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2007-05-18 22:06:15)
标签:

休闲

谈天说地

电车狼

猥琐故事

精彩文笔

黑手

抚摸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博主点评:写新闻纪实特稿,最忌讳的就是单调的平铺直叙,无波无澜,枯燥乏味。瞧人家这猥琐故事写得,那个生动啊,真是……从天涯看的,转在这里,聊博一笑。呵呵,下面,故事开始了——

 

  哦,对了,为了避免有人对楼主性别产生疑惑,特此宣告本人是女性,前凸后翘的那种,虽然曲线远远比不上frjj,但到底也算充满女人味的身材。不过今天发生这事还真跟我身材没多大关系,因为我是坐着的。所以请忘记上面的介绍吧。

 

  今天坐电车的时候,我跟往常一样,一上车选个靠窗的座位(双人座)就开始闭目养神(晚上时间都用来上网了,困啊)。不知道过了几站,我旁边坐了一位男性。一开始我没注意他,继续闭目养神魂游天外。

 

  过了一会,忽然觉得大腿那地方怎么那么热捏。我眯眼一看,原来是那人的手张开放在我腿上——其实没有完全放下去。我看他仿佛也在打盹,双手交叉放在腹部。不过一般人都是握成拳头的。就这位特别。

 

  我一看他那手离我的包挺近,就特紧张我的包,顺手把包向右移了移,不让他碰到。然后我继续闭目——对了,不是说他那手在我大腿上吗?虽然现在是夏天,我们这里却不热。我穿的是牛仔裙,长度到膝盖那种。所以他的手就算放我腿上也搁了层牛仔布,我也就没理他——大家都挤公车,谁也不容易,睡着了怎么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然后我继续神游。游了一会,忽然觉得胳膊肘蛮痒痒,原来是他的手时不时地在碰,不过很轻,就像人用羽毛扫过一样。我也没介意,以为是路上颠簸。可是他就在那里一直摸一直摸。后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一睁眼,胳膊也动了动。这可好,我一动,他那手呲啦一下就收了回去——这下我知道了,这家伙是故意的。原来是装睡啊。我对车上睡觉阶层的同情心同理心立马消失了。

 

  ……不过我这时还是没什么革命警惕性。虽然觉得被别人摸手肘(你说那地方有啥好摸的啊?)不是每天都会经历到的事情,但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就继续闭目了。

 

  过了一会,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轻轻落在我大腿上。我眯眼一看,是旁边那家伙的大黑手悄悄摸了过来。顺便说一下,这位男士疑似印度人,皮肤褐色的那种。他穿得倒挺体面,手里抱着电脑包,上身灰蓝色衬衣,下身灰色西裤,忘了有没有打领带。脸上还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概括起来就四个字——斯文败类。我忽然醒悟了,我是遇到电车之狼了。传说中的痴汉终于被我碰到了!我激动啊!

 

  我来说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一般姑娘不都是应该尖叫一声然后红着脸大骂一声“色狼”么?我其实也很想当当一般姑娘……

 

  忘了是在MOP还是天涯,有人发帖调查有多少女孩子遭遇过公车之狼。那楼盖的可真快啊……真高啊……我站在楼底虔诚地仰望,然后灰溜溜地离开。

 

  好歹活了二十来岁,坐巴士也不知道坐了多少次,中国的加拿大的巴士我都坐过。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电车之狼呀……在见到那张帖子后,我曾一度质疑自己的女性魅力:连电车之狼都吸引不到,妹妹我还是落发为尼吧。

 

  可是,就在今天,我平生第一次遭遇了电车之狼!我我我……还是有那么一点魅力的……吧?虽然这只是被印度阿三承认的魅力……但聊胜于无啊。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偷偷看着那只黑手一点点地向我的双腿之间摸去。忽然我吓了一跳:我的那里?啊啊?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人家还是处女啊。

 

  于是我慌忙动弹一下,那只手立刻停止了动作。这次他聪明地没有立即收回,而是软软地垂在那里。我瞥了他一眼,只见他低着头,双眼紧闭,装睡中。

 

  我立刻把包拿过来,放在了腿上。反正我也明白他要的不是我包里的财物。然后我怀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继续闭目养神……

 

  等我平静一会后,我这才开始思考——说到底这只狼没有摸到我那里啊。这和听说的完全不一样嘛。不,当然,我也不是说自己想遭遇文章(什么文章?哥们,咱们心有灵犀就行了,别问也别说哈)中看到的那种终极电车之狼,虽说那种极品狼很可能只存在于男人的YY中……

 

  总之我的意思是,既然是难得的经验(谁知道下一只什么时候会冒出来?不过这经验只有一次就够了。都说了初体验最重要嘛,要不为啥那么多男人有处女情结?),如果只体验到被摸胳膊肘和大腿,是不是欠了点哈?男人么,要摸就想摸最重要的部分,对不对?

