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戏《审头》《南阳关》

(2010-05-09 15:59:27)
标签:

杂谈

分类: 听戏笔记
  新更新的德建堂,一直的疑问,挺著名的一位老先生,生卒年月不可考。我听过的就这一段。德的百代目录是山东刘瑞鹏先生与天津王欣先生提供的,现在存世也极少,几乎没见过。德建堂嗓子乙字调,我选的这版应该是正常转速,网上还有快的,那都不是人动静儿了,可听着不显得高,这与德的发音用嗓有关,嗓子高不是难事,那年月的人全这调门,可有高又有宽就少见的很了,咱们常听的刘鸿声,至少在宽音方面就不如德建堂。这段的经典之处不在于他有多高多宽,在于松,唱得这么松快,一七辙多费劲的一个辙口,刘鸿声的一七辙闭口音也好,但是那种让人听着惊心动魄的好,德的这个好与刘的还不大一样,反倒与时慧宝晚年开明那几张有一拼,但开明的时明显感到气力不行了,可那几段,应该算时最好的作品了。
  唱片聊够了,咱们聊聊戏吧,憋坏了我了,可有个时间写写BLOG了。近一个月在戏曲学院看了几回戏,都不错,本科的学生,真有那努力用功的,日后可能这行还有缓儿。上学期还看过《白良关》《借赵云》算是少见于舞台了,这学期有两出新鲜点儿的戏,一出《南阳关》,一出《审头》,都不常见于舞台。由于不常见,看着就显得新鲜,您比如说审头为什么陆炳要带个黪二涛呢?老生其他还是挺有准儿的,还有个雷的个别身上,想必指导老师真学过,至少是见过吧。据说还是雷喜福先生的学生,这个黪二涛应该有说道,可到今天我也没打听明白为什么呢。
  南阳关,我是外行,这辈子我也来不了这戏,咱跟这儿胡说一通儿人家也不能胡骂咱们不是。韩擒虎出场发点上,二场为什么伍云召也发点上?学院的本子是二场“一锤锣”上,我倾向于头场“一锤锣”上,都说得过去,万不能俩“发点”前后脚来,实在编排不开了,“将军令”上也比俩发点强点儿(那得给人家吹唢呐的开多少份儿钱呐!)。韩到底坐哪儿?!这一伙子人怎么下的我不记得了,我知道的应该“朱奴儿”。
  第二场不说了,三场发点上,出来再琢磨琢磨,还能好!后面散板那句没锣的尽量别停,要不叫不起后头了。
  第四场,韩又上撤四门,对着唱两句就下,另,不下亦可。摆城片子,现在凡是讲变通,既然放在下场门了,是不是可以斜着摆,韩的龙套按空城计站。逢站门围城总是觉得城摆下场门差点儿似的。就好象常东的“柴桑关”,非得把高台摆下场门,多别扭啊,黄忠魏延带人上龙摆尾儿,瞧着也不好看呐。这个同理,难为死那拉胡琴儿的,抻着脖子找半天也没看着角儿跟哪儿,全茬着呢。另,那个急急风四击头到底给谁打的?仿佛的那韩擒虎是主角儿似的!老早上了城就可以不打那急急风——因为韩不该下。出来扫头会阵,得了胜后面要还追着打,总得先挥手,让兵追过儿,再激动。
  后面韩擒虎回去见着宇文成都,再上伍,准备再打脱开氅都挺好,见着宇文成都对着骂爸爸,也算是这戏的一个特色,回府见夫人,这次还有个搓步挺别致的,夫人一死,老生一抓两抓之后,还有个甩发不知道怎么讲,带面牌甩发,恐怕太吃力了吧,现在都兴二道幕,一拉幕,正把夫人放幕外头,还不如之前直接由上场门下呢。后面没什么大问题了,末场的“水底鱼”上,再款式点儿,就显得和之前那些个“水底鱼”不同了。演之前一直有人跟我提这戏嘎调的问题,没怎么理会,台上一听,一个嘎调也没有啊,南阳关的“关”字是嘎调,我听过南方学老谭的也这么唱,可回没这句啊,何来嘎调一说呢?关于嘎调我还特意写过一次,这个词到底怎么定义的。。。
  印象里来宇文成都的那个花脸,有戏!看着不累,也挺是样儿的,一出戏显出他好来了。
  争取最近勤着点儿更新网站,一个月来,都懈怠了,很多常见的都没更新呢,就好象论坛上有人提奚啸伯的怎么没传全,这个月争取传全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过年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过年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