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群雄争霸

(2012-05-27 16:30:04)
标签:

同悦兴茶社

园庆

章学楷

刘嘉昌

朱凤霞

王喆

赵勇

曲艺观众

现挂

分类: 多彩生活

     上周日,同悦兴茶社开业一周年鼓曲演出隆重举行,自2011年4月30日开业以来,很多戏曲、曲艺演员在这个剧场奉献了自己的拿手节目,最有代表性的即是评书老艺人刘立福先生,2011年5月到7月,10月到2012年1月,先后两次在此长期演说自己的拿手书目,我到这个剧场观看次数最多的一位老艺人就是福老的(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2011年7月31日姜宝林在同悦兴茶社演说了一个多小时的单口相声,鄙人也曾作壁上观,遗憾的是,至今未在此地看过京剧演出)。这次专场演出邀请了京津两地众多曲艺名家到场,特别是刘嘉昌、朱凤霞、章学楷这三位老先生的更为演出增色不少。

     第一个节目是王健梅演唱的乐亭大鼓《王二姐思夫》,王健梅是市团的中轴演员,技艺本不弱,而《王二姐思夫》又是乐亭大鼓一个非常知名的曲目(王的这段得到过新韵霞的亲授),但由于这次被安排在开场的位置,场面很混乱,很好的一个节目,由于不逢知音,所以演出效果不很理想,当然这责任也不完全在于演员,观众的素质也是个重要的影响因素,返场的节目为《独占花魁》和《名家名段京韵情》,均是很知名的曲目。

     第二个节目是79岁的北京老票友章学楷演唱的联珠快书头本《碰碑》,这段由于有“七郎托兆”的内容,所以解放后全本已经绝迹于舞台(天津的屈振庭、北京的曹宝禄留下的录音均删减了大段的唱词),而这次章先生将完整的版本奉献出来,天津曲迷耳福着实不浅。章学楷的嗓音虽不佳,但身段优美大方(记得2010年10月,王谦祥唱《碰碑》,遵循曹宝禄的路数,非但演唱铿锵有力,且以身段刚健英武见长),以功架取胜。返场唱的小岔曲《夏日天长》,又唱了快书《挑华车》。我曾两次看过章的《挑华车》,功架和身段不爽毫厘,高宠闹帐时最后均有“搓步”,可见是有准谱的节目。

    第三个节目是83岁的天津老票友刘嘉昌演唱的梅花大鼓《指日高升》,刘先生天赋佳喉,是日尤其清亮激昂,韵味醇厚,配以名弦师韩宝利、穆德田的伴奏,更为演唱增色不少。唯一的遗憾是由于已到耄耋高龄,鼓板略显力不从心,除此之外,一切尚好。返场演唱的《老妈上京》中的【太平年】,更是久绝舞台的节目了,刘先生唱此【太平年】,不宗单弦的唱法,而保持着浓郁的莲花落的风味,是其难能可贵之处;二返《王二姐思夫》中【扎褡裢】一折,也保持着金派的宗风,与卢派风格迥异(卢门中的花小宝、周文如二位晚年之所以技艺高于其他同门,源于她们曾经受过墨香斋主周麟阁的指点,演唱中融入了许多金派的艺术,才使得艺术产生了质的飞跃,花小宝晚年录制的《黛玉葬花》、《雷峰夕照》,周文如的新节目《夜走蟠龙谷》、《渔舟春晓》均化用了许多金派的唱腔),由于观众热情高涨,刘先生又唱了两句《劝黛玉》作为答谢。

    第四个节目是81岁时调老艺人朱凤霞演唱的老鸳鸯调《风吹铁马》,演出开始,朱老师先唱了几句现挂的【二六板】向观众问好,这种模式已经不多见了。这次的《风吹铁马》演唱与前几次不同,第一番唱【慢板】,后三番唱【二六板】,朱老师的台风与章、刘二位不同,章卖的是气派,台上显得清高大方,有一份子弟的派头,刘卖的是艺术,台上显得规规矩矩、一丝不苟(甚至显得有些拘谨),而朱老师卖的是经验,在台上随心所欲,任意挥洒,轻松自如,前面的【慢板】,嗓音宽广沉雄,后面的三段【二六板】,则唱的珠走玉盘,玲珑剔透(如其中的“叮叮当郎朗朗响”一句,没有深厚的功力绝难唱好)。返场时五次演唱了【怯五更】更显得炉火纯青,这也是本次演出的一个高潮(看朱凤霞的全部《怯五更》也是前后两次,两相比较,几个要彩的地方,动作、神态与唱腔相配合,都是相当准确规矩,必能要下满堂彩来,这也是老艺人功力坚实的具体体现)。

