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导演刘猛
导演刘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39,012
  • 关注人气:5,7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实文学《Black Hawk Dowm(黑鹰坠落)》译文第一章1

(2007-08-30 18:01:52)
标签:

军事/谈兵

 
 
 
 原文翻译难度超大,曾经有台湾出版商找了三个在美国受训过的台湾退役特种兵进行翻译,完全失败了。难度在于美军的俚语和传统习惯,不是汉语语系思考的人可以掌握的,有军事经验也不行。所以《黑鹰坠落》的电影虽然风靡全球,但是翻译版的书始终没有出版。作者写的非常专业,而且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是网友翻译的部分,经过内行做了简单修正,但是还是不精确。贴在这里作为游骑兵部队的一点背景资料吧。
 
翻译:JETH hikarihikari
修订:RANGE
Black Hawk Dowm
纪实文学《Black <wbr>Hawk <wbr>Dowm(黑鹰坠落)》译文第一章1
(使用大绳进行垂直滑降的美军游骑兵三营B连,电影当中的战术动作是绝对精确的,他们确实是空中突击滑降的高手)
纪实文学《Black <wbr>Hawk <wbr>Dowm(黑鹰坠落)》译文第一章1
(游骑兵75团三营B连战士在摩加迪沙黑鹰坠落战场,该部也就是张胜所在的部队,呵呵)
 
纪实文学《Black <wbr>Hawk <wbr>Dowm(黑鹰坠落)》译文第一章1
(图片上使用滑板盔的是三角洲突击队,注意他们的卡宾枪,都是沙漠迷彩色的,滑板盔、沙漠迷彩色的卡宾枪是他们和游骑兵在外观上最显著的区别)
突击
-1-
起飞时,马特"艾沃斯曼(Matt Eversmann)念了一声:圣母在上。他瘦长的身躯蜷缩在两名机工长之间那个狭窄的座位上,膝盖抵着肩膀。在他面前,十二个穿着褐色沙漠迷彩的年轻人挤在机舱里,这是他的小组(Chalk)
他像了解自己的兄弟一样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艾沃斯曼是一名上士,今年26岁,已经当了5年的游骑兵,在班里算是个大字辈。他们在已经在一起生活,训练了好几年,一起度过了那些在新兵营,空降训练营和游骑兵营的日子,一起在韩国,泰国,中美洲和世界各个地方服役。事实上他们比很多亲兄弟之间更了解彼此。他们在一起喝酒,战斗,一起睡在森林里,一起从飞机上跳伞,一起翻山越岭,提心吊胆地渡过湍急的河流,一起打发无聊的时光,拿某人女朋友和没有女朋友或别的什么相互调侃,一起在半夜里从本宁堡(Fort Benning)开车把喝酒惹事的弟兄接回来。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这一个刻。现在,这位瘦长的上士将第一次带队,这使他感到有些不安
“原谅我们这些罪人,此刻,及至我们的安息,阿门”Pray for us sinners, now, and at the hour of our death, Amen.
时间是1993年10月3日下午,三角洲突击队将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展开一次行动逮捕Habr Gidr族的部族领导人,艾沃斯曼和他的第四小组将作为支援的游骑兵的一部分加入到行动中。这个由军阀穆罕默德"法拉"埃迪德(Mohamed Farrah Aidid)领导的组织已经向美国公开宣战,那么毫无疑问,它死定了。今天的目标是埃迪德的两名高级顾问。他们将被逮捕并关押到索马里沿海城市基斯马约(Kismayo)以南一座小岛的监狱里。第四小组的任务很明确——和其他三组游骑兵一起占据目标区域的四个角并封锁街道。艾沃斯曼他们将被投放到西北角,当封锁完成后,没有人能出入三角洲行动的区域
他们已经在训练中反复演练过这种情况并经历了六次实战的考验。艾沃斯曼已经将整个行动步骤烂熟于心。他知道他们一旦落了地该干些什么,他的人该在哪。从直升机左侧出去的人应该在左边集合,从右侧出去的则在右边集合。然后向两边散开,医生和最年轻的人在中间。一等兵托德"布兰克本(Todd Blackburn)是机上最年轻的,刚从佛罗里达高中毕业,甚至还没去过游骑兵学校,他需要照顾。另一名中士斯科特"伽陵汀(Scott Galentine)年级要大一点但也还缺乏在摩加迪沙的经验。照看好这群年轻人的担子现在全落到艾沃斯曼肩上了,他们都是他的。
