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替代食品体系的流通模式

(2010-11-20 21:37:45)
标签:

替代食品体系

有机

杂谈

分类: 嫣言嫣语

作者注:本文和上一篇博客均摘自本人的博士开题报告。

 

自然辩证法认为矛盾着的双方相互依存。因此,既然有替代食物体系,则必然有主流食物体系。

国外研究者将主流食品体系的特征描述为:由少数大型农业企业垄断,大量流通、零售部门参与形成的,工业化的、资本密集型的、长距离的全球食品供应系统(Hinrichs,2003;Goodman,2003;Higgins et al.,2008);这样的食品系统超越了生产与消费活动的生态网络尺度,因而只能依靠大资本、认证、标签和专家系统(Feagan,2007),并且导致了生产过剩、乡村环境恶化、农业吸纳就业能力减弱等负面效应(Woods,2005;梁炳琨,2008)。与主流食品体系相反,直销本地化有机食品的模式被称为替代食物网络(AFNs),并且将AFNs与农村与区域发展联系在一起,研究者认为AFNs是一种资本重构,包含了生态和社会等因素,是一种环境意识和社会发展目标上的进步(Watts et al.,2005;Hassanein,2003;Goodman,2003;Renting et al.,2003;Hendrickson and Heffernan,2002;Feenstra,1997),并将AFNs纳入更宽广的社会运动视野中进行分析,指出食物不单纯是商品,更是人权的一部(Hassanein,2003;Goodman,2004;Hinrichs,2003;Slocum,2006),试图通过强调食物系统的在地化和社会镶嵌重新主导食物系统(Feagan,2007),责任、信任和关心的镶嵌概念,被放置于食物处理过程的核心,以便整合在地社区和在地食物系统之间的关系(Hendrickson and Heffernan,2002)。

上述研究可以发现,国外学者在研究AFNs时用到了镶嵌的概念,波兰尼(Polanyi)使用镶嵌概念意在说明市场无法脱离社会的控制,波兰尼暗示到,指向自由放任经济的运动需要这种反向运动来构成稳定(波兰尼著,冯钢、刘阳译,2007:19)。显然,消费者对主流食品体系的不信任即是对食品体系过渡资本化的一种反向;AFNs强调在地化即是对长途贩运的全球化食品体系的反向;强调生产和消费过程需要有责任、关心地方的可持续问题则是对工业化、化学化食品体系的反向;强调产消之间的互动以增强双方的信任则是对认证、标签和专家系统的反向。在翻译的过程中,笔者将Alternative Agri-food networks中的food译作食物而非食品,理由是农业具有多功能性,具有生产功能之外的诸多功能,农业多功能性要求特定的农业生产方式与之相符合,由此生产的事物也被了赋予了类似的多功能性。若简单地将食物视为商品,就可能导致生产方式无法兼顾农业多功能性。在英文中,食物和食品同为food,但是研究AFNs的学者在使用food时会强调非商品属性,not only a kind of commodity。

还有学者注重AFNs的存在对大规模、工业化农业和传统的商业化食品体系的冲击,并进一步分析了冲击的程度和方式(Smith and Jehlicka,2007;Allen et al.,2003;Hendrickson and Heffernan,2002)。Lucy Jarosz(2008)定义了AFNs形成和发展的两个关键因素——城市化和乡村重建,指出AFNs包含了多重,甚至是矛盾的关系和过程,这些因素包括全球化和区域发展变化过程中的历史、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各个维度,要了解AFNs的多样性需要理解其所在的乡村和城市的背景。其中,城市的扩张带来了对应季有机农产品的需求;乡村重建思潮的兴起,随之而来的是农民市场(farmers' market)和CSA等直销本地化有机食品的模式(AFNs)的出现,其中小规模的家庭农场成为参与的生产者主体。作者也揭示了内涵于伴随城市化而发展AFNs的脆弱性,尽管城市化带来了需求的增加,但是并非所有的小规模农场都能通过直销网络(AFNs)而维持生计(Blay-Palmer and Donald,2006;Lucy Jarosz,2008)。

近年台湾浮现多样的替代食物系统(AFNs),如农夫市场、市民农园(Community Garden)和地理标示等。台湾学者也对AFNs展开了相应的研究,梁炳琨(2008)研究指出,台湾的农业食物系统面临质量安全、乡村再发展、全球农业食物系统挑战等复杂问题,AFNs的出现即是对全球食物供应系统的反动、对工业食物系统的不信任和乡村后生产主义的转型;谭鸿仁 (2005) 以商品链的概念分析北埔的农产品和观光商品与地方发展的关连,以社会资本理论处理转型中的组织变动。

以有机食品为例,本地化的、生产者与消费者存在互动的、直销形式的,非主流的渠道成为了有机食品的主要流通渠道;国外学者将这些非主流的渠道形式,包括社区支持农业(CSA)、农夫市场(farmer's market)、提携系统(Teikei)、箱式计划(box scheme)统称为替代食物网络(Alternative Food Networks,AFNS)或者替代农业-食物网络(Alternative Agri-Food Networks)。

在美国,根据USDA2008年做的调查,44.1%的有机食品在Local(within 100 miles)的范围内销售,在田纳西州,这一比例高达74%;此外,参与超市流通渠道的有机农场数量仅占参与上述非主流渠道的有机农场数量的8.9%,两个渠道销售有机产品的数量之比为43%[1];在欧洲,英国和丹麦的有机食品市场成熟度较高,多数有机食品由大规模工业化模式生产,并且主要依靠超市等主流渠道分销。然而,有机食品消费支出占总食品消费支出10%以上的高频消费者却更青睐各种直接消费渠道,这些直销渠道能够增强消费者的信任程度(M. Wier et al,2008)。在英国和丹麦之外的欧洲国家中,有机食品通过直销和专卖店销售的比例平均为50%,一些国家甚至达到80%,超市销售的有机食品数量都远低于直销和专卖店(Synergie, 2002; Hamm et al., 2002);在日本,早期有机食品的销售几乎完全通过提携系统“Teikei box”进行,从生产者直接到消费者的直销形式体现了生产者与消费者相互扶持的原则;直销之外的主要渠道还包括消费者合作社,超市只是最近几年才成为有机食品的销售渠道;截止2001年,55%的有机食品经由Teikei系统直销[2]



[1] 资料来源:http://www.agcensus.usda.gov/Publications/2007/Online_Highlights/Organics/index.asp。8.9%和43%这两个数据经由笔者处理后得到。

[2] 资料来源:http://www.fao.org/DOCREP/004/Y1669E/y1669e0b.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