    第五个节目是李光荣的骆派京韵大鼓《将相和》,她以能演唱骆派早中期的曲目著称,这段就是骆派中期的一个代表作。李光荣、周玉兰、李凤霞三人的骆派水平相差不多,都是靠嗓音为号召。正段之后,在她所执教的河西区老年大学学生们的强烈要求下,李光荣又先后演唱了《剑阁闻铃》、红梅阁》、《碧天云外》、《四世同堂》、《长坂坡》、《八爱》数段(《八爱》为李光荣主动加演),成绩亦不差。

    第六个节目是名票赵勇演唱的单弦头本《卓二娘》,赵勇为刘洪元的外甥,现在谢派的执牛耳人物,这段《卓二娘》为《夜雨秋灯录》上的名篇,赵勇继承了谢派善于将相声元素融入单弦之中的特色,演出火爆异常(所谓将相声元素融入单弦之中绝不仅仅是抓几个包袱来取悦观众,而是将相声表演中的神相技巧与单弦演唱相结合,仅举一例,如此段【太平年】中“干嘛您这么客气啊,啊,呵呵,大奶奶”一句,由于神相的巧妙配合,才构成了一个成功的包袱),不足者为赵勇有的包袱使用的过俗,返场唱的岔曲为《佳人卸残妆》、《人迹板桥霜》,主持人小四加演岔曲《秋风阵阵》,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第七个节目为王喆演唱的刘派京韵大鼓《大西厢》,王喆虽为梅花大鼓演员,但她的京韵大鼓却是由孙书筠老师一字一句、一板一眼亲授的,此次演唱的为带【八扇屏】的全本《大西厢》,鼓板、台风、唱腔、做派均有孙书筠老师的风范,可见当初学的是很扎实的。后面的大段【上板】演唱的俏皮轻巧,极受观众欢迎,是本次演出的第三个高峰,返场唱的《桃花庄》、《博望坡》、《赵云截江》(王的《截江》按孙的唱本,比一般演出本词句多)也是她常演的节目,特别值得一提是她的洗练的动作往往能够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如《桃花庄》中“肩扛着禅杖”中鼓键子扔“钓鱼”、《博望坡》中“走马把诸葛荐”中“趟马”的动作,均大受观众好评。

    第八个节目为张楷演唱的河南坠子《哭黛玉》,张楷的优点为台风活泼,善于和台下观众互动,《哭玉》为张楷常演的曲目之一(她经常演的曲目有《探病》、《哭玉》、《悲秋》、《秋江》诸段,我均在现场看过),也深得顾曲观众欢迎,返场唱的《悲秋》中的【寒韵】、《秋江》中的两段。在老前辈中董桂芝以唱【寒韵】著称,张的【寒韵】按曹元珠的路子演唱,悲剧色彩虽然浓郁,但是韵味显得不足,比较起来还是《秋江》显得更盛一筹,最后那句“观世音菩萨念了这么几番”的拖腔,乔味实足。

    攒底的节目为王莉演唱的白派京韵大鼓《孟姜女》,王莉贴出《孟姜女》,而不以《红楼梦》诸段为号召,足以显得对此次演出的重视,可惜听完正段我便离场,所以返场的几个节目知之不详(返场节目为《愚公移山》、《伯牙摔琴》、《连环计》、《哭黛玉》两落),王莉近年嗓音不济,每逢演唱,开口必呲花,但后面嗓音逐渐恢复,还是颇为可听的。不足者为《孟姜女》中的几个身段过于小家子气,不够大方。

    此次演出的另一亮点为三位著名的曲艺观众,贾姨、甄大爷和杨诗人,均为曲艺观众所熟知,杨诗人当天诗兴大发,一连做了N多首,而不停歇,其中一首为乐队所作的诗歌,仅念了头两句即忘词,还被张楷作为砸挂的对象,这些有名的曲艺活动家在园中的风起云涌,真不知令远路而来的外地观众作何观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