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央行只有加息,才能降息

(2018-06-26 10:05:04)
标签:

杂谈

- 六年前张化桥在美国富瑞投资银行 Jefferies 研讨会的演讲

(下面是提问环节。)

(1)某基金经理提问:张先生,最近几个月,中国人民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减息。凭你在广州的基层经验,中小企业看到好处了吗?

张化桥答:很遗憾,完全没有。中国有两个信贷市场:一是为国企和大民企服务的,二是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政府的过度监管在两者之间筑起了一条大坝,中间偶有裂缝,但那是小打小闹。人民银行的动作主要影响前者,不影响后者。今天,我们草根金融的利率还是很高。我们小额贷款行业的人们不喜欢这种情况的持续,因为高利率必有高风险,而且,这么高的利率对我们的客户的长期发展有致命的打击。

一般人都认为,我们小额贷款行业的繁荣是因为过去几年的宏观调控。你错了!我们的繁荣是因为银行弯不下腰来。这是社会分工的问题。

(2)基金经理提问:张先生,中国政府不是反复强调要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吗?

张化桥答:我相信政府的意图。但是,现在政府的做法与目标是不相符的。我认为,人民银行降低利率会恶化中小企业与国有企业和大民企的不平等竞争地位。大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低了,但是,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没有变化,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你想想那个可怕的大坝!

(3)基金经理:那你认为政府应该怎么做,才能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

张化桥答:我认为,人民银行必须加息,才能真正减息。什么意思?大量的国企和大民企根本不需要钱。他们有些常年在资金池里浸泡着。低利率鼓励他们投资更多低效率的项目,浪费宝贵的资金,加剧全社会的资金短缺。所以中小企业就只好付出高息。换句话说,中小企业的高利息负担是国企和大民企的低利率所导致的。

市场上有一个均衡利率。有人享受了特权(即,低利率),那么必然要有人买单(即,高利率和资金短缺)。就这么简单。如果政府真的想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它就必须大幅提高基准利率。这样可以迫使特权阶层放弃一些低质量的投资项目,同时加大存款。社会资金充裕了,就慢慢流到了中小企业。这才是中小企业的福音。

(4)基金经理:张先生,你讲的有点道理。你能说服人民银行吗?

张化桥答:我人微言轻,并不奢望说服任何人。不过你问我,我就直言。我的道理不高深。大家应该懂得。

最近,有些人大代表建议禁止地方政府发债。我完全赞同。中国的地方政府就像7岁的小孩子。你让他照看 Häagen-Dazs 冰激凌商店,并且告诉他,偶尔也可以吃一点。等他胖得象个小猪了,你做父母的怎么办?

其实,地方政府在商界的干预已经过多,恶果已经十分严重。我们很多好端端的公务员不幸落水,让人痛心疾首。我一个朋友之子,当处长不久,就落水了。我看着他长大的,知书达礼。可惜。

地方政府已经有很多诡计避开中央不准他们为地方融资平台担保的政策(比如通过BOT或股权回购)。国企的膨胀导致不平等竞争,恶化营商环境,毒害意志力薄弱的官员。

(5)基金经理提问:张先生,你刚才的演讲让我们觉得政府对小额贷款行业的监管可以用"五花大绑"来形容。(哄堂大笑。)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不换个行业呢?

张化桥答:刚才你的形容很恰当。不过,我笑不起来。这是一个不幸的状况。受害者众。为什么我不转行?两个原因:一是,我看别的行业也是"五花大绑"。

二是,我想锻炼身体。

(6)基金经理提问:换个话题。你怎样看待利率自由化,以及减息对银行利润的影响?

张化桥答:在这个问题上,我完全不同意市场上多数人的看法。我认为,中国的利率基本上已经自由化,除了居民存款利率以外。未来几年,大家别指望人民银行完全放开居民存款利率,因为政府不相信银行的自律。企业存款的利率已经有些自由(大额存款可以就利率进行谈判)。而且,任何银行在放宽利率上,已经有很多灵活性。官方的限制没有多少实际用处。

最近几个月,人民银行减息,很多人认为,银行的利息差会因此收窄。我不同意。其实,银行可以很容易把贷款利率向上浮动30%,50%甚至120%(只要他们愿意)。这样既合法合规,客户也无法抵抗。我看民生银行和招商银行在未来几年的利润上升幅度会**超过市场预期。他们发放的中小贷款既降低了银行的风险,利率又很高。我们小贷行业的人们很嫉妒他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