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国家人文历史
国家人文历史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3,721
  • 关注人气:3,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封面故事:刺杀金日成未果后的叛乱

(2011-03-14 14:35:06)
标签:

杂谈

31名敢死队员被国家抛弃
实尾岛暴动:刺杀金日成未果后的叛乱

文|刘火雄

作为远东最后一块“冷战活化石”,朝鲜半岛尽管在1953年实现停火,朝韩“暗战”却一直明里暗里地进行着。在你死我活的军事对峙中,双方多次互派谍报人员,从事情报搜集、暗杀破坏等任务。直捣黄龙、欲置对方最高领袖于死地的刺杀行动同样此起彼伏,众多特遣人员为此成为国家利益和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朝鲜敢死队奔袭青瓦台刺杀朴正熙
  
  青瓦台原名“景武台”,作为韩国总统府所在地,这里曾是朝鲜李氏王朝“紫禁城”景福宫的后园,一度为举行科举的考场和练武场。1960年,韩国首位总统李承晚下台后,新总统尹潽善觉得“景武台”有崇尚武力之嫌,于是给这群白墙蓝瓦的建筑起名为“青瓦台”,因其房顶覆盖有数十万片精心烧制的蓝色屋瓦,为了同美国“白宫”对应,有人称其为“蓝宫”。
  “蓝宫”的宁静总会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
  1968年初,正当美国在越南战场打得不可开交时,一场针对韩国总统朴正熙的刺杀行动上演了。
  1月21日,经过五天跋涉,朝鲜31名特战敢死队员全副武装潜入韩国首都北岳山路。据传,敢死队员朴载庆登上一块山石,青瓦台总统府尽收眼底,他兴奋地对同伴说:同志们,用不了多久,这里的枪声将再一次震惊世界,祖国的统一将在我们的行动中拉开序幕。
  当晚10点左右,青瓦台附近6名“士兵”引起了当地巡警的注意。这些“士兵”虽然身着韩国野战部队军服,但其走路姿势和不合时宜的黑色运动鞋引起了警察的怀疑。韩国军队没有配发过此类鞋子,反倒是朝鲜军队多以此装扮。
  出于警觉,韩国巡警上前盘问。就在这时,对方抽出冲锋枪开火,并向街上投掷手榴弹,炸毁了4辆正在大街上行使的公共汽车。枪弹声使得大队韩国军警闻讯赶来,经过激战,朝鲜敢死队员中5人被击杀,1人受重伤被活捉,随即在押解途中自杀身亡。
  另一种说法是,就在北岳山路附近,朝鲜敢死队不巧遇上了下班路过的韩国钟路警察署署长。署长曾在野战部队服过役,通过肩章,他判定自己遇到的是驻守前线的部队,无故不得擅自来到首都。正当署长趋前盘问时,双方火拼。
  枪战后,韩国出动万余军警,在首都大肆展开搜捕行动。据韩国媒体《新东亚》转述:在31名朝鲜袭击者中,除了金新朝被生擒之外,能够确认的尸体只有27具,其余3人下落不明。韩国方面,68人死伤。
  原来,陷入重围时,朝鲜敢死队员金新朝正要拉响手雷,和韩国士兵同归于尽。这时,一位韩国士兵眼疾手快,迅速夺下手雷,并将金新朝打昏在地,随即将其俘获。据后来成为韩国基督教牧师的金新朝供认:他们一行31人,隶属于朝鲜“第124部队”,此行的主要目标是“砍下(韩国总统)朴正熙的头”。敢死队计划分为6组,同时袭击韩国总统府、美国驻韩国大使馆、美军驻韩第8集团军司令部等目标,并对一所关押朝鲜特工的监狱进行突击营救。负责袭击青瓦台的朝鲜敢死队分队被发现时,他们距目标韩国总统府直线距离只有百米左右。金新朝还交代:他们进入韩国首都之后,靠街道图摸到了青瓦台。为此,青瓦台一度从韩国首都街道图上消失,连青瓦台的路标牌也全部取消。
  后来,韩国当局又通过朝鲜广播得知,有一名参与袭击青瓦台的朝鲜敢死队员,居然安全逃回朝鲜,并且成了朝鲜的大英雄,他就是日后出任朝鲜人民武力部副部长的朴载庆。当时盛传朴载庆突围时腹部中弹,他将流出体外的肠子塞回腹腔,以手压住伤口,翻山越岭逃回朝鲜。
  
