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星病友郭昶(上)

(2008-11-27 09:18:25)
标签:

健康

分类: 病友故事

 

 

自从20年前一部《我爱我家》火爆后,情景剧就成为中国大陆最火的电视节目之一,作为情景剧重镇的广州,当然也不例外。或者说,广州的情景剧,正是中国情景剧火暴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京派海派之外非常独特的粤派。

在这片火红的情景剧热中,在广州热播的《外来媳妇本地郎》,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说是代表作。因为这部片不仅剧集长,截止2008年5月,该剧已播放超过1400集,据说,已创了国内电视剧长度的记录,而且还将继续播下去。更重要的是,这部长剧并非王母娘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而是精彩纷呈,在广州大受欢迎。很多广州人,长年累月地追着这部电视剧看。一段时间以来,看这部电视连续剧,已经成为广州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这部取材广州本土的生活情景剧,极富广州本土色彩,是典型的广味电视剧。该剧以一个广州家庭几名儿子娶了外地媳妇为楔子,将由此带来的婆媳矛盾、习俗冲突、邻里纠纷、同事隔阂等熔为一炉,虽不波澜壮阔,但波折和矛盾不断,笑料不绝,将广州市井生活和人情俚俗展示得淋漓尽致,极受广州人欢迎。

这部剧在广州大热,因此捧红了剧中一大批演职员。因为,他们讲的是康家故事,所以,剧集中饰演康家人物的演员,都成为了广州人心目中的大明星,他们也被以剧集中的人物被称呼。很多人本名不为人知,剧名反倒是广为人知。其中扮演二儿子康祁宗的郭昶则是明星中的明星。不仅因为在剧集中他娶的是广东老婆,还有个宝贝儿子,是康家的中心,戏份最足,出镜最多,更主要的是,他的表演特点最鲜明,刻画最到位,最富市井气,生活气。他表演的“二佬”极其小市民,但内心善良,他将一个广东小男人尖酸刻薄而又孝顺父母、顾家疼老婆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他极善于搞笑,动作夸张,表情丰富滑稽,很能调动气氛。因此被称为广州版的”周星驰”和”赵本山”,是广州最受欢迎的谐星和笑星。人称“康老二”、“二佬”、“阿宗”等。

我虽然平时不大看电视连续剧,但我的家人特别喜欢看,特别是我那小儿,最喜欢看这部剧,一看到“二佬”,听到他那有点像唐老鸦的尖嗓门,就乐不可支,有时笑得在沙发上打滚。“二佬”郭昶称得上是我儿子的偶像。受家人的感染,我也偶尔看看,郭昶的表演,也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整部剧中,我对郭昶扮演的二哥印象最深。

当然,印象归印象,好感归好感,我早已过了追星的年龄,对剧中明星最多只能说是喜爱,根本达不到崇拜的程度,当然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跟这些影视红星会发生什么关系。但命运就是这么巧,在我生命进入最黑暗的时期,在因病痛不欲生时,却意外地跟我家人所喜爱的康老二有了关系,套用娱乐用语,就是我们曾经几乎零距离“同居”过——我曾跟这位红星住在同一间病房,成为了病友。尽管,我们相处的时间非常短暂,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但我却亲眼目睹了这位明星生命历程中最后一段时光,眼见其悲壮陨落。这一段经历,曾经给我很强烈的震撼,很多思考。

那是在2006年5月间。我因胃癌复发做完全胃切除手术,在进行一个疗程化疗后,出现严重的胃反流等问题,反流、呕吐、烧灼、咳嗽等问题将我折磨得吃不得,睡不成,非常痛苦。那时,我一直以为是化疗毒副作用在作怪,我先是找了家综合性医院,用西医调理,但效果不大。于是转而将希望寄托在中医上。我本来想到广东省中医院找专家看看,但省中医总部没有床位,后经辗转打听,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有床位,于是,我就住进了这个我所住过的环境最为优美的医院。我虽然是肿瘤病人,但当时最大最迫切要解决的并不是肿瘤问题,而是饮食消化问题,是怎样能正常饮食的问题,所以,我住进的是这家医院的消化内科,而不是肿瘤科。而偏偏身患胃部肿瘤的康老二也出现了消化问题,也住进了这里的消化内科,并跟我做了病友。

我是在2006年5月初住进这家医院的。当时,我已经有差不多一个多月没有正常吃东西了,吃什么吐什么,每次吃饭,都像是受刑。干饭早就不能吃了,稀饭也吃不了,基本上是靠喝米汤来保命。为了保证营养,家人就在米汤中加点肉末或青菜,但只要有点油星或者是味道稍浓,胃肠道就非常敏感,即时发生反流,将食物逼出,导致我呕吐不止。曾经一度,在门诊看中医,吃了些中药有所好转,但到4月底,专家开的中药,我基本吃不下。主要还是胃部反流太厉害。喝中药,就像是在喝滚烫的钢水,烧灼感从口、喉、肠道,一直蔓延到胃部,肠胃反应非常强烈。这样中药要么是喝不进去,要么是勉强喝进去了,也被胃部强烈的反流给倒逼着吐出来,连带着将胃部所有的食物也给吐出来。

由于太久无法正常进食,我的营养状况非常糟糕,体重已经从70公斤降到50多公斤,再加上非常严重的咳嗽问题,我整个人已经被病魔折磨得疲惫不堪,几乎是奄奄一息。我虽然强烈排斥住院,总想着在家吃中药来调理。但后来吃不下中药了,不得不接受住院治疗。

我当时可以说是紧急入院的。那时正是“五一”长假,很多医院医生也大多放假休整。因为我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很令人担心,我实在等不及过完假期再看医生,而是在5月7日那天挂急诊找医生,结果,一去就被医生开单住进了病房,他甚至连我的病情还没问完,他说我得赶紧住进来再说。

我是2006年5月7日住进该院消化内科的。记得我当时走进我所在的病房时,第一眼就看到另一张床上坐着一位中年男人,正跟一位朋友在闲聊,他见我走进来,似有点意外,也有点不满,原本笑意盈盈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恼怒。我本来想跟他打个招呼,但他很快就把脸转过去,跟朋友继续聊天,不理睬我,我明显地感觉到他有点敌意,对我很不欢迎。所以也就没打招呼,径直躺在了自己的病床上。这样情况,我见得多了,先到的病友,往往不大欢迎新病友。因为新病友一来,就意味着有限地病房空间更是逼仄了。但尽管如此,一般人还是有所顾忌,不会表现得太明显。因为毕竟,今后还是要同居一室,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他的不加掩饰的敌意,让我禁不住想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