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个理科学者的思考
一个理科学者的思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0,380
  • 关注人气:3,9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远古史研究的盲点之二————感天而生(下)

(2009-05-21 11:11:44)
标签:

母系社会

质疑四

远古人类

智力进化

文化

分类: 远古史

    众多感天而生的看似荒诞的历史记载引发了一系列的疑问:

    质疑一:母系氏族社会是人类进化史中的偶然还是必然阶段?答案是:母系氏族社会是人类进化史中各地各民族必须经过的一个历史时期。因为在人类智力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很长一个历史时期里,从动物进化为人的远古人类没有认识到男人在生育孩子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刚刚脱离动物式非条件反射的远古人类虽然有了原始思维,有了意识,但他们还不能认识到交媾和怀孕、生育其实是繁衍后代的三个因果相连的过程。他们只是孤立地看待交媾、怀孕和生育这样三个环节,它们被看成是三件互不相关的独立的事件。所以,生育孩子是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怀孕是上天之神和女人感应的结果,而交媾不过是男人在每年一度的发情期干的一件蠢事。所以,当一个女人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会联系到几个月前的交媾,而会反思怀孕以前发生的最重大的事件,尤其是和天神的交流,然后把肚子中的孩子归结于这个神的感应的结果。一条蛇,一个巨大的脚印,梦见流星、彩虹、太阳、月亮都会成为怀孕的依据。这种怀孕时间上的倒推法产生了一个荒唐的结果就是怀孕周期的不一致。其怀孕周期完全取决于这个女人在什么时间和神发生了感应。如果是三年前,那么孩子的怀孕周期就是三十六个月,如果是昨天发生神人感应,那就是“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这是为什么远古时代女人生孩子怀孕周期各不相同的根本原因。因为她不懂怀孕是和男人交媾的结果,因为她一定要把这个孩子归结于一个神的感应。所以,远古时代的生育和男人毫无关系。这个时期就叫做母系氏族社会,是不同地域不同种族必须经过的一个历史阶段

    质疑二:远古时代,仅仅只有圣人感天而生吗?为什么远古史中的感天而生的传说在世
界各地分布很广?事实上,圣人感天而生最早是通过口口相传,后来是因为历史记录了这样的传说。所以我们才知道圣人是感天而生的。我们不知道在那个时代所有的人都是感天而生的。因为每一个母亲在怀孕她的每一个孩子的时候,都会寻找曾经和天神有过的机缘。这也是世界各地都有感天而生传说的根本原因所在。所有的原始民族都共同经历过认识进化的这一阶段,所有的原始民族都曾经认为女人突然鼓腹是某次和天神相遇的结果,因此所有的原始民族都必须经历母系氏族社会这一历史阶段。远古人类对自身的观察发现,只有女人会突然怀孕生子,而男人却不会怀孕。他们只能把原因归结于超自然的能力,而女性自身也无法解释这种自己无法控制的神的力量,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唯一的解释是距离怀孕日期最近的一次与神的邂逅。

    质疑三:司马迁为什么将神话写进了历史?答案是:《史记》需要一个人类历史的开端。但是历史是没有开端的,这就象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没有正解。司马迁在历史的入口只找到了这样三则历史传说(秦朝祖先也是感神而生)。最初的男人是女人和神的感应而出生的。无论他是在采风中还是在历史典籍中或者在史官的口口相传中都是如此的一致。司马迁只好把它们当做历史是曾经有过的真实传说记载下来了。治学严谨的司马迁并不认为这些感天而生的传说是神话,而认可远祖通过一代代的口述传下来的历史就是这样的。这并不表明司马迁认为人是女人和天神的感应而诞生,而只能表明司马迁时代(前145年-前90年),口传历史就是很虔诚地把这样一个远古人类起源说一代接一代地传授到了司马迁。

