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星病友郭昶(中)

(2008-11-27 09:27:55)
标签:

健康

分类: 病友故事

我估计,我的病情非常严重,十足一个重病号,应是不大受欢迎的一个原因。再仔细想想,应该不止如此。想来想去,突然发觉这个中年男人好眼熟,好象是在哪见过。然后一下子就想起曾经见过的电视连续剧《外来媳妇本地郎》,这个人跟其中康老二“阿宗”很像。我再仔细多瞄了几眼,很快就认定他就是那位康老二。

因为电视中的康老二,长相实在很特别,是个典型的马脸,又瘦又长,因为太瘦,没有多少肉,脸皮松弛得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满脸都是折皱,就像少年儿子穿了老爸衣服一样,很不合身。再加上那一头蓬松的卷发,一双三角眼和随时想嘲弄人的眼神。活脱脱一个康老二。因为康老二那副搞笑的经典形象,太深入人心了。所以,我虽然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他本人,还是很容易联想起来。只不过,眼前的康老二,比荧屏上的康老二苍老些,更瘦些,脸色也不大好,最主要的是他的眼神,比荧屏上的古灵精怪神气活现差远了,似乎没什么神。显然,他被疾病困扰时间不短,而且病得不轻。这从他那苍白黯淡的脸色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当然,虽然我心中已经认定,但还是不大敢完全肯定。我还猜想过,会不会是康老二的兄弟。曾经装作不经意地走过他的病床,偷看挂在病床前的病人卡片,但他的卡片上面反常地只有年龄,却没有姓名。显然,医院在为他做一定的保密工作。这更坚定了我的判断。及至我完全住进去了,就发现,我的确是跟一位影视明星搅在了一起。

因为,我所在的病房,显然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不仅医生查房似乎勤得多(当然主要是查他的病情),而且,不时有病人甚至医护人员,走到我们病房门口时特意停下来,将头探进来,向病房里瞄几眼,笑一笑,就走了。我当然知道,这些人不是来看我,而是来看同房的这位中年人。这是典型地的明星效应在起作用。好奇心人皆有之,而现在,最能激发人们的好奇心,当然是非影视明星莫属。

有几位护士在给他打针换药时,都忍不住笑问他是不是阿宗?我知道,她们应该知道他就是,只不过,是没话找话地想借此机会跟他说说话。每当这时,我就听到他常常装疯卖傻地反问:“什么阿公?我是阿公的哥哥阿私,你想让我当你阿公?”搞得那些护士小姐哭笑不得,败笑而去。如是三番几次,我没有一次听到他老实承认自己就是阿宗。

即使躺倒在病床上,仍不失搞笑本色,仍不忘调笑搞笑,郭昶之所以能成为广州家喻户晓的笑星谐星,这种似乎是与生俱来,而且是随时迸发的滑稽本性,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吧?而从他调笑中所透露出的那种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也是作为明星人物的惯用手法,所以,即使没有更多的证据,我还是认定,他是百分百的康老二了。

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跟一个影视明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所以,刚开始时,还真有点不适应。在我心目中,名人明星之所以成立,就在于他们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只可远观,不可近亵。用距离或者是其他手段保持神秘感,是维持这种明星气的最基本手段。而一旦这种距离太近了,神秘感消失了,明星跟普通人一样,也就容易失去光彩。这样对明星和他人都不是好事。明星失气,民众失望。所以,明星天然地要跟民众保持距离,也就可以理解,不可避免。

而现在,当红明星竟跟我这个普通人住进了同一间房,吃喝拉撒睡,全在一起。如此近距离接触,我没想到,估计那个康老二更没想到。我估计他也很难适应。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这人有点穷硬,从来不追星,也不惧名人要人,甚至对名人要人往往采取有点逆反的姿态。不仅不会无故逢迎,更是漠然相待。盖因我本人脾气如此,也因搞新闻工作多年,走南闯北也见过的名人要人多了,名人要人明星的光环,对我作用不大。所以,我估计,我的出现和我的淡然态度,会让这位明星不大受用。

这也或许可以解释在看到我进病房后,他那有点敌意的眼神,他对自己的身份讳莫如深。当然,设身处地换个身份想想,我也可以理解他的做法。作为一名正当红的明星,绝对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病情,不想让更多人看见自己那衰败的病容,这太损害形象。他的谨慎也是对的,他如果知道了我是一个新闻工作者,恐怕更会紧张,尽管,我并非娱记。也很久没上班了。

在经历一阵不适应后,我很快就确立自己的处世立场和方法:以礼相待,不主动交结,井水不犯河水。我对自己的身份和职业也予以保密,我怕他有忌惮有想法。

所以,可以说,我们是各怀心事地住在了一起。这真是漫长的住院生涯中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因处在被称为广州富人区的二沙岛上,又因临近广东省主要党政军办公区的特殊位置,再加上全国最大中医院——广东省中医院分院的金字招牌,一直被人高看一眼,颇有神秘性。据说,到这里住院的人,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院内设置了一些很高档的病房,专供那些高级别人物或花得起钱的富人们享用。有广州人高级疗养院的名声。所以,我这个穷人住进了这样的医院,刚开始还是挺忐忑的,担心费用太高吃不消。但后来,真的住进去了,发觉整个医院硬件软件条件是不错,也的确有些一天单床位费就要几百元上千元的高档病房,但大多数还是普通病房,床位费并不比其他大型医院贵,在医院住院病人中,也有不少显然比我还穷的人。

