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封被「解密」的信----关于《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2010-08-16 08:53:50)
标签:

珍贵古籍名录

古籍版本

丁瑜

沈燮元

沈津

文化

 

一封被「解密」的信

----关于《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按:近日,整理个人旧档,翻到了一封我于2008/2/26写给北京一位朋友的信,內容是对在網上发表的《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征求意见稿)的一点想法,因为是领导上的虛怀若谷, 所以作为草民来说, 也是一时冲动,立意並无不对之处。记得写信之前,在和某兄通话时,我说,我想把对《名录》的想法放到博客上去。但某兄认为,最好先別这样做,希望我写成书面意见,他看后再作处理。我知道这是在关心我, 也就欣然同意。事后我收到某兄和有关人员的信,表示感谢,信也转至有关部门。去年,《名录》已经出版,我也调了一部放在办公室,但却没有时间细翻。如今,二年半过去,旧信再予留存,已无意义,当可重见世面。

 

囗囗兄

 

近日在網上读到了《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以下简称《名录》),有些想法,我把它写成文字,呈给    您们,我的蠹音不一定正确,请审阅。实际上在春节前,丁瑜先生即在电话中问我,是否看到《名录》,並笑着說,你看了必定有不同意見。我接着說那还是不看为好。后來沈燮元先生也问道:「《名录》看到否?」其他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的朋友也都有提示。!当时,我的事情也多,真的不想了解,所以也就不看。前几天,《人民日报》(海外版)2008/2/18发表苗春「留住我們的文脉」,拜读后,受益匪浅。所以禁不住诱惑,就去看了《名录》。

 

文化部有意编辑《名录》,是大好事,这也是保护国家传统文化遗产的有利措施之一,我是举双手赞同的。看了《名录》,我也由衷地为国家拥有這么多的珍贵图书而高兴。

 

但是,既然是「国家名录」,那就应该是「国家」级的「珍贵图书」,那就是要上等级。谁都知道珍贵的含意,在于贵重,宝贵,也就是说珍贵的、稀有的。「物以稀为贵」,是谁都知道的。因此,我也不同意苗春所说,《名录》中「件件堪称国宝」。请我直言,《名录》中好像有不少书,並不属于「珍贵」,这使我想到,是否各地专业人员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有什么偏差,是否对「珍贵」的理解不一,而导致最后的审核人员难于把握。

 

《名录》中的问题主要是著录上的不准确,流传较多的非珍贵品以及非善本也混了进去。请看:

 

有些书与原來藏館的著录不符。

00272 《礼记集说》十六卷,元天历元年(1328)建安郑明德宅刻本。国家图书馆藏。存十二卷(一至六、九至十、十三至十六)。00273274 北京大学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藏,为全帙。按,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经部P.194著录此书,分別为国图全帙、北大、上图所藏为残帙。又据《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经部P.77,此书有两部残本,但可配全为一部。而《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古籍善本书目》P.19,有此书残本二部,但仍配不全。《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P.16,則根本无此元本。因此00272应改为全帙;00273应为「存卷一至六、九至十、十三至十六」;00274应刪去,因为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並未入藏。

 

有的书各馆掌握标准不一。00309313 《春秋属辞》十五卷,元至正二十至二十四年(1360-1364)休宁商山义塾刻明弘治六年(1493)高忠重修本。国家图书馆等五馆上报,其中有二部残本,而国內收藏此书有全帙十七部,多家单位认为此本流传较多而不上报。

 

全帙、残本的收录沒有掌握好。如00314316《春秋胡氏传纂疏》三十卷,元至正八年(1348)建安刘叔简日新堂刻本。全帙一部,残帙二部。全帙为国家图书馆藏,理应收入。但安徽师大馆存二十五卷、天津馆存九卷,就可考慮了。又如00772 《皇朝仕学规范》四十卷,宋刻本。国家图书馆藏。而曲阜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藏存二十九卷(序言、目录、一至二十九),那理应不收(国图又一部、上图二部)。打个比方,二本书,一全一残,价钱一样,您会取哪一本,当然会舍残取全。这是国家名录,而非一馆之名录。

 

从严为好。如所藏皆残本,那就暂时割爱。如00543 《大唐六典》三十卷,宋绍兴四年(1134)温州州学刻递修本。国图存四卷(三、二十八至三十)、北大馆存七卷(一至三、十二至十五)、南博存五卷(七至十一),都是残本,且配不成一部,那应暂不收入。

 

原本和递修本应有区別。同样是宋本,如一部为原刻本,另一部为递修本,那就是有区別,为不同版本,因此应收前本,递修本低一个等級,可以以后再說。如00607 《丽泽论说集录》十卷,宋嘉泰四年(1204)吕乔年刻本。国家图书馆藏。而 00608 南开大学馆為递修本,应放一放。

 

