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曲艺欣赏(43)——天津时调《怯五更》

(2012-07-15 21:44:08)
标签:

曲艺欣赏

魏毓环

怯五更调

钟吉铨

王毓宝

二毓宝

王振清

原生态

杂谈

分类: 曲艺欣赏

     7月1日,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1周年,阔别舞台多年的时调老艺人魏毓环在明月茶楼重登舞台,演唱了自己的拿手曲目。到场的观众大饱耳福,尤其87岁高龄的王毓宝特意到茶楼为师妹助兴,也成为本场演出的一个亮点,这次咱们就来欣赏魏毓环此次演出的一个曲目——《怯五更》。

   魏毓环,1936年生人,幼年师从王振清,学唱【靠山调】,与王毓宝、二毓宝等人同出一门(当然,王毓宝老师由于家庭血缘的关系,后来又拜在姜二顺的名下),后又吸收了“小朱佬”朱文良的唱法。解放后参加了天津市南开区曲艺团,1962年参加了第一届津门曲荟,演出了《七月七》和《放风筝》。文革前,下放工厂,中断了舞台生活,文革后未再加入任何演出团体,但仍长期坚持在天津各大茶社演出,所以嗓音至老不衰。2005年5月20日,在南开大学举行的校园行演出中,王毓宝、二毓宝、魏毓环三人合作,由老弦师钟吉铨伴奏,拆唱了《怯五更》的片段,她们姐妹三人同台,也成为曲坛的一段佳话。

    王、刘(二毓宝本名刘慧云)、魏三人虽然同为王振清的徒弟,但是在演唱风格中,仍各有特色,按特点说,类似于京剧老生界的余叔岩、言菊朋、高庆奎,王毓宝老师解放后在祁凤鸣、阮文禄等人的帮助下,在赵小福、卢成科改革的基础上对时调(尤其是【靠山调】)进行了加工整理,以端庄大方、清新华美的声腔艺术极大的提高了时调的社会地位;二毓宝的演唱则更为细腻柔美、婉转俏丽,更注重细微处的处理,特别在胡宗岩、韩玉山等弦师的帮助下,上演了一批成功时调新曲目;而魏毓环则更多的保留了时调传统唱法中,大刀阔斧、粗豪奔放的一面,她的演唱以粗犷豪放、酣畅淋漓见长,虽然年事已高,但听来仍令人有荡气回肠之感觉,通过魏的演唱,也可以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一些“原生态”时调的表演痕迹。

    魏毓环此次演出的正段为【靠山调】《七月十五》(又名《盂兰会》),返场为《小五更》、《怯五更》、《青楼悲秋》、《七月七哭娘》,其中尤其以这段《怯五更》最为名贵。这段虽然很常见,但演员每每返场只唱其中的一番二番而已,至于全本的是何面目,对于观众来说是很陌生的。鸳鸯调名家朱凤霞2010年曾在和平文化宫贴演过一次全部的《怯五更》,但遗憾只少唱了最后一番,且伴奏不甚理想。魏毓环老师此次由86岁的老弦师钟吉铨为其伴奏,钟四爷以伴奏时调享誉曲坛,出神入化的伴奏更为魏毓环的演唱增色不少。 

                

    附唱词:

一更更儿里,月影儿照花台。才郎定下了计,他说今夜晚上来。叫丫鬟,你打上四两酒,有四个菜碟,摆也就摆上来。

一碟子咸白菜,一碟子熬海带,一碟的炒虾仁,还有一碟的摊黄菜。这两双筷箸,对着面的摆,单等我的那个才郎,饮也就饮酒儿来。

一等你也不来,二等你也不来。那也不知道我的郎哪里去打那麻将牌?手托着绣鞋没有心思把它做,扑簌簌我们两个眼,滚下了泪珠儿来。

二更更儿里,月影儿照树梢。佳人在房中,我们一阵阵的好心焦。心焦止不住得把泪来掉,只哭得我们两个眼,好像个烂樱桃。

骂声最可恼,一去你不来了。一年四季,你骗了我们好几遭。说来不来你把奴家我们哄,像你这个样的无义郎,怎么让奴家交?