朝鲜扣押美国间谍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青瓦台事件爆发仅仅两天之后,朝鲜和美国之间便爆发了“普韦布洛号危机”,朝鲜半岛局势一时呈引爆状态,韩国方面草木皆兵。
  普韦布洛号原是一艘隶属于美国海军情报署的间谍船,全长53.8米,排水量约为900吨。该船当时装备着世界最先进的雷达等各式侦探设备。
  1968年1月23日,就在朝鲜敢死队在汉城(今首尔)遭到重创的第三天,伪装成民间海洋调查船的普韦布洛号第17次在朝鲜东岸的元山港外活动,距离海岸约12海里。朝鲜人民军海军舰艇要求这艘“国籍不明”的船只停船检查,普韦布洛号置之不理,朝鲜方面于是派出一艘猎潜艇、四艘鱼雷快艇追击。普韦布洛号虽曾试图逃离,终因速度不够快而被包围。双方交火中,朝方三发炮弹击中普韦布洛号,当场打死一人,重伤3人。朝鲜人民军随即乘坐鱼雷快艇登上普韦布洛号,控制了驾驶舱,一举俘获该船。
  由于语言不通,强行登船的朝鲜人民军开始并不知道船上有多少美国人。一名朝鲜士兵拿出一张海图铺在桌上,画了一个大鼻子的洋人,然后在后面画了一个等号和一个问号。船长布克会意后,写下了数字“83”。就这样,普韦布洛号连同其83名舰上人员落入朝鲜手中。
  此事迅速震惊了世界。朝鲜官方称,普韦布洛号间谍船当时正在朝鲜领海从事间谍活动,被朝鲜巡逻船发现并俘获。美国政府反驳说:普韦布洛号当时是在公海上收集电子情报,根本没有进入朝鲜领海,却遭到朝鲜海军的袭击。
  随之而来的谈判一直持续到当年年底。作为人质释放的交换条件,美国最终在板门店签署“谢罪书”,承认侵入朝鲜领海,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朝鲜随后“驱逐”了被俘的83名美国人(包括一名死亡者)。普韦布洛号则被当作战利品,留在了朝鲜,一直停靠在元山港供人参观。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见证朝鲜的威武,当局后来又把这艘船拖到了平壤南部大同江畔,离“忠诚大桥”不远之处,与一百多年前平壤市民火烧美国海盗船“舍门号”的遗址一起,建成了一个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
  3天之内,朝鲜刺杀韩国总统的挑衅行动和不惜叫板美国的强硬态度,极大地刺激了韩国当局和民众的敏感神经。一时间,韩国上下纷纷要求政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韩国制订刺杀金日成的“獾作战”计划
  
