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清贫
陈清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53,204
  • 关注人气:12,3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2006-12-02 17:59:29)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去了两次,一次是采访时路过。那次湖南很多地方都发了洪水,凤凰也难逃一劫。采访车匆匆掠过时,天色昏暗低沉,水面漂满了稻草、树枝、破桌椅、塑料制品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一片狼籍。

 

  随行的新闻界朋友说,听说此地有瘟疫,我们还是不要停留了吧?

 

  于是,和凤凰擦肩而过。

 

  第二次去,已经是2005夏。曾经“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凤凰,如今名声大振,渐渐成了一个新的旅游热点。以至《打工》编辑部也众望所归地把这一年的年度休闲旅游点,定在了凤凰。

 

  坐火车从武汉出发,经过一宿,到达湖南怀化。再转大巴,于第二天中午抵达凤凰。

 

  不知道为什么,上次一掠而过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如今阳光普照之下,凤凰古镇明媚、清晰、古朴、秀丽,却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隽永和归属感来。

 

  记得有一次和一个朋友聊天,他在沉默良久后,突然没头没脑地对我说:“我每次坐飞机看着满天的红霞,都会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白云深处,才是我家。”

 

  清贫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那你上辈子一定是只季侯鸟!”

 

  那么我呢?对凤凰呢?是不止一次从网络、电视、报刊杂志,看见过她的倩影?还是由于上一次的惊鸿一瞥,残留在记忆深处的缘故?

 

  或许,五百年前,自己打马从此路过?

 

  忽然想起五台山僧人释怀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清贫啊,你的上辈子,是一个带刀侍卫。”

 

  带刀侍卫?那么,我曾经带着心爱的厚背刀,忠心耿耿地护卫过谁?是否曾经将一个貌美如花、国破家残的落难公主,紧紧地绑在自己的身后,骑着一匹名叫“蹄踏燕”的神驹,于千军万马之中,血战突围而出。最终在力尽筋疲之时,在凤凰下马,洗去我一身的疲惫和暗黑的血迹?

 

  哈,是传鹰勇救祁碧芍?(黄易《大侠传鹰》)还是厉若海决战迎风峡?或者,是浪子韩柏,身负慈航静斋的秦梦瑶,于十面埋伏中直闯接天楼?(黄易《覆雨翻云》)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清贫在城墙上留影。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轻轻地闭上眼睛,感觉有氤氲的水汽如风拂面,有淙淙的流水声不绝于耳……渐渐地,大脑中竟然幻化出了一幅幅画面来——

 

  重新上马,凤凰城堡,渐渐被“蹄踏燕”甩在了身后。

 

  后面没有了追兵,清贫反而不知道如何是好,有人追,一门心思跑就是了,不用想也没有时间多想。

 

  这一会儿,震人心魄的马蹄声早已遥远得像儿时的记忆,附近的山林一下子显得出奇地静寂。两人谁也不说话,只听到马蹄行进时带动的茅草和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清贫茫茫然地松开缰绳,任马儿自行溜达。

 

  在皇宫里,如何行动全是侍卫长在操心,吃喝行睡听命令就行了,清贫的心思全用在如何保证每一次的公主出巡上,其它的事情用不着也不需要他费心。但现在就不行了,皇家卫队其他的人全都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所有的主意都得自已拿。

 

  “好冷!”小公主帕蒂在清贫身后缩成一团,在呼啸的山风中,她身上薄如蝉翼的绸衣跟没有似的,刚才一阵狂奔加上心情的焦急,人马都是汗淋淋的,被山风一吹,更冷得不行。

 

  “我的父亲呢?”帕蒂问。

 

  清贫只有摇头:“从皇宫火起,我就没有看见过皇上。”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清贫倍感肩上的责任重大,自己是男子汉,自然得他拿主意,但可恼的是他现在没主意,他可怜的生活阅历提供不了什么帮助。他不甘心地左想右想,记得叔叔说过,遇事首先要冷静,这个没问题,清贫觉得自己现在是再冷静不过了,冷冽的山风都快让人冷得受不了。好在叔叔还说过,遇事儿要算清自己需要什么,再想能通过什么方法拿到它,选取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好主意。

 

  如此一划算,清贫倒也想出来一个自认为不错的主意:“我们需要食物、衣物还有水,但我们没有钱,可以先把马卖掉,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钱喂它。回凤凰城去,那里人多,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听我们队长说过,这可是匹好马,至少值十个金币的。”

 

  “我们好象不能去凤凰,我们跑掉了,那些乱兵一定不甘心。”帕蒂瑟瑟发抖,又冷又害怕,“听说那个安德鲁侯爵是附近吉首城的城主,他一定会派人去凤凰城追我们。在凤凰我们才露过面,那里见过我们的人估计不少。”

 

  清贫觉得帕蒂说得很有道理,就再不提去凤凰城的事儿,两人只好继续在荒郊野岭里游荡,也不敢走大路了,大路上人来人往的,偏偏清贫和帕蒂又格外醒目。一个衣衫单薄近乎赤裸的少女当然吸引眼球,另一个还衣甲残破,背着一柄血迹斑斑的厚背刀,也很惹眼。

 

  特别是少女又很漂亮,而时下清贫和帕蒂最不想的就是别人关注的目光。

 

  清贫和帕蒂心疼马,都下了马,辨个大致方向,牵着马,就净捡山间偏僻的小路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天也渐渐地暗了,一路倒也没碰到什么人。他们希望碰到人,也怕遇到人,希望能有人帮助,更怕被人发现踪迹,引来了追兵。

 

  清贫寻了个有溪流的地方作为暂时歇息之地,跑了这么久,人马都早已经疲惫不堪,身后已经很久没什么动静,应该没有士兵在追他们了。

 

  清贫伏在溪边饱饱地喝了一顿溪水,就去找寻枯木干枝。很快,两人收拾了一堆干枝枯叶,清贫又泄气地发现另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没有火镰火石,所有的行李都扔在逃亡的路上了。

 

  但火生不起来,在深山野岭里是十分危险的,谁知道这山里会有什么猛兽?再说山里昼夜的温差大,没有火,清贫难以想象如何熬过这一夜。

 

  清贫发起愁来,围着千辛万苦弄来的柴堆直转圈,恨不能用眼神里的怒火点燃它。

 

  帕蒂见状说:“别着急,让我来试试。”

 

  清贫奇道:“你有火镰火石?”

 

  帕蒂摇摇头:“当然没有,你的身上还能藏匿些东西,我可什么也带不了。”

 

  “那你有什么好方法?”

 

  帕蒂神秘地一笑:“我自有好方法,你站一边,千万不要干扰我。”

 

  清贫依言站一边,只见帕蒂合掌闭目跌坐在柴草前,嘴里念念有词,半晌,在帕蒂的掌前陡地浮出了三、四个杏子大小的小火球来,然后一个一个飘到柴草上,果然点着了。

 

  清贫吃惊地看着帕蒂:“你会魔法?”

 

  ——哗,怎么从武侠小说,一下子绕到魔幻小说里去了?哈哈。

 

  (未完待续)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之二)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文图作者:陈清贫,QQ:14628839,附录图片:网上浪人,半月老妹子

 

凤凰:五百年前打马路过(组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