我当时还在纳闷,这个红遍广州的康老二怎会住在普通病房呢?后来从陪其住院的保姆处得知,他本来是要进那种有厨房有餐厅客厅高级病房的,无奈这个病区那种高级套房已经住满了,没空的,他只好住进普通病房。不过,他曾要求把这间病房包下来,医院也答应了,但没想到我又住进来了,令他很意外,也有些生气。不过,医院也答应他,很快就有高级病房空出来,他很快就会搬走。

知道了这一幕,我更是理解他那令我印象深刻的敌意的眼神。有了这个心理基础,我的态度也和缓多了。我曾经以为他在跟我摆谱,现在看来,是有点误会。是因为我这个计划外的强行闯入者,打破了他的预期和安宁。

我们虽然床挨床地躺在了一起,但我们一直没有交流。一来,我的身体实在太糟糕了,咳嗽、呕吐、胀气,把我折腾得够呛,几乎没有消停的时候,令我既没心思也没精力跟人聊天。二来,他也忙得很,一会打针,一会要糊药,有不少人来看他,陪他聊天,他还要不断地上厕所。我发觉,他上厕所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几乎是隔一个小时就要去一趟,而一去就好久,搞得我几次想上厕所都上不了。当时我们的情况都是比较麻烦,他是拉肚子,我是大便干燥拉不出。上厕所要花比平常多得多的时间。他上厕所频率高,我上厕所时间久。所以,尽管我们是两人病房,有独立的洗手间卫生间。却仍是不够用,搞得大家都很头疼。

因为上厕所,我们才有了些交流,不过,只是为了协调,并没有深交。从我观察来看,他的病情不轻。我听医生说,要求他要禁食,只能喝开水,绝对不能吃任何有渣的食物,连有油水的水都不能喝。他那么频繁地上厕所,我估计应该是肠胃有问题。我原本以为,他只是消化出了问题。根本没想到,他的问题那么麻烦。

后来,听他的保姆说,他也是得了胃部肿瘤,曾经做过手术,化疗,现在是复发。跟我的情况差不多。在当时看来,他的情况很显然不是很好,他虽然能自己走路,自己上厕所,但走路已经有些飘忽,有气无力。虽如此,但他的精神状态还相当不错。坐在床上,跟人闲聊还一聊就很久,高兴起来,嗓门还是大得很,偶尔响起的他那招牌式的笑声,跟电视连续剧中的康老二一样响亮,一点也没失真。所以,我一直以为,他也只是跟我一样,调理调理一下就会好的。

在同一个病房中住了一整天,我们的关系终于融洽起来了。尽管,我们还是没有多少言语交流。不过,在他冷淡的外表下,却有颗热心,这是通过一件小事,让我真切感受到的,这令我对他好感增加了不少。

当时,我因为身体很不舒服,带了MP3到医院,想用音乐来转移注意力,减轻病痛。但当照顾我的叶姨把MP3给我听时,却没有声音,我一看,原来是电池没电了。我非常失望。叶姨看到这个情况,很是着急,不断地埋怨自己没有先检查一下,搞得我听不了音乐。这时,郭昶主动叫陪护者拿了两节新电池送给我,MP3能听了,令我很欢喜,也很感激。到了下午,家人来后,买来了新电池,我说要还他新电池,他很干脆地摆摆手说:“嗨,两节电池,哪里要还来还去?”。不要我还。这让我在不安中,对他的性情,有了认识。看来,他并非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冷漠,而是外冷内热,是个既爽朗又乐于帮人的热心人。

说实话,跟当时的我住在一起,的确不是件愉快的事。因为我的病情非常麻烦,不断的呕吐、咳嗽,夜不能寐,所以,同房者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滋扰。在我入住的当天晚上,我几乎折腾了一整夜。我听到他也几乎一整夜没睡好觉。我知道,是我打扰了他,心中很是不安。但一整个晚上,却没听到他一句不满。第二天早上,他还很关切地对我说:“你昨晚咳嗽了一夜,是什么问题这么严重?”我简要地告诉了他我的情况,并表示歉意,他还是摆摆手,说不在意。

第二天上午,医生过来查房时告诉他,有间套房病人正在办出院手续。他最迟下午就可以搬进去。到了下午,他就搬走了。我估计,他也会跟我一样松了口气。他得到安宁,我也得到解脱,至少,我们病房不再是注目的焦点,少被人打扰,我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病情影响了他,而内心不安。我们算是各得其所。

尽管我跟康老二没有建立起通常情况的病友关系,但却跟他的陪护保姆建立起了不错的关系。据她自己说,她本来是在他家当保姆,已经干了几年了。现在他病了,也就到医院当起了24小时陪护。她在病房照顾他时,真的非常尽心尽力,非常细致。我看在眼里,也敬佩在心里。这年头,要找一个这么好的保姆陪护,真的好难。我在病房时,总是夸她,她也对我很是友好。所以,她虽也搬进了套房,却不时回到我的病房跟我聊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