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兰皋步马
兰皋步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00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3)

(2008-06-02 19:16:58)
标签:

哲学

维特根斯坦

逻辑哲学论

理论

学术

研究

思想

可能性

文化

分类: 逻辑哲学论

参考韩林合《〈逻辑哲学论〉研究》

2 What is the case, the fact, is the existence of atomic facts.

2 发生的事情即事实,是原子事实的存在。

2.01 An atomic fact is a combination of objects(entities, things).

2.01 一个原子事实是多个对象(实体、事物)的结合。

2.011 It is essential to a thing that it can be a constituent part of an atomic fact.

2.011 事物的本质就是,它可以成为某个原子事实的一个组成部分。

2.012 In logic, nothing is accidental: if a thing can occur in an atomic fact the possibility of that atomic fact must already be prejudged in the thing.

2.012 在逻辑中没有偶然的事情:如果一个事物能够出现在原子事实中,那么这个原子事实的可能性必定早已包含于该事物之中。

2.0121 It would, so to speak, appear as an accident, when to a thing that could exist alone on its own account, subsequently a state of affairs could be made to fit.

    If things can occur in atomic facts, this possibility must already lie in them.

    (A logical entity cannot be merely possible. Logic treats of every possibility, and all possibilities are its facts.)

    Just as we cannot think of spatial objects at all apart from space, or temporal objects apart from time, so we cannot think of any object apart from the possibility of its connexion with other things.

    If I can think of an object in the context of an atomic fact, I cannot think of it apart from the possibility of this context.

2.0121 如果一个事物本身就可以独立存在,那么后来可适用于它本身的事态看来就可以说是一种偶然。

    如果事物出现在原子事实之中,那么这种可能性必定是早就存在于事物之中的。

    (在逻辑中没有仅仅是可能的事情。逻辑涉及每一种可能性,而一切可能性都是逻辑的事实。)

    正如我们不能在空间以外来思考空间对象,或者是在时间以外来思考时间对象一样,我们也不可能脱离和其他对象相结合的可能性来思考任何对象。

    如果我能够思考在原子事实背景下的对象,我就不能离开这种背景的可能性来思考它。

2.0122 The thing is independent, in so far as it can occur in all possible circumstances, but this form of independence is a form of connexion with the atomic fact, a form of dependence. (It is impossible for words to occur in two different ways, alone and in the proposition.)

2.0122 在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中,事物都是独立存在的。但是这种独立的形式,是一种与原子事实相结合的形式,是一种依赖的形式。(词语不可能以两种不同的形式出现,即单独出现,或是在命题中出现。)

2.0123 If I know an object, then I also know all the possibilities of its occurrence in atomic facts.

    (Every such possibility must lie in the nature of the object.)

    A new possibility cannot subsequently be found.

2.0123 如果我了解一个对象,那么我也就知道它出现在原子事实中所有的可能性。

    (所有这些可能性必定存在于对象的自然属性中。)

    之后便不能再发现一种新的可能性。

2.01231 In order to know an object, I must know not its external but all its internal qualities.

2.01231 为了了解一个对象,我必须了解它的所有内在性质,而并非其外在性质。

我的解读:

    维特根斯坦把所有的事实(在未定的意义上讲)分为两种,一类是可分解为其他事实的事实,另一类是不可分解的。前者一般就称为事实,后者称为原子事实或事态。因此,“苏格拉底是聪明的”是一个事态(原子事实),“苏格拉底是聪明的并且柏拉图是他的学生”是一个事实。当然,事实上,维特根斯坦的这种逻辑原子论并不能建立和现实之间的一一对应,因为维特根斯坦要求原子事实的发生或不发生是独立于其他原子事实的。然而我们曾经举出过,视域中的一个斑块是红色的与视域中的一个斑块是蓝色的二者是不独立的,如果按照维特根斯坦的观点,它们就不是原子事实,那么在描述颜色这一点上,什么是原子事实呢?这就成了一个困难的问题。

    “发生的事情即事实,是原子事实的存在。”这句话一方面是指出任意事实都可分解为原子事实,另一方面是巴门尼德式的:“在者在。”相应的可以说:“不发生的事情,是原子事实的不存在。”当然,原句中的“事实”一词是在确定的意义上说的。

    “一个原子事实是多个对象(实体、事物)的结合。”维特根斯坦这句话似乎是受了我们的句子都是由词组成的影响。显然,这里对象的结合方式不是空间上的堆叠罗列。那么应是怎样的结合方式呢?维特根斯坦说:

    “在基本事态中诸对象有如一条链子的诸环节一样彼此套在一起。(2.03)”

    这是一个比喻。我必须声明,维特根斯坦始终没有能为他的这些形而上学给出准确的现实例子来说明对应。而我们有时为了便于理解,会拿一些例子来说明,当然这些例子严格推敲起来并不完全符合维特根斯坦的形而上学,所以它们只是辅助理解的工具。这个比喻也是一个工具。它至少是要说明:只有诸对象的特定方式的结合或者说配置才能构成基本事态和基本事实,而仅仅将它们杂乱无章地放在一起是不成的。实际上,这正是语言的一个性质,在讲语言哲学的时候,我提到如下的例子:

    绿色的思想愤怒地沉睡。

    这就可以看作是一个杂乱无章,没有按照特定方式配置词汇而导致无意义的例子。维特根斯坦认为,以往哲学的很多混乱就是由于违反了这种“特定方式”而造成的,我们常说这叫做违反了哲学的语法。