作为小组组长,坐在前面带耳机的位置上。那是副连在天花板上带麦克风的大耳机,所以艾沃斯曼把他的头盔取下来好把它戴上
一个机组人员拍拍他的肩膀
 “马特,离开时别忘了把这个扯下来”他指指连着耳机的线
他们焦躁不安,汗流浃背地在炎热的停机坪等了差不多1个小时,呼吸着柴油机发出的浓烟,紧张地摆弄着自己的武器,每个人都觉得任务搞不好会在起飞前被取消。这很常见,通常一次真正的任务会有二十次错误的警报。5个星期前他们刚到摩加迪沙时,一登上黑鹰大伙儿都激动的欢呼,现在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这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在等待着今天的出动暗号“艾琳”(“Irene”,希腊神话中的和平女神)。他们有4架AH-6小鸟,一种小型双座攻击直升机,可以飞到几乎任何地方。今天这些小鸟第一次装上了火箭弹。2架打头,另2架负责后卫。4架两侧装着座椅的MH-6型小鸟将负责输送美国最为精锐的3支特种部队中的1支,三角洲C中队,作为突击队的先锋。跟着是8架黑鹰直升机:2架搭载三角洲突击队和他们的地面指挥,4架负责将4组游骑兵布置到目标周围(乔治亚州,本宁堡,第75游骑兵团,3营B连,Company B, 3rd Battalion of the army's 75th Infantry, the Ranger Regiment out of Fort Benning, Georgia),1架带着战斗搜救小组(CSAR,Combat Search and Rescue),另1架则负责搭载两名行动指挥官——负责协调第160特种航空团(肯塔基州,坎贝尔堡,第160特种航空团,160th SOAR Special Operations Aviation Regiment out of Fort Campbell, Kentucky)的汤姆"马修斯(Tom Matthews)中校,负责指挥地面部队的三角洲部队中校,格雷"哈瑞尔(Gary Harrell)。地面的车队,由9辆宽体的悍马车和3辆5吨卡车组成,已经在大门处集结待命。卡车将负责把囚犯和突击部队带回来。悍马车上则装满了游骑兵,三角洲和4名隶属于海军海豹队第6队的成员。算上空中3架监视直升机和1架高空侦察机,一共有19架飞机参加行动(原文:there were nineteen aircraft,不过数一下,有20架才对),它们现在如箭在弦。
行动将会开始的信号出现了。那是特谴队指挥观,威廉姆"盖瑞森(General William F. Garrison)将军的出现。他过来为大家送行,而之前他从没这么做过。将军很高很瘦,头发灰白,穿着沙漠迷彩,嘴里咬着半截没点着的雪茄,他从一架直升机走到另一架,接着是每一辆汗马车
“小心”,他用他慢条斯理的德州腔说
然后走到下一个人
“好运”
然后又对另一个
“小心”
引擎的加速令地面震动,让人热血沸腾。那场面令人激动,美国军事力量的铁拳已经举起。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手中武器和弹药让小伙子们热血沸腾,甚至隔着防弹背心也能感觉到不断加速的心跳,心里夹杂着期待和恐惧。他们祈祷,反复检查手中的武器,在心里反复重复布置的战术任务,做着祈祷仪式……总之都是些战斗前的最后准备。他们都知道任务会很棘手。这是次大胆的行动,目标直指“黑海”,摩加迪沙的心脏部位,Habr Gidr族的地盘,埃迪德的老窝。他们的目标是一栋白色的建筑,城里为数不多幸存的大型建筑之一,房子被周围的的破土房包围着,成百上千的部族成员散布在周围肮脏,复杂,毫无规律的破街上,就像印第安村庄一样。
所有人都看到火箭弹被装上AH-6,在之前盖瑞森还没授权过使用这东西。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会遇到麻烦。大家尽可能把弹药塞进口袋里,刺刀,水壶,夜视仪这些昼间任务多余的装备则被留了下来。可能遭遇的困难一点也没有吓倒他们,一点也不。他们欢迎它。他们是一群掠夺者,一群重金属复仇者,他们战无不胜,无可阻挡。对他们来说,在6个星期该死的等待之后,现在终于可以去踢爆有些该死的索马里人的屁股了
下午3点32分,坐在领头的超级64号(Super 64)黑鹰里的小组组长听到了驾驶员麦克"杜兰特一级准尉高兴地宣布道“Fuckin' Irene.”
