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星病友郭昶(下)

(2008-11-27 09:36:08)
标签:

健康

分类: 病友故事

从保姆口中我知道,康老二2003年胃部手术后,一直都挺好的,但在05年检查时,发现复发了,肠出了问题,也做过手术。后来,也恢复得非常好,有很长一段时间,还可以经常跟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饭。但到06年开始,肠胃就一直出问题,老是拉肚子。本来,在家静养了一段时间,已经好了许多。但在“五一”前,他出去跟一群朋友在外面吃饭,回来就不行了,拉肚子拉得非常厉害。他本来一直在他所住的祁福新村医院治疗,但这次,医院解决不了。只好转到这里。现在医生要求他禁食禁水,靠打营养液维持。听医生说,他的癌细胞已经发生了转移扩散,在背部也长出了肿瘤,已经不能再做手术了。也因为他身体太虚弱,也已经做不了化疗,现在只有寄希望这家中医院能否用中医调理看。

听保姆讲的情况,我很有些吃惊,看来,他的情况比我所看到所想象的都严重得多。保姆在跟我聊天时,不住地说,他本来没事,就是那顿饭吃坏了,吃了一些不该吃的东西。她说,他这个人很喜欢交朋友,朋友很多,本来,很多朋友知道他的病情,一般不叫他外出吃饭,但那天是快五一节,很多老朋友邀他出去聚聚,他禁不住诱惑,出去吃了。估计,也是因为太久没有在外面吃,嘴搀了,吃的多了些,又吃了海鲜。犯了忌。结果,一吃完饭,就拉个没完,怎么治都止不住。现在一点东西也不能吃。

听保姆这样说,我知道问题并非全在吃上,主要还是他的癌细胞扩散问题在做怪,犯忌外出吃饭,只是个导火索而已。不过,这也提醒我,对于我们这样的肠胃出问题的癌症病人来说,饮食真的好重要,好关键,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导致难以挽回的后果。对于健康人来说,是病从口入,对于我们来说,是祸从口入。因为,我们的肠胃受损后,已经变得非常敏感非常脆弱。任何的小问题,都可能引发大问题,甚至大灾难。

康老二搬走后,我就在病房区极少看见他。虽然我们还是在同一个病区,但他住的是高级病房,独立性隐秘性很高,除非他自己走出来,否则我们几乎没有可能碰面。随后,我在那个病区住了二十多天,只在公共走廊和CT室外碰见过他两次,每次他都是坐在推椅上,被人推着走。而且,他还是很担心被人认出似的,每次见他,他都是用外套盖在前身,连嘴和鼻都一起盖上,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而就是仅剩的眼睛,也基本上是闭着的。看得出来,他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大好,应该是非常虚弱疲惫。跟我初见他时已经判若两人。

据他的陪护保姆介绍,他住进高级病房后,拉肚子的问题一直没有缓解,医院请来很多专家在给他想办法,但效果有限。他现在总是说头晕,没力气。有一次,他让保姆推着他在走廊里走了一会,刚吹了点风,就差点晕倒。我估计,是太久不能进食的缘故。

在跟他的陪护保姆聊天时,我曾问她,替这样一个笑星干活,吃住在一起,是不是很好玩很搞笑?她回答说,根本不是外人想象的那样。他人是很好,其实很闷。在家时,几乎跟电视上那个好玩好笑的康老二完全相反,很少说话,很少动,总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呆在家里。他特别怕吵,对环境要求很高。他之所以病后喜欢住在祈福那家并不出名的医院中,就因为那里的环境好,他可以不被打扰。他可能是因为长期拍戏,已经养成了晚睡晚起的习惯。而在广州的医院,都是要求早睡早起,他很不习惯。在那家医院,他可以在病房中一觉睡到中午。医护人员非常照顾他的这种习惯,非常配合迁就他。

真没想到,那么活泼搞笑的康老二竟有如此安静的一面。这或许应了“人总想过跟现在生活相反的生活”那句话吧?外面活跃的人,很有可能内心很安静。

我在那家医院治疗了二十多天,但效果并不理想,所以,在2006年6月底,就出院了。在家呆了一个多星期,情况又恶化,就又转到另一家医院去了。康老二后来的情况,就不大清楚。

在2006年7月中旬,有一天看报纸,突然看到报道说他病逝。真把我吓了一跳。因为,尽管我知道他病情不轻,但仍然没想到这么快。离我最后见到他,才仅仅是隔了十多天。我原本以为,他至少还可以活个一年半载的。因为,他还那么年轻,才刚刚50岁,正当盛年。有那么好的治疗条件,癌症复发并不算太久。我在住院时,看到过很多比他病情严重得多的人,他们都可以一拖几个月甚至一年数年。

