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2007-04-12 20:04:18)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2007年4月初,清贫到江苏、安徽一带出差组稿。期间,途径常州、镇江、南京、合肥等地。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在雨中吃河豚了。

 

  那一天,阴沉中开始下小雨。清贫坐在酒楼里一间靠窗户的位置,微微转头,就能看见雨滴轻轻敲打在刚刚舒展开的梧桐叶上,使得青翠的树叶上下不停地晃动。那轻盈的身姿、有韵律的摇摆,犹如一个个妙龄的少女在翩翩起舞。

 

  是谁说过,漏夜听雨、雨中睡眠,都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是否因为雨滴敲击大自然,发出的那种近乎天籁般的声音,能和我们身体神秘的生物节律,产生美妙而奇特的共鸣?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天请客的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非常热情,在点了一大桌子菜后,他犹不满足。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叫过一个他似乎很熟悉的服务员,两人悄悄耳语了一阵,然后,年轻的男服务生点头离去。

 

  过了大约五六分钟,那个男服务生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进来了。走到我朋友的朋友面前,男服务生俯身打开让他过目。由于我是当天的主客,就坐在那朋友的朋友身边,所以,也顺便好奇地低头往里观看。

 

  橘色的灯光下,有几条奇形怪状的、我从未见过的鱼在塑料袋里面挣扎。只见它们身体浑圆,头胸部大,腹尾部小;背上有鲜艳的斑纹,体表无鳞,却有着密密麻麻的细刺——这既像气泡,又像刺猬的怪鱼,究竟是什么东西?

 

  疑惑中,就听见朋友在低声嘱咐道:“叫厨师小心一点,不要赶时间。”男服务生诺诺以应,收好塑料袋后转身离去。看见双方一脸慎重的样子,我的大脑灵光一现:我靠,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河豚?难道,朋友的朋友今天要请吃河豚?难道,今天我也要冒死吃一回河豚?

 

  在座中的其他人,似乎都见怪不怪,唯独我这个远方来客,却真是生平第一次面对这种传说中的既美味又有剧毒的鱼。我左右环顾了一下,只见大家恍若无事,依然谈笑风生,我也只好闷声不语,碰杯,喝酒,吃菜,一如既往,偶尔闲聊、寒暄几句。

 

  就在那有意无意等待的时间里,我的大脑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许多有意无意看到的、和河豚有关的故事来。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据说日本有一个笑话,一个人捕到一条河豚,拿回家准备煮食,煮熟端上桌来,家里人都怕有毒不敢下箸。主人灵机一动,盛出一碗给街口乞讨的乞丐送去,过了几个小时复去探视,只见乞丐安然无恙,询问味道如何,乞丐连连夸赞,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主人回去告诉家人,大家放心地吃光了河豚。后来出门,经过街口又遇到乞丐,乞丐问主人是否吃过,主人说吃过了。乞丐听罢,从身后端出那碗河豚汤来,从容地吃起来。

 

  这样类似的故事,除了日本,我们中国也有许多。历史上就有“苏轼拼死吃河豚”的故事。一次,苏轼的朋友得到一条河豚,仔细洗净,精心烹制后,请来苏轼品尝。朋友因是初次制作,家人不敢先食,都躲在屏风后,希望能听到美食家苏轼的评价。河豚端上桌,苏轼二话不说拿起筷子大吃起来,室内惟闻咀嚼之声,过了好久,大家心怀失望正欲退下,只听苏轼长吟一声:“也值一死了!”苏轼为吃河豚甘以生命冒险,成为后来食客的榜样……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养在盆中的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除此以外,哪里哪里又有人因吃河豚而送命的新闻,更是时有所闻。而我一直以为,至少我是不会冒死吃河豚的,那么,今天呢?满座之中,难道我一个人要临阵退缩吗?

 

  在忐忑不安中,大约过了四十分钟的样子,那几条刚刚还活蹦乱跳的河豚,被烧好端了上来。朋友的朋友示意服务员用小碗给大家分好——这一举动,立刻粉碎了我准备只装模作样夹一两筷子的如意算盘。

 

  很快,一碗热气腾腾的河豚,第一个端到了我面前(谁让我是今晚的主客呢)。朋友的朋友笑着对我说:“这里的技术很过关的,放心大胆地吃吧!”

 

  随后,朋友的朋友率先开始吃将起来。众目睽睽下,我无可奈何,只得随大流地夹起一块鱼皮放进嘴里,慢慢试着咀嚼起来。靠,什么味道啊,胶质的鱼皮上长满了小刺,咀嚼起来如同锯末!见状,朋友的朋友笑着说:“鱼皮别嚼,翻过来卷着直接吞进去,可以清理肠胃。”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是吗?疑惑中,我试着把一块鱼皮翻过来,卷着,然后努力地往里吞。不知道我的喉咙是不是比一般人细小一些,我努力了几次,发现这一举动根本就无法完成!每每一到喉边,就有一种憋气、呕吐的感觉,差一点被活活噎死!无奈,我只得把鱼皮悄悄地退出来、味同嚼蜡地咬上几口,这才艰难地吞了下去。左右扫了一眼,幸好无人注意。

 

  心里暗暗地想:就这味道,也值得拼死一吃?