 

  所以我很英勇,很毅然决然地,把包移开了。

 

  当然我还得装睡。我要不装睡,那位装睡的大哥就没有继续摸我的勇气了。

 

  现在介绍一下周围环境。这辆车上的乘客不多,有几个座位还空着。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昏昏欲睡。好像是从后面传来女人尖利的嬉笑声,特别吵耳。不过我选的这个座位,由于紧挨后车门,所以算是车厢前部的最后一个座位,车门过去了才是下一排。当然对于关心剧情走势的大部分同胞,这点景物描写等于废话。所以偶也不浪费字节了。

 

  一开始,那位印度大哥并不动弹——他在等我睡着呢。果然不愧是戴眼镜的,有智慧!

 

  我头靠在车窗边上,头发刚好滑下来遮住我的脸,也顺便遮住我的眼睛。这样我就能在对方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睁眼观察他手的动向。

 

  只见他的手慢慢伸过来了,慢慢放在我大腿上了……不过他的动作一直很轻,我都差不多怀疑他想摸的其实是我牛仔裙的布料……看见他的手仿佛一只黑色的巨狼在一马平川的草原上不断突进,大哥,我跟你一样激动啊!

 

  忽然那印度大哥扑通一声撞在前座扶手上。我心里特震惊,心想大哥你没事吧?我又没尖叫又没踢你更没抓你的脸,像我这样配合的猎物哪里找啊?您别太激动啊。

 

  我打眼一瞧,只见大哥额头顶着前座扶手,双手仍交叉放在腹部——哦,原来他在为黑狼向中部的突进创造条件,不然他的手够不到哇。

 

  只见他的黑手慢慢地摸过来……摸过来……稍微有点风吹草动立马后撤……然后又摸过来……

 

  为了那前所未有的一摸,我的身体估计跟他一样僵硬了。为啥?我保持着那姿势不敢动啊。我的脖颈都快肌肉强直了……

 

  然后,终于,就在我累的快麻木的时候,他的手终于接近了那个重要的地方——只是接近啊。体谅体谅人家大哥吧。人家也不容易啊。不但要闭着眼睛摸,我的裙子上又没有坐标,他怎么可能知道精确位置在哪?

 

  只见大哥的手在目标周围游移……当然还是轻轻的,仿佛在对我的牛仔衣料表示好感。过了一会大哥又忽然后仰,过会又把身子扭成S形。不知道的以为他在发羊角风,但是,他的手,他那只指甲秃短皮肤粗糙的黑手,始终固执地停留在我那里呀!

 

  后来,也许是男性荷尔蒙的威力,也许是大哥惊人的肢体柔韧性,他的手终于找对位置了!

 

  我就和全体看帖的兄弟一样紧张兴奋地期待着,期待大哥的下一步动作!

 

  大哥的手静止了。

 

  大哥的手还在静止。

 

  大哥的手怎么还TMD静止啊?!!

 

  等等,大哥的手开始动了!真的动了!不是我由于过度疲劳产生的幻觉或者眼花!

 

  只见他小心翼翼地,大气也不敢喘地,开始轻轻摩挲……我牛仔裙的衣料。

 

  这时我的脑中,飞快掠过那些文章(哪些?同上!)中所描述的极品电车狼的动作。但是没有一个能与大哥此时的动作对上号。由此我深刻地认识到,文艺作品果然与现实生活有着一定的差距……

 

  只见大哥摸得那个轻啊……轻得我没感觉啊……而且我的脖子真的僵硬啊……我不想下车就落枕啊。

 

  他的手并没有在那里停留太久。我怎么感觉他更加喜欢我的胳膊肘啊?就像前面一位兄弟说的,西安的水土不养人,我的皮肤绝对比不上大多数江南MM(包括重庆与四川MM)。虽然我现在一时半会不在西安,但这皮肤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变过来哈。所以我就纳了闷了,他干吗光摸我胳膊肘啊……看贴的兄弟们看了都觉得没劲不是。

 

  后来的事情,我就长话短说了。因为我要去呼呼了(现在是我这里晚上11点了)。

 

  那印度大哥的手就主要在我胳膊肘,大腿,还有那里三点一线地移动。动作一直都很轻,看来是怕惊醒我(毕竟我前头已经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惊醒”了几次)。尤其是当他的手放在我那里的时候,太醒目了,估计他也怕别人看见,就很少往那里放。因为就算我不吱声,这里的男人还都挺有骑士精神,见义勇为地教训个电车之狼也是有可能的。看他打扮得也颇体面,估计也不想丢人现眼吧。