流传较多者是否暫不收入,00472 《通鉴纪事本末》四十二卷,宋宝祐五年(1257)赵与囗刻元明递修本。仅有中华书局及上海辞书出版社上报,「辞书」本有杨守敬,缪荃孙、叶德辉跋,当然不錯。但此书原刻本,北圖未报,又有递修本三部,加上它館所藏,全帙至少在二十部以上,流传太多。又如00950 《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一卷,宋开宝八年(975)刻本。上海图书公司、上海龙华寺藏。但国內如国图、上图等馆共有三十部之多,图书公司、上海龙华寺藏本还不算呢。且最好的一部藏上图(有原來的小木棍及原塔图),最为珍稀。

 

明清时期的更要从严,要细细看,如沒特点,又非孤本者当不考虑。第一种为01263 《五经正文》七卷。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翁溥刻本。江苏省南通馆藏。按,此书国內有六部,六馆有。除南通馆外,另五家都不报,且南图藏本有清丁丙跋。如《洪武正韻》014441451的各种版本都不符合條件入目。014601461《史记》一百三十卷,明嘉靖四至六年(1525-1527)王延喆刻本。王延喆本是《史記》版本中流传较多的本子,也就是說「不难得」,在国內即有36部以上。在《名录》中仅有扬州市馆及四川省馆二家上报,可見大多数收藏馆並不当作「珍贵」。至于什么01462《史记》的明嘉靖十三年(1533)秦藩朱惟焯刻二十九年(1550)重修本,也仅新疆大学馆报,另十二馆則不予考虑。甚至浙馆的非重修本(国內仅此一部全帙)也未以为然。

 

又如01290 《御纂周易折中》二十二卷首一卷,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内府刻本。仅山东师大馆、郑州市馆、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馆三家報。但此书实在太多,故《中国古籍善本書目》仅收有陳介祺批校者。01316318 《诗缉》三十六卷,明嘉靖赵府味经堂刻本。湖南馆、河南大学馆、山东师大馆上报。但此书国內有四十部左右,数十馆都不报。又如01277280 《周易传义大全》二十四卷《纲领》一卷《朱子图说》一卷,明永乐十三年(1415)内府刻本。河南馆、湖南馆、青岛市馆、武陟县馆上報。但此书也多,国內还有十八馆入藏。014221423 《康熙字典》十二集三十六卷,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内府刻本。大连馆、湖南师大馆。但此书其它有三十二馆都有入藏。如此,那这类书是否还要收呢?

 

在「明清時期」的第二种似非善本,居然也混进去了。01264 《御定仿宋相台岳氏本五经》九十六卷附考证,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武英殿刻本。故宫博物院藏。此书连《中国古籍善本书目》都不收。在《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征求意見稿)中有七馆上報,都非重要館,所以在最后定稿前刪去了。此书国图放在普通书內,北大馆有二部,其它如上海等馆都不作善本。

 

至于残本也有不少。01315 《吕氏家塾读诗记》三十二卷,(宋)吕祖谦撰。明嘉靖十年(1531)傅应翱刻本。山东省图书馆藏。存十九卷(二至十一、十五至十六、二十至二十三、二十五至二十七)。此本全帙国內有十九部之多。01274 《周易传义》十六卷《上下篇义》一卷,《朱子图说》一卷《卦变图》一卷《易五赞》一卷《筮仪》一卷,明嘉靖常州府应槚刻本。扬州市图书馆。存十六卷(周易传义一至十六卷)。按,此为残本,藏有全帙者如上图、重庆馆都不报。残本收入算什么呢?岂不被人诟病。

 

明末的闵凌兩家的套印本,传世较多,但几乎都被不重要馆当作「珍品」而上报。01266 《周易》八卷,(书名即错)明吴兴闵齐伋刻朱墨套印本。无锡市馆藏。按,此书书名应作《易传》。此套印本流传甚多,国內即有二十九馆入藏,如加上台北地區及日本、欧美所藏,存世当在数十部之多,正因为是易見本,故它馆也看不上眼。01304《东坡书传》二十卷,明吴兴凌濛初刻朱墨套印本,安徽省图书馆。國內十三部。01323 《读风臆评》一卷,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吴兴闵齐伋刻朱墨套印本。无锡市馆、安徽博上报,国內有二十多馆都不报。再如013611370 《春秋左传》十五卷,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吴兴闵齐伋刻朱墨套印本。扬州市馆、青海馆、南阳师院馆、湖南省社科院、山东馆、山东师大馆、安庆市馆、安徽省博上报。此书还有六十馀馆入藏。

 

再如01331334 《考工记》二卷,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吴兴闵齐伋刻套印本。金陵图书馆、安徽省馆、甘肃省馆、山东师大馆上报。但此书为明万曆闵齐伋刻《三经评注》之零种。全者国內十四部,而此丛书零种不作善本。同样的原因,01339343 《檀弓》二卷,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吴兴闵齐伋刻朱墨套印本。安徽省馆、金陵馆、山东馆、山东师大馆、广东中山馆上报的都是《三经评注》的零种。如若这种普通善本都可入《名錄》,那说得过去吗?

