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文
思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4,656
  • 关注人气:15,5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悬崖上有虎穴—— 力擒间谍 15 (连载小说)

(2010-04-19 19:15:38)
标签:

虎子

玉笛

鸣镝

鬼手

乌林达

文化

分类: 我的连载小说

文/思文

讷哥说着,一甩手把百宝囊甩到背上。这番话,这个动作,让乌林达押虎的心更难受了。土气,土气,山里人的土气!这几十个寨子里的人是没人敢说他土气的。可他知道,在这美得惊人的东京辽阳姑娘的面前自己确实很土气。正因为如此,他才更疯狂地想占有这个姑娘,过一过当皇族子弟的隐!他已经知道,这个讷哥的母亲就是皇室的婢女。他这几天吃了炒鹿肉,喝了鹿鞭酒,他再不能控制自己了。当他临近小木屋看到讷哥那既丰满又苗条的身段时,他全身都鼓胀地象要裂开,恨不能一下把这姑娘压到身下揉碎了。此时,他的疯狂劲儿还在悄悄地滋长,他再不能失去这个机会了。夜静更深,深山腹地,这环境更助长了他的野性,他象一只老虎扑向他的猎获物一样扑向讷哥。讷哥早有防备,他一扑过来时,讷哥闪身一躲,刀光一闪,乌林达押虎的手就被划开一个大口子。小虎子留给她的用来防身的匕首,此时正好派上了用场。

    乌林达押虎象受伤的野兽一样,喉咙里哼哼叽叽,一步一步还往上逼,对点点往下滴着血的手看也不看。

    讷哥手里举着匕首,说道:“你想动粗,你打不过我。老玛法已经被我打服了!

    “你甭吹牛皮。”乌林达押虎翻着眼睛,根本不信。

    讷哥掏出鹿茸、老山参说道:“他被我打服了,这是我赢来的。”

    这会儿,乌林达押虎信了,他问道:“他使那种一闪身就变成几个人而又无声无息的鬼手功夫了吗?”

    “没有。”

    “我就知道没有。他那是留一手,不能外露。想留着对付大辽皇帝的,他想趁皇帝来猎虎,用那套鬼手刺杀皇上。这瞒不了我。他想得美。”乌林达押虎阴森森的说道。讷哥听了他的话觉得心惊,原来这个乌林达押虎的身份很特殊。她脑袋里冒出“奸细”两个字,不过她听说生女真人都特别仇恨辽廷,全族都是热血男儿,当英雄是他们最高的愿望,也许他想和老玛法争夺刺杀辽廷皇帝的荣誉?但在她这犹豫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又闻到那种香味了,那令她口渴、浑身燥热而又浑身发软的香味。手中的匕首“啪啦”一声掉到地下。乌林达押虎狞笑着,说道:“口渴了吧?浑身燥热了吧?脱吧,把衣服自己脱下来吧。我不愿意对一个如此美丽的姑娘动粗,我来给你解解渴。”  

    讷哥此时是想把衣服脱掉,这时的讷哥可不象八年前了,心里明白,装做四肢发软,动不了的样子。当然,也确实四肢发软,但还没有到脱不了衣服的地步。

    乌林达押虎看了她欲抬手臂都无力的样子,说道:“这皇宫大内的药就是好,就是有效。还是我帮你脱吧。”说着双手伸向讷哥的胸前,“啊”他大叫一声,他的一只手被讷哥藏在胸前的玉笛扎伤,但另一只手还是扯下了讷哥胸前的一块衣襟,露出了红色的兜肚。他不顾受伤滴血的手,又向讷哥扑了上去。讷哥一下没闪开,被他从后面搂住。趁这机会,讷哥又用玉笛扎了他一下,这下扎在了他的大腿上。但讷哥手上无力,扎的也不深。乌林达押虎哼哼的声音变成了嚎叫,他不顾一切地抓住了玉笛,拼命抢了过去,另一支手已把讷哥的裙子扯了下来,讷哥还在拼命挣扎,但力气越来越小,被乌林达押虎压在了土坑上,百宝囊被甩在一边,那支带血的手伸到讷哥的腹下。

    忽然,一支呼啸着的鸣镝箭射进屋来,乌林达押虎一闪,那支箭钉在了墙上。紧急关头小虎子赶来了。刚才这支箭没有射着乌林达押虎,他马上又搭上一支箭。乌林达押虎只得放了讷哥,一个猛虎般的纵跳,从窗口窜了出去,小虎子那支刚发出的箭竟然被他中途接在手里,随后甩向小虎子。小虎子用弓拨开乌林达押虎甩过来的箭,乌林达押虎一拳已经捣到他胸口了,小虎子往后退一步,但还是被打的气血翻涌。

