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全裸的台湾兄弟和半裸的我

(2011-02-04 22:35:41)
标签:

智利

圣地亚哥

青年旅馆

裸照

旅游

分类: 南美

我全裸的台湾兄弟和半裸的我
我兄弟的裸照

我们有个计划,就是全世界去拍裸照,当然是我拍他裸

 

明天就要飞南部巴塔哥尼亚了,我做了百内公园四晚五天的徒步计划,这条线路被称为“W”线路,从东往西走就先坐车进坐船出,从西往东就船进车出。也有人走大环线,需要一周时间。LP上说旺季需要预定旅馆,我四晚的旅馆分两处预定,每个旅馆都有四种规格的服务:1.USD44只有床,要自带睡袋。2.USD61有床和睡袋和洗漱用品。3.USD78包三餐,中餐是餐盒。4.USD95吃得更好。背上所有露营设备和自备食品,一晚的露营费大约USD10.这是徒步百内最便宜的方式。向旅馆租帐篷睡袋也不便宜,有体力的人最好什么都背上,我摄影包都够重的了,因此根本不考虑露营。

 

我从www.verticepatagonia.cl定了第三晚paine grande旅馆和第四晚lago grey旅馆,都没收到答复。从fantastico sur预定了第一晚chineno旅馆和第二晚的los cuernos旅馆,一直在等到今天终于收到回信,第一晚没问题,第二晚房间满了,我可以向他们租用露营设备在那露营。

 

下午看到佩于上网,我和她挺投缘的,她也回到圣地亚哥,为了跟台湾朋友会合,她换了家旅馆。约好晚上去她旅馆和他们一起吃饭。

 

我去超市买点吃的准备带到巴塔哥尼亚,那地方物价很贵。我去超市,想买芥末,用英文问服务员,他听不懂,就把我带到一个中年人面前。那人开口就说:“你好,是中国人吗?”我一看他不太像中国人就问:“你是中国人?”“我外公是中国人,和当地人结婚。”哇,都第三代移民居然还能说几句中文啊,“我姓程。”他用圆珠笔在纸箱上写下他的姓,我大吃一惊,“你跟我一个姓啊。”这个程在中国都不多,我居然能在智利遇到,我紧紧握住他的手。他外公真伟大,还能把这个姓一直流传下去。“你要去中国人的商店里买芥末,在汽车站那带很多。”我道谢告辞。

 

回到旅馆,看到朴淑慧正在吃饭,我跟她握手道别,“我还会去阿根廷的,希望能在那个国家再见到你。”“太好了,你到时再教我摄影吧。”

 

我带着昨天买的一瓶半红酒来到佩于的旅馆,这家旅馆相当冷清,没几个游客住。佩于做的饭很清淡,难怪她吃得如此苗条。这时一个帅哥走了进来,“这就是我的同伴,俊宪。”俊宪很能侃,我们边聊边喝,一直把红酒喝完,我站起来准备告辞。“你叫什么名字啊?”估计酒喝多了,我忘记了名字,“我叫俊宪,我很俊吧。”我笑了:“是,你很俊,那你姓啥啊?”“我姓程。”“哪个程?”“我写给你看”我顿时被雷到,一天之内,我邂逅了两个同姓的人,今天是啥日子啊。“啊,你跟我一个姓。”我叫道,俊宪似乎跟我同样吃惊,“你老家哪里?”“福州啊,祖上闽侯。”“我也是福州的啊,我家里还有族谱,我还想去福州寻根呢,我们肯定是亲戚。”俊宪非常肯定地说。“哈哈,那你是我弟弟了。”这场酒喝的神,我喝出一个台湾弟弟来了。“你有空来福州吧。”俊宪明天飞复活节岛,我飞南部蓬塔,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逢。

 

我全裸的台湾兄弟和半裸的我
那一天

圣地亚哥的浴室阳光很明媚

照亮了青春的角落

我看到了你明亮的脸庞

浅浅的绒毛闪烁着

 

我袒露着

沉淀多年的

日益膨胀的腰身

 

我掩藏起

那依旧无邪灿烂的笑容

我想到你

每一次离去

我都在镜子前

展开自慰的笑容

 

我的眼

看不到镜子中模糊的自己

是时光远去还是我游离在

躯壳之外

 

快门声很脆

这个瞬间

你在想什么

 

镜子上的泪痕

早已经模糊

那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我还在窗口等着你转身

 


我全裸的台湾兄弟和半裸的我
你看到的

是镜子里的我

那也许不是我

 

你看到的

是昨天的我

也也许不是现在的我

 


我全裸的台湾兄弟和半裸的我
时光褪去我青春的面庞

我的世界只剩下单色

 

 


我全裸的台湾兄弟和半裸的我
闭上眼,世界小的就是我面前的那面镜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