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2007-11-16 23:36:38)
标签:

我记录

职场故事

职场/励志

长沙

梭螺

槟榔

来凤鱼

沈丹萍

陈清贫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2007年11月初,我在连加了两天班后,把手头的稿件一一处理完,未及休息,便又匆匆踏上了旅途。对此,我们的雷老板曾经形象地比喻我们为新闻“侯鸟”,月初呼啦啦地飞出去,月中又呼啦啦地飞回来。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记得第一轮跑全国时,那真是异常的兴奋,每到一地都舍不得睡觉,除了马不停蹄地采访、组稿外,就是到处瞎逛,废墟遗址,广场公园,大街小巷,几无一遗漏。最后弄得每个大中城市都像自己的家乡,每一次下飞机、火车后,都感觉亲切无比。

    当编辑、记者15年,我几乎围着中国转了20圈,每一个大中城市都至少去了10次。记得有一年我去北京次数特别多,感觉一眨眼就到了天安门,一眨眼又到了天安门,以致后来我笑着对朋友说:“我怎么感觉天安门就在我家隔壁啊!”

    而这一次出差,我先抵达了长沙。由于离武汉并不远,又是省会城市,所以这城市来得特别多,我估计已经超过40次!在这漫长的15年里,我亲眼见证了这城市的许多变化,如平和堂的崛起,五一路的改造,还有湘江两岸的美化等。

    对于长沙,印象比较深刻的有这样几件事。一是吃这里的梭螺。那是我第一次来长沙,估计就是1993年3月或4月吧,我在一个叫银盆岭的地方住下来,当晚没有安排工作,也没有约见作者,就随意地在宾馆附近闲逛。

    夜色朦胧中,路边不时可见一些热气腾腾的小吃摊,里面卤着一些香干、猪蹄、牛肉之类,而最多、也最显眼的就是大小梭螺。这玩意儿湖北不少见,却很少有人弄得吃,所以,一见之下还是比较稀奇的。尤其看着路边那么多人吃得呲牙咧嘴,酣畅淋漓,津津有味,更觉得已是一道罕见的风景了。

    1993年的武汉,夜市还没有发展起来,出差时蓦然看到长沙街角随处可见的小吃摊,自然觉得十分新鲜。于是,我也乘兴坐下,要了一大碗冒着香辣热气的梭螺,照葫芦画瓢地吃将起来。

    这玩意儿不大,吃起来很麻烦,一点也心急不得。拿起来要先吮汁,然后用牙签把螺肉挑出来吃掉,再吮汁,最后才把螺壳丢掉。当然也有一些人唇舌比较利索,拿起来只一嗦,连肉带汁便都进了嘴。也许,梭螺真正的吃法就是这样一“嗦”?

    这些小梭螺的螺肉比较鲜美,自不必说,值得一提的是卤汁,大都又辣又醇又香,而且回味无穷。我至今都怀疑,这些美味的卤汁里,是不是曾经秘密地加入过罂粟壳?因为它让人上瘾!有一段时间,我中午吃,晚上吃,半夜还一个人爬起来去吃!不吃就浑身难受(这完全是上瘾的症状)!

    对于梭螺,我这个外地人喜欢吃,长沙人自然更喜欢吃。那些时,无论是别人请我,或我请别人,只要一方说:“走,吃梭螺去!”而另一方必然欣然前往。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曾经遍布长沙大街小巷的梭螺,有这样瓦罐的,也有大锅卤制的。


    记得有一次,我们敬爱的雷总到长沙来劳军(慰问作者),我还请他在夜色下的路边吃过一回。哈,那老板一家都非常喜欢《知音》,摊子旁放了好大一摞我们的杂志。在那一刻,他可曾想到:面前正大汗淋漓吃梭螺的两人,一个是《知音》的副老总,一个是《知音》的名编辑?

    现在,这梭螺我已经不爱吃了,而且在长沙也没有当年那么多见了。

    除此以外,我在长沙另一个吃上瘾的,就是这里的槟榔。和台湾、海南的新鲜槟榔不同,这里的都是那种腌制过的烟果干槟榔。而最开始,都是那种现切现调味的,不像现在,满街都是那种包装好的。

    那时,几乎每一家小店铺柜台上都摆着一到两个大铝盆,里面放着腌制好的槟榔,呈长橄榄状,黑不溜秋的。一般一元一个,贵的两元一个,顾客一般要五个或十个。选好后,店主会拿出一个小铡刀,麻利地喀哧喀哧一个切成三丫或四丫,然后熟练地在手指间夹成一排,另一只手飞快地在上面点上芥子油、桂子油和调味酱。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店主麻利地用小铡刀切槟榔,顾客一边选,店主就一边切。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在切好的槟榔上点桂子油,味道有点辣,但劲力十足。