 

还有如022102216《古文渊鉴》六十四卷,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四色套印本,为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少年儿童图书馆、苏州市吴中区图书馆等七馆上报。这种书国內有七十馆入藏,如包括复本再加上海外之藏,约百部之多。这种书在区级少兒馆当为极珍贵之品,但要上《名录》,就差一大截了。

 

这种例子太多,所收太滥。史部、子部、集部都有,举不胜举。恕我直说,我初初一看,大约有二分之一须刪去。在日本,有国宝级和重要文化财之分,审酌极为严格。所以有的书,小馆当作珍品上报者,如若不符合「国家」标准,那就只好割爱,局部服从全局。就像某人家中视祖宗遗泽为宝,留诸子孫,世代相传,但图书馆卻会以非名人学者而不入藏。下面的人弄不清,视若珍秘,但上面的专家应严格把关,照顾是沒有底的。

 

有些稿本也应从严01265 《师伏堂经说》不分卷,稿本。湖南师大馆藏。按,应为四卷,此皮锡瑞稿本,非手稿本。湖师大馆又有皮氏稿本三种,为《师伏堂经学杂记》不分卷、《经学通论》五卷、《经学历史》二卷,但都不报。此类书不要說一般稿本,即使是手稿本,也很难入一、二级,盖因时代太晚。

 

初初看了《名录》,我还觉得有些书作为首批的《名录》,应该收入的。如史部传记类中日記中有七种,有的可能不夠格,而我记忆中如上图藏清吳骞手稿本《日谱》就不应遗漏,《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清人日記稿本二百馀种,乾嘉学者所存留者寥寥无几,且多零星残帙。吳为乾嘉间藏书大家,其批校题跋皆入善本,而此手书日記前后达三十年之久,文獻价值甚高。又如地方志中(康熙)《臺湾府志》十卷不能捨弃,因为此是孤本,是台湾最早的方志(上图藏)。又如《金匮要略方》二卷,明洪武二十八年(1395)吳迁抄本(上图藏),此乃括宋绍圣三年刻本所传抄,最接近北宋原刻面目,且和现今通行本在內容上有所不同,故从明初抄本此一角度拟收入。

 

既是「国家」行为,那就一定要正规、规范,決不要马虎。如批校题跋者前要冠时代,00664 《医说》十卷,(宋)张杲撰。宋刻本 黄丕烈 丁丙 柳诒徵跋南京图书馆。那黃、丁前应加「清」、柳前要加「民国」。

 

我以为如宋元本,必须孤本,极罕見本,或全帙。明清刻本也如是。稿本一定要名家,大名头的,全国认可的名人。小地方小名家暂不入。抄本要名家手抄本,或沒有刻本、內容有价值者。如今这些都显示不出來。首批一定要严格范围,要精,要经得起检验,一定要沒有差错,做出个榜样,那就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住后人了。因为入选之书应是一种「标竿」,树在那里,別人(专家、学者、藏书单位的专业人员、民间藏书家等)就会看,像这类的书,站得住腳,就沒有疑义,因为它馆和民间所藏都沒有那么显眼、珍贵。这样的《名录》,即使十年、二十年乃至更長的时间,都经得起检验。如若首批搞得那么宽松,水分太大,就会为今后的工作带來被动,以后工作的人会不好执行,后遗症多。那接下來第二批、第三批就更难掌握,会导致自己不能自圆其说,就会自己将自己的「军」。

 

好在这是「首批」,只要有标准、有原則,有模式,那就沒问题,只是第一步难些而已。以后有时间、有条件,再搞第二批、第三批……,慢慢來,细水长流。当然,相比之下,国图、上图、南图就比较慎重。

 

写到这里,我还想到一个问题,即这不是一般的书目,而是名录。所以排列应为宋刻本、辽刻本、金刻本、元刻本、明刻本、清刻本、稿本、抄本、批校本、活字本、套印本、版画等。內里再按分类排次序。清清楚楚,一目了然。不然的话,各种版本混在一起,糊塗之至,就连编者或审阅者都很难看出个所以然來。我相信,研究版本的专家,学者都不願看到目前这种面目的。

 

又我有一建议。我知道,为了《名录》,国內有一专家組,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在工作中,似乎应多参考《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又专家組不知可否加強,似乎还可聘丁瑜、沈燮元、韦力三先生充实力量。丁沈為资深专家,他们特有的资质和曾参与《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资历,是专家組现有人员所缺乏的,尤其是六十年代初期,他们曾参与馆藏古籍善本的定级工作。韦为民间藏书家,应可代表民间的不同声音,也有利于工作。

 

据我所知,目前台北地区也在进行古籍善本的审订评级工作,进度不快,但很认真。我想国內的《名录》一定要比台北地区做的好,不然的话,就会被別人看笑话,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我虽在海外,但仍是中国人,有一顆中国心,所以我想还是本著自己的所能,将所想的报告    您们。由於沒有时间细读,只是泛泛一览,思考也不成熟,所以以上所写,定有不当之處,尚祈鉴谅。

 

 

 

                                                                  2008/2/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