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文子
杜文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90,886
  • 关注人气:8,0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缺失:夏梦对金庸作品的影响

(2016-11-03 09:44:54)
标签:

金庸

夏梦

分类: 金庸的刀与情
爱情缺失:夏梦对金庸作品的影响
爱情缺失:夏梦对金庸作品的影响
中国古代有“诗可以怨”之说,尼采认为诗人歌唱犹如母鸡下蛋时的啼叫,“痛苦使然”,司马迁有圣贤“发愤著书”说,刘勰、福楼拜与海涅都不约而同地将创作比喻为“蚌病成珠”,李渔也曾现身说法:“我欲做官,则顷刻之间便臻荣贵……我欲作人间才子,即为杜甫、李白之后身。我欲娶绝代佳人,即作王嫱、西施之原配。”
所有这些,都是作家创作时的白日梦,借幻想来过未成之瘾。金庸对爱情与婚姻的表现也正是如此。金庸武侠小说中的爱情与婚姻主要有失败的、无奈的、无缘的、苦恋的、艳福的几种模式:
金庸婚姻的无奈、失败与陈家洛、袁承志、胡斐婚姻的无奈、失败
金庸对于婚姻爱情的态度是“不足与外人道”,自我评价是“失败的”,所以外界很少了解内情。我们能够知道的是他曾“梅花三弄”。其中首次婚变发生在金庸北上求职期间。对此,冷夏《金庸传》描述说:“据说金庸的结发妻子来自养尊处优的家庭,十分在意生活水准。当初金庸在香港作为报馆的小职员,每月薪金二百多元,虽说维持生活不成问题,她却颇有怨言。后来金庸的月收入加上稿费达八百多元,她才稍微满意。金庸决定北上,遭到她激烈反对。可是金庸没有理睬太太的反对,坚持把太太安顿回了娘家。以至夫妻关系从此恶化,并导致后来离婚。”这种描述如果属实,金庸这种无奈的、失败的婚姻显然与《雪山飞狐》与《飞狐外传》中苗人凤与南兰的婚姻似曾相识。正是由于金庸受这种无奈的、失败的婚姻的影响,所以在他早期作品《书剑恩仇录》、《碧血剑》、《雪山飞狐》、《射雕英雄传》中,体现出失败的无奈的爱情与婚姻多于和谐的成功的爱情和婚姻的倾向。
金庸对夏梦的无缘相思与杨过对小龙女的良缘苦恋
自《神雕侠侣》之后,在金庸小说中虽说不见得就是和谐的、成功的婚姻与爱情多于失败的、无奈的婚姻与爱情,但是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转变:苦恋,开始有了结果。
在《书剑恩仇录》中,余鱼同对骆冰的苦恋是一个尴尬的,无可奈何的,痛苦的过程与“无言的结局”;《碧血剑》中的何红药、《射雕》中的瑛姑,更是因苦恋而失意、成魔;到了《神雕》中,李莫愁与武三通虽然也是因苦恋而发疯入魔,但是杨过与小龙女的苦恋终于有了结果。这种转变在金庸以后的许多小说中,例如《倚天》中赵敏对张无忌的追求,《天龙》中段誉对王语嫣的苦恋,《笑傲》中任盈盈对令狐冲的追求,《鹿鼎》中韦小宝对陈珂的苦恋等。至少可以说,在《神雕》及其后的作品中,主角的苦恋大多又了结果。
当初《神雕》在《明报》连载时,“杨过与小龙女能否重逢”已是全城关注,结果,金庸不负众望,安排他们相见,全城称快。但是也有人认为这是败笔:“小龙女被奸污之后再出现,还有什么光芒可言?还不如让杨过一辈子苦苦思恋!”倪匡却说金庸如此处理有他的“苦衷”:金庸在写神雕时,喜剧收场,绝对可以谅解,因为那时,正是明报初创时期,神雕连载,若是小龙女忽然从此不见,杨过凄凄凉凉,郁郁独生,寂寥人世,只怕读者一怒之下,再也不看明报。
这是个原因,但这只是金庸的知觉意识的“苦衷”,而在无意识中,却另有苦衷。
原来金庸创作神雕前后,正苦恋长城公司的影后夏梦。对此,明报专栏作家哈公回忆说:“查先生是一个专与爱情的人,我跟他共事于长城电影公司时,查先生喜爱上一个电影女明星,那女明星是一流的大美人,而我们的查先生,那时不过是一个小编剧、小说家,当然得不到那位女明星的青睐。”
在神雕中小龙女与天龙中王语嫣的身上,我们不难看到夏梦的影子。可见,杨过与小龙女奇迹般的聚首,与金庸像李渔一样,想过一把“娶绝代佳人”的幻想隐不无关系。不然,像段誉对王语嫣的苦恋尚可理解,韦小宝对陈珂的苦恋则难免令人费解。
正是因为金庸对夏梦的爱情追求所带来的遗憾的深切感受,促成了金庸创作神雕的一系列转化:对人的认识由单一向复杂转化,由表现单纯高贵的英雄人物向表现复杂的卑贱普通人物转化。
金庸的无意识“主角代入”与韦小宝的“无赖婚姻”
显然,韦小宝苦恋陈珂,就像阳光苦恋小龙女,苍天不负有心人,不过是金庸苦恋夏梦的替代结构。然而,与杨过不同的是,韦小宝娶到陈珂,并非苦恋的结果,而是变相强奸使陈珂怀孕,外加胁迫陈珂情人郑克塽性命令其转让陈珂的手段,让她耳闻目睹郑克塽的卑鄙无耻,因此对他感动失望甚至绝望,从而顺水推舟,使她成为自己的女人。韦小宝还以搭救方怡情人性命为交换条件得到了方怡,又以变相强奸并致使苏荃怀孕的手段得到了苏荃。这种赤裸裸的“无赖婚姻”让许多读者感到不快。
金庸对此是这么解释的:“有些读者不满鹿鼎记,为了主角韦小宝的品德,与一般的价值观念太过违反,武侠小说的读者习惯与将自己代入书中的英雄,然而韦小宝是不能代入的……小说的主角并不一定都是“好人”……作者写一个人物,用意并不是肯定这样的典型。”
在金庸处理韦小宝无赖婚姻上,我们可以看出金庸的动机:满足其爱情缺失的幻想,而且看到了金庸的无意识主角代入。
韦小宝最终赢得了陈珂,同金庸暗恋夏梦相比,不仅没有任何优势,而且有些相似:一方面夏梦是长城公司的影后,陈珂则是倾国倾城的美人陈圆圆的女儿,且名花有主;金庸是“黑五类”韦小宝则是“婊子养的”小盲流。另一方面,金庸暗恋夏梦,韦小宝思恋陈珂,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不同的是,韦小宝对陈珂的追求可谓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几次都险些丧生与陈珂的剑下,他都痴心不改。尤其是韦小宝抓住机遇对陈珂实施奸污,更是金庸不愿也不敢做的事。
韦小宝死恋陈珂成功,正是金庸暗恋夏梦不成的白日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