    当所有的槟榔处理完后,店主会把槟榔放在每一家特制的、有自家招牌的塑料袋和小纸袋里,最后故意留一个不放进去,递给你现尝。

    因为好奇,我第一次买了五个回宾馆尝鲜。第一个没当场吃(幸好),而是拿回宾馆才开始吃的,入嘴后,像口香糖一样嚼了两下,第一感觉是辣,第二感觉是甜,第三感觉是涩,第四感觉是麻,没过多久,竟然开始觉得浑身燥热,大汗淋漓,耳边嗡嗡作响,热血冲头,随后天旋地转,根本站立不住。只得呼啦一下倒在床上,只如酒醉了一般。

    真厉害啊!事后浑身都湿透了。这种桑拿感觉我事先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而更没想到的是,我竟然就此上瘾了(喜欢上了这种晕眩感觉)!从此吃槟榔成了习惯,每次离开湖南,都要带一大包回去,比湖南人还像湖南人。

    后来,连同事都知道我爱吃槟榔。如我们尊敬的沈老师,有一次从长沙出差回来,竟然批发回了整整40包槟榔,送给我当了生日礼物!呵呵。

    从我第一次在长沙吃槟榔起,大约过了整整13年,武汉才开始零零星星地有了湖南袋装槟榔卖。随后,全国各地也渐渐有了一些湖南槟榔的影子。不过,味道都比不上在湖南吃槟榔纯正,地道,更远远没有那种一吃就晕倒的猛劲。

    到近两年,我对槟榔的热情也逐渐下降。由于被告知容易诱发口腔癌,便渐渐戒了。

    在长沙,最难忘的第三件事,就是带昔日影星沈丹萍去吃来凤鱼(写到这里才突然发现,这三件事竟然全和吃有关)。

    沈丹萍,1960年2月19日出生于江苏南京市一个普通职员家庭。1979年,她在电影《百合花》中饰演新媳妇。随后又在峨嵋电影制片厂的影片《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中,扮演女主角,农村姑娘--荒妹。沈丹萍质朴,细腻,含蓄的表演,成功地塑造了荒妹这个追求纯真爱情的农村姑娘。这次成功,也使沈丹萍从此走红影坛。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沈丹萍参演的影片《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海报。


    之后,她在电影《一盘没有下完的棋》(1982)、《屠城血证》(1986)、《大磨坊》(1987)、《战争子午线》(1988)、《留村察看》(1994)、电视剧《只要你过得比我好》(1992)、《都市女孩》(1993)等影视剧中均有上乘的表现。沈丹萍1984年与德国驻华专家乌韦结婚,成为第一个嫁给外国人的中国影星。2000年之后,沈丹萍夫妇带着两个女儿回中国定居,她又接拍了几部电影,其中《三八线上的女兵》一片赢得了广泛好评。

    沈丹萍走红的时候,我还在读中学,对她在《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中饰演的角色荒妹,有比较深刻的印象。而她作为封面和封底的《大众电影》,还被我收藏了许多年。当然,那时,我是没指望有朝一日能邂逅相遇心中的偶像的。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我收藏多年的《大众电影》封底,沈丹萍形象清纯、质朴。

    距今大约六七年前,湖南卫视有一档非常热门的电视节目,名叫“玫瑰之约”。这节目中间,一般会请一对或有名或有特色的恋人、夫妻过来当特约嘉宾。那时候,我偶然会帮湖南卫视搞一下节目策划,顺带找一些嘉宾过来参与节目。

    有一年,我的一个北京朋友把沈丹萍夫妇请来了,而湖南卫视则刚好把我也请到了现场。节目录完后,吃饭时,我被安排坐在沈丹萍身边。递了名片,寒暄了几句,沈丹萍竟然说我长得像三浦友和(惭愧,人家三浦可比俺帅上十倍)!弄得以后打电话,我说“陈清贫”,她不知道是谁;而我只要说“三浦友和”,她就会立刻恍然大悟!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如今的沈丹萍,在新浪做客照片。

    世界其实是很小的,我和沈丹萍的交往,再次印证了那个著名的“六度分离理论”(世界上任何两个人,最多通过六层转折,就能彼此关联上)。我当晚和沈丹萍夫妇聊天,最后竟然聊出了一个共同的熟人!我随即打通了电话,并告诉沈丹萍那熟人刚刚遭遇了一个家庭不幸,得知消息后,沈丹萍拿着我的手机安慰了对方整整一个小时!(我的长途加漫游啊)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沈丹萍一家接受电视采访,两人口才均不错,现场笑声不断。

