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是难舍京剧情

(2008-07-05 11:37:24)
标签:

京剧

京胡

四平调

木桃

锁麟囊

杂谈

分类: 小灵灵的性情文字

   

 

 最是难舍京剧情

 

  已发表

 

    儿时并不喜欢京剧,并且对这个尊为国粹的玩意很是讨厌,正如谢津在歌里形容的那样,唱的说的全是方言,怎么听也不懂,慢慢腾腾咿咿呀呀哼上老半天,乐队伴奏一听光是锣鼓家伙,咙个哩个三大件。闻着炸心,听着头痛。
   数年后的一个傍晚,我在一条小巷里走着,金色的夕阳涂抹在那些老旧的青石板上,让人无端的伤感,那境地,特别地让人想拥有一些遥远的,迷惘的,怀旧的东西。
   正是那个充满玄机的傍晚,不知是谁家的窗里飘了几句唱词,“ 这才是人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瞬时,无限悲怆涌上心头,我一下子流出泪来。那时,我顿然明白,自己竟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女子。也正是那时,我爱上了京剧,爱上了程派。
    我一直是个花心的人,对任何一件事物只有三分钟热度,但唯独程派牢牢抓住了我的神经,漫步在大街上,只要耳里传来一丝丝京胡声和皮黄腔,我定然要顺着蛛丝马迹寻找到她的源头。在长沙贾宜故居游玩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声京胡的声音,我激动的叫了起来,京胡。朋友笑骂我神经质,说他们什么也没听到。但是我听到了,我固执地顺着那方向走去,七弯八拐,终于在一小摊上看见一老人正在调式一把泛黄的胡琴。我们攀谈起来,很投机,无年龄的隔阂,无身份的客套。老人问,唱点什么?锁麟囊。老人随手拉出一段四平调。“怕年华流水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
     我常感叹,倘若无有那条傍晚的小巷,倘若无有那种怀旧的心情,倘若无有程派特有的苍凉底蕴,那我的一生岂不是要与她擦肩而过?但是,合该我命里是与京剧有缘的,所以无论有着怎样的偏见与淡漠,我还是会与她牵手的,不至于失之交臂。
     都说“良师益友。”京剧在我的生活中也担任这样的角色,她骨子里带来的真善美像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一样,时时磨砺我身上邪恶的棱角。“怜贫济困是人道,哪有个袖手旁观在壁上瞧!”人在世上,有富有穷,有人不要仗人的势,有钱不要仗钱的势,要体恤贫苦,多行善事。“莫在痴嗔休啼笑,教导器儿多勤劳。今日相逢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做人要本凭良心,要辛勤劳作,一切福报皆有因,种下善果得善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