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调好一种酱汁,变化n种美味---【酱汁烤鸡腿】

(2008-02-15 08:48:36)
标签:

文怡

烤鸡腿

烤箱

鸡腿

酱汁

分类: 肉菜
调好一种酱汁,变化n种美味---【酱汁烤鸡腿】 

 

                          (十七)

 

过了一个春节,估计大家已经忘记以前的内容了,回顾下吧,点击进入上一篇。别说你想不起来了,这几天长假歇的,我都快忘了写到哪儿了。

 

如果回顾完了,咱们继续。

 

为了共建内部和谐社会,让文章中所提及到的各个人物形象,能继续紧密滴团结在我周围,并规避这个连载将被弹劾的风险,以确保它旺盛的生命力,我用我的大头向大家担保,一定尽量如实往下侃,再次感谢对爱情契而不舍的战神小切同学,美丽动人的我的偶像马思萌同志;我从来就没见过的,甚至都没说过一句话的高鹏绅士。接下来,还需要感谢的是,我温柔优雅贤良的母亲大人和睿智大度的爹地,哦,对了,还有梁朝伟与布拉特皮特2in1化身的michael先生。谢谢你们对这部连载的大力支持,“谢谢,飞吻,我爱你们……(画外音:嗨,头上的花儿掉了哈)

 

因为上次说的那前所未有的阻力,因此小小的打乱了我时间记忆的思绪,要搁节前的进度,我本要先交待下我和马思萌儿时共度的美好时光,但大家似乎对小切的故事更感兴趣,那就只能暗箱操作,把本该后话的小切pk上来,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参考下各大选秀活动,就会深知这里面的诸多猫儿腻。

 

飘回我面试那天的夜里吧。被迫跟马思萌通过电话之后,手里的bp机还在不停的震动着,to回,or not to 回?的确是个问题。我光着脚丫子,脚后跟儿不敢着地,仅用面积为数不大的肉垫儿,猫一般的点着脚走出我的房间,唯恐制造出任何声响。把耳朵贴在父母大人的卧室门上,当听到此起彼伏的鼾声,嗖下子窜回我的房间,再一次拿起了电话。

 

我左手拿着话筒,右手弯曲呈45度,将电话和我的嘴围拢起来,形成一个内部非常清晰,而外部听起来非常混响的环境。电话那头“嘟”了不到2声儿,就接听了。恋爱中的男女,听力真够灵敏的,这也就是恋爱,但凡一扯证儿,成了板儿钉板儿的两口子,你就算在他对面说六车话,他给你的回应也如同一个失聪男青年般。

 

“文怡,你可回了,我以为你在11层半被人绑架了呢?”仅凭这个我还没开口,小切的的第一句回应,我就敢说,他绝算不上是个久经沙场的,有着多次作战经验的老战士。《生活广角》中,无数个泪流满面投诉对方不忠贞的情感案例教导我们说,多少个感情悲剧都是起源在这种情境之下。

 

“外,你谁啊?”(声音很小)

 

“你说我谁啊?”

 

“废话,我要知道你是谁,我还问什么问啊?”(声音依然很小)

 

“我!您吃糨子长大的吧?记性也忒不好了。”

 

“糨子到不至于,不过母乳确实没捞上。我妈生完我没几天,就投身革命事业了。”

 

“你妈是红军啊?”

 

“你妈才红军呢,有点近代史知识嘛你?”

 

“我说也不能够啊,那革命什么啊?”

 

“我出生没几天就地震了,全家都住在地震棚儿里,据说没吃没喝儿的,以我妈妈的素质,指定要投身浩瀚的革命抢购队伍中去啊?”

 

“那也不耽误饲养你啊?”小切开始跟我较真儿了。我最烦他这个毛病,不管说什么,都摆出一幅打破沙锅废话到底的精神。

 

“跟你有关系嘛我说?”

 

“母乳喂养的孩子聪明,据英国科学家分析,母乳喂养的孩子,在接听电话的第一秒钟就能准确的判断,对方是谁?”

 

“听这意思,您还没断奶呢吧?对了,为什么是英国科学家?”

 

“嗨,我觉得吧哈,但凡不入流的杂志和5毛钱以下的小报儿都特喜欢用英国科学家这5个字儿开头儿,散布一些老百姓无法考证的所谓的科学真相。当然,不知道英国老百姓吃不吃这套。”

 

“别跟这儿废话了你,我要睡觉了。嗨,对了,你干嘛大夜里的呼我啊?”

 

“这不刚到家吗?”

