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

(2012-03-09 17:14:04)
标签:

京剧

宋宝罗王宝钏

搬窑

薛平贵

红鬃烈马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宋宝罗 国画)

 

(接上篇)

王允:唱:舌敝唇焦她心不动,
         穷搜桔肠巧计生。
     无泪强挤几滴泪,
     儿啊!你不念父情要念母情。
王允:白:你的娘亲好命苦!
宝钏:白:母亲她怎样。
王允:唱:你的母亲念儿身染病,
         她生死只在旦夕中。
         奄奄一息声声唤,
         不见女儿她难闭双睛。
宝钏:唱:听说老娘病沉重,
         痛碎肝肠泣无声。
         相距如同千里远,
         窑门相府路不通。
         寒窑受苦父不问,
         母亲却有爱女心。
         如今想儿她染病,
         我恨不能一步到府门。
         为母病暂息心头恨!
王允:王福,与你家三姑娘雇辆车来。
宝钏:慢!我却要三思而后行。爹爹,我那母亲当真叫爹爹接我回去么?
王允:儿啊,为父岂能骗你。是我临来之时,你那母亲还赶到府门说:叫我一定要接你回府去呀!你若不信问过
      家院。王福你说说。
王福:不错,不错,我那老夫人亲自把相爷送到府外,她老人家连拐棍都忘了拿啦。
宝钏:爹爹,方才言道我母亲身染重病已奄奄一息,如今又说母亲送爹爹赶至府门。

   这一前一后但不知那个为准.
王允:这个(狠狠的瞪王福一眼)哼!
宝钏:原来如此爹爹你呀(唱)
     爹爹不愧栋梁臣,
     足智多谋计惊人。
     宝钏虽然性愚纯,
     花言巧语难动心。
     你看那红日西斜黄昏近,
     恕不远送我要关窑门。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

 

 


王允:哎呀儿啊,为父对你实话说了吧。
宝钏:爹爹还有何话讲?
王允:恭喜我儿,贺喜吾儿!
宝钏:我喜从何来?
王允:我那心上的贤婿薛平贵他!
宝钏:他怎么样,他还在人世么?
王允:怎么不在人世呀.
宝钏:他末曾战死么?
王允:他末曾战死!
宝钏:当真么?
王允:当真!
宝钏:想我夫平贵离家一十八载,前者回来在相府与魏虎算粮. 魏虎说他背叛朝庭之罪,追杀我夫。

   平贵死在魏虎之手,如今又说平贵尚在人世,不知是真是假。
王福:这还有什么真的假的,如今我那三姑老爷旧恨新仇,齐上心头发动人马。

   忽忽拉拉反进长安要找我家相爷,算旧帐来了。我家相爷日夜担惊受怕,

   想求三姑娘在姑老爷面前美言几句,我们老相爷想保一条老命,我的三姑娘你就发发慈悲吧!
宝钏:呀,
唱:爹爹何必心胆战,
            你的威名天下传。
            你也曾前门赶走薛平贵,
            后门赶走我王宝钏。
            只要你拿出当年勇,
            定把那西凉人马杀出关。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

 


王允:唱:天地间那有那翁婿间交战,
         我还要为我贤婿庆凯还。
宝钏:唱:爹爹不愧是…
王允:唱:好泰山。

宝钏:唱:这贤婿二字…

王允:唱:我长挂在嘴边。
宝钏:唱:翁婿之义…
王允:唱:金不换。
宝钏:唱:父女之情…
王允:唱:重如山。
宝钏:唱:多亏这父女之情重如山,
         在寒窑受苦十八年,
         你若不念父女义,
         一生一世我受不完。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

 


王允:白:儿啊,为父今天特来接你回府。
宝钏:白:爹爹你来的特早了!不如再等十八年,来收儿的白骨吧。
王允:白:我的儿你言重了(假笑),儿啊,你千不念万不看总要念在这父女骨肉之情,来来来随为父回去吧。
宝钏:女儿再也不敢回去了。
王允:却是为何?
宝钏:曾与爹爹三击掌。
王允:惭愧!
家院:老相爷,恕老奴说句不应当说的话吧,你老人家这是自作自受啊!
王允:嗯!你这个老奴才,也敢说是老夫的不是么!
家院:老奴怎么敢说是相爷的不是,只怪相爷你太虚假了。你是既怕三姑爷发兵回来报仇,你就该实话实说,

   不该在女儿面前弄虚作假。依老奴看来不如实话实说。说声:儿啊是为父向你求救来的!
王允:你、你、你!
宝钏:哦,原来是向我求救来的!
王允:不是的,是为父为我儿赔不是来的。
宝钏:爹爹你还有什么不是吗?
王允:一是向我儿赔不是,二是我怕平贵肾婿他怪罪于我。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

                     宋宝罗演出剧照


宝钏:常言道一个女婿半个儿。过去你总有一些不当之处,他还能把你老泰山怎么样啊。

   爹爹你的胆量也太小了些。
王允:不是为父胆小,实因当年我,实在对不起呀!
宝钏:爹爹,你还记得当年之事么?
家院:哼!日久天长,老相爷也许记不得了,何仿。三姑娘再提醒老相爷一下吧!
宝钏:(百感交集的):唉!

  唱:想当年抛彩球选郎入赘
       打中那薛平贵你恕锁双眉。
       兼贫寒父把那婚约撕碎,
       我却爱贫家郎誓死相随。
       三击掌你把我赶出相府,
       那薛郎去从军一去不归。
       薛郎他十八年无有音讯,
       孤零零我守窑月伴星陪。
       十八年尝遍了野菜苦味,
       十八年受尽了雨打风吹。
       盼郎归郎不归肝肠粉碎,
       衣无棉炊无米你问过几回?
       到如今薛郎领兵来问罪。
       相爷你才想起接女儿回归,
       做丞相要懂得自尊自贵。
       莫叫儿丑辱了你相府门楣。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
97岁宋宝罗回忆记录__《王宝钏•搬窑》 中

博文手写原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