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泰国遇艳:我那留在沙美岛的香水

(2006-05-23 07:10:47)
分类: 陈清贫散文系列
泰国遇艳:我那留在沙美岛的香水

  认识林雨心是在泰国的国家公园沙美岛。非常的偶然。

  当时几个撰稿人朋友都说说笑笑着去另一湾沙滩看半裸美女去了,而参与记者团采风笔会的我,由于对这所谓的“木瓜秀”不是很感兴趣,便自顾自地用20泰铢租了一个汽车轮胎,然后把自己框进去,闭上双眼仰头飘在水中,一任身体随海潮的起伏而惬意地波动。

  一睁开眼睛,我就看见了林雨心。

  林雨心手拿着一个照相机,一双媚极了的大眼正在犹犹豫豫、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她的一头披肩秀发有些微湿、漆黑的泳衣衬着雪白的肌肤映在异常湛蓝的水天一色中,显得异常的耀眼。娇俏的身躯随着海潮的冲击而轻微地摇曳着。

  我慌不迭地立起身来脚踏住实地。

  并非没见过美女,但在这异国他乡仙境般的地方,突然被一个美丽的女同胞盯住自己那并不健美、而已显得有些微胖的身躯,却并非是我那一张厚薄不均的脸皮所能承受得了的事情,我无端地有些脸红了。

  好在我的智商并不低,我赦然一笑就接过了对方的照相机,在水中劈哩啪啦为她左左右右定格了十来个姿式。

  然而,透过眼前的取景框,我却发现林雨心并没有完全投入进来,她似笑却并没能尽兴,似嗔却又若有所思。

  这期间,我不觉一再地想:若干时日之后,女孩在端详这些美丽的照片的同时,会不会想起她那双黑甜的星眸所曾有过的凝聚?对于陌生的我与陌生的她而言,一生一世要流逝多少岁月,才会出现这样一个瞬间?而我又要诞生多少次,才会遇见面前的这个人?

  很快女孩走近了我,取走了相机,我有些不自然地左顾右盼了一下,方才发觉5米的范围内只有我们俩。

  林雨心笑着对我说:“谢谢。”我说:“不用谢。”她又说:“一个人?”我便用手往左边有“木瓜秀”的地方指了指,于是两个人便会意地相视而笑了。

  如此,相识也便成了必然。

  她介绍她叫林雨心,我在沙地上写:陈清贫。

  林雨心问:“真名?”

  我回答:“百分之百!父亲的父亲和革命烈士方志敏是战友,先后牺牲在江西南昌的下沙窝,方志敏在狱中写了《可爱的中间》和《清贫》,因此,父亲大人为纪念革命先烈,便为他的大儿子我取了这么个名字。”

  “这么有来头!”林雨心闻言调皮地朝我敬了军礼,“原来是烈士的后代,失敬失敬!”

  我笑着摆了摆手,“这名字叫得寒酸,不过倒也好记。曾有一次,一个外地的朋友来单位里找我,被门卫拦住了,他挠了半天后脑勺却依然想不起那个平常嘴边上的名字,最后竟吭吭哧哧出了这么一句:哦,我想起来了,我要找的是……你们单位那个名字叫没有钱的!门卫闻言便立刻放行:明白了!你要找的是陈清贫。”

  林雨心听得险些笑叉了气。

  一边的我却一直暗暗地在念叨:林雨心,林雨心,林中滴嘀哒哒雨的心,这名字后面究竟隐藏着一个怎样凄艳的爱情故事?

  但我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林雨心很快就自己叙述了出来。也许郁闷已久,她需要向陌生而没有交际后顾之忧的人倾诉。

  她说她在自己一生最憧憬爱情的时候,爱上了一个漂泊的诗人。诗人有一颗飘泊的心,他不想受到家庭的羁伴,他只想让她做他的情人,而她却执着地想成为最后飘泊的港湾……

  她最后不无幽怨地说:“他一生为很多美丽的女人写过很多美丽的诗,却唯独没有为我写上一首……”

  也许早已写了千首万首,只是没有给她。

  我想,女人和男人的想法有时总是这样格格不入,天差地别。女人认为男人不爱她,是因为他一首诗都没有为她写,而男人则认为在这样没有结果的前提下,正是因为对方太过爱她,所以才一首诗都没有为她写。

  有情和无情,谁又能真正分清?

  叹了一口气,我默默地注视了一眼林雨心,然后迎着他闪烁不定的眼神说:“林……雨心,很高兴与你共处这美妙的一个小时,我会记住你的。顼在我得去看看那……木瓜秀了,不然太有点对不起自己这双内双的小眼睛。”

  林雨心的眼光愕然之余又显出了几分鄙夷。她一声都没有吭。

  我却微笑了,顾自摇晃着我的左手一步一步地倒退着离开,直到眼前终于一花,失却了林雨心在我视网膜上的投影。

  我随即很快地找到了我们这个团队的导游阿D先生,出了800泰铢让为我找来了四个等候在沙滩边、准备为游人做泰式按摩的泰妹,我在极短的时间内教会了她们叠幸运星,然后把一本精美的画册撕开了交给了她们。

  我自己则在一边开始写一篇可能一生只有一个读者的小说。

  小说的女主人公叫林雨心,男主人公是个飘泊的诗人。

  我写道:诗人第一次见到天仙化人的林雨心,就不由想起中国汉朝有一个叫李延年的乐师,及他在汉武帝的面前所献艺的旷世歌舞,其歌曰: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亦复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于是,那一天的下午,诗人就在自家宽阔的天井,手执着一鸡毛掸子,效李延年而翩翩起舞,口中自我哼唱云:一想不吃饭,二想催心肝。饿着肚皮想别人,想得心发酸!……

  故事的发展完全按林雨心理想的模式进行,浪漫而又极富生活的实在,虽乌托邦却又有柴米油盐的味道。

  但这篇小说的最大特点,却是行文的生动和有趣。

  这样我极富激情地一口气写了一个半小时,密密麻麻地写了12张信纸,足有4000余字。

  就在我们的团队离开沙美岛之前,我远远地又看见了林雨心,她一个人戴着一付叫人看不清表情的墨镜,正一动不动孑然地躺在一张逍遥椅上,不知是在回忆还是在小憩。

  我悄悄地让阿D为我找来了林雨心的团队导游,然后将写好的小说和99颗幸运星,连同200泰铢一起交给了他,嘱咐道:“后天下午在机场时交给她。”

  后天的下午14时40分,林雨心的航班由曼谷直飞马来西亚的首都吉隆坡。在飞机上,她会意识到仍留在曼谷而准备返香港的我,所为她而做的这一切吗?

  但她会微笑的,一定。

  ──微笑,就像是香水,不但能使自己芬芳,也能令别人欢乐。你若能令人笑一笑,纵然费费心神,做做看似多余的事情,又有何妨?
泰国遇艳:我那留在沙美岛的香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