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梁石川:山东平度守地村民被纵火者烧死背后

(2014-03-23 08:08:53)
标签:

杂谈

守地村民火灾死亡警方发现纵火嫌疑调查发现被圈138亩地仅有83亩经招拍挂

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没有拿到征地补偿,山东平度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阻止施工。21日凌晨,帐篷起火致1死3伤。昨天上午,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经公安机关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昨天,京华时报记者从平度市凤台街道办杜家疃村民委托律师处了解到,现被开发商圈占起来的土地有138亩,但他们在国土局官网仅查询到83亩地的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京华时报3月23日)

在前线的京华时报今天的说法,何不令人诧异呢?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没有拿到征地补偿,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阻止施工。21日凌晨,帐篷起火致1死3伤的背后,是该报记者从平度市凤台街道办杜家疃村民委托律师处了解到的,“现被开发商圈占起来的土地有138亩,但他们在国土局官网仅查询到83亩地的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即使@平度发布:“近日,网上有不少关于‘3.21’事件涉及非法征地拆迁等议论。经平度市国土部门调查核实,该地块土地手续合法,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征地、非法拆迁问题。具体情况见长微博。”

梁石川:山东平度守地村民被纵火者烧死背后观察媒体透露来的越来越多的消息,事件倒是开始越来越明朗了。特别是新京报说过,“今早7点多,死者耿福林的弟弟耿福春在电话中哽咽着说,他们已经跟政府谈拢,尸体已经火化,并感谢村民和外界关心”,事件就更明朗了。至于这明朗的背后,是不是有人担心,平度官方会找他们担心秋后算帐,或已钉子钉在板上,隶属石头砸石头了。案发后不久,平度市的村镇和街道办干部就开始挨家挨户上门做”思想工作“,”尤其是家里有当老师的,做公务员的,让我们配合政府的工作。这是不是早前被质疑偏袒平度官方的山东某媒体口的“平度(二次)大捷”的一个因素,坚守自家农田的耿福林被烧死,到耿福林的遗体被火化,过程快的令人有些喘不上气来。

之前@平度发布怪被烈火烧死的62岁(有报道说63岁)的耿姓老人曾患中风,行动迟缓,现在见有媒体继续深挖,并援引当地村民的话说,今天凌晨3点,防爆警察身穿制服,头戴防爆盔,手持盾牌和防爆棍,分两路从东西方向进入村民守护尸体的事发现场。值守村民拿起手中铁锹与锄头等工具,与防爆警察发生冲突,但很快被防暴警驱离。最终死者“尸体”被抢走,直至被火化后,@平度发布才算了口气。

据这个代表平度官方的微博帐号称,“3月22日晨,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按照法定程序,公安机关对尸体检验后由亲属火化,网传的‘抢尸’消息属不实报道”。

为何平度警方对于一个被烧死的“刁民”如此大动干戈,最值得关注的背景,据当村民介绍称,耿福林被烧死的当天下午四点起,平度的村镇和街道办干部开始挨家挨户上门做”思想工作“,”尤其是家里有当老师的,做公务员的,让我们配合政府的工作“。而新京报就22日凌晨耿福林尸体被拉走一事说,平度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人员一直未正面回答问题,称此事已经上报至平度市委宣传部,并由宣传部统一回复。他们拨打该工作人员提供的平度市委宣传部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按照村民的说法是,当日凌晨3点,平度防爆警察身穿制服,头戴防爆盔,手持盾牌和防爆棍,分两路从东西方向进入村民守护尸体的事发现场。值守村民拿起手中铁锹与锄头等工具,与防爆警察发生冲突,但很快被防暴警驱离。在警察拉走尸体前半小时,死者耿福林的妻子开始大哭,并告诉守尸的村民,她的兄弟在政府单位工作,就被烧死一事已与当地政府谈妥,“谢谢老少爷们了,对不住了。"随后,盛放尸体的冰棺被几名警察抬走。整个冲突过程十多分钟。

