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鼎湖听泉
鼎湖听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73,219
  • 关注人气:1,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拍马有术:安禄山是如何发迹的

(2017-02-20 10:06:35)
标签:

历史

拍马有术:安禄山是如何发迹的

史载,安禄山是一个巫婆的儿子,所以也特别会装神弄鬼奸诈狡黠,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那种,浑然天成也,换句话说也就是根本不用实习的那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连姓名都是盗用的,他原名不叫安禄山,因为父亲早死母亲改嫁了突厥将军的哥哥,他自己做了“拖油瓶”,最后连姓也自愿改了,跟了后父的姓,不算是“被改姓”的那种,因为此中老安有主动的成分,怎么说跟个将军的姓也威风点吧。反正老安应该是那种为了荣华富贵怎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人。
据说,老安在30岁以前一直是小混混,因为腰圆膀阔,骁勇善战,又一脸典型胡人很MAN的络腮胡子,气度不凡的样子,而且又能言善辩,口甜舌滑,善揣人意,说白了就是为了某种目的特别能哄人,哄得人晕头转向曲的能说成直的那种,倒也吸引过几个漂亮姑娘的眼光。
青年时期,安禄山一直生活在胡人杂居的地方,和他的好兄弟史思明都当互市牙郎,专干混吃骗喝的勾当。
据史载,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手脚不大干净集奸懒贪滑于一身的坏人之最安禄山因盗羊遭捕快逮到往死里打,被打得七荤八素的安禄山居然还勇猛地大喊道:大夫不欲灭奚、契丹两蕃耶?而杀壮士!足以显示老安的做人本色,偷了羊还不觉理亏一付正义凛然士可杀不可辱的豪气样,牛B啊,大唐奸雄也是不一般的“大气概”。
这个偶然事件居然惊动了时任范阳节度使的张守珪(后来也成了老安的养父),可能张大司令也有“审丑情结”吧(比如曾经大红大紫的“凤姐炒作”),一见老安一派豪气又其貌不凡,不是市井小儿的调子,于是亲自出马“义释”了他,还给他当官,也就是与青梅竹马的同乡人史思明同为“捉生将”。反正30岁以后的安禄山发达得不清不楚莫名其妙,居然是因为偷羊被领导发现了他的“才华”,这简直是歪打正着的光辉典范也,还不知如何合理解释这种“另类”公务员考试,估计可能是聪明伶俐最善于揣摩上意的安禄山的一次意义明显的“立体”3D炒作吧,目的就是让他的后来养父老张的注意,盗羊也类似于芙蓉姐姐秀S型线条,丑闻炒作厉害无比啊,这世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是也。
当然,后来大家可能也知道了,由于他的阴险狡猾、狠毒过人,既利用他熟谙山川形势和胡人性格习俗的特点,又通过欺诈手段(简直就是胡人的“叛徒”)骗一些胡人将领来饮酒作乐趁机下毒斩首。
所以,老安每次“英勇出击”,都能“以少胜多”,所向披靡,捉了很多胡人(包括胡人酋长),也算是立功表现了,因功升为偏将。其后更是深受大军区司令张守珪喜欢,老安确实是太有才了,于是欣赏之余还欣然收其为养子,既是他发现的人才又成了自家人,“双保险”是也,政治联盟就是这样结成啦,利人又利己啊,何乐而不为?成为了自己人的老安,当然也是吉星高照,星途灿烂,老爹张大司令当然也不会吝啬官位,给他连升三级,加员外左骑卫将军,充衙前讨击使。

总之,老安在三十而立之后,运气出奇地好,命运女神好像也和他认了亲家一样经常眷顾他,以盗羊被捉险被打死的烂档案,突然就因祸得福洗清案底,还奇迹般地几年时间就从奴隶到将军,还在亲爱养父的关照下,经过自己的“艰苦奋斗”,一个苦大仇深没有任何背景的胡人40岁就荣登盛世唐朝的大军区司令,尤其是49岁时的安禄山已是身兼三镇节度使(比王忠嗣的纪录差一点,老王是四大军区司令),同时兼领平卢、河北转运使,管内度支、营田、采访处置使,一人身兼十数要职,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枪有枪,简直就是活得比皇帝还自在,而且是在唐朝那种论资排辈严重,并严格按照任职年限资格选官的体制下,老安从一个有案底的小偷一跃成为政坛巨星,简直就是创造了飞黄腾达的神迹,匪夷所思也。