  对于来自朝鲜的刺杀威胁,韩国总统朴正熙自然恼火不已。以希特勒、拿破仑为偶像的朴正熙,早年正是通过军事政变掌握国家大权的,以牙还牙的铁血手腕向来是其政治标签。
  为报一箭之仇,韩国当局决定效仿朝鲜“124军部队”,组建一支同样是由31人组成的敢死队,以潜入平壤“取金日成的首级”。此即当时鲜为人知、代号为“獾作战”的计划,獾善掘土,穴居山野,昼伏夜出。
  根据朴正熙的命令,韩国中央情报局制订了周密的暗杀方案,由空军负责招募并训练敢死队员和实施暗杀任务。根据计划,接受特种训练的敢死队员将乘热气球飞到平壤上空,乘降落伞着陆后,再见机实施暗杀。此前,平壤锦绣山议事堂金日成宫殿的构造和周围地形早已被驻冲绳的美国空军高空侦察机拍摄下来,交给了韩国中央情报局。
  “獾作战”行动计划极端机密,空军把训练地点选在仁川西南部20公里处的实尾岛。该岛面积只有2平方公里,距离大陆比较近,便于补给和监视。韩国军方把岛上仅有的一户人家迁走后,空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岛上建造了各种营训设施,特战司资深伞兵军官金淳雄担任教官,岛上另外驻扎30名伞兵负责监视。
  韩国当局挑选敢死队成员都要接受严格的“政审”,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要“有强烈和彻底的反共思想”,最好有在朝鲜生活过的经历。被挑选出来的敢死队员,包含了韩国军队和各情报部门的精英,有一些甚至是从韩国各看守所挑选的刑事犯。他们要么是肇事逃亡的卡车司机,要么是诈骗犯、酒鬼等各式人物。军方对他们承诺:一旦任务完成,他们所犯的刑罚将全部被撤销,任务失败则必须死去。另有7人则是直接从档案中挑选出来的“脱北者”和普通韩国青年,他们以遭绑架的方式强征入队。所有人被要求签下生死状,断绝与家人的一切联系,当局则秘密地将他们的身份注销。
  1968年4月下旬,韩国31名敢死队员进驻实尾岛。按照编制隶属韩国空军7069中队209特别派遣队2325特种部队,为便于隐蔽,这支分队对外别称“684部队”,即成立于1968年4月。
  在实尾岛这座荒岛上,31名敢死队员先后学习了跳伞、爆破和使用各种武器。他们能够使用斧子无声地干掉对手,在10米外用飞刀准确扎瞎眼睛。此外,他们接受了野外生存训练,依靠捕食毒蛇和老鼠活下来。每次训练开始前,教官都会告知他们:“如果你们被俘,一定要引爆身上的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为了练胆和培养意志,敢死队员受到过不可思议的折磨,诸如把脑袋按进粪水中,和尸体睡觉,喝用人骨浸泡的酒等等。训练中的落后者经常会受到棍棒交加的体罚,甚至被子弹驱赶。很多人试图逃跑,但没有一个成功,被抓回来的人被关在只能容身的洞内接受各种拷打,并挂上“叛徒”的牌子,任由其他队员拳打脚踢。因不堪折磨,敢死队中先后有7人在集训中死亡。
  经过三五个月的魔鬼式训练后,剩余的24名敢死队员被转移到韩朝边境的白翎岛上,等待出击命令。
  然而,时隔不久,待命的684部队敢死队员却接到了终止作战的命令。原来,此时朝鲜半岛局势一度呈现缓和趋势,南北双方正在秘密酝酿着分裂以来的首次红十字会谈。为了不影响双边可能实现合作与对话的良好局势,韩国当局叫停了箭在弦上的刺杀计划。
  
