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A罩杯女孩不好惹

(2006-09-06 23:58:43)
分类: 陈清贫教战系列
A罩杯女孩不好惹

 

  《打工》2006年10期上半月刊“浪漫飘飘飘”栏目,刊登了一篇时尚、新颖的爱情稿《A罩杯女孩不好惹》。

 

    这稿的成功模式给了写爱情小稿作者的一个新思路,即:借鉴时尚类杂志上那种紧跟时代、优美、别致的爱情模式,然后降低男女主人公的身份,即成《打工》目前最受青睐的爱情小稿。

 

    今天,在很多作者的强烈要求下,清贫特意将其作为经典样稿贴在博客上,供大家学习、参考和体会。

 

  我怎么也没想到,去买胸罩竟然买回了一肚子气!

 

  2005年7月的一天下午,我们这班打工妹好不容易轮休。恰巧刚刚接到家里来信,说父亲身体好转,短时间内不用我再寄钱回去了。于是,回到宿舍,简单洗了个澡,揣上并不丰满的钱包,我兴冲冲地出门了。我要上街去,淘一淘价廉物美的内衣!

 

  在西安市繁华的东大街上走着走着,眼前忽然一亮——哇塞,好一家惹眼的内衣店!红色的墙壁,红色的招牌,全透明的落地玻璃,店内各色的内衣尽收眼底,竟有一种绚烂的感觉。颜色干净的招牌,用各色文胸吊带拼出一行极有跳跃感的字来:“掌中的舞蹈”。

 

  我愣在那里——多么生动的名字!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却并不见店员出来招呼,倒让置身其中的我有一种充分的自由感。

 

  我依次抚过眼前各种质地和款式的内衣,手指在一件樱花粉的文胸上停下。光洁的丝质表面,细腻绵软的棉柔里层,可拆卸的细吊带,小巧的3/4杯形,符合我对文胸的喜好,简约而不简单。但托起来看标签,75B的型号有些大了。

 

  我从16岁开始就穿最小号的文胸,一直都没有再更换过。我抬头问道:“请问,有谁在吗?”并没有人应答,似乎真的没有店员。我有些疑惑,随即又喊了一声,这才听到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一转头,哎呀,差点就碰到一个男子的脸上了!

 

  一个很年轻的男子,有张好看的脸;眼睛虽然不大,但很有凝聚力;挺挺的鼻梁,锋利的轮廓,高高的身材……这样一个挺帅挺刚性的男子,怎么会出现在一家女性内衣店里?但我很快明白过来,他应该是店主了。

 

  我把手中的内衣挑到他眼前,问道:“我想问一下,这型号有没有A杯罩……”他却笑着打断了我的话:“对不起小姐,我们店里不卖A杯罩的文胸。”

 

  “为什么?”我诧异,所有的内衣店出售各种号码,他如何会这样说呢?他又笑,笑容在不薄不厚的唇边淡淡的,却又别有意味,有点坏坏的味道。笑过了,才答:“因为A杯罩,完全可以约等于无。”

 

  我先是一愣,继而气愤地将手中的文胸砸向他,转身走出门去。这个男人,也太轻薄,太欺负人!

 

  那晚回去后,我一直睡不着,那个男人好看的脸和一脸的坏笑,一直在眼前晃啊晃的。自16岁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是个身材有点单薄的、不丰满的女孩,从没有为此自卑过,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嘲笑!我恨不能立即爬起来,去找他,给他两巴掌……

 

  反复想了一个晚上如何报仇,天快亮的时候,我爬起来打开了抽屉,捏着薄薄的存折,暗暗发誓:虽然在西安打工整整6年,我只存了3万多元钱,但我就要不蒸馒头争口气!我要在他的对面开一家内衣店,偏偏只卖A杯罩的内衣!要与这个庸俗肤浅、头大无脑的家伙来一场面对面的竞争,挤垮他,让他对我,对所有穿A杯罩女人的浅薄歧视付出代价!

