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8 《执政能力》中国首部政论体长篇纪实\哲夫著 作家出版社

(2008-01-04 05:02:17)
标签:

《执政能力》

 

前 
给自己一个出书的理由

哲夫

 

这是一部很累人很烦心很多事因而也很中国化的书

 

猎犬追踪也似在布满大山小山和沟壑的县乡间左顾右盼上窜下跳,连采访带写作前后陆续忙碌近一个整年,资料堆成小山,录音占满硬盘,写到正好时却被叫停。

无奈,阳谋阴谋一起上,嘻笑怒骂,诸种手段使尽,终于得以在中断半年之久后,再行敷演下文,再行采访新政,再行除旧布新,再行夜以继日,再行瞻前顾后。

年尾,终于杀青,孰料,又一记棒喝临头:这书坚决不能出!

难道骂了你不成?不是,文中皆是憎爱分明实意真心不扣不折的称赞。

或是浮浅了你的肢体还是刻薄了你的思想?非也,书中最不缺的是真切到毫端、确凿到细节的事实依据,写真一位称职的基层“执政者”多少年来的经验与智慧,存照一种植根沃土从科学发展观焕然出的直面现实解决问题的精神,以“群体性事件”厚重一个执政党和谐天地以人为本的呼之欲出的民主形象,以“矿权改制”深刻一名公仆不仅需要勤政、廉政,还要善政的道理,以便于普及和推广一种主人翁式的积极、能动、可持续发展的执政意识。

连你自己都认为这是一部很真实很正面很好看很合时宜也很发人深思的书,还有什么理由仗着惺惺惜惜的交情,三番五次的阻拦和反对?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书将陷你于四面楚歌之中?或是以为我要活活丢你给红眼的族类去啃?甚或连带把你的孩娃也架到火上去烤?

不明白就里时,还三寸气在万般好,终于明白后,却是一旦无常万事休,泄了气的皮球也似颓唐,难得糊涂也,惟切齿曰:这是社会之痛,教育之失败,国人之大悲哀!

由是乎,全书杀青后,尘封两年之久,迟迟不能付梓,几乎沦为鼠齿的剩余,心灰意冷,俚语自嘲曰:热脸贴个冷屁股再不猪鼻子插大葱扮象玩写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东东!

终于不甘心,忽地就想出一个下三滥的妙计,把真名真姓以及地名更易,惟事实依旧,写的已经不是尔?尔奈我何?虽然这偷梁换柱的把戏君子不屑为,但给自己的一个理由迄今让我痴心不改气壮如牛,不妨就权宜一个不齿的小人,索性就姑且一回这下作的勾当!

为这种不择手段的图谋,忐忑不安的我,给了自己一个出书的理由,也等于是给了世人一个辩白的理由,不知诸君认可么?那个自以为是的理由是……哇,这个理由在崇尚自我膜拜金钱的时下,已经真伪难辩老土的掉渣,故尔未语先自踟躇,怕说出来招时人笑话。

奈何逼上梁山。虽然有些口羞,有些心跳,还是决定,要强忍住肉身凡胎对红尘俗世的心酸,怀揣着生为中国人的英勇和悲壮,明明是怯生生颤巍巍却愣充男人气的说出来:

——这本书对咱中国好!

 

2007年11月10日星期六

 

 

后 

 

许多无奈,若深海大蜃,含沙不射;偌大心事,似合浦之蚌,怀珠不吐。

 

2006年春节后伊始,2007年春节前杀青,似乎是个定数。

无论是本人还是本书,都有一度中断和重新开始,似乎也是个定数。

日月常新,而光景不再,群鼠衔将自然的青春,人类生命一如鼠齿中最后之剩余。检视往日,恍如隔世,赏心乐事历历在目。奈何锦绣江山名存实亡,春华秋实只余皮毛,大美光景栩栩如生。冬天提前来临,若蝶之恋花,已不可追。唯教科书和书本上还有记载,可供集腋成裘,制暖裘一袭,于酷冬饥馑之时披之,聊以御寒、自慰。冷暖自知,恐追悔莫及。

社会似巨车,经济如飞轮,国家若司车之驰手,时代如即过即失的轨道或曰公路,巨车掠过便永远不可以再从头掠回,飞轮载走载去的便只有寂灭而不可再生,驰手左拐进入左岔道便不可再重回起始之初,轨道或公路倘若驰过即凝固成历史让驰手无从追悔。盘点地球上剩余的库藏,检视世界货柜上的摆放,不免有些商品匮乏和必需品无以为继的忧心忡忡。

