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xf3939_ujg
wxf3939_uj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2,833
  • 关注人气:2,4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浆水面

(2014-06-08 09:51:56)
标签:

陕西浆水面

饮食文化

分类: 随笔

 

 

       北京的炸酱面是我喜欢吃的,尤其是新蒜下来的时候不吃一两回炸酱面好像就不行,要是问怎么个不行?也说不上来,口腹之欲就这样,说不出来,心里还没想明白要吃什么,但脚已经朝那边走了。北京的炸酱面这几年不行了,是越来越不行,酱不好,菜码也不地道,总之不是以前那个滋味。因为喜欢吃面条,有一阵子总是到处找各种面条吃,那天忽然就发现了光明桥东北角上“食唐”饭店里的陕西浆水面,实在是好,那一阵子,我喊云雷一起去吃,一阵子,我喊国祥去吃,再一阵子,我喊燕召去吃,或者招一帮子七七八八的人一起去吃。最近又拉了洋子去,他吃了说好,第一天吃下来,第二天还要吃,下次见面到了吃饭的时候,问他吃什么,居然还是浆水面。凡吃过陕西馆子浆水面的朋友都说这面居然会这么好吃。这话说的虽然不是我,也与我无关,但我听了高兴。吃浆水面要那种很宽的裤带面,细面口感就不好。面食在中国由来以久,新疆就出土过几千年前的面条,但古人为什么把面条儿叫做“汤饼”?我却说不上了,也不用去管它,我们也管不了。浆水面到底有多好吃?像是也说不来,就是,想吃它,不但吃,还到处对别人说它的好,当然是快要到了吃饭的钟点。原以为浆水面是陕西的特产,想不到山西也有,前不久诗人的吴炯发过照片来,说另外的一个诗人玄武给他从家里带来了浆水,他特意做了浆水面拍了照片让我看。我说你这面里怎么会放豆腐?也更不能七七八八放那么多别的菜,而且面一定要宽的那种,也就是陕北人说的裤带面的那种,而且面条一定要占到碗的三分之一,汤倒是要占到碗的三分之二,浆水面更是如此,原来是要喝那酸酸的浆水。一碗面,七说八说几近教学。然后又细细把怎么做浆水教学一番,好的浆水面只要芹菜来做主,把芹菜切段,用滚开的煮过面条的面汤一下子泼进去让它发酵,这发好的浆水日后便有了芹菜的香气在里边,还要有韭菜,切段用猪油炒,素油是不行的,炒几炒放在煮好的面上然后再加浆水,一定是汤多面少。这比较接近张爱玲的吃面标准,张爱玲自己说她吃面只喝汤,一碗面面条只挑几根把汤喝光了事。如让她去武汉给她吃热干面不知她会不会皱眉头,上海的葱油面亦如此,干干的一碗就是没有汤。我独居在家喜欢做一个面给自己吃,就是先把鸡蛋和西红柿炒好,另一个锅用来煮刀削面,面煮好直接捞在炒好的鸡蛋炒西红柿里再翻来翻去地炒,出锅时把胡椒锤子拿过来拧几拧,这说菜不菜说面条不面条的东西十分好吃。吃两碗这样的面,再喝一碗煮刀削面的面汤,日子像是很丰盈。

       浆水面让人有瘾,若是我一个人去吃,我一定是要一碗浆水面,必定是那种宽的裤带面,再要一个肉夹馍,然后还会再要一个浆水汤,这就足够。洋子喜欢喝酸梅汤,我在心里会想,难道酸梅汤能比浆水好喝吗,就洋子的那瓶试了一下,要说好,也只是凉,下一次去,我会要一碗凉的浆水试试。我在家里做浆水面,专门去买猪大油,猪肚子里和阗玉一般的那块板儿油,为了吃浆水面必须有它,还有新下来的蒜,买两大袋子,都放在冰箱里,新蒜也是季节性的,过了这个季就没了,在冰箱里储存它也是为了面。

       为了做浆水,每每是煮一大锅面条,煮几根是不行的,面汤要稠一些,面条儿多面汤才会稠,才合适做浆水,到时我会招呼人过来吃面条,前来吃面条的朋友便会嘻嘻哈哈说“我们实际上是帮助王先生去做浆水的。”这当然是实话,那面条煮出来是只给他们吃面条,不给人们喝面汤,面是干的,一定是上海葱油面,也省事也好吃。吃完面便喝茶,面汤是不许动,有想喝的,也不给他们喝,吃完面便上茶。写到此处,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帮着吃面的朋友,但下一次肯定还要这么做,所以借此文事先一并谢过诸位。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