    小虎子此次进山,是来追爷爷的,走得匆忙,何况也没想打猎,只带了一张弓,三支鸣镝箭就。此时,乌林达押虎手中拿着讷哥的玉笛,而他只拿着一张弓又只剩下一支箭,而且一上来就被打了一拳,但他自有他的主意,转身就跑。乌林达押虎想到屋里的讷哥那绝美的身体,转身往回来,刚走出十来步,鸣镝箭带着更凄厉的啸叫向他射来。这次,乌林达押虎明白了,要想得手,必得除去小虎子,他听音辨器,头也没回,一把抓住射来的箭,这下小虎子没箭了。小虎子心中奇怪,这个乌林达押虎的功夫好象比自己高了许多,凭自己刚才这一箭,就算他能躲过去,也不该被他头也不回的就抓住啊!这样的本事,恐怕连爷爷也没有。他顿时起了警觉之心。果然,乌林达押虎猛然转身把手中的箭掷向他,虽然不是用弓射出来的,居然也带着啸叫之声,看来,这个素日少言寡语的人不可小视,实际上的功夫不可限量。小虎子顿起防备之心,心说,今天我就要斗斗你。他没敢接那支箭,闪身避开,执弓在手。那乌林达押虎人随箭到,手中的玉笛直刺小虎子的前胸。小虎子奋力用弓拨开玉笛,使起砍山斧的功夫用弓回了一招。只见乌林达押虎把玉笛使得泼风一般,那笛子竟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刺耳啸叫。一个不小心,小虎子的左肋被刺了一下,小虎子毫不畏却,一张弓也使得上下翻飞,但终因兵器不凑手,武功也差了不少,几招过后又受了一处伤。他最奇怪的是,怎么乌林达押虎这小子就象练过这玉笛的招数一样呢。

    当小虎子第三次受了伤,忍不住叫出声来时,屋里的讷哥更受不了了。燥热干渴,神智不清,浑身无力,“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下,这一摔倒清醒了一些,听见了小虎子受伤后的叫声,讷哥心里这个急呀,她勉强抬起头来,看到他们两人打斗的情景了,眼看着小虎子占了下风,岌岌可危。忽然,小虎子一转身,那人竟然化成了四个,五个,无数个,围着乌林达押虎团团旋转,讷哥听见小虎子手中的弓几次抽在乌林达押虎身上的声音。但是,乌林达押虎横着身子一滑,也是变成了几个,走的是直线,一排一排的,他的身影正好制住小虎子的身影。还听见乌林达押虎得意的笑声,“怎么样,我这也是鬼手功夫,正好制住你,也能制住你爷爷。想在捺钵的头鱼宴上刺杀皇帝,看来你们是没那机会了,你爷爷一个人行刺,我正好当个护驾功臣!”

    乌林达押虎果然是生女真的败类,是辽廷的奸细。

 讷哥没有听到小虎子的声音,看来是内力不济了,否则,肯定会大骂起来。她已经看出,两人再战一会,小虎子就要受伤毙命了,因为,乌林达押虎练的鬼手是专门对付小虎子的。小虎子只好又以打猎的功夫对付他。那乌林达押虎使用玉笛的招法虽然不熟练,但绝对是正宗的“玉笛十八打”,是从渤海剑法中演变出来的,是高横完成的演变。看来,这乌林达押虎是辽廷训练有素的间谍,否则他不可能会这套玉笛十八打。讷哥心里着急呀,可自己就是浑身发软,站都站不起来。讷哥毕竟是女人,女人一急,不由得眼泪就下来了,一缕泪珠凉凉的从眼睛往下滚,有一滴落到嘴角,咸咸的,只这一点点就感到好受些。讷哥心里大喜,也不只是这突如其来的高兴就忘记了悲伤,此时讷哥想哭却没了眼泪,任凭她怎么使劲,眼泪也出不来。忽然,她看见了那木桌子的腿就在眼前,她用尽全身力气把鼻子向那桌腿撞了过去,这一撞直撞得眼冒金星,鼻梁骨也撞断了,鼻子又酸又疼,疼得钻心,但是自己企盼的血终于汩汩的流了出来。她吸食着带着咸味的鼻血,干渴的滋味不断减轻,身上也渐渐有了力气,伸手把缠在腰间的钢丝鞭解了下来,“唿”一下站起来了。她可是个聪明人,没有马上出去,偷眼觑着两人的战况,见那乌林达押虎丝毫不注意屋里,闪身到了门边,就在乌林达押虎背对着自己的时候,她轻盈地跃起,也是毫无声息,一鞭就抽在他的头部,乌林达押虎大叫一声,扭身后退,讷哥正往前冲,她拔高而起,鞭绳在乌林达押虎身上绕了一圈,顺手夺回玉笛,连续点了乌林达押虎身上几处大穴。讷哥偷袭成功,小虎子更不饶人,手中的弓用力抽在乌林达押虎的后颈,后脑,又跃起身来,两膝为锤,墩在乌林达押虎的背上,乌林达押虎的肋骨顿时断了五六根。满脸血污的讷哥又用抢回的玉笛,一连在乌林达押虎的身上戳了几个血窟窿。乌林达押虎当即昏死过去。当小虎子还要再打的时候,讷哥挡住了他,说道:“他是辽廷的间谍,交给你们生女真的头领!  

    小虎子说:“真没想到啊!这个败类。”

    他看了一眼讷哥说:“大姐,你快洗洗脸。”

    洗完脸,讷哥的鼻子还是流血不止,讷哥本来知道许多受伤止血的方法,身上还带着伤药,也吃了也外敷了,可是都不管用。小虎子更是着急,忽然想到自己身上带着一种肉团儿,便对讷哥说道:“我制这种肉团儿,是用来对付野猪的,野猪吃了血就凝了。人当然不能吃了止血,可是如果塞到鼻孔里不知会怎么样?”讷哥着急的说:“那你倒快点给我塞呀!”没想到,讷哥的两个鼻孔塞进小虎子制作的两个野猪肉团倒止了血。(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