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要再搞新编京剧了!

(2009-10-15 09:10:32)
标签:

京剧

艺术从业者

梅兰芳

斯坦尼

中国

文化

分类: 神驰

      戏迷有的时候如球迷,只要是喜欢的,那就一切都好,因为对京剧的顶礼膜拜,就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我在某论坛痛骂了济南京剧艺术节的某获奖新编作品,就遭到戏迷的反对甚至辱骂。

    对于所钟爱的“艺术”而言,如果被我这等人肆意“侮辱”,激烈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尽管这些蒙面大侠诅咒了我的生命权。没有办法,在京剧危如累卵的今天,戏迷的心灵也格外脆弱,难免有“邪教式”的情感和宣泄方式,这恰恰说明他们对这门艺术的热爱。

    于我而言,早就在思考关于京剧新编戏的问题,一个现象是,自上个世纪末《曹操与杨修》《狸猫换太子》《宰相刘罗锅》等少数新编戏以来,就没有成功的、久演不衰的新编历史剧。相反,我们倒是看到于魁智系列《满江红》《袁崇焕》《梅兰芳》《走西口》、吴汝俊《大唐贵妃》系列等一个个鸿篇巨制如鸿毛般飞过而不留痕。。。

                不要再搞新编京剧了!

    上一届的国家领导人有集体看戏的习惯,这表明了他们对传统艺术的扶持态度。但是即便如此,好的作品仍然越来越少,最终堕落到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晋德裕-走西口》《辛弃疾》都能得一等奖的地步。作品少,京剧人口逐渐减少,在北京,普通百姓已经看不起戏;在全国,除了京沪两地,各种院团只要演出必然赔钱,京剧演出无法走入市场,京剧从业者挣扎在低水平的生活线上。。。。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京剧界并不愿意承认京剧的衰落,每一场晚会的开场曲除了歌颂“盛世风华”之外,便是“锦绣梨园”,什么喜看京剧新苗绽放、桃李满天下之类的,天下第一老生于先生和天下第一美女青衣李小姐,当你们唱着口是心非的唱词的时候,不觉得心里有愧么?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还在口口声声“振兴”京剧。那么有谁想过,经过振兴后的京剧,又是以何等方式存活于天地间呢?是演出场场爆满?是京剧从业者丰衣足食?全国人民都喜欢唱戏?——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京剧应该切实考虑的是如何在多元化的21世纪“合理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口头上的“振兴”。

    我们面临的新世纪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不存在“取代”和“消亡”的概念,而是以各自的方式“合理存在”。

    有人说京剧应该“与时俱进”,那么什么是与时俱进?京剧该追随现代艺术的模式去发展?于是,一大群人,就打着“振兴京剧,与时俱进”的口号去创编新剧,这种创编的过程大致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内容,一是形式。内容上,强化京剧的戏剧化特征,即强化情节,营造起伏跌宕的戏剧色彩,这一点是对传统京剧的改良,很有道理,另一方面,在内容上融入现代化的思想内涵,这也无可厚非。但是,往往改革者的步子太大,用当代思维去诠释旧时的人物和事件,就显得不那么真实了;从形式上看,改革者们大量地利用了舞台效果,什么服化道灯光电子设备等等,这也无可厚非,但是属于京剧自身艺术规律的东西不能随便乱改,比如《辛弃疾》同志就取消了髯口,满嘴现代台词还用韵白来读,那就是胡搞。当年戏剧家布莱西特对梅先生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德的不同艺术体系做了比较,梅兰芳体系的核心就是,通过虚拟的程式化的形式,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界限,以虚拟的意象描摹真实的情感和内容。于是我们看到那个世界戏剧史上最著名的例子:梅兰芳先生只用一根桨,配上优美的音乐和锣鼓,把浪里行舟的体现得淋漓尽致,欧洲人都看懂了;而同样是行船的情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舞台上造了一艘大船,下面安上轮子,船的下摆用布营造了波浪的形状,再用鼓风机吹东那些布做波浪状,再用二十多人推动大船从舞台上滑过。。。。这就是梅兰芳体系和斯坦尼体系的区别,可是如今的京剧新编戏,我看到越来越像斯坦尼的那套了,这就是舍近求远,违背艺术规律的改革!

     不能否认我们国家文化政策对京剧院团在“创编”上的要求,不能否认这些创编者付出的劳动,但是,这些都不是“胡编乱造”的理由。事实上,这些创编是很难有希望的。“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看到的是,曾经在上个世纪末风靡全国的港台文化,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那些歌曲、电视剧如今已经被迅猛发展的内地文化所替代,而内地的电影也不可避免地走向欧化、好莱坞化,在这样巨大的文化冲击下,京剧如何生存?我们搞创编,但是好的剧作家会给京剧写本子么?真正好的京剧作家为什么不去写电影、电视剧剧本呢?当京剧作为戏剧,已经失去了“一剧之本”的时候。你能指望出什么好的作品?

     今天还有一个怪现象,就是所谓的现代艺术从业者们,喜欢拿京剧开涮。如花儿乐队,如张继刚,如陈凯歌。这并不是京剧之幸,因为这无从改变而只会更加明确京剧在艺术领域的从属地位,这未尝不是悲哀——只有这些占据主流的艺术从业者们黔驴技穷了才会想到京剧,这是中国文化的悲哀,也是京剧的悲哀。中国人不重视自己的文化也久矣,这样的状况不正常,但你无法改变。这也注定了京剧只能在一个边缘化的地位存活。当你祖宗积累下来的瑰宝尚且如此地位的情况下,你搞什么创编,于京剧的所谓“振兴”,能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现实的问题,还是应该考虑京剧的“存在方式”。我们还是该欣喜地看到,这个世纪以来,随着所谓国力的增强、地位的“提高”,国人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在转变,多少有了点“文化自信”。《论语》不是受到了重视么?其实这倒给京剧提了个醒,如果京剧能够以《论语》那样的方式存在,又有什么不好?我们可以曲高和寡,我们可以墨守成规,但我们不至于死,不至于进博物馆,我们就安心于“少部分人的艺术”,有何不可呢?事实上,西方的歌剧、话剧也不是大众文化啊。

     如果我们只有一点点精力,如果我们只有一点点钱,那么把它花到刀刃上吧,可别搞什么“新编历史剧”了,因为即便是那些精品《白蛇传》《野猪林》和80年代的《曹杨》,也只有我们这么几个人看。

    换言之,即便是“振兴”,也该在“普及”和“传播”上下功夫,可别再“新编”糟蹋钱了,全国各地一起新编,可要了京剧的“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