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增城县志》选介:增城广府村落的“客家情结”——《高车村与赵氏》

(2009-04-09 13:56:31)
标签:

紫金

增城

历史

文化

赵崇源

分类: 紫金赵氏

     高车村概况 

    高车村是中新镇五联村委会治下的一个自然村,位于县境西部,由北向南的西福河的支流高车河从村边流过,是个趙姓单姓村,现有村民600多人。虽说是单姓村,但一个趙姓却分为本地趙和客家趙两个族群,客家趙约占村民的三分之一。高车村其实是个本地(广府)与客家两个族群同居一处的村落。

    本地氏族源与入广时代背景  

    本地趙氏认为自己是宋室皇姓,而且是魏王匡美之子孙,为宗室之后。族谱云:魏王之子高密郡王(魏王长子德恭,历封高密郡王),则我房之所自出……”,高密郡王之七世的赵彦仁,为其入广之始祖。有关趙彦仁的入广,族谱有明确的说明:宋室因靖康获难,(彦仁时30岁)从南渡由汴迁于杭州之钱塘……国步日艰,乃于孝宗十四年丁未(1187年)由杭州钱塘迁于广州省城之德星坊番塔街枣树巷而居,……为入广之始祖。族谱中所说的靖康获难,指的是1127年,即靖康二年,宋徽宗、钦宗父子被金人所虏之事。为避金人的节节进逼,宋室被迫南渡,高宗远走东南,最后由由汴迁于杭州之钱塘,建立了南宋王朝。趙彦仁因是皇族,自然跟随皇室南迁杭州。但南宋王室在金人强势的步步威逼面前,始终表现得软弱无能,致使国步日艰。此种情形下,皇室内部为求生存起见,各房系不得不自谋出路,作为高密郡王之七世的赵彦仁,于孝宗十四年丁未(1187年)由杭州移往广州,成为本地趙氏的入广之始祖

    本地的入增时间与时代背景 

    本地趙进入增城的时间,应在宋理宗朝之时。高车本地趙《趙氏族谱》纪录了趙彦仁后裔趙时洮在那时到增城为官:时洮,……登宋理宗宝祐四年(1256年)丙辰科四甲二百二名进士,授承事郎,增城县城丞。而时洮之子若杞,时洮五子,讳纲,字若杞,号怀林,百令寿。官德祐,从父奉诏,勤王留于增城,为开基之祖也。趙若杞从父奉诏,勤王留于增城,此种情况应发生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恭帝德祐二年(1276年)2月,杭州陷落,宋臣文天祥、张世杰、陈宜中、陆秀夫诸人犹力抵抗,江南各地云扰,而闽粤赣义民,起而勤王抗敌。此时,趙若杞奉父亲趙时洮之命,也在勤王的队伍中,并留于增城。附带说一下,新编《增城县志》人口中载,趙若杞在南宋德祐(1275年)由杭州广州,在增城县城趙屋开居,县志在他的迁入地点上应有误。上文已谈到趙氏入广州的时间是孝宗十四年丁未(1187年),始祖趙彦仁。而且趙若杞之父趙时洮是趙彦仁后裔,于宋理宗宝祐四年(1256年)到增城为官,其间已过了69年。同时,族谱也明确记载趙若杞是由广州迁入增城的。趙若杞的入增比棠村王泰的时间稍晚,但也属于开发增江三角洲的有功垦民。趙若杞被本地趙氏视为增城开基祖,他生四子,长子嗣兴居增城,次子嗣荣居荷岭,三子嗣圣居长埔,四子嗣贤居大岗。族谱说趙嗣荣是在元代延佑年间(1314年)移居到增城西北方现中心镇的荷岭(当地又叫荷佛岭)的,成为荷岭的开基祖。高车本地趙,即是趙嗣荣之后。 

    客家趙与高车建村

    客家的入增传说 

    高车村的本地趙和客家趙,世代都流传着客家趙的先祖到高车的传说:清康熙年间,荷岭的趙氏十一世祖趙登云到紫金请风水先生,在当地结识了当风水先生的客家趙先祖趙炳先(一说是在广州考试时认识的)。两人一叙家谱,发现在趙匡胤时代两家本是兄弟:趙匡胤(宋太祖)是长房;炳先公属二房,即趙匡义(宋太宗)后裔;登云公属三房,即趙匡美(魏王)后裔。登云诚邀炳先移居增城,炳先欣然允诺,即随登云入增。这个时间也正值清政府为恢复东南沿海复界区的经济,向外界发出招垦令的时期。他们相中了高车的风水,二祖公就选定高车,各自建祠开基。现在村里即有本地趙的《炳先趙宗祠》,也有客家趙的《登云趙宗祠》。