 

  后来到了终点站,他弹簧一样跳了起来,匆匆下了车。我跟在他后头,一直看着他的背影(因为我还没找到机会看他的正面)。刚好我们下车的地方是个天车站(在加拿大的朋友对天车应该都很熟悉吧?我就不多说了,简单说来就是跑在空中的地铁)。他跟我搭的车是相反方向。

 

  我在站台上远远地看着他,人长得挺实诚,约莫三十出头(或者奔三十),放在人群中就找不见的那类型。如果我是第一眼看到他,绝对不会将他往电车之狼那方向想。话说回来,第一次见到我的人,也不会将我想成故意让狼摸的女生吧。

 

    生活中的外表都如此具有欺骗性,何况是无法见面的网络呢?在一个ID背后,可以是个淑女,可以是个大老爷们,可以是个荡妇,可以是个伪君子,也可以是条狗。网上的事情就这样,谁也别较真,那是跟自己过不去。:)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摇摆的猪:靠,一点高潮都没有,失望中,现实就是现实啊。

 

  celt:其实大家一般看到的关于电车之狼的帖子,若是发帖人为女性,基本上都是义正词严的讨伐帖吧?有时就算说不上义正词严的讨伐,也是女生站在受害者的立场上对狼进行痛快淋漓的畅骂。

 

  楼上有位兄弟说的对,他在读这个帖子的时候,没有感觉出我的气愤。

 

  因为我压根就没气愤。其实,老实说我觉得蛮刺激的,首先是这事我第一次遇到,其次那狼大哥基本……对我没做什么……(我好像听到下面的兄弟一片惋惜之声。我也替你们惋惜啊,我这样的女生太难遇到啦。:P)

 

  也有人说我这帖子是自己在YY……大哥我都懒得纠正你了。什么是YY?YY就是坐我身旁的是一金发碧眼疑似布莱德皮特的大帅哥(顺便说一下我的偶像是黑发黑眼的约翰尼戴普),他也不用摸我了,光是一灿烂的微笑就能把我电晕过去。然后我们下了车,外面不是天车站而是一五星级的豪华大宾馆。帅哥二话没说甩出金卡开了间房(有金卡的人坐电车?硬伤!),而我呢,就跟下了迷药一样屁颠屁颠地跟他进了房间。然后我俩嘿咻嘿咻,我处女的第一次就被帅哥不费吹灰之力地搞定,而我则抱着枕头心花怒放地说帅哥你要娶我啊,你就算不娶我也得给我一百万的青春损失费……

 

  什么是YY?这才是YY。学着点。:)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这里且不探讨故事本身的是非,只是纯从写作角度,谈文笔的生动和描写的细腻。前些时,本博主特意把这一猥琐的故事,转给圈里几个写特稿的朋友看,结果得到以下回复:

 

  红桃7:能把一件猥琐的事情说得这么刺激,感同身受,引人入胜,值得表扬。那个印度阿三配合得也很好,色情而不恶心,值得表扬。

 

  刘坤孝:楼主性格可爱,文字直率,不错,有意思,难得。

 

  天黑不回家:感觉是楼主用私处摸了别人的手……

 

  胡杨林立:这样的中国女子(还TMD处女),出国没找对国门,要是在美国,下车后搂上那印度大哥一同潇洒去也!

 

  篝火映雪:写得很有趣,心理活动描写很细腻,学习了:)

 

  徐文尚:写得波澜起伏!!

 

  凌寒:这样的文笔,要是写点别的,报不准就让老陈瞄上了!

 

  凡凡星丁:有点意思。

 

  张东吾:文笔真不错!

 

  南方不败:哈哈,精彩!

 

  罗沉:一般不看那种文章,不过说真的,看过几篇这种文章,的确写得撩人。看来只要是兴趣中的东西,写出感受来是不难的。唯一启示就是,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含非:表面看去,要说是黄色小说吧,但并不黄;要说是悬疑小说吧,又并不悬,但它确实又抓住了读者,一扣一扣相承接,高低起伏,错落韵生。确实不错!嘿嘿。

 

  昆仑飞雪:之所以吊人胃口,是因为选材选得好。

 

《爱的蹦极》:同性之间的一朵花     青春回忆:十四岁那晚的摸胸事件

 

爱到深处:他曾为陈晓旭割腕自杀     腼腆男孩小声要我用性来做纪念

 

A罩杯女孩不好惹                   大眼睛放电女孩爱的蝴蝶效应

 

采访木子美,其实不必失身         孟潞自曝:邓建国要我做变性美女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公交车上,一只黑手伸向我的裙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