒

韩作荣说:嗨,爱中国酒

也是爱中国嘛!

 

炎帝陵

雨刷刷地落下
把风洗得很干净
我们举着伞
仅能让头顶不模糊

到大殿前列队
弃伞,肃穆
雨戛然停止
太阳竟出来做追光灯
放大了我们的祭拜

祭拜仪式结束
太阳立即躲开
雨接续着落下来

拜炎帝
就是想找到自己

广场边有安静的野花
我走过去
想琢磨自己究竟是谁
突然听到野花说
任何一朵花
都是忍住疼才能绽开

我侧耳天空
真听到了炎帝
喊疼的声音

 

桃花潭逢雨

此时我在桃花潭
没看到桃花
水面只有鱼尾纹

天突然下雨
突然很冷
据说一条鱼
竟被雨点儿砸死
整个水面都开始警惕

雨点儿里有乌云
乌云里有铁锁
鱼死在锁里
铁锁桃花深千尺

 

泰 山

 

一直想听你说几句真心话

说说你见过的大事

或者自己的小隐私

可是你怕青天听到

怕土地听到

始终不开口

对谁都打着哑谜

 

旅 客

夜晚来得很无趣
四周闷热空气僵滞
曾有的那缕凉风
乘火车去了北方

我天天想念故乡
那个离大海不远不近
离苍苍蒹葭不远不近
离童年不远不近的地方

在北京我是东北营口人
在营口我是北京人
好像我一直在火车上
到哪一站都是旅客

 

花卉市场

各种花密集一起
就是极度混乱

我从乱花丛中走过
快速地走
不入花眼
不和花搭腔
我和这些花
本来是两个世界的物质

这些花上
有眉笔胭脂和口红
就是没有大地的野性
和自在的风

我知道
这里的一些花
一会儿就在酒吧或居室里
会以花的名义做损毁花的事

我走出花卉市场
以为是躲开了虚假的脸
却发现那些花
早就先于我行走在大街上

 

三清山

云不走开看不清你
雾不散去看不见你
密密麻麻的雨一直纠缠着我

三清山是花岗石的世界
那些石头各具形态
学着人的样子
做着俗世的事儿

看不见的地方
不能去想
我心底有恶俗
不会往好的方向猜测

在三清山走了一遭
其实我并没有来到这里

 

雨后三清山

一阵风一阵雨
接着云登场

云先是一条龙
再是一只乌鸦
最后是一滩兑了水的墨汁

远处的夕阳
是画里的金饼
边上有许多鱼鳞
饼不是用来吃的
鱼也不知游去了哪里

苍天啊
就是一个手段高超的魔术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探亲或行窃
后一篇:兰花开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探亲或行窃
    后一篇 >兰花开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