自然赋予人类的东东并非取之不竭,生物和植物,假以时日,它们还有轮回可期。资源和适合人类生存的环境却不可再生和恢复,这两个人类生存的必备的造化条件正在不断丧失,已经似蚕口下桑叶的遗存,有些零零星星,入不敷出,捉襟见肘了。

不揣冒昧,先以小说向世人出示《黑雪》《毒吻》《天猎》《地猎》等黄牌警告,又写纪实文学《中国档案》《黄河追踪》《怒语长江》《世纪之痒》等红牌直接干预社会。历经四个阶段,始而虚拟之,天马行空,潜移默化。继而实写之,言之凿凿,见血封喉。后而九九归零,人类的万劫不覆,社会的诸种不如意,都拜人之所赐。再而身体力行,多次参加“中华环保世纪行”记者团与“三晋环保行”记者团,真刀真枪,面对面的厮杀,个顶个的拼博。不期然,小说无非扬汤止沸,纪实不过隔靴搔痒,以身饲虎也无非多一堆肉喂狗,不能釜底抽薪,一举奏效。这才知道,其漫长和艰巨,非一蹴所能及,惟有做持久打算。

数学九九归零,万事九九归人,还要在人字上做功夫,所以才退步抽身,倒转回来做人的文章。偷牛的是人,系铃者是人,送牛者还得是人,便写这本以人为本的《执政能力》,以期系铃者现身去主动解铃。殊不知,书稿因诸般人为掣肘,尘封近一年之久。

许多无奈,若深海大蜃,含沙不射;偌大心事,似合浦之蚌,怀珠不吐。

丙戌年辛丑月戊辰日是以为后记。

 

二〇〇七年二月三日初稿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十七日二稿

 

 

本书的题记

 

法制社会不可能一促而蹴,在中国现行制度和状态之下,相对而言有四组八个人,可以称之为是说了算的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总理;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县长——这八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讲,能够决定中国和地方的命运。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这都是中国时下一个不可辩驳的现状或曰事实,对此我们用不着讳莫如深。画龙终须点睛,蛇无头不行,当每列车箱还没有完全装上自控动力装置,还需要火车头来拖带长长的一串时,我们别无所求,只期望拖动列车的是一个优秀的车头。

  

本书的主题词

 

相对而言中国有四组八个可以说了算的人

总书记、总理;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县长

郡县治天下治——县域虽小五脏俱全——一滴水可以见中国

牧羊人不是绝对的,有时候,不是人在牧羊,而是羊在牧人

勤政、廉政、还要善政——一个县委书记的执政故事

以桃峰县为先导的矿权改制发端于山西并波及全国

以维权始而以违法终——弱势群体先天性不足

围堵、打砸、绑架——化解血案的和氏宝典

选举一定要动笔——把民主交给人民

羊牧人的辩证——细节决定品格

 

作家哲夫狗年转轨从关注生态环保到挖掘《执政能力》
时间:2007年02月28日 11:26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


■ 张帆 /文


  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不断创作出大量生态环保纪实文学的哲夫,早被人们冠上了“环保作家”的帽子。然而,在2006年,他却一头扎进了吕梁山,在山西柳林县盘磨了一整年,在农历猪年来临的时候,他端出了辛苦一个狗年的大作《执政能力》。对这部发端于环保,而超越于环保的作品,他将之定位为中国首部政论体纪实文学。
  说发端于环保,是因为哲夫参加过几次山西省人大组织的三晋环保行,了解到吕梁山连年干旱是因为挖煤炼焦等环境恶化因素所致,他也去过位于吕梁山腹地的柳林县,对那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然而,一次偶然听说改变了哲夫的看法:当地政府在焦炭行情最好的时候,为了解决污染问题,把全县的焦化厂都关了,代之以红枣等农副产品产业。当地的执政者试图证明,不炼焦也照样能把产值搞上去。但是,这么一个好思路,当地政府却做得举步维艰。

哲夫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只能用行动表示支持。狗年农历十七,他就进了柳林县,闷着头做起调查。在这里,他结识了县委书记李润林。李书记长得极像葛优,哲夫称之为“葛书记”。