箭离弦了,离开破旧的机场,飞向蓝天和印度洋,从低空高速穿过一片白色的沙滩,接着呈密集队型转弯向西南海岸线低飞去。每一架飞机上搭载的战士们随之在椅子和机舱门上摇晃起来。
在朦胧的沙漠地平线上,摩加迪沙在午后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明亮耀眼。远望而去,这座古老的城市被街上的黄沙和西班牙风格的瓦屋顶映得通红。城里唯一历经多年混战依然得以耸立的高大建筑是城中华美的清真塔。路边种着很多灌木,最大的也不过房顶高,高大石是墙林立其间,衰败却也依然残留着战前的端庄典雅。城西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东面则是波光粼粼的大海,带着几分地中海的气息
当机群自海面袭来,从城市东北面突入,地面上如大难临头。像遭遇了什么瘟疫一般,街道杂乱不堪,垃圾成堆,到处是碎石和车辆的残骸。那些侥幸没有被夷为废墟的建筑也布满了弹孔。光秃秃的电线杆干东倒西歪(电线早以被兴旺的黑市消化了)广场,空地上那些大石块原本是盛放前独裁统治者穆罕默德"塞依德"巴里(Mohamed Siad Barre)雕像的底座,如今那些雕像早已不翼而飞——当然不是因为群众高涨的革命热情,而是熔掉的铜块换来的现金的吸引。余下为数不多的旧政府大楼和大学校舍已被难民塞满。窗架,门把,铰链——任何值钱的东西都被卖掉了。晚上,前工艺学院大楼的楼上还能看见难民们点燃的营火。空地上到处是难民们搭建的棚屋。从空中看下去,这个城市就像块腐烂的浓疮
艾沃斯曼坐在他的超级67号上,脑子里反复回顾着行动计划。当他们达到时,突击队应该已经压制了目标,开始搜捕囚犯并搞定任何敢于抵抗的人。情报说屋子里有两条大鱼,用游骑兵们的话说“一号人物”。在突击队员们干他们的活儿的时候,游骑兵负责掩护,而车队也将随后赶到,把囚犯们押上车,带上突击队开回基地,剩下的就是在海滩上打发余下的时间。整个过程不过个把小时。
为了给游骑兵们挪位子,黑鹰后面的座椅给拆掉。大家要么坐在舱门边,要么坐在弹药箱或是加焊了防弹钢板的地板上。他们都穿着沙漠迷彩,防弹衣和凯腹拉盔以及塞满全身上下的其他50磅的装备。所有人都带着防风镜和手套。这身装备让最瘦弱的人也显得魁梧,就像机器人,而且充满压迫感。脱掉这一身之后,他们不过是些穿着T恤和短裤,脸上长满青春痘的年轻人(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19岁)。他们为自己身为游骑兵而感到骄傲。他们被挑选出来,让其他志愿者感到嫉妒。游骑兵不停地为实战而训练。更好更快,永远第一——“游骑兵做先锋”是他们的口号。每一名志愿者都反复申请才有机会获准通过,只有同龄人中最积极向上的,符合军队标准的人才能加入到这里——他们全是男性,并几乎全是白人(连队140人里只有2名黑人)。他们当中有些是职业军人,比如拉瑞"皮瑞诺(Larry Perino)中尉,他是90年毕业的西点生;另一些则是寻求挑战的超班生,像是第二小组里的专家约翰"瓦德尔(John Waddell),他从田纳西州纳西茨高中毕业就直接报名参加了游骑兵;还有些则是为了挑战自我极限而冒险的家伙其他的还有些觉得需要自我提高的年轻人,比方说高中毕业后发现无所事事,或者跟毒品,酒精,法律或者干脆全部一起扯上关系的人。当其他同龄人正在学校里混日子的时候,他们则在努力地要求着自己,很多人都体味过失败的滋味。但他们当中没有傻瓜,每个人都在尽自己的可能努力,干着可能比他这辈子干过所有活都艰苦的工作。那些过去做事得过且过的人如今也严格地要求自己,并表现出相当的热情和爱国主义精神。他们在慢慢地理解陆军的信条“做到你能做到的最好”