    客家始祖与本地始祖的分流

    在本地趙氏族源与入广时代背景中,讨论了本地趙氏始祖在南宋末期的迁移路线;本文又在王氏入增源流一节中谈到宋元之交,闽粤赣交界区成为拉锯地带。高车的客家《趙氏族谱》纪录了这一支趙氏在程乡的开基祖趙胜,于宋元之交,由江西吉安府卢陵县迁程乡(今梅县),创业于南门,立民籍于松源一图。以上诸点说明,南宋末期随皇室南迁的两房趙氏,就在此时段分道扬镳了:经元、明两朝约160多年的隔离,由杭州——广州——增城的三房趙氏后人成为了操粤方言的广府人,增城当地称他们为本地人;由杭州——江西吉安——梅县的二房趙氏后人就成为了说客家方言的客家人。

    高车建村时间

    客家《趙氏族谱》纪载了明末万历四十年(1612年),在梅县的趙念月,行年58岁,携带天佑公迁永安县(今紫金县)龙头约南山甲立业,又移下石约凤安围居住立业,念月公成为趙氏在紫金的开基一世祖。至四世祖始迁增邑……炳先……因于大清康熙五十四年乙未年(1715年)始居增邑何(荷)岭约,系云母都一图四甲,土名高车村开创立业。这段文字纪录下登云公与炳先公在高车开基建村的时间,是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

    文化强势的高车本地 

    查看族谱和(宣统)《增城县志》,再结合高车村现存的广府式传统排村建筑,可以推知当年高车在增城是个叫得响的文化古村。村中起文化导向的是本地趙,也就是说,本地趙是村中的强势族群。

    功名彰显

    本地趙在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光绪年间都出了金榜题名的人物,(宣统)《增城县志》16·选举2”里均有纪录:  

    乾隆朝  趙光浓  拔贡,历任陈州府通判,河南、汝宁参军等职
  嘉庆朝  趙光蕙  登二十四年己卯进士
  道光朝  趙光仪  廪贡,任石城训导,署高州府学教授
      趙德显  英德训导
  咸丰朝  趙德辅  十一年辛酉岁贡
  光绪朝  趙承璜  三十二年副贡,署广西潞城司巡检

  其中的趙光浓、趙光蕙是亲兄弟,他俩的父亲赵阳况,在地方上是个急公好义之俊杰,县志上有他的传记:性慷慨,乐施济,粤地患蛊毒,况检曾祖君锡良方,捐资送药,存活至千人。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和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地方出现饥荒,趙阳况以粟赈乡邻,藉以无患尝让地与族建祠,终身不言价
  能在县志上留名,并有传记传世的,在过去绝非等闲之辈

    列女流芳 

历史上,高车本地赵引人注目的另一个原因,是村中频频出列女,最具影响力的有两人:一是趙黄氏,一是趙单氏。
  趙黄氏,(宣统)《增城县志》25·列女留下了她的事迹:趙黄氏,云母都何佛岭趙彝周妻,黄繁奕长女。年十八于归,夫殁哀毁欲绝。以翁姑在堂,遗孩在抱,勉进饮食以仰事畜母。尝欲劝改醮,正色言曰:儿既为趙家妇,今忽二天,何以见夫地下?嗣是绝迹不归宁,惟勤女工以供菽水。邑令详请旌表。
  旌表,是封建社会中,政府为表扬那些遵守封建礼教的人,允许为其立牌坊或挂匾,这会让当事者或周边众人认为是无尚的荣光。
  趙单氏,(宣统)《增城县志》25·列女云:赵单氏,云都高车趙光枫妻,二十余岁寡,守节三十年,也属旌表之列。
  正因为如此,过去高车村口面南处,树立着一座高大的牌坊,路人远远地就能见到它。村民趙伟波(75岁)回忆说:牌坊是砖石结构,前面有一块圣旨石,两字一上一下,它的下方是一块横刻的节孝流芳石。牌坊后面,有一块恩荣石和彤管清操石,摆放的方式和前面一样
  这座节孝流芳牌坊,(宣统)《增城县志》名胜·坊表有载:在云都高车,为趙光枫妻、趙德显母单氏建。而且说这样的节孝流芳牌坊在增城还有两座:一在梅都小径村,为宋进母潘氏建;一在梅都春坑村为石国祥母张氏建
  对这座牌坊具体表彰的是谁,因时间的阻隔,村人也说不清楚了。趙伟波先生说,是趙光蕙中进士后,向皇帝请求为表彰母亲自22岁就守寡而立的牌坊。从县志看,节孝流芳石明确是表彰趙光枫之妻趙单氏的。诚如上文所引,县志在列女里用了一段文字纪录了趙黄氏,并说邑令为她上报,请上级部门批准立牌坊。那么,这个彤管清操石表彰的就应是趙彝周之妻趙黄氏了。彤管一词,出自诗经·邶风·静女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后人以彤管象征对爱情的赤诚之心。清操,清高的操守或高洁的节操之意。根据赵黄氏的言行,很适宜用彤管清操来评价她。牌坊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拆毁,现在节孝流芳石已找不到,圣旨石、恩荣石和彤管清操石都堆放在过去叫官厅的地方。另外,县志在列女中,还纪录了高车9个早寡守节的女人,她们都是二十几岁寡,守节二十几年、三十几年、四十几年不等,最长的是趙赖氏,趙亚养妻,二十岁寡,守节五十年。这些可怜的女人,用她们痛苦、悲惨的一生,换来了名垂县志。

