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林懋荣先生纪念姜先生的文章

(2007-08-22 23:23:42)
分类: 听戏笔记
可能很多朋友对我上回提到的林懋荣先生不大熟悉,在这儿转一篇林老师的文章,是上月姜先生去世35周年时,林先生写的纪念文章,昨天我由老先生家拿回来的,别的地方儿也没发表过,昨天打完了我就发到咚咚锵红豆少主兄那里了,咱这儿也帖一下,昨天晚上新打出来的,趁着热乎大伙儿同拆同观。。。。。。
 

永世不忘恩师姜妙香先生

 

林懋荣

 

  眼望着恩师姜妙香先生在五十年前给我说戏的照片,心中感慨万千,既对恩师充满了无限的怀念,同时又为当今京剧舞台上姜派艺术的流失而深感焦虑。

在姜门弟子中,我算最年轻的,但伴随着光阴的流失,我已步入了花甲之年,也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难道我就这么眼看着姜派艺术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失传了吗?不能!我决不能够愧对自己的恩师啊!

  1959年,我还未满十八周岁,就从戏校毕业,分配到著名的梅兰芳京剧团,来到了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和我的恩师姜妙香先生的身边工作。自己能亲身经历梅先生和姜先生的关怀教诲,并有机会还能和他们一起同台演出,这是我终生的荣幸。

  然而,更让我喜出望外的是,就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姜妙香先生破格收我为正式入室弟子,由于在姜门弟子中,我的年龄最小,所以众师兄都觉得我拜师父差着辈分,可最终姜先生还是收下了我这个小门生。但就因为我的年龄小,所以也就最受恩师宠爱。

  我平时只要是没有演出任务,就每天长在老师家里,要一有空儿,师父就给我说戏,他对我总是那样慈祥,同时也总是那样不厌其烦,甚至手把手的给我说戏,我也是一招一式认认真真的学,刻苦的练,有时不觉汗流满面,每当着时,师父就马上要我停下来,让我休息,同时还递给我毛巾擦汗。

另外在练唱时,只要是听到我的声音有些疲劳了,师父就主动端来可口的香茶,并充满关爱地说:“快饮饮嗓子吧!歇会儿再唱,今天唱不完,明天咱们再接着唱。”还中肯的告诉我:“唱戏就是个苦差事,你每天都要刻苦练功,一天也不能松懈,要知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只有这样,你才能有长劲,我们常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话一点都不假,你说是吧?现在你们这代人多幸福哇!你们在党的关怀和培养下顺利成长,而我们当年,为了生活一天要赶好几个堂会,结果自己累吐了血,嗓子也毁了!可这又有谁来过问呐!”

  师父就是这样语重心长的教诲我,同时又时时处处地照顾疼爱我,使我更加热爱和敬重我的老恩师。他的一言一行,都深深牢刻在我的心中。

  每当师父给我说戏时,为了让我听清楚劲头,他的嗓门比我的声音还要高上一倍,并反复示范来纠正我的毛病。直到他满意为止。有时甚至使我感到他不是在教学生,他就好象在舞台上演出一样的认真,真是令人感动,这种认真负责的执着精神,这种为艺术精益求精的严谨态度,时时刻刻都在激励和鞭策着我。

  十几年来在老恩师的关爱、呵护下,我不但学到了姜派艺术,同时从师父的人品和他的日常生活中,也体会到了做人的道理。

  我每次离开师父家的时候,老人家总要把我送出大门外,同时还要千叮咛万嘱咐,什么“过马路小心,留神车辆……”,若是用功的时间晚了点,他就要把我送到汽车站,我不忍心让老人家这样送我,再三劝他回去,他总对我说:“我也想出来遛一遛。”非得把我送上了车,目送汽车离去,他才放心。当我在车上望着路灯下的老人,那渐渐远去模糊的身影,不由使我热泪盈眶,多么好的老人家呀!这慈父般的关爱,这一幕幕的感人情景,使我这个从小就失去了父爱的孩子真是从内心感到了无比的温暖。如今虽然几十年过去了,可至今我还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在和老师学戏的日子里,由于我的文化水平不高,在记台词时,偶尔遇到冷僻字写不下来,总显得很吃力,师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事后我万没想到,他老人家竟利用晚上休息时间,自己带着老花镜,在灯光下一笔一划的为我抄写台词,第二天说戏时,他就把写好的台词亲手递给我,我双手捧着老师那工工整整的字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这是师父的心血结晶,也是师父为我的一片心呐!

  一位老艺术家,竟然为一个小学生抄写戏词,这怎能不让我激动啊!它将永远激励我奋发向上,刻苦学习,我下决心,决不辜负师父这种厚爱,要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一定要在舞台上以优异的成绩来回报他老人家。

  事过境迁,岁月如梭,又经历了十年动乱,至今我始终珍藏着师父亲手为我抄写的台词,它伴随着我,激励着我,这是师父留给我最珍贵的遗产。

  梅兰芳先生的突然过世,对师父的打击非常大,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沉浸在悲痛中,为了缓解师父的情绪,江苏省京剧院杨小卿师哥把他接到南京散散心,同时还请他老人家做两场示范演出,剧目为“群英会”、“奇双会”。这时恰巧我也随同剧团巡回演出,来到了南京,更巧的是我们在南京的第一场演出剧目也是“群英会”。记得那天小卿师哥和黄定师哥陪同师父一起来到中华戏院看我们的演出,我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台上格外卖力,后来听师哥说,那天师父看戏非常高兴,多次带头为我鼓掌,鼓励我。第二天我像往常一样,到宾馆向老师征求看戏后的意见,师父见到我马上拉着我的手说:“看了你的演出我很高兴,昨天你辛苦了,”同时又恳切地说:“今天我可要向你求教了。”当时我就楞着了,心想老师向我求教什么?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问师父“您跟我开玩笑吧?”他看到我的样子笑着说,“不是和你开玩笑,你昨天演出有个身段非常漂亮,既符合剧情,又符合人物,很有气魄,今天你来的正好,你再给我走一走,我要向你学习。”我望着老师那慈祥而恳切的目光,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紧接着在老师面前,我一连把动作走了好几遍,他老人家看得非常仔细,然后站起身来,就像小学生一样,一招一式地向我学了起来。

  过了几天我去观摩师父的“群英会”,他就把向我学的那个身段完全加入到了他的演出中,使这个动作更为精彩了。这件事情使我受到了很大震动,他是我们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又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同时又是我的老恩师,他为了艺术能够虚心地向自己的学生学习,这是什么精神!这种为了追求艺术,不耻下问,活到老学到老的高贵品质,真是举世无双啊!此事在姜门弟子中已传为佳话,从此也成了我们姜门弟子的好传统。

  姜妙香先生是京剧小生一代宗师,他为京剧小生艺术的发展和传承有着不可磨灭的杰出贡献!他的表演细腻传神、气度高雅、书卷味浓,演唱字正腔圆,韵味浓厚,刚中有柔,柔中有俏,他丰富发展了小生的唱腔艺术,小生的“娃娃调”就是他的革新创造,他的人品和他的艺术一样都让人们钦佩称赞。

  我本人由于身体关系,已然远离舞台十几年了,做为一个姜门弟子,我没有把姜派艺术发扬光大,心里感到愧疚,也对不起恩师的培育,今后我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为挽救和传播姜派艺术,不遗余力地做出努力,争取多教学生,决不能让姜派小生失传,以此来告慰我的老恩师在天之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聊七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聊七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