    在这里,哲夫本想再写一部环保作品,没想到调查的结果让他的视野远远超过了环保的范畴。对他36万字的作品,哲夫总结:一个睿智而酷似葛优的县委书记和他的同仁们的生动故事;解读吕梁山腹地经济发展和执政能力;批判现实主义的新吕梁山英雄传;思路决定出路——柳林发展秘笈。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柳林县是一个穷得不能再穷的地方。哲夫最早的认识也是这样。的确,在1997年,全县财政收入只有8900万元,50%的农村人口处在贫困线以下。然而,到2004年全县财政总收入完成5.2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800元。2006年柳林县全年财政收入11个多亿。与此同时,除了关掉全县的焦化厂,2000年以来,全县还新造林40.15万亩,累计已经达到63万亩,占到全县国土面积的31.8%,宜林面积的78.8%,全县林草覆盖率由11.8%提高到了31.5%。

哲夫曾问李润林:为发展经济付出自己的一些健康,算不了什么。发达国家当年为发展经济比我们还污染的厉害。

    书中记录了李润林的回答:“现在发展经济的关键不在于因为怕油了嘴就不敢吃油糕,而是要想法子既不油嘴还要吃油糕,这当然就有些难度!不过话又说回来,不难要我们这些县长书记干什么?难道光是吃油糕?撇油嘴?”

    “贫困县山西柳林盖起了豪华办公楼”的新闻引发了一场网络上关于柳林的争论,有人骂它是形象工程、腐败工程,但有更多熟知柳林的人在网上跟贴:“柳林县在原政府楼旧址上建起了现代化学校,城区黄金地皮全部让位于教育、文化和商业开发,在城区边缘地带建起了综合办公楼,这种让位于民的做法我们非常满意。”“让位于民,所有党政部门一律从黄金地段撤出去,用置换土地的钱到城边上修一座新的行政办公大楼,把所有部门都集中在一起办公。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哲夫写这一段的目的正在于揭示几乎是所有县域都面临的旧城拆迁改造问题,李润林提供的答案是:柳林建县在柳林镇,县委、政府、人大、政协和各个机关部门散散漫漫一大片,把柳林镇的黄金地段全占了,不让出这些黄金地段,老城区改造就是一句空话。还有,这么大一笔资金如何筹措?县委、政府带头拆迁,首先从黄金地段迁出来,把所占地段拍卖掉才会有建政府大楼和旧城改造的启动资金。而修政府大楼是旧城改造必须先行的一步。要有百年大计的考虑,要建就建能百年之后还不落伍的建筑,这就是我们的初衷!

    哲夫笑言他之前的环保作品大致可以归到负面报道一类,而这部《执政能力》应该属于正面报道,也是他头一遭写正面报道。

    但即使是正面,这部书的写作与出版也都遭遇阻力。

    一位出版商看过书稿后,与哲夫商榷:书里关于群体性事件的描述是不是太多了,能不能删掉?哲夫坚决不同意,穆村镇事件是他最感兴趣也是耗费笔墨最多的章节。尤其是发生于猴年的“2.10”打砸抢事件,上千人把李润林等县领导围堵达七个多小时,还掀翻和砸坏了四辆警车……哲夫发现,它与随后不久轰动全国的河北定州事件,过程惊人地相似,结果却惊人地不同。前者因情动柳林最终化暴戾为祥和,后者使对抗升级不幸酿成惊天血案。

    哲夫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群体性事件是中国经济社会转型期的产物,其频频发生也是事实,我们不能隐讳。然而,如何处置、如何调停、如何化解矛盾,却是对诸多基层执政者执政能力的最大考验。要谈执政能力就不能避讳群体性事件。他对书中的这一部分是这样总结的:以维权始而以违法终——弱势群体先天性不足;围堵、打砸、绑架——化解血案的葛式宝典;细节决定品格——勤政、廉政、还要善政。

    哲夫引用了“葛书记”的一段话来说明什么是善政:作为一个领导,不光要勤政、廉政,还要善政。这个善政,不仅是善良的善,更是善于的善。要善于为政,善于做群众思想工作,善于把握政治大局,处理各种不同类型的矛盾。只有善于为政,才能出现仁善的政治,人们才有可能心情愉快,呼吸舒畅,举止安详,才会出现人与人为善,官与民为善,民与政为善,事与事为善,大家都与社会为善,这才是和谐社会!

