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化桥
张化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63,097
  • 关注人气:27,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张化桥简介

瑞士银行11年 (研究主管,投行副主管)。五年(2001-05)"机构投资者"杂志评选的中国分析师第一名。深圳控股(604.HK)首席运营官(06-08)。1986-89年任职行。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8-21 14:10)
标签:

杂谈

评论员们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奢谈人口红利。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人口红利比中国还要大,因为它们人口年轻,而且增加率高。所以,在这些评论员的笔下,印度一直是下一个超级大国。不过,当你看到印度街上一群又一群无业游民荡来荡去,瞪着路人时,你的脑子里究竟是人口红利,还是人口灾难?

摆在我面前的是这本书,What Young India Wants, 也许可译为《印度的年轻人要什么》,作者:Chetan Bhagad。它太压抑,我读不下去。它讲述了许多年轻人的梦想和野心如何在人海茫茫之中被毁灭。

中国的情况好一点,但是好得有限。当人们惊呼中国人口结构老化所带来的各种问题时,他们忘记了这正是过去几百年人口失控和人口过剩所带来的后果。没有人口控制,就没有民族振兴,没有生活质量的改善。人口结构老化(比如德国和日本)当然是个大问题,但总比人山人海的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要好几倍。

在看未来中国的就业时,我们有理由十分恐惧。大学生,硕士和博士过剩会带来巨大的就业压力。他们的期望和读书的花费都很高。中国的经济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1991-94年,我在堪培垃大学当了三年金融学讲师。那几年正是澳大利亚的经济萧条时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家都把土耳其的危机归咎于它拒绝释放一个美国的神职人员。其实,这个持续了两年多的谈判还有很多另外的内容,包括一个土耳其国有银行Halkbank 在美国违规,与伊朗做生意,而美国一直在制裁伊朗。

纽约南区司法机关正在调查这个银行,有可能重罚几十亿美元(不象中国政府的罚单,经常是区区几万元人民币)。土耳其政府在谈判中要求美国政府中止这项调查和潜在的惩罚。就此,美国政府多次回应土耳其:司法系统的事情,美国政府无权干预。

在土耳其,哪有这回事?!一元化领导。'美国的谈判代表没有诚意!'哈哈。双方根本无法理解对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16 11:02)
标签:

杂谈

今天,全世界最大的新闻是,中国进一步开放外国人开设A股帐户的权限。连日来,各国居民(將)奔走相告,在各自的城市以各自的方式举行集会,感谢中国证监会的決定。一个土耳其老太兴奋地说,投資中国的A股,我盼望已久了!程序复杂?不怕。没有人民币?到黑市去兑换。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权限。A股质量差?不怕。中国人在一带一路花了那么多钱,我们也该象征性地报答中国了。海納百川,一个里拉不嫌少。北非小国吉布提的一个卖鱼翁略有不满:我们也是一带一路的受益者,凭什么把我们挡在A股的门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Book review: The Emperor Far Away: Travels At The Edge of China,
Author: David Eimer.

When analysing China’s future in general and its Belt-Road initiative in particular, it pays to consider China’s race relations within its borders and its relations with its neighbours. With that in mind, I have enjoyed and benefited from reading David Eimer’s 2014 book, The Emperor Far Away.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14:40)
书评:The Islamic Enlightenment: The Modern Struggle Between Faith and Reason, 
也许可译为《伊斯兰的觉醒:信仰与理性的较量, 
作者:Christopher de Bellaigue.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马斯克说,他准备把特斯拉退市。我提心吊胆。为什么?

我担心他做私有化的从何而来?现在人们都在乱猜。但我希望他的金主千万不是咱们无知无畏的中国国企。千万不是中投,中化,中信,中冶,中铁,中交,中建,五矿,海通,之类,更不要是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银行,等等。

用別人的钱,胆子大。这我理解。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书评:The Emperor Far Away: Travels At The Edge of China. 可译为:《山高皇帝远:中国边疆游记》、

作者:David Eimer,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的驻京记者(2007-2012).

因为某种原因,这本英文书不会有大陆的中译本。可是,如果读书只是为了让自己爽一爽 (比如中国很伟大已经超过美国之类),或者藉以证实咱们已有的偏见的话,这本书你就不用读了。它处处会让中国读者不爽。

作者花了一年时间去新疆,西藏,云南,广西和东北旅游。也深入缅甸,泰国和老挝的金三角转了一圈。作者能讲中文,对中国的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01 13:04)
标签:

杂谈

昨天的英国金融时报有篇长文,讲中国有些地区性银行的坏账已经把净资产摧毁有余。它还点名道姓,列出了这些银行的伤残细节。但对中国人来讲,这不是什么新鲜事。1998-99年,五大国有银行也基本上处于负资产和空转状态。八十年代初以来的信贷狂奔产生了过多的坏帐。

当时,政府的方案是成立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等四大“坏银行”,把五大国有银行的坏账搬走。同时央行和财政部又对几乎空壳的五大银行注资。这一直被世人称为壮举。但是,多年来我一直写文章唱反调。我认为那是一个巨大的錯誤,是今天全中国浸泡在信贷污水中的根源之一。比如我2013年在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文章。下面有链接。

试想,当时的五大银行虽然处于负资产状态,但是流动性从无问题,而且老百姓也并不知道它们已经瘫痪了。更重要的是,其实老百姓即使知道,也别无选择。反正跟它们打交道就等于跟政府打交道。存款的安全根本就没有问题。

如果政府当时不成立信达资产等四大坏银行,也不给五大国有银行注资(实际上都是印钞票,空气币,高能货币),那么,五大银行的生存和全国的金融安全也根本没有问题。但是,由于大量的坏帐无法收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书评:The Courage To Be Disliked,
作者:Ichiro Kishimi and Fumutake Koga

作者是两个日本哲学家(心理学家),奥地利著名哲学家阿弗雷德·阿德勒的信徒。阿德勒的中译本《自卑与超越》在中国很有影响。这两个日本信徒用英语写的这本书采用了对话形式,易读。但是在我的眼里,行文有时有过度雕琢之痕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从1989年出国留学,我读了不少涉及到中国的英文书报杂志。我估计,八成以上是讲中国“坏话”的: 从贪腐到欺诈,假货, 从污染到中国游客的粗鲁从金钱外交到中国留学生的作弊和奢侈,再到贸易保护主义,等等。起初,我的反应是,这个作者反华,或者不懂中国。后来,我骂作者别有用心。再到后来,我跟自己说,他们嫉妒或者害怕中国的崛起。

外国政府当然是坏的,但是外国人民应该是好的啊。他们为什么也讲中国的“坏话”呢?

也许,咱们中国人可以反省一下。为什么咱们的朋友非常少,咱们的软实力非常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