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一篇儿也算我写了呀!

(2008-04-12 00:23:48)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思乱想
   最近一直也没写BLOG,主要原因是这身体一直这儿了那儿了的出毛病,感冒都不算什么,连牙都跟着捣乱,什么事儿啊简直的。昨天去终于把那颗倒霉的智齿拔了,没拔之前疼的我半夜都睡不好觉,从来还没觉得牙这么难受过,坚持了一个礼拜,最初只是认为上火呢,谁想得到是这玩意儿捣乱啊。

  先回答爱花旦那个问题,王凤卿和邓远芳的战长沙,我认为风格是基本统一的,唱词、唱腔那都是表面现象。两人都有个很好的地方,就是吐字收音,尤其在有腔儿的字上,在行腔时口型是变的,一直到最后收韵的时候,劲头很足,气力也充沛,这不是简单的拖个长腔儿的问题。您比如说后来有一些很著名的女老生,唱腔就有那种“大尾巴”的现象,这两个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王凤卿是专业的,唱到这个水平,不感觉出奇。邓远芳就觉得了不起了,对吐字的研究和唱腔的组合,都能够听出演唱者具有很高的“素质”(这词儿新点儿,要用“修养”什么的,我又觉得说的太过了。)。
  就唱词而言,都不错,很难说谁更“准”。
  比如让成都,我在刘老家学这戏之前,一直就没听明白王凤卿的词儿是什么,我原来的词儿就是“刘备孔明西川进,大胆马超降他人。”,一直到跟刘先生学这戏,我才知道王的词儿是“聘来的马超威风凛凛,降顺刘备取都城。”,这两个词儿我没看出有谁好谁不好来,只是各人的宗法不同。胡琴里也有这个问题,比如说空城计,有人是三眼到底,越拉越快,我还是按照李佩卿先生那个到“博古通今”之后就改原板了,“洪羊洞”快三眼亦如是。
  再多说两句,就像南派戏,可以说一个人一个样儿,那还能说谁的“准”么?这与北方演戏一样,一出空城计,一人一个样儿,这就只能看谁的能讲出道理来,比如咱们之前聊过南派戏,那都是我们这道蔓儿的演法,倘若我要上台,就这么演,捡一个咱没说过的戏打比方吧,就说“石头人招亲”,我要演的话,就从“黄巢起义”演起,不从旦角上演起。后面准带祥梅寺、珠帘寨什么的。分两本到三本演完,其实中间就是那几场新鲜,其他都是按北方的来。所以每个角儿都不能太软。
  再比如说《狸猫换太子》包公定远县那几场,我就按北方的来,可以由讨盆起,保留那几个经典唱段虽然长了点儿,但自我感觉比南方那个精简版不上老生的要好一些,总归是“新书熟戏”嘛!连台本戏这种“支干”情节总得有,甚至能占到30%以上,跟评书,电视剧都是一理,也讲究“倒叉笔”。
  就好比听评书《隋唐》,我听过马歧先生几次,也听过王月波的,他们这套书有“滑稽程咬金”之“美誉”,可您也不能老“程咬金”吧,“说黄脸的”也不能没完没了的秦琼吧,关键在于这些“支干”情节是否有意思且确实与主线相关联。恩!

  附带聊聊这个“正宗”,这个提法本身就有问题。
  现在经常在争论谁谁谁是某派的正宗传人,或者说谁的腔儿更准,谁嗓音像,我认为这都是次要的,就像程派,唱那些戏的人都包括在程派范围里,唱得好的就叫正宗,或者叫准,还不能这么界定,程的几位传人里,没见有谁是一点儿不走样儿的学程(其他流派也如是),像有人说张火丁不是程派,或者说李世济不是程派,都不大准确,全是在程派这个大范畴里的,只不过有人学的好一些,有人差一些。
  如果说有人跳出他所宗流派的这个范畴,形成自己的体系、风格了,那就是单成一流派了,否则就是有好坏之分,不存在什么“准”与“不准”的。再举个极端的例子,我就从来没认为过杨宝森是“杨”派,一直到老也是在余的范畴里,这些不只停留在唱腔和唱词这种表面现象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