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哲夫:中国又会多一个深情抚摸自己的人

(2009-12-15 20:47:58)
标签:

环保

白杨树

诗人

灰喜鹊

哲夫

中国

哲夫:中国又会多一个深情抚摸自己的人

中国又会多一个深情抚摸自己的人

哲夫

 

连日来,一位名叫何三坡的诗人,为了拯救两万株白杨树的命运,在博客上连续发文,十分地诗意地要代表白杨树起诉北京园林绿化局:

 

我们在昌平区兴寿镇桃峪地区生活了整整35个年头。我们身形高大挺拔,不止给附近的居民们带来过美丽的荫凉,而且给城里的人们带来过意外的惊喜。因为我们,成千上万的喜鹊选择来此定居。数以百计的艺术家亦迁徙至此。但2009年12月4日,一群刀斧手来到我们身边,几乎不由分说就大开杀戒。我和我的三百多位同胞由此惨遭杀戮。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天正值全国法制宣传日。而哥本哈根的环保会议正在万众瞩目中拉开序幕。我们不能理解的是:这一天被告北京园林绿化局竟然将一张屠杀许可证拱手交给了一群暴徒。更加可怕的是,除了我们,还会有两万多其他族类兄弟会在这个寒冷的月份里遭遇我们同样的命运。我们死有何辜,又死不瞑目。据我所知,我们邻国日本战后不允许砍伐一棵树。而韩国的首都因为一棵树高架桥不得不绕道而行。施工方为此而不惜损失千万美元的投资。为什么在异国他乡,我们的同胞们活得安全而幸福,而在中国,我们的命运竟如此朝不保夕,生死莫知?据说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一直在提倡科学发展观,它最重要的内容是人与自然的和谐。我们不理解的是被告竟然敢置此国策于不顾,置当地居民的宜居环境与审美权益于不顾,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倒行逆施。在此,我恳请法庭阻止他们这种打着发展经济幌子的屠杀暴行,尊重我们的生存权益,还世界一片美丽的风景。--申诉人:北京昌平区兴寿镇桃峪口314株白杨树。

 

典型的诗人风格,纯白的激情产物,思无邪的赤子之心,这哀的美敦书也似的文字,赢得了诗人与媒体的支持,《南国都市报》和《新京报》均对诗人发起的救树行动给予了有力回应,《新京报》报道: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桃峪口村从村口通往村内的300余棵杨树被从根部锯断,这些树的树龄目测都在25年以上,砍伐这些树的昌平兴寿镇政府林业处称,砍伐理由是“路面需要拓宽”,为了拓宽路面,还要再砍2万棵,昌平园林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砍树经过调研、通过审批、手续齐全。

 

许多诗人、文化人群起而声援,韩浩月一针见血的说:如果不是居住于桃峪口村的作家何三坡在网上披露伐木行为,昌平的这2万棵树就会被顺利地伐掉了,当地老百姓虽然惋惜,但因扩建路面需要同样被砍伐的果树政府承诺每棵补偿800元,也并无反对意见。但在倡导低碳生活、环保主义的今天,2万棵树毕竟不是一个小树木,昌平伐树修路虽然“手续齐全”但理由却不一定正当,行为也不见得合法。”“理由不一定正当在于,开发和保护其实并不像昌平园林部门所说的那样“难以两全”。扩建道路是为了方便老百姓出行,这是好事,但作为北京郊区的一个下辖镇,果真道路已经拥挤到不伐树、不修路就不足以保障居民通行的地步了吗,退一步讲,就算桃峪口村包括兴寿镇的道路已经不堪重负,那么是否可以采取优化出行方案、另辟新路等其他方式解决问题?