 

“我问你干嘛呼我?”

 

“想你了。”

 

通常在电话里,自己下达了要睡觉的指令之后,还有漫长的几个小时的闲扯,一锅电话粥才有可能关火。真的无法理解从前的自己,哪儿有那么多可说的?就如同你看到的以上的电话会议内容,基本除了给北京电信做出了巨大贡献,似乎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真正能够通过电话传递的有用信息,其实不到半分钟就能说完。不单我,其实很多人之间都是这样。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中国电信每年营业额的90%,都来自我们日常的废话连篇中。

 

我和小切的恋爱期就是这样,每月我妈从电话局回来,都会连着2天不给我好脸子看。话费总高居480元以上不下,她一度认为电话被人盗号那阵子,我的日子还好过一些,毕竟是一直对外的咬牙切齿。后来,她也不知道从哪里鼓捣来一个防盗器,完了,随着我妈甩下的一句狠话“家贼难防啊”,电话费迷踪案正式被侦破。曾一致对外的斗争,演变成了内部敌我矛盾。

 

其实,小切那时已经很体贴我了,基本上都是他打过来的,当然,我想他妈可能没我妈那么抠门儿,也许是把话费纳入了未来家庭准新增成员的成本消费,也或许她早就疯了。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失灵,我们最长的一次电话记录,发生在我爹妈双双被送去北戴河疗养,我本打算夜不归宿,但后来还是理智的留在家里以防我妈防不胜防的回马枪战术。那天晚上,我们好像从8点钟,一直打到了凌晨7点,我忘记我们都说了些什么,就算记得,意义也真的不大。

 

点击进入下一篇(十八)

 

酱汁烤鸡腿

 

原料:鸡腿1只  姜1块  大蒜4瓣  迷迭香1根  蜂蜜4汤匙(60ml)生抽1汤匙(15ml)老抽1茶匙(5ml)  盐1茶匙(5克)  橄榄油2茶匙(10ml)辣椒粉1茶匙(5克)

 

做法:

 

1)鸡腿去骨后洗净沥干。姜和大蒜去皮切片。将鸡腿放入大碗中,放入姜片,蒜片,迷迭香(如果没有新鲜的,可用干的代替),生抽,老抽,盐,橄榄油,辣椒粉和蜂蜜,搅拌均匀后,盖上保鲜膜腌制3小时(放在冰箱里腌制一夜,更加入味)。

 

2)烤箱预热,220度。烤盘铺上锡纸放在下层,将腌制好的鸡肉放在烤网上,放置烤箱中层,烤制25分钟即可。在烤制过程中,每5分钟用刷子刷一层腌制腿的酱料。

 

超级啰嗦:

 

**没有新鲜的迷迭香,可用干的代替,家乐福的进口货架超市就有售,小瓶装,大概15元左右,这种香料,通常会用于烤制肉类时使用。如果没有,做这道烤鸡腿也可不放,但其它原料不要再减少了。

 

**在烤制过程中,由于鸡腿上的酱汁会滴到烤盘上,因此建议一定铺上一层锡纸,否则炭化后的汤汁糊在烤盘上非常难以清洗。

 

**这个方法,还可以用来做烤鸡翅,烤鸡胸,烤猪里脊等,这种酱汁调好后,就算是抹在馒头上烤,也很好吃哦,我试过啦。

 

Roast Chicken Leg

 

---Ingredients:

Chicken leg: 1

Ginger: 1 piece

Garlic: 4 cloves

Rosemary: 1

 

---Seasonings:

Honey: 4 soupspoon(60ml)

Light soy sauce: 1 soupspoon(5ml)

Dark soy sauce: 1 teaspoon(5ml)

Salt: 1 teaspoon(5g)

Olive oil: 2 soupspoon(10ml)

Ground chili pepper: 1 teaspoon(5g)

 

---Directions:

 

1)Bone the chicken leg then wash and dry;Peel off and slice the ginger and garlic;Put the chicken leg into a large bowl, then add in ginger and garlic slices, rosemary, light soy sauce, dark soy sauce, salt, olive oil,

 

ground chili pepper and honey, mix well as the marinade sauce;

Then marinade the chicken leg for 3 hours (cover with the cling film);

 

2)Pre-heat the oven, put the marinaded chicken leg into the middle shelf, roast for 25 minutes at 220C;During this roast process, brush on a layer of marinade sauce every 5 minutes. Finish

 

调好一种酱汁,变化n种美味---【酱汁烤鸡腿】

 

调好一种酱汁,变化n种美味---【酱汁烤鸡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