    到半夜时,我和沈丹萍夫妇已经很熟络了。我极力诱惑他们去长沙雨花亭附近,吃很有特色的来凤鱼,沈丹萍夫妇欣然同意。随后,我们打车来到了长沙老锅炉厂附近的来凤鱼一条街,选了一家我经常去的老店。

    这里有毗邻几十家店铺,全部打着“正宗来凤鱼”的招牌。这里的鱼都是现点现做,厨师熟练地剖成片,然后裹料挂汤,在很嫩的状态下放入一个大铝盆。这种“来凤鱼”最大的秘密就是各家不同的汤底,我曾经全程参观了整个制作过程,到炒料上汤时,我问这里面都有些什么,对方却含笑摇头,秘而不宣。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来凤鱼,味道那是相当的好,百吃不厌。

    到最后端出来时,红的是辣椒,青的是葱段,那真是香气扑鼻啊。红彤彤的汤面底下,是雪白雪白的鱼片,又嫩又滑,又香又辣,百吃不厌。而且也不贵,一斤鱼15元,四五个人吃个六七斤,也就一百来元。

    沈丹萍夫妇吃腻了酒席,蓦然吃到这种极为地道的民间土味,胃口大开。一锅鱼没吃够,又加了一锅,事后还道谢不已,让我又欣慰又好笑。

    整个过程中,除了有几桌客人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我们之外,没一个人认出沈丹萍和她的外国老公。我们自始至终无人骚扰,更没人索要签名,让我颇有一番感慨。

    “来凤鱼”,我至今依然爱吃。这一次到长沙,老作者、老朋友李苏章见了我就说:“还吃来凤鱼?”我哈哈大笑:“好,抽空一定去吃!”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我和老作者、老朋友李苏章在一起。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这一次没有吃来凤鱼,我点了手撕包菜、爆炒肥肠和花菜炒肉。

    附:其实,除了以上三样,我在长沙喜欢或曾经喜欢吃的还有:臭豆腐(以火宫殿的为最有名),湘江边的黄鸭叫,坡子街的热卤,河西的猪脚王,以及口味虾、口味蟹、口味牛蛙和口味蛇,等等。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夜幕降临长沙的步行街,这里天天人流如织,热闹非凡。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这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烤鱿鱼、臭豆腐和口味虾都很不错。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中心广场(黄兴广场)拐角处,禧天宾馆门前,有一个小小的夜市。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这里每天要到次日凌晨三点才收摊,我几乎每夜都过来吃烧烤。
 

走马南昌,我眼中的水煮和柚子皮       伤心加尴尬:某一年我在上海组稿

 

一个不会喝酒的编辑在东北的遭遇       到西安采访:我遭遇两个未遂劫匪

 

记者节回忆:我最接近死神的采访       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一次采访

 

美艳的泰国人妖:生如烟花逝如水       国庆:完整偷拍朝鲜族人举行婚礼

 

陪睡的字典:香艳无比的学习方式       影视作品中:我最心疼的一男一女

 

活色生香噢:美女张拉拉被灌喝酒       陈清贫亲身所经历的一次UFO事件

 

腼腆男孩,小声要我用性来做纪念       在北京,幸运邂逅藏密大师慈智木

 

在北京遇见网络美女“霹雳小颜”       倪虹洁、张拉拉:当雪花爱上梅花

 

世遗会开幕式之旅:美女如云篇         隔壁住着个男狐狸精(图配文)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爱的蹦极》:同性之间的一朵花

 

哑然失笑:我读到一本奇怪的小说       倾听张拉拉:青春之《我要我要》

 

青春回忆:十四岁那晚的摸胸事件       爱到深处:他曾为陈晓旭割腕自杀

 

为什么说:我们都是星尘(图文)       穿越时空爱你:《不能说的秘密》

 

蔡源霞:我的爱情狗来狗往(图)       郑敏:在西藏拍《云水谣》的日子

 

清贫亲探:武汉东湖白光倒树之谜       1976年9月9日,对毛主席的回忆

 

午夜两点,楼上传来掉弹珠的声音       朝鲜情缘:我认识的几个朝族朋友

 

中朝共有:冰封之中的长白山天池       漫步延吉:偷拍朝鲜族人举行婚礼

 

我认识的,最让人哑然失笑的姓名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美女小紫的“童男情结”               爱情不说是浪费(图文)

 

《知音》标题被恶搞:游戏之间的是与非

 

  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长沙之乱忆:梭螺、槟榔和来凤鱼

 

走马南昌,我眼中的水煮和柚子皮  (本系列作品的下一帖,不会让你失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