 

笔者也写了博文表示支持,理由与韩浩月先生相类似

 

“记得许多年前我就说过,在保护自然生态方面,怕的不是出现一个暴殄天物的希特勒,而是害怕一个集团或是一个民族的丧心病狂。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积淀的人类文化大部是私有制文化,无非是私天下、家天下、国天下的产物,民族和集团利益高于一切,极少从全人类的整体利益出发考虑问题,更不可能从全球自然生态的出发点做考虑问题或是行事的前提条件,家天下,私天下,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私是万恶之渊,这些观念,人类需要重新审视。因为人类长大了,长大了的人类就不就应该只操心自己,不应该只关心一国一地,只关心你的民族你的同类,而应该关心全世界的人类和整个自然界,救救世界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但从来都没有救世主,人类唯有自救。我注意到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已经表现出了这种超越小我的成熟,解振华儒雅地这样表述中国雍容华贵的姿态说:“为了促进哥本哈根会议能够取得积极成果,中国一直在发挥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这一点,世界各国,包括一些对中国不满意的国家它也不能否认,中国政府一直在发挥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这一点我们过去这么做了,现在还要这么做,将来还要这么做。”

 

歌词大意十分的浅显而且明白,中国管不了别国的行为,却无碍严于律已地先管好自己。连我们的国家都在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为了全球气候变化的大局这样做出姿态和让步,你一个小小的地方镇政府难道就不可以也这样做吗?是国家利益大还是地方的权利大?是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重要还是走小轿车的道路重要?是人类未来的生存环境重要还是眼前的蝇头小利重要?

 

有趣的是,日本的一位名叫村上春树的作家选择了“无论高墙是多么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的立场,而中国的诗人何三坡和他的诗人朋友们以及文化人,也这样做了,他们没有选择坚硬的刀斧而是选择了脆弱而美丽的白杨树。遗憾的是,虽然白杨树比鸡蛋要结实一些,虽然一干人比一个人要有力量一些,可事实却是,呐喊的最终,奔走的最终,是激情的白杨树被现实的刀斧连根伐掉,只剩下一片诗意烂漫泪眼凄迷的树桩。于是一声叹息撕裂了新浪的夜空:

 

上午,与小区居民与媒体及几位诗人前往兴寿林业站及镇政府,看到了国家各大单位的批复文件。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镇政府是为了发展经济,当然没有问题,只是绿化局与环保局不能为树木的生存尽一己之力,为他们汗颜,而按律师的说法,这个起诉将不会被受理。走出镇政府大门,寒风劲吹,一种无力感扑面而来。我们重新回去看了一眼那些无告的树桩。满目荒凉,徒增叹息。有一些诗人提议,要为这些英俊挺拔的树木做一个默哀仪式。想了一想,在中国,一个诗人所能做到的仅此而已。黔驴技穷这个词是我老家对汉语言的一个特殊贡献,此刻,它来到我的头上,我感觉正适其宜。

 

透过字里行间,我读到了诗人的沮丧与无奈,读到了哀莫大于心死的自嘲。

 

我想,人类原本是自私的,后天教育忽悠人类升华,偶尔不妨走出一下自我,却被如此大力地打回原形,委实让人堪忧.有了这样一个教训,再遇到类似的事情,诗人还会不会勃发诗情?放飞正义的灰喜鹊去寻真理的窠?可怜的无语的白杨树,原本就是一群哑默的苦孩子,苦孩子倒下去,正义的灰喜鹊便会没有了落脚的地方,它们只能在空中飞来飞去,怕会飞出心脏病?累吐了血吧?

 

我不想臆测,但我敢负责任的说:从此,中国又会多一个深情抚摸自己的人!

 

相关链接:

哲夫:是国家利益大还是地方权利大?

哲夫:农民对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最有发言权

哲夫:全球变暖比战争更可怕  陈法庆致潘基文

哲夫:奥巴马来中国是因为他相信我们能!

哲夫:奥巴马就职演说蕴藏着救世箴言 哲夫:中国又会多一个深情抚摸自己的人

哲夫:奥巴马究竟能做些什么?

哲夫:中国农民状告美国总统之内幕曝光

哲夫:状告美国总统布什的中国农民陈法庆

 

 本书前两章连载相关链接--

哲夫:难得糊涂--背着绳墨去追曲……………………………哲夫:贪婪是撒旦最得意的礼物

哲夫:执政需要儿童智慧与婆娘手艺………………………………哲夫:谁在背后窃笑我们?

哲夫:吞完这个吞那个最后轮到吞自己……………哲夫连载:错误决策猛过火--世纪之痒

哲夫:我们还有多少树………………………………哲夫:无情大揭秘--谁是传染病的真凶 

  哲夫:谁是如狼似虎的害虫………………………………………哲夫:阿尔山--此虫非彼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