 

  第二天开始,每天下班后我都要来到东大街,在他的“掌中的舞蹈”内衣店对面,打听是否有出租的房子。一连几天都没有消息,这让我有些沮丧起来。没有店面,我的复仇计划怎么实施?那几天里,饭吃着都一点不香。有时候在对面看着玻璃窗后面的他偶尔晃动的身影,我的牙齿就咬得咯咯响。

 

  就在我快要失望的时候,第9天的晚上,忽然有人打电话来问:“是你要租店面吗?”问清了具体门牌号,我当即就跑去察看。哼,一定是上天在帮我,那间店面,竟然就在他的正对面!

 

A罩杯女孩不好惹

 

  店主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要价并不离谱。第二天一大早,我取出全部存款,办了相关转让手续。然后,我毅然辞职,找平时关系不错的姐妹借了点钱,不动声色地联系货源,不动声色地改造店铺原来的颜色,将宽大的玻璃窗擦得极亮,把店铺风格改得与他的店极其相似,还将店的名字取为“A CUP的精灵”。这是我的招牌,也是我的战旗,宣告着我正式向他挑战了!

 

  2005年7月28日,我的店正式营业了。那天,我将门前挂了许多彩色气球,每个气球上都写着“A CUP的精灵”,它们在阳光下招展,格外打眼,也格外美丽。

 

  陆陆续续,有年轻的女孩走进来,在问明白这个店铺名字的含义后,有几个女孩子竟然为我的创意欢呼起来。我更加肯定,穿A杯罩的女孩其实一点都不少;而且,A杯罩女人在其他文胸店里,经常产生的小心谨慎、自卑羞怯心理,到了我这里就荡然无存。连店主都是A杯罩女人,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所以,我的店里很快就“同类”云集,而且充满了放开后的坦然自若,和压抑不住的欢声笑语。

 

  生意好极了!就在我忙着找钱的时候,下意识地抬头,看到敞开的门边,他走了进来。

 

  我知道他会来,因为我的店,因为这个店名。

 

  佯装没有看到他,继续和那几个女孩热情地寒暄,直到感觉他走近了我,我才猛地一抬头。他的脸几乎贴到我的脸上,但这次诧异的却是他。这个自负的男人在那一刻张大了他的眼睛,张大了他的嘴巴。足足愣了半分钟,他才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我装出惊喜的样子与他打招呼:“是我,你好!欢迎光临!”说着,我的唇边绽出恶作剧一样的笑容来,然后落落大方地想他伸出手:“认识一下,我是宣阳,穿A杯罩的宣阳!”

 

  那天,知道了他叫陈子信,只是那天他的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自信。我并没有轻易就那样放过他,在招呼完顾客的空档,坚决要求请他吃饭。对我的邀请,他明显有些不知所措,推来推去,最后看我实在坚持,就无奈地说:“总要有个理由吧?”

 

  “当然有!”我说,“因为是你给我了我灵感。这些年,我一直想在这里开个店,但不知道应该卖什么。可是那天,你让我忽然就知道了,而且连店名都是你给了我。”我温柔地谢他。他干笑了两声,笑得极不大方,极不得体,极其尴尬,想必他还在这种柔和的气氛里,嗅出了硝烟的味道。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他终于为那天的事道歉了。我却装作不在意地说:“哦,那天的事我都忘了。以后我们也算邻居了,互相帮助吧。”说完,抿起唇来偷笑。

 

  后来渐渐知道,陈子信家境殷实,因此公子哥般清高骄傲。但是,一个大男人开文胸店,本身就有一种吊而郎当的调侃和轻薄味道,让我颇为瞧不起。

 

  日子一天天过去,生意比我想象得还要好。因为现在穿A杯罩的女孩的确不少,而专营A杯罩文胸的店,西安只本宣阳小姐这一家。同时,面对面开着两家相同的店,无人猜出究竟,反而引来顾客的好奇,总是这门出,然后穿街那门入。我不知道子信如何解释顾客的疑惑,当有人好奇地问我时,我总会笑着说:“是啊,是姊妹店。他的店里不卖A杯罩,我的店里只卖A杯罩。”而且,第一个来我店里想买其他号码文胸的顾客,被我大度地介绍到他了的店里去。

