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枯树赋》论孝文帝与萧衍

(2019-04-14 20:52:11)

庾信《枯树赋》中的“树犹如此,人何以堪?”让人泪目。但江左有太多文章一时无两,才干德行有亏的人物。后来的钱谦益也是如此。他们可以纵论古今,却无法力挽狂澜。即使谢安在淝水之战中有举重若轻的表现,也不过是名士风流的体现,而不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泰然处之。在江南浮夸的风气下,越来越多的能人异士泯然众人矣。

南朝梁的开国君主萧衍在最开始也是靠招降纳叛起家的。但当了皇帝之后,却无所作为。他在位将近五十年,却落得凄凉下场,不得不引人深思。他是勤于政务,躬行节俭。但没有将之上升为国家政策。反而王公大臣贪赃枉法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也因为佛教徒的所谓仁慈而不加追究。到了他统治的晚期,勋贵重戚就敢当街杀人。他是借鉴了前代得失,不过将之恢复到较好的晋时代。他也任用奸臣,他说他笃信佛教没有花费国家资财。但这样的后果更加严重,小人当道,百姓不胜其苦,江南的和平是假和平,泡沫一戳即破。

与萧衍同时代的北魏孝文帝进行了汉化改革。有人说他恢复了门阀制度,导致北魏速亡。其实,从大历史的角度看,隋、唐都出自北魏,是北统一了南。并且北方门阀一直存在,孝文帝只是承认现实而已。孝文帝改革其实和秦孝公时代商鞅变法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迈出建立国家的关键一步,从此他们不以外族自居,而是纳入到中华民族的大序列中,为实现大一统而努力。

孝文帝走出的关键一招就是迁都,并进行吏治改革,实行依法治国的方略。他让王公大臣从部落中脱离出来,接受中央政府的管辖,奖优罚劣,为着建立新国家而努力。这是元清两朝没有做到的事情。在中央,各民族混为一体,逐步融合,华夷之分逐渐消弭,这是功德无量的大事件。

孝文帝有自己的问题,作为帝王多愁善感。每有亲近人士亡故,都要悲不自胜。这使得他的身体渐渐崩坏,33岁就亡故了,留下了一个渴望复兴的政权。北魏后来的衰落也是中原王朝的通病。豪门大族们奢侈专横,人才晋升之路被断绝。幼主登基,太后摄政,两圣争权,导致吏治腐败,官逼民反,农民起义遍于山野。

北与南的区别就在于此,北能够直面问题,勇于革新。虽然会碰得头破血流,但终将闯出一条新路。而南则墨守成规,坐待死亡。北魏迁都洛阳,一大批贵族等待安置。寺庙就成了重要的基建形式。从此,洛阳几万座寺庙拔地而起。这也成为新贵族起家的模式。没有了孝文帝的打击,新贵族们有了新的风尚,寺庙成为他们聚敛财富的依凭。为了向佛祖赎回皇帝,国家要拿出亿万的金钱进行交易,这样佛教也纳入中国的统治序列中。

北魏的迁都,使得北镇的问题更加突出。北镇后代成为没人管的孤儿。但他们却蕴含着较大的能量。他们的率先发难,使得东西魏的历史得以开启。以宇文泰、高欢为首的北镇人开始了打击豪族的历程。高欢的后代用了残暴的方式,这种方式只能两败俱伤,北齐也就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宇文泰的后代,实现了新形势下新的平衡。这也是汉化鲜卑人与胡化汉人的较量。当北方重新整理了阶级关系后,在侯景之乱后遭受重创的南方政权也只能俯首称臣。

南方才有真正的门阀,“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不过是一种奢望。我们可以看到,从王导、王敦开始,南方大族总是首鼠两端,两方下注的。所以无论谁定鼎天下,天下依然是豪门大族的。那些想要剪除豪门势力的皇帝,历史的风评都会很差,后来的人也难以一窥全貌了。但是,我们知道的是在南朝这将近300多年的历史中,无论哪个皇帝上台,都不曾触动大家族的利益。当南方的土地分配结束后,南方政权也就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所以,从萧衍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标准南朝皇帝的形象。

谢灵运、庾信这类文学大家则是南方豪族的另一面。他们的家族都兼并了大量土地,他们纵情山水背后,有着无数小民可悲的下场。从王羲之以来,江南大族们彻底丧失了进取之心,向往那种悠然自得的生活。到了后来,佛教成为他们清修无为政治理想的很好载体。在众生平等的掩护下,江南大族们掌控了历史的进程。隋朝大军一来,江南士族们也就举家投降。当隋朝君主想要进行土地改革之时,则遭到江南士大夫强烈抵制。江南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都是化外之地,阶级压迫深重,锻造了一批底层力量,朱元璋可谓其中的代表,但也不过是大地主阶级推出去的武夫。上千年来江南的社会性质不曾改变,那里有最浓厚的商业气息,最发达的文化,但总感觉少了一丝烟火气。

想起两句诗,“南朝四百八十四,多少楼台烟雨中。”“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但厚重的历史岂是这些诗篇所能写尽的。江南士大夫们形成了自己的阶级,有了自己的意识形态,创建了东林党。后来的国共两党也与江南有莫大关连。程朱理学包括王阳明的心学都代表了他们心中的理想风尚。很自然地想起东林党领袖顾宪成的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但他们更关心的是他们的天下,他们心中的中华文化,失去的是对天下苍生的责任。《枯树赋》很感人,但它早已和普罗大众相去甚远。萧衍也是如此,他关心的是他的天道轮回,却放弃了天下之主的担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