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是“天球”不是“天体”

(2008-05-07 20:07:07)
标签:

天体运行论

天球运行论

哥白尼

纽伦堡

教育

分类: 论文

原载《自然辩证法通讯》2003年第6期

 

是“天球”不是“天体”

——纪念哥白尼《天球运行论》出版460周年

 

  要:哥白尼的巨著De revolutionibus orbium coelestium应该译成《天球运行论》而不是《天体运行论》。“天球”是希腊数理天文学的基本概念,哥白尼正是这一数理天文传统的正宗传人。强调是“天球”不是“天体”,是为了恢复科学史的实情。

 

关键词:哥白尼;天球运行论;天球;天体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今年是哥白尼诞辰530周年,逝世460周年,也是他的划时代的巨著《天球运行论》在德国纽伦堡出版460周年。历史记载说,1543524日,他在垂危之际收到了这本书刚刚问世的印刷本,他只用手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就与世长辞了。

这本书是用拉丁文写作的,原书名为De revolutionibus orbium coelestium其拉丁文第二版1566年在巴塞尔出版,第三版1617年在阿姆斯特丹出版。头两版各印行了约400-500本,如今约有250本第一版和290本第二版保存下来,其中我国的国家图书馆保存有第二版,是由当年的耶稣会士带入中国的。第四版于1854年于华沙出版。这些版本基本按照纽伦堡版重排。1873年纪念哥白尼诞辰400周年时,按照不久前发现的他的手稿进行了校订,在他的故乡托伦(Thorn)出版了第五版。从19世纪后半叶以来,不断有现代欧洲语言译本问世。

这个书名在今天的中国学界普遍被译成《天体运行论》,但这个译名是不确切的。问题出在对“orbium”一词的理解上。对哥白尼来说,这个词并不是指我们今天很容易接受的“天体”,而是古代天文学家假想的带动天体运行的那个透明的“天球”。今天我们不承认有“天球”的存在,便想当然地把这个词译成了“天体”。

这个误译并不是中国人首创的。1879年出版的由德国人门泽尔(Carl Ludolf Menzzer)翻译的德译本便把书名译成了Über die Kreisbewegungen der Weltkörper,这里的Weltkörpercosmic bodies)意思就是“天体”。20世纪出现的英文译本没有重犯这一错误。第一个英文译本是瓦里斯(Charles Glenn Wallis)于1939年推出的,译名是On the revolutions of the celestial spheres,后来纳入《西方世界的伟大著作》(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第16卷,改称On the revolutions of heavenly spheres1973年是哥白尼诞辰500周年,作为纪念活动的一部分,波兰科学院决定出版三卷本的《哥白尼全集》,计划有拉丁文、波兰文、俄文、英文、法文和德文6种语言版本。其中第一卷为哥白尼的手稿影印本,第二卷为《天球运行论》,第三卷是哥白尼的其它小论文。1978年,英文本的第二卷出版,由罗森(Edward Rowen)翻译和注释,定名为On the revolutions of the heavenly spheres。同年出版的德文新译本译名为Vom Umschwung der himmlischen Kugelschalen,改正了门泽尔版书名的误译。

哥白尼的巨著历史名声虽大,但真正感兴趣者主要还是科学史家和科学传播家,而科学传播家往往依据科学史家的研究结果来建立自己的学术常识。可能是因为我国的科学史界并没有把自己的研究视野真正对准过哥白尼,所以被传播的哥白尼形象从未被刷新过,所以被西方科学史界非常重视和强调的“天球运行”概念,在我们这里不是闻所未闻,就是听而不闻。在约定俗成为“天体运行论”之前,我国天文学界有一个旧译名“天旋论”,李珩先生于1963年出版的《哥白尼》(商务印书馆知识丛书)一书依然采用这个译名。这个名字相比而言容易上口,而且意思比较贴切,但不知为何没有沿用下来。1953年,为纪念哥白尼诞辰500周年中国出版的《纪念哥白尼》一书中,竺可桢、戴文赛等科学家采用了《天体运行论》的译名。1973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李启斌翻译的节译本(主要是前言和第一卷),书名是《天体运行论》,不过译者为此加了一个注释,注释中说该书名直译应为“论天球的旋转”,只是因为大家常用才取“天体运行论”之名。1992年由武汉出版社以及2001年由陕西人民出版社相继两次出版的叶式辉翻译的全本,书名依然译成《天体运行论》。叶译本依据的正是1978年版的罗森译本,而且全文译出了罗森的译者序。在这篇序言里,罗森明确指出:“例如《天体运行论》拉丁文标题的第三个字,即‘orbium’并不是像门泽尔所误解的那样代表天体,而是带动可见天体的(假想的)看不见的球。”但是,面对如此明确的纠错声明,叶译本对自己把书名译成“天体运行论”没有做任何说明,并且使上面这句话成为一句自相矛盾的话。

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界其实早有学者指出这一译名问题。1991年第12期的《自然辩证法研究》刊载了法国科学史家柯瓦雷作品的第一篇中文译文“我的研究倾向与规划”,译者孙永平在一个脚注里介绍了柯瓦雷在1943年一篇小文章中的观点,指出哥白尼这本巨著应译成“天球运行论”或“论天球的旋转”。我本人在1995年出版的《科学的历程》里,采用了《论天球的旋转》的译名。今年初刚刚问世的《北京大学科技哲学丛书》里,有好几本书涉及这本书的译名,我考虑统一采用“天球运行论”这个译名,以便与既有的译名相衔接。在2002年的《科学的历程》第二版里,“论天球的旋转”已经改成“天球运行论”。库恩的《哥白尼革命》是这套丛书的一种,书中曾经提到:“orbs并非是行星本身而是指行星和恒星被安置其上的同心球壳。”(中译本第58页)在段话后面我加了一个译者注,重提了哥白尼巨著的译名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科学史的工作似乎没有影响到科学传播工作。我们现在到处听到看到的还是“天体运行论”。在这部巨著问世460周年的日子里,我建议把沿用了半个多世纪的“天体运行论”统一改成“天球运行论”。

事实上,“天体”还是“天球”,这一字之差,关系到在评价科学理论时应有的历史态度,也关系到我们在反省由哥白尼所导致的近代科学时所能够达到的理论深度。我认为,把“天球”改译成“天体”至少是有意无意以今日之眼光对哥白尼进行拔高,而这也许反映了那个时代中国的科学传播理念。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