此一逻辑的背后,是“真凶”还在“逃逸”,平度警方按照上级的要求,只顾着去处理耿福林“尸体”了,并没有将烧死耿福林及另外三被烧伤者的“真凶”抓获,而令人一言难尽。再加上过去发生的“陈宝成(被拘)事件”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了。人们难以再相信平度官方所说之话。即使有被质疑偏袒地方政府的山东当地媒体称,陈宝成被抓是“平度大捷”,也不顶用。中间亦有打油诗出现:“去年天气比较凉,‘流氓’看中记者房。‘流氓’人多底气足,竟然强行拆人屋。宝成不服去上告,被人设计关进号。昨夜乡亲进帐篷,子夜时分人被焚。敢问畜生为何狂,土匪才是它本行。要问此事怎么了,流氓土匪早想好。流氓商人把钱掏,土匪找人来顶包。事情好像很奇妙,土匪假装不知道。”

此不能怪写打油诗者嘴贱,或得了严重的质疑综合症,而是事实太过于明朗。不管是曾经亲历过被强拆者,还是其它被强占农田者,抑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者,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然而,更蹊跷的事情还在后头。这一后头来源于京华时报。

“什么协议也没有,所有的东西都是口头的,口头保障,各方都按要求办,办完了了事”。

根据描述,似乎耿家人又被平度官方给耍了。这一点可以从耿家人仅是得到了一张尸检通知书,未告知他们尸检结果,耿福林的弟弟耿福春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耿福林妻子在北京上班的弟弟已和政府协商好了,“是我嫂子的弟弟与政府部门协商的,具体的内容我不知道”,他称,“什么协议也没有,所有的东西都是口头的,口头保障,各方都按要求办,办完了了事”。耿福春还称,耿福林个人的问题就这么结了,不会再走法律程序。自己因此事被推到风口浪尖,没有办法,不想再说什么,自己只是农民,无论别人是否理解,自己就想过平常的日子,没有那么高尚的思想中,看到一个“大坑”。

至于这个“大坑”是谁挖的,抑或“平度国”的“国君”心知肚明。旁观者亦心知肚。现在回过味来的,耿家人亦也慢慢地变得心知肚明了。只不过,除了“平度国国君”的心知肚明之外,其它的心知肚明,都处于无奈之中,连耿家人也许处于无奈当中,“平度国国君”手下掌握着“国家机器”,警方得令而动,一边忙着“抢尸”,一边忙着把耿福林的尸体彻底烧(火化)了,最后会不会来个死无对证,作为草民,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根据京华时报发案发现场的报道,前天凌晨,帐篷起火的时候,第一个从火灾现场跑出来的轻伤者李德林跑回村子呼救,村民鸣锣求救,很快有近200名村民赶到火灾现场,可是耿福林已被火烧身死。耿福林的遗体被放进了冰棺里,冰棺就放在起火的帐篷边上。村民说,耿福林家属请村民们帮忙守着,防止被抢走,希望以此督促警方尽快查明案情。前晚10点,仍有数十名村民守在现场。耿福林的儿子与儿媳坐在冰棺附近数米远处,儿子有事偶尔会离开,儿媳一直低着头,双手抄着,一动不动,也不说话。昨天凌晨1点多,部分村民回家,仍有10多名村民留在那里。现场停着一辆面包车,里面也坐着村民。这些村民有杜家疃村的,也有来自附近的东关村、大窑村的村民,大多40多岁。他们有的说是为了防止现场遭破坏,有的说是与死者熟识,心里难过。村民说,凌晨2点40分时,现场突然来了好多警察,一个值守村民的头部被警察用木棍打了,肿起一个包,随后值守村民被隔离。记者赶到现场时,现场只剩约10人。他们介绍了十多分钟前发生的情况后,所有的村民都离开了现场,火灾现场,曾停放耿福林遗体冰棺的位置,已空空荡荡。(文/梁石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