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泰州姜素素
泰州姜素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526
  • 关注人气:2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投稿与写稿(三)

(2008-07-14 21:34:23)
标签:

经验得失

杂谈

分类: 人在职场

  今天(7月14日)《世象》版专门将麦铃与林有财的文章撞到了一起。(他们为文章配的漫画也顺带偷用了)起因是麦铃在一条留言说,林有财是我山东的表弟啊。我且当真话听来,让昔日的“青梅绕竹马”戏嬉在我们版面上。天下,有我这么有人情味的编辑吗?
  这两人曾经对我傲慢过,麦铃和她表弟原本是“贾东岸”圈的博主,我也混进其圈,给他们两人留过若干条留言、纸条,人家硬是不理。再三纠缠下,总算投我以青眼,提供了实名与通联。看到他们主动加入到风雅颂,说实话,我失眠了两夜。谁叫人家是文章好手。
  今天《世象》版的边头条《股市传奇》作者已蝶是扬州人。若干年前,我有幸跟她同桌半天做考题,投考《扬州日报》的记者招聘。这人很是小气,一手做题,一手捂试卷。凡与偷字沾边的技能我都没下过功夫,所以她遮掩不遮掩,我都无所谓。问题是我是个烟瘾很大的人,为过烟瘾跑了两回厕所,一个监考的男人就站在厕所门口虎视眈眈。我只好硬着头皮在考场上抽。同桌者也就是已蝶递过来一个狠狠的白眼,我自觉地掐灭了烟。导致的结果是两篇论述作文题,我只做了一题就交卷了。《扬州日报》副主编听说我作文题没做,恨不得甩我一个巴掌。今年我在扬州晚报的论坛上看到已蝶的博文,取用了两篇。她大概至今都不知道那个坐在她旁边抽了一口烟的人是我,为了让她供稿给我们,还是不让她知道的好。
 唯稿说话、不计前嫌,这是我很想追求的一个标准。这儿还有一个搞笑的故事。
  去年我在本报的一个网站看到一位博友的文章,写到鱼汤面,作者用了一个俗语,说鱼汤面“淀汤落水”。为此我专门上了一篇帖子提出批评。(博文附后)这老兄弟倒好,将他的文章及标题及时改了。让我所说的话成了无中生有。为此,我狠烧了一把邪火。恨恨地想:老兄,你的稿件到我手中算是死定了。后来在信箱里看到他投寄的写人物高二适的稿件,我考虑了再三,为他上网查了若干资料,提出修改意见。后来又自己动手修改那篇稿,总算上了版。有一次在风雅颂圈子里看到一篇回忆童年的文章,我跟帖请他提供通联,老天,又是这位老兄。为了人家一口一声的“尊敬的姜老师”,我又以最快的速度发了他的文章。真是心太软了。我笑话自己。
  昨天看到了一张小纸条,是这样写的:“素素,周末好!新出炉的《绿袖红缨玉米》,想最先让你看看,能不能入你的眼,成为你眼中众多景色中的一景。有劳素素了。文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e76340100aavy.html”大家学一招,这样自荐文章是非常有效的。
  这一段时间发了不少素手纤纤的文章与图片,缘于我的一份愧疚。四川震后,我在信箱里读到一篇利用地震说事的文章,说的是个什么事呢,文章说他是个业务员,有一天去一幢高层办公楼接洽业务,椅子及桌子开始晃了,房子也开始晃了,谈业务的领导“出去问问看”时,听说地震自个就逃生了。这个业务员也在慌乱了跟着众人下了楼。已到了楼下的公司领导这时查点办公门关了没有,让一个下属到楼上关门。我个人

认为这是件编造的事,且编造得让人恶心。我不能相信存在这样的事及这样的人。就在这时,我在圈中读到素手纤纤一篇写受震时的感受的文章,我也很怀疑文章的真实性,所以跟帖问候她并同时查点她的工作、生活地。这才知道她是四川绵阳的。为我曾经的怀疑我永远对她负有一层愧疚。我将对灾区人民的爱给了她。


  附《有关“淀汤落水》
  晚上用很长的时间看博客里的文章,有个文友写了篇<淀汤落水>。第一节这么写:
 “家乡的土话里有个“淀汤落水”的俗语,本是形容饭做得稀了,但我觉得这个成语,用来形容鱼汤面最合适不过了:一青磁碗奶白奶白的汤,劲道的面条就淀在这汤里,汤汤水水里还飘着点绿绿的蒜花,这汤是汤,面是面,汤清而面筋,“淀汤落水”,决不“浑汤”。(浑汤,土语里意面条下久了,几成面糊。)
 用“淀汤落水”来形容鱼汤面我感觉欠当。“淀汤落水”的意思应是粥里的米糁或糊状物中淀粉沉底。与它相近的还有一个俗语为“淀汤淀水。”可以借来形容气氛的冷落。比如“这酒吃得淀汤淀水的。(引杨二著<甘露寺相婿>)另外,对“浑汤”的注释也不准确。大凡浑汤的饮菜总是主料里淀粉特别多。煮久了、冷却了,都容易引起汤浑。
 <淀汤落水>由鱼汤面而忆人、说人情,写得还是相当有感情的。文字也很讲究。一二处欠推敲也是难免的。
 最近在看顾坚的<元红>,小说中大量应用土话俗语,所以看得十分艰难,三本辞书<现代汉语词典>、<辞海>、<兴化方言词典>备在案前随查,有时还解决不了问题。
 编副刊稿,经常会碰到很僻冷的用字或生疏的词组,翻找字典的话,编稿的速度就快不起来。有个老编辑教我:碰到此类情况,将它删改得通俗一点。此轻便的办法,我一直不取,一是不尊重作者的文字 ,二是不利自己的学习提高。


  《“淀汤落水”与“管宁割席”》
   昨天写了篇<关于淀汤落水>,是有所本的。结果发现这篇文章没了,再一看,原来原作者改了标题及第一节,这样的话,我的跟帖也就无所本了,自然被删掉了。
 说实在的,这事做得让我有点舒服,最起码不尊重我嘛。细一想,不对,是我没尊重人家,不管对错,不应该在大众场合里提出来,太不给面子了。
 我想起昨天下午听的讲座,是新华日报社的高级记者姜圣瑜主讲的<新网络时代的新闻>。具体说到学习时,他用了一个成语“管宁割席”。他怕我们不懂,具体解释这个典故,这一下,错误出来了,他将“席”说成是桌子。魏晋时期,桌子似乎没有,人们坐地,就是坐在草席或竹席的。割席,并不是将桌子一分为二。
 我们不能站起来举手说:“姜大记者,你说错了,席子并不是桌子。”是为礼节。
 我要表达的意思是,让我也学学管宁吧,跟那个虚拟世界的、我不认识的作者割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