康老二病逝,广州的媒体进行了大幅报道。其规模是近年来少见的,比不少港澳巨星的报道篇幅都要多。成千上万的市民自发悼念他,并到殡仪馆送他最后一程。由此可见,康老二在广州的影响力,在广州的受欢迎程度。其实,我对他的了解真的很有限,他的真名郭昶,我是看过报道才知道的,他的角色名“阿宗”和“康老二”,“二佬”等,比他的本名为更多人所知。尤其让我惊奇的是,被广州人如此喜爱,被称为最能代表广州小市民男人神韵的郭昶,原来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而是出生在东北沈阳的东北人,他在东北生活到十多岁才来广州。但,他身上的广州味是那么的浓厚,纯正,以致我一直以为他是地道的广州人。我估计,有我这样误会的人绝不在少数。一个来自乡俗民情差异悬殊的外乡人,能把自己真正地融入异乡,让自己的身心灵都被浸润其中,几乎是彻底脱胎换骨,让这么多的老广州人都无法嗅出一丝的外乡气息,对照自己来到广东生活近20年,仍然融入不了,外乡人气息浓厚,仅仅是这一点,就令我非常敬佩。由此可见,他之勤奋和入世之深。

康老二的骤然去世,让我情绪低落了好几天,即使当时有最喜爱的世界杯足球赛,也难以将我的情绪调转提升。我当时最感忧虑的就是,我们无论是病情还是病程都非常接近,我们走在了同一条路上:我们都是在2003年第一次查出胃癌,几乎同时做的手术,又几乎是在很接近的时候发现复发,做过第二次手术。而他则在第二次手术后不到一年时间就撒手西归,而我则在第二次手术四个月后,陷入了吃不得睡不成身体快速衰落的困境,如此对照,是不是意味着他就是我的前路,我将步他后尘?是不是意味着我的来日也将不多?从癌症被确认复发后,我还从没有这么强烈的意识到死神离我是如此之近,我对生命的脆弱,有了更切实的体认。所谓唇亡齿寒同病相怜,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尽管,我们打交道的时间极短,言语交流极少,严格来说,几乎算不上是病友。但跟康老二做病友的这段经历,还是让我体味了另外一些跟生命有关的东西,给了我诸多的思考和启示:一是,作为肠胃出问题的癌症患者,千万要重视饮食,必须谨记祸从口入。二是,个人价值的体现不在于钱多钱少,官大官小,更在于人们的口碑,在人们的心中。也就是说,人的精神价值,远远高于金钱和官位。郭昶终其一生,无官无职,虽不是穷人,但在广州按富裕排名,怎么排估计也排不到万名之内,但他死后之哀荣,在广州近十年内,也是少见。郭昶虽然生命比许多人都短暂,但他的音容笑貌,会比很多很多人都要活得久远。所谓的人生不朽,就应该是这个意思吧?这给了我一个对价值追求更加明确的目标——像郭昶那样,追求精神价值。

郭昶给我最重要的启示就是,自然生命无法把握,但价值生命却可以自控。只要自己创造了有价值的精神,我们的生命,一定会比自然生命长远得多。如此一想,虽然,自然生命面临威胁,随时可能结束,但如果我创造了精神价值,我照样可以“活着”,活得比很多人都要久远。这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盼头,新的希望,给我另一种精神上的振奋。当是时,我正在着手写一些文字,因为病痛难熬,对是否写下去,有些犹豫不决,郭昶的故事,让我坚定了写下去的决心,甚至加快了写作的速度。虽然,对精神价值的体认,并不是始自郭昶,一直以来,我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郭昶,让我走得更坚定。我曾经发誓,在我去见死神之前,一定要把我想写的那些文字写完,所以,在随后的日子里,尽管几乎无法平静地呆哪怕一个钟,我仍然坚持只要有可能,就坚持写东西。郭昶让我产生了从来没有过的紧迫感,从来没有过的坚定信心。

而这种坚定投身于写作,对于我能熬过随后那段最为艰难的岁月,真的十分有帮助。写作,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减轻了病痛的折磨和胡思乱想,直接间接地宣泄了恐惧、压抑、忧虑、孤独等情绪,让我没有患上普遍存在于癌症病人间的抑郁症;写作,也让我体味思维的乐趣文字的乐趣旧梦重温的乐趣,生命历程中美好的一幕幕重新呈现在眼前,加深了对生命对这个世界的留恋,强化了我的求生意志。

孔老夫子说:三人行,必有吾师。事实上,我们身边的每个人,无论是男女老少,无论是贤愚不肖,无论是权贵贫贱,都可以是我们的老师,从他们身上吸取对自己有帮助的因素,关键不在于他们的状况,而在于自己有没有兼收并蓄触类旁通的胸襟和本领。这其实也跟另一句古话暗合:”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跟我们生命相交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对自己的生命产生影响,只不过,有的人大一些,有的人小一点。郭昶让我更深地体会到这一点。他的自然生命如此急促的消失,他的精神生命是如此丰茂,都深深震动了我,点化了我,就如同给我树了一个最贴近的标杆。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说,康老二算得上是我的偶像,而不再仅仅是我儿子的。他差不多也是我唯一的偶像级病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