比起一般的士兵,他们对自己有着更高的要求。他们把脑袋两边和后边的头发全给剃光,相互之间用“呼!”(Hoo-ah)打招呼,并视自己为陆军最精锐的一分子。如果能有机会,他们都期望能加入特种部队,甚至进入到神秘精锐的三角洲——现在带领着他们的那支队伍中去。当然只有最有的人才会被邀请去尝试一下,更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人有机会被选上。走到游骑兵这一步,就只差那么一点了,三角洲站在最上面。
游骑兵队员们很清楚,获取更多的实战经验将是通向成功的有效途径。到目前为止,摩加迪沙发生的不过是些小打小闹。战斗总是“一触即发”。“一触即发”。即使是那些让他们感到兴奋任务,也总是太短了。那些被他们称之为“皮包骨”(Skinnies)或者“皱皮”(Sammies)的索马里人偶尔向他们开枪,会引来游骑兵们激烈的还击,但还没有哪次规模称得上“交火”。
他们渴望的就是真正的战斗。像普通人一样,这些小伙子也害怕战争,但现在这种念头早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尤其是接受了游骑兵的训练以后,他们的懦弱开始被除去,并渐渐变得坚强。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他们开始变得渴望参加战斗。他们就像一群橄榄球明星,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天12小时,每周7天的训练个好几年却连一常球也打不上一样,等不及了要上去大干一场
关于战争回忆的书籍在他们中间被反复传阅着,尤其是那些前游骑兵队员写的书,亲切熟悉的口吻让他们读起来倍感投入,把自己想象成书中故事的主人公,同时为那些不幸受伤的人感到同情(同时还为那买书的可怜虫感到同情)。
翻看老照片也很流行,尽管看起来每场战争中的看起来都差不多——看起来脏兮兮,疲惫不堪的年轻人,半穿着战斗衫,脖子上戴着身份牌,扛着武器走在异国的土地上。在这些照片上年轻人们仿佛能看到他们自己的影子,和自己的弟兄一起,打着自己的战争。
麦克"古德勒(Mike Goodale)中士曾试图在离开伊利诺斯州前,向他的母亲解释过一次。他的母亲是个护士,很难理解他们这种想法
“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去打仗?”她问
古德勒对她说,那就像你是个护士,在毕业后却从没机会到医院里实际工作一样
 “你很像搞清楚自己究竟做不做得到”他解释说
像书里那些家伙一样,他们是被挑选出来的战士,现在是新一代游骑兵们登场的时候了,他们的时代
尽管这帮小伙子们没人对这个国家了解到能用一篇高中水平的作文描述一下这个国家,但他们对自己的任务还是毫不怀疑。军阀的混战让这个国家变得满目创痍,成千上万的人死于饥荒。国际上援助的粮食,这些该死的军阀却将抢走食物,杀害企图阻止这种恶行的人。于是,民主社会制裁的铁锤将要落下,清理掉这些杂碎,这就够了。自从游骑兵8月到这里来,情况几乎没什么改变。摩加迪沙的情况就像梅尔"吉普森(Mel Gibson)的疯狂麦克斯(Mad Max movies)里演的一样,被一群持枪的恶棍控制着。他们现在就是要驱逐这些混蛋,重新恢复这个国家的秩序与文明。
对艾沃斯曼本人来说,他很满足于当一名游骑兵,他还不是太清楚当头儿的感觉,哪怕只是暂时的。他排上的士官因为亲人生病离开了,接替的那个则因为癫痫发作被送回了国,根据顺序排下来,资格较老的他被选了出来。不过他在接过这个担子时也有些犹豫。今天早上他还专门为这事做了祈祷
现在,他开始感到一些自信。这部现代化的战争机器就要运转了。各支援单位——从卫星,P-3猎户座侦察机,到0H-58观测直升机已经先行亮相。观测的OH-58直升机上装载的先进的摄象机和无线电系统可以将行动的全程实时传回行动指挥中心。电影制片人和记者们也许会搅尽脑汁想象美国军事力量先进技术,不过现在他们用的可都是真家伙。美国20世纪末最精良的机器现在即将开始发动战争,而马特"艾沃斯曼上士,正身在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