    质疑四:为什么女性的怀孕没有和男性的阴阳交媾建立起必然的联系呢?感天而生的人类学依据是什么?它们的人类学依据是:一、原始人类认识能力的进化(从猿的认识能力到人的认识能力)是一个漫长的、缓慢的、渐进的历史时期。在母系氏族社会留下的认识进化痕迹是,人们在很长的一个历史时期里都没有认识到阴阳交媾会导致成熟女性的怀孕,而怀孕的结果必然是孩子的出生。如果一定要拿出一个使人信服的根据,那就是:阴阳交媾并不是每次都会导致女性怀孕的,所以他们没有必然联系,对于认识能力低下的原始人类还不会认识到这两者之间的联系。第二,即使有效的阴阳交媾到发生明显可见的怀孕现象(出怀)中间也要有三到五个月的间隔,我们也不能苛求原始人类能够认识到这其中有因果关系和深刻道理。说三个月以前的某个行为会在三个月以后出现效果。我们太为难古人了!从表象上看,他们只看到女娲连年生育,一连串地生了十个孩子,所以这些孩子应该归属于母亲。所以套用一句今天很时髦的话说就是:生育,让男人走开!处在这一历史时期的阴阳交媾只是一种兽类在特定发情期的兽性本能,继而进化成为一种原始的娱乐。在远古人的思维中它们只是被看作是孤立的事件。至于人类是什么时候解开这个谜团的过程本身至今还是一个谜。

    文人们不是从生理学和人类原始的初级思维角度去研究这个问题,结果只能是钻进死胡同。闻一多先生在解析《诗经·生民》中“履武帝敏,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时写道:“诗所纪既为祭时所奏之象征舞,则其间情节去其本事真相已远,……只是耕时与人野合有身,后人讳言野合,则曰履人之迹,更欲神异其事,乃曰履帝迹耳。”这种看法是作者的一种主观臆断。姜原是远古史的女性始祖之一,在姜原生后稷之世,人类尚不知道怀孕的科学道理,只知道人都是感天而生的。直至孔子出生的春秋之时,男女野合都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人们根本无须为之讳言。闻一多是以现代人的知识和认知能力推究远古之事。他忽视了古人在认知能力发展的初级阶段,正处于从智人到现代人的发展的起步阶段。真相就是:姜原踩了那个巨大的脚印以后,感觉身动而有娠。其实这个时候她早已怀孕三个月以上时间了,她却不知道原因是发生在三个月以前,而是认定是“履武帝敏”所致。因为“履武帝敏”是她怀孕期间唯一的一件和天神有关的行为。

    从曾经使司马迁迷路的历史的死胡同继续向历史深处追溯,我们除了知道是母系氏族社会,其它一无所知。既然历史向前的追溯被阻断于母系氏族社会,我们只好从它的另一发端查起:人类学研究告诉我们,从动物进化成人类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年代。但是有两条基本的线索。一是人类从体格上的进化。从动物的四肢行走到直立行走,从手的进化到以母亲为中心的氏族社会的形成。二是最重要的人类智力的进化。距今10万~1万年前晚期的智人出现了,这个时期人类的体格进化已经基本完成,他们的化石在各个大陆都有发现,如法国的克罗马农人、我国的山顶洞人等。这个时期的智人与现代人十分接近。但是有一点基本不变,这就是动物也好,人类也好,如果要繁衍,就必须经过阴阳交媾,经过必要的怀孕,经过基本相同的怀孕周期才能延续下去。对人类来说这个周期就是“十月怀胎”。从远古到今天怀孕周期也许会有细微的变化,但是有一点不会改变:所有女人怀孕周期应该是大致相同的。也就是说不应该出现上文中怀孕(感神)后立即生育直至怀孕三年后才分娩一类的现象。

    在依靠口口相传的传续人类历史的年代中,神话和历史是杂糅一体的,随着时代变迁这种糅合因为人们的理解创造附会变得更加有机和谐。以致凭借古籍中的记载为依据的研究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界线。填补这片空白,我们需要进化论和生理学。泰勒说得最明确:“野蛮人已有无数年停留在人类心理的创造神话的时代。历来许多解释神话的起源的学者,皆因不明白神话发生时代的人类是如何生活与如何思想的,故尔尽说些废话,反把神话起源的真原因——一件极简单的事实,深深埋没了。”茅盾《神话研究》这件极简单的事实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史籍和民间传说中有那么多的感天而生的传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