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鼎湖听泉
鼎湖听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73,219
  • 关注人气:1,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激情毕竟东流去:豪放词人辛弃疾有过多段历史艳遇?

(2017-02-21 09:55:32)
标签:

历史

激情毕竟东流去:豪放词人辛弃疾有过多段历史艳遇?

辛弃疾是很多人喜欢的诗词大家,与大名鼎鼎的苏东坡齐名,号“苏辛”,是豪放词的宗师,词的数量和质量更是冠绝两宋,一时锋头无两。

 

不过,辛弃疾似乎首先示人的不是他的温文尔雅的文人形像,而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硬汉风采,尽管他的词也有侠骨柔情的一面,比如“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都是极尽儿女情长之能事,这可以说是与其手刃敌人的“抗金义士”的快意恩仇判若两人。想当年,“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一人带领50多人硬闯几万人之敌营擒拿叛徒张安国的那股狠劲,大有经典美剧里孤胆英雄勇闯敌营擒凶的风采。有人还因此弹劾辛弃疾“杀人如草芥”,是实打实的酷吏,他还为这丢官呢。

 

所以,即使是到了年近古稀之年,他也没能完成一生为之激情燃烧的抗金大业,在愁眉苦脸中“毕竟东流去”,68岁忧愤而死,临死时还心情激动地大呼“杀贼”,英雄末路基本上都是此种模式。

 

当然,在这里我们不会对辛弃疾的金戈铁马的著名战斗故事多加笔墨,大费周章,那是别人写烂了的,这也不符合本书行文的基调,因为我们重点讲的是诗人的风流韵事。

 

不过,以辛弃疾这种标准的抗金英雄,血液里几乎都是建功立业的战斗细胞,似乎想找他在儿女情长方面的故事,还比较难。只是,是人都会有七情六欲,当世豪杰也不例外,何况还有那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生定律:“英雄难过美人关”,谁还真是苦行僧了?

 

正如某些诗评家所言:“中国的男人在传统上都有个通病,拼命表现,实现理想,一旦碰壁,回头想想,算了,事功既然没有建树了,不如找个红颜知己相伴,辛弃疾这样的豪气男子也不例外,他曾经写词这样感叹说:‘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

 

所以,英雄也有软肋,尤其是他作困兽犹斗甚至于伤痕累累的时候,那么美人怀抱红袖添香便是消除积郁的首选。这一点,连为抗金保土郁闷愁苦了一辈子的“超级英雄”辛弃疾,不也是在自己的词里“不打自招”了吗?苦命的辛弃疾啊,谁能替我找个红颜知己来慰藉伤怀、为我擦干这悲催的英雄泪呢?果然是让人看了一阵阵的心痛啊。所以,这世间便从此不缺英雄美人的香艳故事,很多也绝不下流。

 

按照某些资料显示,辛弃疾不仅不是不分青红皂白杀人如麻的酷吏,而且还是一个柔情万种的硬汉,绝对不是一个“苦行僧”,是一个有多段艳遇的“风流才子”,从他的词里也看得出来,这当然也不会贬低了他的伟大,男欢女爱人之常情,何况又是那脂粉气也颇高的大宋朝呢,我们不必带有色眼镜审视英雄人物,而且也不必用那种僵化的道德尺度来衡量英雄,以为英雄也必须全是道德楷模,这是一种“高大全” 设定的先入为主的错误,往往不食人间烟火。

 

辛弃疾在归宋之后,由于宋朝弱帝以及主和派大臣的阻挠,最终中年之后隐居成了他人生的关键词,风流也成为了他下半辈子的关键词,正所谓其词所表“青山遮不住”是也。

 

辛弃疾四十二岁归隐上饶之后,写了一首与之前壮怀激烈的咏古词和征战诗非常不同的词:“东篱多种菊,待学渊明,酒兴诗情不相似。十里涨春波,一棹归来,只做个、五湖范蠡。是则是、一般弄扁舟,争知道他家,有个西子。”(《洞仙歌·开南溪初成赋》)

 

这首词虽然不是很有名,与千古名句俯首皆拾的辛弃疾其他名词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不过它却透露了辛弃疾落魄上饶之后的真实意愿,也就是想实现范蠡携大美女西施泛舟五湖艳惊历史的风流愿望,可谓是开了一个其私生活的“天窗”。

 

其实,辛弃疾的现实生活不会是没有美女相伴,甚至还有人形容是“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的那种,不可能是清灯淡影的孤寂样,与唐朝的情诗高手元稹有一拼,这一点应该是范蠡老先生羡慕他才对,话说得反了。

 

据史料记载,辛弃疾的结发妻子范氏出身官家,还是一位知书达礼的文艺女青年,两人也算是恩爱夫妻,辛弃疾的一些诗词里还曾深情款款地提到她,可谓是琴瑟和鸣,白头偕老。而除此之外,辛弃疾还有小妾,这在元人陶宗仪的记载里也得到了证实:“田田、钱钱,辛弃疾二妾也。皆因有其姓而名之,皆善笔札,常代辛弃疾答尺牍。”(《书史会要》卷六)

 

除了这两位小妾,有好事者还从辛弃疾的一些词句里考证出他还有两个侍妾,一个叫整整,一个叫香香,或许还有一些不知名姓的小妾。

 

这些侍妾不仅貌美如花,还识字懂礼擅长歌舞,可以兼任辛弃疾的私人秘书,可谓是那种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打得流氓的潮女,以至于从来都是以“鬼见愁”杀手示人的辛弃疾,也在词中毫不顾忌地写道:“料得今宵醉也,两行红袖争扶。”左抱右揽是也,我们只能羡慕妒嫉恨,这个连他的好友在给他的祝寿词中也进行了佐证:“筑成台榭,种成花柳,更又教成歌舞,不知谁为带湖仙?”可谓是夜夜笙歌、灯红酒绿,赛似天堂仙翁啊。

 

而且,除了小妾,我们还能在辛弃疾的全方位、多角度的600多首词里经常窥见他的“历史艳遇”,什么“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 宦游吾倦矣,玉人留我醉”, 济南二安之一的李清照还婉约,从杀手沦为“怨妇”,这是怎样的历史跨度。还真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销魂死了。

 

至于辛弃疾和同时代的著名文人、宋朝状元陈亮的超越友谊的“基情传说”,原本就是空穴来风、捕风捉影的事,也不用详细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