 

A罩杯女孩不好惹

 

  成了邻居,有时候能看到彼此在店里忙碌的身影。那次吃过我的饭后,他一再回请了我好几次。这个男人并不小气,就是太骄傲,但我终究会打败他。

 

  这样过一段时间后,终于有一天,我接待了被他推荐来的第一个顾客。但这还不是我的终极目的。这个曾经言语轻薄的大男孩,我一定要让他尝尝A杯罩女人最终会有多厉害!而且,一定要让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9月,天微微凉快一些的时候,我雇了一个年轻女孩帮忙,自己去了趟南方,进了一些适合身材单薄的女孩的服饰、首饰,腾出了一面墙壁,与文胸搭配着卖。这一招果然奏效,10月的营业额竟然翻了一倍,我不得不雇佣了第二个店员。

 

  陈子信有时候会过来看看,表情有点讪讪的,笑容里那种曾经坏坏的味道,再不曾在我面前表露过,请吃饭的次数也明显频繁了。有时候我会拒绝,有时候即便去了,我也会坚持付帐。有一次为付帐争执,我温柔地说:“还是让我来吧,我赚钱比你多。”

 

  他一怔,神情明显颓丧起来。半天,他抬起头说:“就当你给我点面子吧,行吗?”这样的神情和口气,竟让我觉得有点心疼。我怨恨他曾经的刻薄和骄傲,但接触久了,怎么又觉得到他的孩子气很可爱呢?于是没有再争,让他付了帐。

 

  5个月后,2005年冬天,我旁边的小音像店主动申请加盟,于是我有了单独的服饰店,风格不变,只为穿A杯罩的女孩而开。自然,也增加了新店员。开业那天,陈子信送了花篮过来,眼神里有说不清楚的东西,像是羡慕,又像是感慨,但祝福却是诚恳的。

 

  再去进货,我主动邀请了他,对他说:“如果不介意我是班门弄斧,也让我帮你的店进点搭配的物品,可好?”他看了我好半天,说:“我算服你了。”我笑,淡淡地说:“一个骄傲的公子哥,要服一个A杯罩女人,是不是有点太委屈了?”他默默地看着我,没再搭话。

 

  两人同行,一路的夜车。我第一次塌实睡着了,有他在身边,我竟然觉得无比安全。也不用自己拖着大包小包的货品赶车,有他,一切都轻松搞定。

 

  回来,连夜帮着他把东西安置好,就到了凌晨2点。他送我回去,快到住处了,忽然支支吾吾地说:“宣阳,我想了几天几夜了。做生意,我实在不如你,我决定把我的店给你,把我的人……也给你!”

 

  我愣了一下,继而心头暗喜,嘴里却狠狠地掖揄道:“A杯罩的女人你也要?太没出息了吧!”

 

  口述/宣阳  整理/赵海宁  编辑/陈清贫

 

A罩杯女孩不好惹

博主力作,精彩图配文:

 

一盏旧马灯的宗教(组图)          要重拍《红楼》,请加上戏说二字

 

崂山,空负冀望的十年生死约定    棠梨树下,两小无猜的爱情未结果

 

匪兵甲和匪兵乙                    泸沽湖畔:我陪摩梭王妃打麻将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UFO事件           米拉山,十天的爱情用一生去祭奠

 

采访木子美,其实不必失身        腼腆男孩,小声要我用性来做纪念

 

三十九年间,我最难忘的四个生日    孟潞自曝:邓建国要我做变性美女

 

绝美艳遇:人生就像一趟《旅行》    泰国遇艳:我那留在沙美岛的香水

 

你不知道的《康熙微服私访》内幕    我迄今爱上的四个日本女人

 

春暖花开,百名网络写手聚北京    有个美女名叫“大鸭梨”

 

A罩杯女孩不好惹

 

A罩杯女孩不好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