    出书的另一个阻力,却似乎更来自于主人公李润林。与那些请作家来写书的情况不同,哲夫是自己跑到柳林来的,几乎从一开始,他就是在“求着”李润林配合自己的采访。及至书稿写成,关于出不出书的问题,李润林还是不吐口,“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给当地做一点事,不想出名”。一而再再而三得不到李润林的支持,哲夫“火”了。他冲到李润林面前,说:我出不出这部书压根不需要得到你的同意。从采访到写作我都是客观进行的,没有经过你的批准,也没有要过你一分钱,我所写都是我一宿宿和老百姓在炕头上聊来的,是一句句和干部们谈出来的,都是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与你李润林根本没关系。
    不过,话是这么讲,哲夫在私下里说:他也理解李润林的顾虑,毕竟中国官场有太多的潜规则。但他也很感冤枉,从头到尾他都不是也不想为李润林“歌功颂德”,他只是把柳林、把李润林当作试验用的‘小白鼠’,观察它,解剖它,研究它。把经济发展、环境保护、教育医疗,及至各种各样的突发性事件、群体性事件,这些在中国以县域为代表的基层几乎时时都在发生、天天都得应对的情形写出来,把基层执政者的困难、困惑,思考与行动力写出来,仅此而矣。

    问到哲夫为什么会关注这个题材,哲夫说:我80年代以小说《黑雪》《毒吻》《天猎》《地猎》等黄牌向国人示警,90年代迄今以纪实文学《中国档案》《黄河追踪》《怒语长江》《世纪之痒》等红牌直接干预社会。始以小说虚拟之,又而实写之,再而身体力行,参加中华环保世纪行记者团与三晋环保行,具体做点事,不期然,小说无非扬汤止沸,纪实不过隔靴搔痒,以身饲虎也无非多一堆肉喂狗,不能釜底抽薪,一举奏效。这才知道其漫长和艰巨,非一蹴所能及。数学九九归零,万事九九归人,还是要在人字上做功夫,所以才退步抽身,倒转回来做人的文章。

    哲夫的理论是:中国有4组8个可以说了算的人,总书记、总理;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县长。而另一个版本其实是,中国人有四个人说了算,总书记、省委书记、市委书记、县委书记,简称书记说了算。

哲夫说,不管我们承认与否,这都是中国时下一个不可辩驳的现状,对此我们用不着讳莫如深。画龙终须点睛,蛇无头不行,当每列车箱还没有完全装上自控动力装置,还需要火车头来拖带长长的一串时,我们别无所求,只期望拖动列车的是一个优秀的车头。

    有人说他这还是“人治情结”,但哲夫说:理想和现实毕竟还有距离。地方官的执政能力将决定一省一市一县的前途和命运,也将决定这个地方的生存环境,柳林县为加强地方政府的执政能力提供了一种成功的思路,这个“葛书记”的现身说法示范了一种勤政、廉政还要“善政”的辩证关系,矿权改制和多种经营的做法也为既发展经济也保护环境提供了一种借鉴,尤其是处理群体性事件全须全尾的成功经验也说明了法制与民主可以和谐共振,鱼与熊掌兼得并非不可能,这难道不也是当下寻求制度突破的一条路径吗?

 

哲夫获2007年"绿色卫士"荣誉称号
 深圳特区报   2007年6月18日

                        



    作家哲夫获2007年全国环保“绿色卫士”荣誉称号

    六·五世界环境日,山西省作协副主席、著名环保作家哲夫被评选为

2007年环保“绿色卫士”荣誉称号,近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国家环保

总局的表彰。他是今年10名获得“绿色卫士”称号中惟一的一位作家。

  “绿色卫士”是政府为表彰积极参与、投身环保事业并做出突出贡献的先进个人所设立的一个荣誉称号。哲夫自1997年始,连续数年参加“中华环保世纪行”,沿长江13个省采访,行程2万多公里;沿黄河采访,纵横8省区,写成我国首套生态纪实文学丛书《长江生态报告》、《黄河生态报告》、《淮河生态报告》,一笔一笔写下那些触目惊心的环境污染问题,被称为“环保作家”。2006哲夫又推出了一部60万字的《世纪之痒——中国生态报告》,为撰写这部以国家林业生态现状为主题的纪实作品,他前后走访和调查了九个省区,行程上万里,耗时两年多。这部“全景式反映中国林业生态的大书”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并被国家林业局评为“2006年中国生态文化十件大事”之一。2007年,他写出了辛苦一年的大作《执政能力》,再次引起轰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