   两个趙氏间的相处 

    历史上,两个趙氏在村里的发展并不平衡,本地趙因历史的积累,在政治与文化上一直处于强势;经济上,本地趙既务农又经商,由于商业经济的发展,解放前高车就有小广州之称。他们有了钱就广置田园(如解放前本地趙的趙伟增,平时虽常住广州,在香港、广州均有生意,在增城还置有千亩之多的田地收租),地位明显优于客家趙。解放后村里划成分,客家趙没有1户地主,而本地趙就有10户被划为地主。高车的客家趙就势弱许多。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客家趙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分家,一分家就有人搬出高车,到外面另建村落,使得留在高车的客家趙在数量上与本地趙相比总是少数;另一方面,功名上没出过什么彰显之人,不能与本地趙比肩。更因为经济上客家趙没有能力经商,田地又少,主要是向本地趙租田耕种,成为本地趙的雇工。
  本地趙虽说在村里是强势,但由于两个趙氏历来就都认同祖上曾是亲兄弟的原因,在宗亲的理念下,一般说来也还能善待客家趙,而且如果本村与外村因争田水发生械斗时,本地趙还需有尚武习俗的客家趙氏男丁们在前冲锋陷阵。因此,如遇荒年,客家趙有交不上租钱的,本地趙一方也就算了(当然,本地趙里也有恶霸);由本地趙出钱办的学堂也向客家趙的男女学童敞开大门;如若家境贫穷,客家子弟可以免费入学(外姓子弟却是要交够钱的);客家子弟有读书好的,也能按学历从本地趙氏祠堂领到花红”……
  因村内本地趙的势强,客家趙势弱,村民彼此交谈时使用的共同语是粤语,客家趙一般都会说粤语,而会说客家话的本地趙不多。由于是同宗,两个趙氏之间不通婚(现在才开始有)。
  两趙自建村以来,已共同经历了280多年的风风雨雨。因长期同居一村,生活习俗上在某些方面已互有影响。如本地趙年三十晚要在床头放两根有头有尾的甘蔗,以示甜到头,客家趙有的家庭也会这样做;客家趙在春节前备的年货中学习了本地趙做糖环(糯米)的习俗;本地趙接受了客家趙夏至吃狗肉的习俗;丧葬习俗客家是二次葬,做交椅式大坟,本地趙也与客家趙相同……等等。

 

 注释

1、参见增城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增城县志》,199511月,P.128
2
、罗香林:“客家源流考”,摘自张卫东、王洪友主编《客家研究》第一集,同济大学出版社,1989年,P.23
3
、同上。
4
、在棠村调查时,村委会里有王孔光先生和村委主任王庆华(54岁)、村党支部书记王泽如(54岁)等五六人。村里情况就是他们提供的,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
5
、参见曾昭璇:“增江三角洲历史地貌研究”,增城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增城县志·附录》,199511月,P.998
6
、刘丽川:“增城客家源流与三百年来和睦相处的客家山村”,《增城日报》,2007419日。
7
、同2
8
、参见增城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增城县志》,199511月,P.132
9
、有关高车村的情况均由高车村80岁的
容根、75岁的伟波、43岁的秋强、35岁的伟团等先生提供,特此感谢。
10
、参见增城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增城县志》,199511月,P.125
11
、参见刘丽川:“增城市客家村落的‘异姓共祠’与打醮考察——以小楼镇竹坑村为例”,《“客家民间信仰与地域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赣南师院,200711月。

 

(摘编自《增城方志:〈增城广府村落的“客家情结”〉》,作者: 刘丽川,系深圳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教授)

    标题由编者所加。

相关博文请浏览:

1、《情同手足的本地赵与客家赵》,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78d5a70100hmqs.html

        2、《赵氏三派入粤源流》,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78d5a70102v7tr.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