 

  好不容易把几块鱼皮解决掉了,然后开始对付那白花花的鱼肉。夹一块,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嗯,肉质很嫩,软软的,还带着一丝甜味,有几分像鸡肉,又有一点像蛙腿肉,还有一点像兔肉。总体感觉嘛,还算马马虎虎,但绝对谈不上传说中的那般几乎天上有、地上无的绝世美味。

 

  最后,喝汤。乳白色的汤很鲜,是一种清鲜的鲜,那固有的鱼腥味极淡极淡,口感很不错。基本可以形容为四个字:唇齿留香。

 

  然后,我放下碗筷,静静地观察和感觉着自己的身体。据说,即使经过仔细的清理,河豚体内还会有微量河豚毒素,少量食用会引起轻微的麻醉效果。“河豚醉”的感觉表现在嘴唇轻微发抖,指尖微微发麻,传说中,这是吃河豚最愉快的感觉。

 

  可是,这一现象,在我身上一直没有出现。

 

  最终,除了我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外,其余的朋友都很快吃完了自己面前的河豚,若无其事,仿佛吃了顿家常便饭一般,倒弄得我像个刚进城的土包子!

 

  当晚上网,我查询了一下:河豚,学名暗纹东方鲀,又名气泡鱼,属鲀形目,是暖水性海洋底栖鱼类,在我国各大海区都有分布,常见有数十个品种。河豚早在《山海经》中即已见载,被称为“赤鲑”;明代《江阴县志》:“河豚鱼,一名鲑,立春出于江中,盛于二月。无颊无鳞,口目能开及作声,凡腹子、目、精、脊血有毒。”李时珍解释:“豚,言其味美也。”王充在《论衡》中解释河豚有毒是因为“含太阳火气而生者”。

 

  对河豚的烹制方法,古人的态度可谓慎之又慎,禁忌颇多。吃河豚必须制酱,所用黄豆必须颗颗纯黄,若豆色不纯,酱烧河豚食后必死;烹煮河豚时房屋要打扫干净,揭锅盖时还需在锅上方张伞遮挡烟灰,万一烟尘落入,食之必死;又烹河豚必须烧透,不透,食之亦必死。真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如临大敌。如此胆战心惊吃一回,能不印象深刻吗?

 

  所以,古人食河豚之诗句亦多:“如刀江鲚白盈尺,不独河豚天下稀。”“河豚羹玉乳,江鲚会银丝。”便是人们从餐桌之生死场回来后的溢美之词。苏东坡的“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篙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更写出了对河豚的垂涎之意。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几乎所有种类的河豚都含河豚毒素,卵巢和肝脏有剧毒,其次为肾脏、血液、眼睛、鳃和皮肤,精巢和肉多为弱毒或无毒。在日本,烹饪河豚鱼设有专职厨师,严格加工处理,而且一般由厨师亲尝第一口,静待20分钟至30分钟后才可端上餐桌。专家称,河豚的毒素非常厉害,尤其卵巢毒素,其毒性比氢化钾高近千倍,1克河豚毒素就能使500人同时致命!

 

  接着,清贫还查到了一条新闻《江苏省卫生厅发出通知:不许“拼死吃河豚”》:

 

  中新社江苏网站消息:不允许“拼死吃河豚”。江苏省卫生厅昨向各市发出通知,将于近日组织执法人员对餐饮、集贸市场、招待所、食堂等进行一次彻底的检查,一经发现加工、经营河豚鱼的单位和个人,坚决依法予以处理。

 

  据介绍:近期江苏省已发生5起河豚鱼中毒事件,造成5人死亡、11人中毒。本月6日晚,江都市龙川桥美食居加工、烹制河豚鱼和鱼肝,给江都新月房地产开发公司等单位的18人食用。吃后即发生多人中毒,其中王某某等3人中毒严重,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半月前,以拾垃圾为生的张其风等2人,在扬州市郊一路口捡到约400克河豚鱼子后,拿回住处自行加工食用。谁知吃下后不到 30分钟,2人相继出现口舌、手脚麻木,呕吐恶心、全身痉挛、昏迷等中毒症状。幸亏被人发现得早,送当地医院全力抢救方才脱离危险。

 

  据了解,河豚鱼体内含神经毒素,可迅速致人死亡,属《食品卫生法》和《水产品卫生管理办法》所禁止生产经营的食品。但个别地区仍屡禁不止,导致河豚鱼中毒事故频发,严重威胁了广大群众的身体健康。

 

  江苏省卫生厅的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要从确保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高度出发,切实加强对河豚鱼的卫生监督管理,任何单位、任何个人均不得以任何理由从事河豚鱼的加工、生产,一经发现,除给予罚款、责令停业等卫生行政处罚外,情节严重的将依法移交司法机关严肃处理。

 

  …… ……

 

  一条条新闻看下来,清贫还是情不自禁地有些后怕的。最后,回到宾馆,考虑了一下是否该写封遗书以防万一。想想还是作罢,最终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这个难忘的夜晚。

 

  次日,阳光明媚,当宾馆窗前的鸟鸣吵醒我时,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冒死吃了回河豚,滋味总算尝过了。以后嘛,不再吃了!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常州红梅公园天宁寺宝塔。摄影:陈清贫。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清贫一个人在逛常州红梅公园,找了个路人帮忙拍了这张照片。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南京夫子庙。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图文作者:陈清贫,联系QQ:14628839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夜宿丽江:谁在灯火阑珊处(三)        (精彩图配文,陈清贫丽江夜话)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活色生香:美女张拉拉被灌喝酒        美丽藏族公主:罗绒仲呷(组图)

 

泸沽湖畔:我陪摩梭王妃打麻将       (陈清贫在泸沽湖最感人的记录)

 

情人节夜,我在宾馆换了五床被子     (在宾馆,非常尴尬的一次住宿经历)

 

有一个摩梭女孩名字叫纳金(图)     (一个美丽摩梭女孩的组图)

 

烟花四月下江南,雨中冒死吃河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