三更更儿里,月影儿照当空。佳人在房中,我们一阵阵的好伤情。那前街后巷人都安了定,这个时候我的郎不来,再来可来不成。

寒风吹窗棂,屋里可冷清清。我叫一声小丫鬟,快把那火炉生。火炉倒比情郎哥哥他还热,连叫了几声,一声他不答应。

四更更儿里,月影儿向西移。佳人在房中,我们一阵阵的好惨凄。一朵鲜花被郎君掐了去,似开没开到底算谁的?

自从十六七,认识了郎君你,并没有三心也没有二意。来来往往三年整,也不知我们哪句话儿,得罪了郎君你?

五更更儿里,鸡叫到天明。忽听见门外,有人叫门声。叫门好像情郎哥哥他的音,双手捂耳,不聋也假装聋。

叫门叫不应,站的我们腿腕都疼。叫声丫鬟姐,给我讲讲人情。这讲情不能够白叫你给讲,买一点礼物,表表我的心情。

匣子钢条针儿,绒线绕上了半斤儿。苏州的胭脂粉儿,杭州的花手巾儿。那说买一定给你买,撒谎吊魂儿不算一个人儿。

丫鬟喜在了心儿,她唰啦啦开开了院门儿。小丫鬟在头前走,学生我遛墙根儿,穿宅越院来得快,不多时来到了姑娘的绣房门儿。

小伙进了绣房,阵阵的胭脂粉都香。在一旁怒恼,这位大姑娘。胭脂粉本是我们女子用,却为何跑到了郎君你的身上?

说着说着翻了腔,她呲儿呲儿呲儿的扯了衣裳。小丫鬟走向前,拦住我的姑娘。撕了衣裳还得咱们娘们做,还不如你轻轻的打他几个巴掌。

小伙跪当央,哀求大姑娘。小丫鬟走向前,解劝我的姑娘。你高高手儿把他让过去。从今后不许他,离开我的姑娘。

姑娘软了心肠,搀起来有情的郎。叫一声小丫鬟,快扫那象牙床,双双入了罗帷帐,鸳鸯枕上他们俩人叙叙情长。

    通过这个唱段,有以下几个地方可以注意:

    第一  跟朱凤霞比较,魏毓环的演唱显得更为俏皮轻快,其中的几个俏口,在得力的伴奏的辅佐下,均收到了理想的效果。另外,这段中的几个地方(如“一去你不来了”、“站的奴家腿腕都疼”等处),朱和魏的演出资料均获满堂彩,说明这些地方都是固定的要彩的地方,只有真学真会,才能在演出中百试不爽(朱凤霞的《怯五更》有数个版本,其中几个固定要彩的地方次次不落空,这才是真功夫)。

    第二  魏的演唱仍然保留了许多“原生态”时调的痕迹,如她结尾处惯用上翻的唱腔,这在现在的舞台上不容易见到了(如这段中“滚下了泪珠儿来”和“他们俩人叙叙情长”);二是部分卖弄技巧的地方仍然保留了早期时调和观众互动的艺术特色(如“四更”中部分唱句的俏口的处理颇能体现这一特点);三是在演唱中还保留了一些表演的噱头,如“滚下了泪珠儿来”处的噱头,均带有早期时调的艺术特色,具有一定的文献价值。

    第三  魏虽然由于眼疾的缘故,不能像朱凤霞那样在台上洒脱自如,但从她的细节地方的动作、眼神的处理上,依然能看出来表演的成分在其中,只是年高体衰,力不从心,令人感叹。

    第四  魏的演唱虽然以实大声宏取胜,但近距离听起来,感觉不吵不噪(我就是坐在第二排观赏的),而且口型很规范,这不能不说是老艺人的基本功的扎实与牢靠,与魏同台演出的演员,均属于年富力强,但有的演员即使是有扩音设备,吐字也是含混不清的,甚至坐在第一二排都听不清楚,这个问题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