    “事物的本质就是,它可以成为某个原子事实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个命题与维特根斯坦把世界看成事实的总和而非事物的总和是一脉相承的。如果没有参与事实,一个空的实体概念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参与事实也就成了事物概念的全部意义所在,或者本质。知道了一个事物参与的全部事实(只须知道原子事实),也就完全了解了这个事物。

    “在逻辑中没有偶然的事情:如果一个事物能够出现在原子事实中,那么这个原子事实的可能性必定早已包含于该事物之中。”这里我们需注意维特根斯坦强调了“在逻辑中”,这是一种与“在经验中”相对的说法。在经验中是有偶然的事情的,比如我努力学习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考试就能得高分。关于“原子事实的可能性”,比如说,视域中的一个斑块是绿色的,姑且把它作为一个原子事实,说“原子事实的可能性”不是说这个斑块在某时是绿色的可能性或概率,而是说,从逻辑上看(这就意味着我们抽去了一切经验的,比如物理的约束条件),这个斑块有可能是绿色的。“这个原子事实的可能性必定早已包含于该事物之中”,意思是,如果视域中的一个斑块是绿色的是一个原子事实的话,那么颜色一定是斑块的一个属性,也就是说,这个斑块必然要有某种颜色。说“在逻辑中没有偶然”,意思是原子事实的可能性被包含于该事物之中,这是必然的,所以说没有偶然。

    “如果一个事物本身就可以独立存在,那么后来可适用于它本身的事态看来就可以说是一种偶然。”举例来说,经验世界就是如此。在维特根斯坦那里,独立存在与有偶然性是同义的。

    “如果事物出现在原子事实之中,那么这种可能性必定是早就存在于事物之中的。(在逻辑中没有仅仅是可能的事情。逻辑涉及每一种可能性,而一切可能性都是逻辑的事实。)”我再举一个例子,说明这个意思与前面两句意思一样的句子的意思。假如我上抛一个排球,那么按照物理定律,它最终还是要下落的。然而物理定律是经验性的。假如我们去除这个经验性的物理定律的约束,那么排球的运动就不是被决定了的,它就获得了出现在空间每一个位置的可能性。这就是说,逻辑涉及每一种可能性。这种改变系统的约束条件观察系统可能性的思维方式和实验方法是很有启示的。当然,维特根斯坦的思想实验取消了一些在经验世界中我们无法取消的约束,譬如物理定律。

    “正如我们不能在空间以外来思考空间对象,或者是在时间以外来思考时间对象一样,我们也不可能脱离和其他对象相结合的可能性来思考任何对象。”这里,“可能性”一词仍要按前面指出的方式去理解。这样,我们会发现,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其实不过是一些非常简单的事实,比如,空间对象和空间是什么关系?它必须处于空间之中。时间对象和时间是什么关系?它必须处于时间之中。在2.0123中,维特根斯坦说:“如果我了解一个对象,那么我也就知道它出现在原子事实中所有的可能性。(所有这些可能性必定存在于对象的自然属性中。)之后便不能再发现一种新的可能性。”比如说,我上次看到有一位哲友在探讨“空间中的精神是什么”这样一个问题。那么,按照维特根斯坦的观点,“空间中的精神”就违背了对象结合的可能性,应当说,这样的词语同“绿色的思想愤怒地沉睡”没有什么区别。

    “在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中,事物都是独立存在的。但是这种独立的形式,是一种与原子事实相结合的形式,是一种依赖的形式。(词语不可能以两种不同的形式出现,即单独出现,或是在命题中出现。)”这里“在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中”,意思是“对于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中任意给定的一种”,这样我们就能理解“事物都是独立存在的”,因为对于出现一种特定的情况来说,去除物理规律,这是偶然的。维特根斯坦又强调它是“与原子事实相结合的”,这仍然是在说世界是事实的总和而非事物的总和。维特根斯坦认为语词也有同样的性质,这与索绪尔的结构主义语言学是不谋而合的。

    “为了了解一个对象,我必须了解它的所有内在性质,而并非其外在性质。”内在性质,就是说,我们可以用什么可能性来描述一个对象,比如,一杯水,它的可能性是体积,颜色,气味,味道,温度,压强等等,它没有一种可能性叫做智商,因此说“这杯水的智商等于多少”是毫无意义的。而外在性质,比如,这杯水有100mL,是淡黄色的,无臭无味,30摄氏度等等,就属于外在性质。维特根斯坦认为,知道内在性质是了解外在性质的基础,这类似于一种异类相知的认识论原则。比如,如果一个人从出生就只看绿色的东西,那么实际上他是不能建立绿色这个概念的,他必须看了其他的颜色之后,才会有区分,有颜色的概念并认识每一种颜色。

    说到底,维特根斯坦在叙述他的这些命题时没有太多的顺序性。在这里,他翻来复去就是强调少数观念,比如把事实比事物看得更基本,比如可能性的概念。这里有一个应用,就是为了了解一个物理对象,我必须了解它的内在性质,也就是说,比如,为了了解什么是电场,你应当告诉我用哪几个量可以完备描述一个电场(而非一上来就说,这是10000V/m的一个电场,那样我会一头雾水),这是最重要的,当然为了与实验衔接,你还必须告诉我这几个量与实验直接测得量是什么关系,这样我就算是完全了解了什么是电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