铤而走险发动暴动求自保
  
  尽管对停止暗杀的命令极端愤怒和不满,敢死队员也只得重新返回实尾岛,继续他们没有意义的集训。
  出人意料的是,实尾岛渐渐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返回实尾岛不久,岛上的供给基本中断,每天的伙食质量越来越差,仅以面食充饥,冬天用来取暖的燃料也无以为继。人心惶惶中,24名敢死队员在绝望和孤寂中艰难地守候,渴望有一天能重新得到国家召唤和重用,摆脱这种生不如死的尴尬境地。
  由于只有极少数人知道684部队的存在,直到1971年,韩国中央情报局和空军高层才开始着手讨论这个“烫手山芋”的存废问题。新上任的空军参谋长在听说了部队的由来后,立即下达了解散命令。最后,为保险起见,韩国当局做出了“毁掉一切痕迹”的指示。
  684部队成员也开始觉察到事情的微妙变化,要被全体消灭的消息不胫而走,3年多来忍耐已达极限的敢死队员最终被激怒了。队员决定暴动自保,反戈一击。
  1971年8月23日凌晨5点左右,敢死队员趁着站岗看守上厕所的空当,用早已隐藏好的刀具杀死监视的哨兵。随后兵分两路,一路携带事先准备好的木棍铁条,摸进看守的宿舍击杀其余驻军,另一路夺取了岛上唯一的无线电台。最后,包括教官金淳雄在内的12名看守被打死,其余伞兵,有的因临时外出有事,有的则因躲在粪坑、岩石洞穴和岛上树林中得以逃生。
  血洗实尾岛后,夺取了武器的24名敢死队员乘坐橡皮筏登上临近的舞衣岛,于当天中午乘渔船进入了仁川。仁川登陆后,敢死队员在松岛市郊区劫持了一辆公共汽车,逼迫司机驶往首都总统府所在地青瓦台,他们要向中央政府讨说法。
  路经松洞车站时,敢死队与当地警察发生遭遇战,两名警察受伤。枪声引来了附近军警,枪战扩大,汽车也被打坏。敢死队员只得另外劫持一辆公共汽车继续前进。一路上,他们冲破数个由警察组成的检查站,直至冲到首都铜雀区大方洞的“柳汉洋行”大楼前,敢死队才被韩国军方的装甲车和路障阻拦住,双方发生激战,公共汽车司机趁乱逃生。
  眼看已经无法继续前进,敢死队员要求与政府谈判。韩国军方没有理会,经过长时间枪战后,在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孤注一掷的684部队敢死队员,在公共汽车内引爆手榴弹自尽,20名队员和3名作为人质的乘客全部死亡。
  枪战期间,有4名发动暴动的敢死队员弃车逃走,不久被捕。军事法庭以涉嫌杀害哨兵罪、杀人罪、放火罪等判处4人死刑,并于1972年3月执行。4个月后,朝韩签署了《南北联合声明》。
  
“你能为国家再度拿起这把刀吗?”
  
  实尾岛暴动一度使得韩国当局尴尬万分,朴正熙政府最初宣称是“遭到一伙身份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企图把这次叛乱说成是朝鲜游击组织所为。出于担心朝鲜方面反弹的考虑,两三个小时后,韩国当局又改口说是“空军特种部队发生叛乱”。因无法向外界公开承认是暗杀金日成的秘密部队发生了叛乱,韩国国防部长和空军参谋总长只好“引咎辞职”,以正视听。
  此后多年,有关实尾岛暴动的真相一直被韩国当局刻意雪藏。直到2003年12月24日,随着电影《实尾岛》的上映,这段被尘封多年的历史才渐渐露出冰山一角。
  由韩国商业片大腕康佑硕执导的《实尾岛》,投资800多万美元,创下韩国电影投资的最高纪录。韩国实力派巨星安圣基、薛景求等人的联袂主演,使得《实尾岛》刚一上映便轰动韩国。短短几个月后,《实尾岛》成为韩国首部超过1000万人观赏的电影,其中的台词“你能为国家再度拿起这把刀吗?”一度大为流行。
  选择在平安夜上映,《实尾岛》寄托了世人对和平的期盼。近四分之一的韩国民众,在血与泪的洗礼中,缅怀了684部队中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敢死队员,但真相却如电影中最后那个存放“实尾岛事件调查报告”的铁箱子一样,砰然关闭,日渐斑驳,留给后人无尽猜想和哀伤。
  2004年2月,韩国国防部正式承认,韩国前总统朴正熙曾下令刺杀金日成,36年前“失踪”的7名青年实际上被强征加入了执行该任务的684部队,且均已死亡。电影《实尾岛》中,敢死队员被描述为死囚或重刑犯,而韩国国防部证实,实尾岛队员并不全是囚犯,详情至今尚未得知。
学会尊重每一条生命,是任何民族和国家走向成熟不可或缺的品质之一。只是很多时候,当权者以国家利益的名义,轻易就把鲜活的生命,供奉在了历史的祭坛上。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第24期,请勿转载)

《文史参考》文史频道: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index.html
订阅网址:
http://shop.people.com.cn/wenshicankao/category.php?id=1

内刊订阅网址:
http://www.people.com.cn/paper/jianjie/nk/xy1.html

封面故事:刺杀金日成未果后的叛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