难怪白丁老安后来有了和皇帝叫板的底气,也只有隆基朝后期才有如此升官神速的怪现状,老安仕途顺得麻痹,飞扬跋扈之间 ,于是乎也可能认为世界是他的了,老有老杜那种“会当凌绝顶,一揽众山小”的错觉。

据历史牛书《资治通鉴》记载,安禄山身体痴肥,腹垂过膝,大腹便便的款式,反正他自己曾说腹重有三百斤(估计是上了年纪当上大官的时候吧,年轻时应该是蛮仪表非凡的),他看上去好像很迟钝木讷,行动都慢人半拍的样子,其实内心花花肠子很多,一肚子奸计,他曾将部将刘骆谷留在驻京办事处做卧底,皇帝老儿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让老安了若指掌,就像奸诈的司马懿用岗哨塔监视大将军曹爽一样有创意。

最重要的是老安特别会来事会哄皇帝老儿欢心,经常把他自己用奸计获得的俘虏、杂畜、奇珍异宝大批量献给朝廷,因为数量巨大,且长年不断,以至于沿途负责转运这些奇珍异宝的郡县都疲于奔命的样子,李隆基收到贵重礼物哪有不高兴的道理?当然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直赞大只佬老安能干也,谁知道这也是另类贿赂呢。

说到安禄山的口甜舌滑,据说老安在隆基同学面前十分能说会道,应对如流,还不乏幽默感。李隆基曾指着他的大肚子道:“你这胡儿肚子里究竟装上了什么宝贝,不然怎么这么大呀?”

“无他,只有对陛下的一肚子赤胆忠心而已,满满的。”安禄山得意地拍拍花枝乱颤的满肚子肥肉,撒了一个很高明的娇。

这话得分也,既是表忠,又弦外有音地表扬皇帝是明君,简直就是拌了蜜一样,李隆基当然很高兴,哈哈大笑的开心样,直拍着此“老实”胡儿肩膀竖起大拇指赞他很会说话。

安禄山当然是一个很狡猾很会曲意奉承的人,还很会来事,有时候为了某种目的还特别能说些诈傻扮蒙的话,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扮猪吃老虎”的可爱样,即另类撒娇使人起了鸡皮疙瘩的那种。

比如有一次李隆基特意让太子接见安禄山,这老安居然假装不认识太子(大概是另类地在擦皇帝老儿的鞋吧),反正见了太子也不肯跪拜,那些侍从急了,你胡人扮什么大牌啊,连未来的国家掌舵人也不跪拜,小心给你喝一壶你才后悔,于是忙问其故。

臣蕃人,不识朝仪,不知太子是何官?老安有点天真地耍胡儿脾气,当太子是透明人。

唉,老安这演的哪出戏扮什么逆反性格啊,难道唐朝也兴优惠“老外”?能让皇帝安排给你亲切接见的人,不傻都知道是极有分量的人了。

“太子是储君,朕百岁后要传位于太子。”李隆基居然很有耐心地向老安解释道,不以为忤。

臣愚,比者只知陛下,不知太子,臣今当万死。禄山又楚楚可怜地说道。

哈,这不现出了狐狸尾巴了吗?原来是在隐晦曲折地在拍皇帝的马屁,难怪李隆基不怒啦,这话听着舒服,老安当然不是傻的。也难怪李隆基在勤政楼设宴,群臣都坐在楼下,唯让老安在御座东边设榻坐下,坐在皇帝跟前也,还卷上帘子对眼,以示宠爱,果然是有心计的超级胡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